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章兩歲小屁孩兒的心事

第五章兩歲小屁孩兒的心事

    夏日的風帶著一股熱浪,吹過了這烈日下的長安城。這座世界張最雄偉的城市,就像一只巨獸匍匐在關中大地上。皇宮頂上的琉璃瓦,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近十丈高的城牆將四四方方的城池包圍,一條條街道筆直的劃過城池,整個城市就像一壟菜畦,非常的規範。這是我們的先祖留下的榮耀,是後世子孫的驕傲。

    秦王府的一個小院,沒有下人在場,只有三個孩子,靜靜地站著,氣氛很是壓抑。

    李寬心中很苦澀,不知該怎樣勸慰那小小的人兒。李麗質也是這樣,平日里撒歡的小家伙,突然間變得沉默,讓他們不知所措。

    “薇兒是沒娘的孩子,薇兒被二哥討厭了!”小臉掛著淚水,就連最愛吃的刨冰都不再吸引她。小手捏著衣角,喃喃自語,讓人憐惜。

    李寬來到她的身邊,輕輕的蹲下身,听著她的自言自語,才知道原來小家伙這樣敏感︰“薇兒是最可愛的孩子,沒有人會討厭薇兒,二哥喜歡薇兒還來不及,怎麼會討厭呢?”李寬听著小家伙的嘟囔,心中很是心疼,才兩歲的孩子,本應該是什麼都不懂,怎麼就這麼敏感,這樣的話是不應該出現在她的嘴里,她應該是只發出清脆歡快的笑聲才對。

    “二哥!”小念薇雙眼不再無神,看著蹲在自己身親的那個人,輕聲叫了一聲。

    “嗯,二哥會一直喜歡薇兒,一直保護薇兒!”李寬認真的說道,雙眼直視著她的大眼楮。

    “哇……嗚嗚……”小念薇一下子哭出聲來︰“二哥不要討厭薇兒,薇兒會乖乖的听話,再也不搗蛋了!”哭得很傷心,眼淚不要錢似的嘩啦啦流著。沾濕了李寬的衣襟,小腦袋埋在李寬懷里,不願抬起來。

    “乖,不哭,二哥不會討厭薇兒,永遠都不會!”李寬輕輕地拍著小家伙的後背,安慰道。

    “可是,可是,薇兒都沒有娘!”李寬不知道小家伙從哪里得知自己沒有娘,按理說她不會知道沒娘是個什麼概念才對的啊!

    “薇兒還有二哥,還有麗質姐姐,還有父王母妃,還有青雀哥哥!”李寬還能怎樣,除了安慰的話,還能說些什麼?他不知道,只是心疼。

    “母妃和承乾哥哥說的,薇兒是沒有娘的孩子!”小家伙抽泣著,在李寬懷里講述著她的故事。

    “那天,薇兒去找母妃,母妃和承乾哥哥在談話,薇兒偷听到的。薇兒不知道什麼是沒娘的孩子,就找秀芳姐姐問了。”秀芳是小念薇的貼身侍女,雖然小念薇一直和李麗質在一起,但是侍女還是有的。

    “是嗎?那麼秀芳姐姐怎麼說的?”李麗質也蹲在小家伙的另一邊,此刻出聲問道。

    “秀芳姐姐沒有說,只是說雜物院那邊的那些小孩子都是沒娘的孩子。薇兒不要去雜物院,那里臭臭,好髒!薇兒不要變成泥猴子,薇兒都白白的,不黑!”小家伙的話讓李寬和李麗質忍俊不禁,雜物院是比下人們住的地方還要差的一個院子,靠近通化門那里是長孫設定的專門收容流民的場所,而且收容無父無母的小孩子,那些流民或因故鄉遭災,或因戰亂流離,總之都是些背井離鄉的苦命人,而那些小孩子就更是可憐,長孫或許是在收買民心,或許是真的心懷憐憫,總之還是讓這些人有了一個安身之處。

    那些小孩子都是光著屁股到處跑,渾身髒得像個泥猴似的。小念薇遠遠的張望過幾次,只道沒娘的孩子都會變成那個樣子,所以怕得要命,每天早上都要在銅鏡前仔細的打量,看看自己是不是變得黑黝黝的,想那些小孩子那樣了,還被李麗質笑話過臭美呢。

    李麗質沒想到這個小家伙會想那麼多,當時笑話著卻沒發現這小蘿卜頭心思那麼重。

    “對不起!薇兒,姐姐不該笑你!”李麗質道歉道。

    “放心吧!薇兒會一直白白的,不會變成黑黑的泥猴子,一直是漂亮得像小仙子!”李寬伸出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著說道。

    “姐姐!”小家伙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伸出小手示意李麗質抱。

    “來,姐姐抱抱,乖!”李麗質也笑了,額頭頂著小家伙的小腦袋,兩張如晷的笑臉,看的李寬也開心起來,一陣發泄,一陣擔憂之後就是雲開霧散。

    “明天,我們去玉山玩,好不好?”李寬再一次說道。

    “嗯,薇兒要去,薇兒要去劃船!”小家伙傷心來得快,去得也快,這會兒已經伸著小手示意要去劃小船了。

    “你這小鬼精,是想去抓那些魚吧!”李寬哪里不知道小家伙在想什麼,上一次去是在春天,那時候天氣剛剛轉暖不久,秦王府一大家子都去春游,劃著小船小家伙發現水里的魚,從那以後就一直念念不忘。

    那些魚一點都不怕人,或許這個年代沒多少人抓,當然也有李家這家子的忌諱,因為姓李,所以鯉魚就不能吃了,而玉山上那條名叫東羊河的河里鯉魚是最多的。一條條搖曳著紅紅的尾巴在水里招搖,小家伙趴在船沿上用小手伸進水里去抓,結果不怕人的鯉魚就含著她的手指,被她拉上船來了。

    哄好了小家伙,又指點了一會兒李麗質扎馬步,李寬將兩人送出了小院,這一天李寬沒再練拳,而是靠在躺椅上慢慢的搖晃著睡了一覺。睡夢中李寬看到了自己長大了,不再是一個小屁孩兒,胯下赤兔嘶風獸,手中方天畫戟,身穿蜀錦百花袍。腰纏瑞獸吞煙帶,頭戴穿雲兩翼盔,腳下風馳電掣靴。威風凜凜的帶著麾下一幫虎狼之士,席卷了整個天下,若有不服者碾死喂狗。做著這樣的美夢,李寬嘴角露出了一絲絲笑意。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卻說李麗質拉著解開心結的小念薇回到秦王府的主廳,那里長孫在等著了。

    “孩兒見過母妃!”李麗質行禮道。

    “薇兒見過母妃!”小念薇也學著姐姐的樣子行禮,只是學得不像讓長孫覺得有些好笑,但是看著正微微蹲身行禮的李麗質,長孫又笑不出來了。

    “好了,都過來坐!”長孫不再多言,孩子長大了總要懂事,可是為什麼卻覺得這不是她想見到的呢!

    “謝母妃!”李麗質拉著妹妹走了過去,在長孫身邊坐下,小家伙被姐姐抱到椅子上,小短腿在半空中晃蕩著。

    “麗質,你們有去找寬兒了?”長孫不用問都知道兩個小家伙去了哪里,只是已經十歲的大兒子這段時間開始變得不那麼安穩,老是覺得自己才是李麗質的親哥哥,一奶同胞的李麗質怎麼喜歡和老二李寬在一起?

    所以他去找過長孫,當時兩人在談論著李麗質還有小薇兒喜歡李寬的原因,李承乾說漏了嘴,才被門外的小家伙听到什麼沒娘的孩子,才有了今天的事兒。

    “是的,麗質去找二哥要他教麗質學拳。”李麗質回答道。

    “怎麼想起學拳術了?之前二郎想教你,你不是不願意嘛?”長孫疑惑的問。

    “人家想想姑姑一樣,將來做一個女將軍!”李麗質說出了原因,原來半個月前李秀寧從洛陽回來看望李淵,帶著一隊女兵,李麗質跟著姑姑一起去看了那英姿颯爽的女兵操練,覺得很威風,于是就萌發了這個念頭。

    “又是這個秀寧,真是的好好的女孩子家怎麼喜歡上戰場?打打殺殺的那是男人的事兒,女人摻和啥!”長孫抱怨自己這位小姑子,居然教自己女兒這些東西,戰場上危機四服,兩年前她自己才從鬼門關外撿了一條命回來,怎麼還不吸取教訓。

    “母妃,現在天下太平,女兒只是想過過穿盔甲騎大馬的癮而已,哪里會上戰場啊!”李麗質拉起長孫的手,央求道。

    “你呀!還是這樣,練拳可以,反正還有二郎呢!”長孫也懶得管了,這兩個丫頭已經被她們那個二哥慣壞了,什麼稀奇古怪的玩意兒都見過了,現在自己教導她們女紅都不願意听了,還好李寬掌握得很好,都是學的一些有趣的東西,不會教壞她們,所以長孫就任由她們去了。

    “謝謝母妃!”李麗質開心的感謝長孫。

    “對了母妃,二哥好像有點不對勁兒,今天他說了好多奇怪的話!”李麗質還是有些擔心李寬,雖然她心中覺得這些東西告訴長孫不那麼妥當,但是現在這個家也只有長孫做得了主,李二還在趕回長安的路上。

    “哦!什麼不對勁兒?”對于李寬,長孫雖然不聞不問,但是卻也沒有放松過,可是兩年來得到的消息卻依舊不多,那個神秘的科學家依舊沒露過面,只是源源不斷的從李寬那里流傳出來的稀奇東西證明著他們的存在。

    “二哥說……”李麗質將自己在李寬小院子里听到的那些奇怪的話重復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