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章無題

第四章無題

    上回說到李寬教李麗質練拳,結果小念薇在一邊搗蛋,刨冰弄了李寬一身,這一次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呢?李寬會不會發飆?兩個小蘿莉會不會被憤怒的鐵拳教訓?諸君請往下看。

    李寬躺在地上,李麗質趴在他的懷里,而李麗質背上一個小家伙正扭動著小身子,咿咿呀呀的歡快的叫著,手上一個小瓷碗,里邊的半融化狀態的刨冰澆了李寬一頭一臉。

    “你們都給我起來!氣死我了,你們就等著小屁屁打開花,再栽上一棵南瓜吧!”李寬憤怒的嚎叫著,惡狠狠的眼神讓正在努力爬起來的李麗質嚇得不輕,二哥的眼神好可怕,從來沒見過他這樣生氣。

    也怪不得李寬,這才幾天時間,李麗質背上的那個小家伙已經戲弄了他三次了,每一次都讓他哭笑不得,只能在心里生悶氣,可是再一次面對著小家伙天真無邪的笑臉,心里又不自覺的原諒她,然後再一次被戲弄,再一次生氣,這樣的循環成了一個讓他不寒而栗的模式,李寬現在想要結束這種模式,不然後邊可能還會接著繼續下去。

    一想到那種水深火熱的生活李寬就想要撞牆,所以這一次他是真的狠心要教訓一下這個膽大包天的小家伙,二哥不是好欺負的軟蛋,不要招惹二哥,不然會很受傷,會哭的很有節奏。所以,李寬開始發力,小腿彎曲,讓雙腳著地,腳趾挖著地面,落地生根,然後用腰力直接向上,要把三個人從地上拔起來,這對于李寬是一個很大的考驗,他現在才八歲,力量遠遠沒達到巔峰。雖然進入明勁全身力量大增,可是單單腰腹這一塊,力量還是不足,所以除了腰用力,雙手也撐著地面彎曲,再猛地向上一彈,形成一個向上的沖量,這股力量的幫助下李寬把三人的身體弄成站立的姿勢了。

    在站起來的瞬間,李寬的雙手飛快的向身前環抱而去,不然最上面的小家伙可就要一個稱砣落水掉下去了,李麗質的小手只是虛扶著,並沒有抱緊她呢,要是掉下去,說不定不等自己懲罰她,而是自己安慰她了。

    “哇  ……真好玩,薇兒還要玩!”小念薇一點都沒有大難即將臨頭的感覺,只是覺得剛才從地上一下子飛起來,很好玩,叫嚷著要再來一次。

    李寬放開兩個小蘿莉,李麗質雙手背著妹妹,怯生生的站在一邊,她還從沒見過二哥生氣的樣子,剛才實在是嚇著她了,現在她只是偷偷的用大眼楮偷瞄二哥,生怕再看到剛才那個憤怒的眼神。見二哥只是板著臉,悄悄地將背上的小妹妹放下地。

    李寬板著臉,伸手抹了抹臉頰,將上面的刨冰殘汁抹去,然後轉頭看著靜默無聲的李麗質還有還在興高采烈的小念薇︰“很好玩是吧?每次都玩二哥?很有趣嗎?”

    這時小家伙才反應過來,轉過扎著兩個小馬尾的小腦袋,看到了二哥那張流著汁水的臉,還有那陰沉的表情,小念薇也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好。二哥生氣了,似乎是因為自己做錯了,但是卻又沒反應過來哪里錯了,茫然的表情出現在她的小臉上,原本的笑容消失了。

    小勺子在小腦袋上敲著,小家伙在很努力的想著自己做錯了什麼,可是怎麼想不起來?小嘴開始撇起,大眼楮開始準備水霧,就等著一聲令下就要決堤。

    “怎麼,又掉金豆豆?這招不管用了,小家伙,你這幾天折騰你二哥折騰得起勁兒啊!先是掉進湖里,然後臉上噴鼻涕,現在又用刨冰給二哥洗臉,你好厲害呀!”李寬蹲下身扶著小家伙的肩膀,看著她的大眼楮︰“你知不知道二哥有事要做?你知不知道這件事關乎整個王府所有人的性命?請你別再這樣折騰了好嗎?”李寬不管小家伙听不听得懂,直接宣泄著自己內心中的苦悶與惶恐,李麗質和身前的這個小家伙歷史上有記載,她們是一定不會出事的,可是自己呢?會不會有事兒?還有自己來到這個時代改變了一些微不足道的關節,那麼李二還能像歷史記載的那樣打敗李建成當上皇帝嗎?李寬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擔憂,這也是他這麼拼命的原因之一,想要通過肉體上的疲憊,讓自己沒精力去胡思亂想。

    “二哥……”李麗質覺得今天二哥很奇怪,那種說不出的感覺讓她覺得現在的二哥好陌生,不再是那個陪著她笑,給她講故事,哄她睡覺的那個熟悉的二哥了,而是另一個人,但是卻又覺得現在的這個二哥又有另一種不一樣的感覺,比起那個整天懶洋洋的笑咪咪的二哥要深沉,更有一種奇特的吸引力。他說的那些話讓李麗質覺得二哥似乎很焦急,很彷徨,但是為什麼他不和麗質分享,麗質會幫他出主意,幫他分擔的。小丫頭人小心思卻不少,但是李寬的那個秘密豈能說出來?

    而小念薇卻沒有李麗質這樣的感覺,她還太小,只知道二哥說自己,小小的心里滿是委屈︰自己讓二哥討厭了嗎?二哥不喜歡小念薇了,小小的人兒茫然的看著那張熟悉的臉,眼楮里的淚水悄悄的順著柔嫩的臉頰滑落,顯得特別的可憐,特別的讓人心酸。

    “小念薇啊!你知不知道,二哥很喜歡你,二哥希望你開開心心的長大,和你麗質姐姐一樣喜歡,你們是二哥在這個時代最最親愛的人,二哥真的好想看著你們長大,風風光光的嫁人,可是二哥不知道能不能有那一天!呵呵……”李寬扯著嘴角,笑得很苦澀,對未來的迷茫讓他變得有些悲觀起來,還有大半個月,玄武門將要染血,而秦王府也將被薛萬徹帶兵包圍,或許會有一場戰斗,李寬可以躲起來,但是他不想躲,因為他知道這是改變歷史,改變自己命運的最關鍵的時候,之前他對于歷史的影響只是在邊邊角角,要是在這一場奪嫡的戰爭中改變一些東西,那麼將是對歷史的重大扭曲,才會確定自己會不會被歷史的修正力量給抹殺掉。

    歷史是已經發生的事情,回到過去只能做一個看客。這句話李寬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看到過,但是他卻深以為然,歷史還具有修正的力量,讓一切沿著既定的軌道發展,李寬不知道是不是這樣,這一次他將要以身試法。看看改變的歷史是形成另一個所謂的平行空間還是將一切扳回原來的軌道。

    伸出手,將那臉頰上的淚珠拭去,看著茫然看著自己的小念薇,李寬知道自己之前被情緒左右了,這一通的發泄讓小家伙不知所措了,而且不僅是小念薇這個懵懂的小家伙,還有李麗質,自己說的那些話這個丫頭多半听得懂,那麼她會不會多想?

    “乖,小念薇不哭,二哥明天帶你們出城去玩!”李寬也不要求李麗質保密,反正她听懂了又如何,多半只是告訴長孫罷了,而長孫這兩年對李寬一直都是放任自流,幾乎不管他的事,所以也沒必要多那句嘴。

    之所以帶小家伙們出去玩,主要是李寬這一次情緒發作讓他知道自己現在將自己繃得太緊,這樣可不是好事。任何事情都講究一張一弛,必要的放松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李寬決定給自己放一天假,將那繃得嚴嚴實實的心放松一下。

    輕聲地安慰著垂憐欲泣的小家伙,李寬又看向一邊等著的李麗質︰“麗質,你過來!”、

    李麗質听話的來到了李寬身前,面色復雜的看著他。

    “怎麼,不認識二哥了?最近練拳練得人都快瘋了,明天我們出去玩玩!你去告訴母妃一聲,另外還可以叫上青雀。”李寬柔聲的說道。

    “好的,二哥!”李麗質也輕聲回答,不再看李寬,轉過身牽上還在發呆的小念薇,就向著門口走去。

    “麗質,你不怪二哥吧?”李寬還是問出來了,他今天突然發飆,是因為壓抑的太久,那一碗刨冰不過是一個導火索而已,但是他卻就這樣沖著李麗質和才兩歲的小念薇發火,實在是太過孟浪。現在想來他後悔不已,只是又有些放不下臉面,直到李麗質要走出房門了才出聲問道。

    “二哥,麗質怎麼會怪二哥呢,我雖然不知道二哥你到底是怎麼了,但是麗質知道二哥心里不好受,甚至麗質覺得二哥很害怕,麗質沒用不能替二哥分擔,怎麼會怪二哥,只是小念薇。”李麗質已經七歲,不再像兩年前那樣什麼都不懂,李寬的異常心細如發的她還是察覺了一些端倪,所以她能理解,但是最小的小家伙……

    小念薇此刻一點都不像平時那樣活潑,呆呆的任由李麗質牽著,就像是一個精致的人偶娃娃。小家伙腦袋里還在回蕩著二哥剛才的樣子,小嘴里喃喃的說著︰“念薇被討厭了嗎?念薇是沒娘的孩子,又被二哥討厭了嗎?”

    小小的人兒,一個個心思都那麼多,別看小家伙平日里活潑好動笑得比誰都甜,可是一次偷听到長孫和李承乾的談話,讓她心里多出了許多東西,這些東西在悄悄的發芽,慢慢的將她改變,要是這個心結不解開總有一天會將她改變的面目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