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四章收尾

第十四章收尾

    太子針對秦王府的計劃失敗了,這也是李寬第一次真正的經歷戰場的殘酷,那滿地的鮮血,殘肢斷臂。還有那花花綠綠的不知是哪個部分的內髒,讓從自我催眠中解脫出來的李寬一陣惡心。

    之前戰場上四處都在廝殺,長孫,李麗質等人都無心理會這些,可是現在太子那邊的人已經接受失敗被俘的命運之後,她們才反應過來,李麗質小臉煞白,伸手蒙住了小念薇的眼楮,不讓她看到這些血腥的東西。而自己卻強忍著,一口酸水涌到喉嚨,再也忍不住了。

    沒松手,轉過身開始嘔吐起來。直到膽水都差點嘔吐出來才止住了。俏臉上閃過一陣真的害怕,還有惡心的神色。看看周圍,幾個兄弟姐妹都差不多,全都一臉雪白,沒有血色,而且還有幾個女孩子吐得比她還要厲害。不僅僅是女孩子,還有兩個家伙也吐了個淅瀝糊涂,那就是李佑和李終飭礁黿 吹幕 省U飭礁魴  食岫髯鑰吭謐約耗蓋椎幕忱錚 ︿源斐隼賜鋁艘壞亍br />
    “臭臭……”被蒙住眼楮的小念薇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只是聞到一股臭臭的氣味,于是奶聲奶氣的說道。

    這一聲說的李麗質滿臉通紅,但是還是拉著小家伙離開了這里,躲到母妃長孫身後去了。

    長孫臉色也是蒼白,剛才要不是李寬出面擋住了沖過來的薛萬徹,更是將其俘虜了,要是被這位大將軍沖上來,恐怕這會兒躺在地上被人這樣看著反胃的就是自己這些人了。只是她畢竟是經歷過許多大風大浪的人,還是很鎮定的讓還剩下的三十來個玄甲衛將那些放棄抵抗的騎兵看管起來。再吩咐家丁去打掃戰場,將那些屬于自己這邊的戰士的尸首全都收斂起來,然後再將別的都拖到一邊,等著李二來了之後再做決定。

    “里邊是誰?可敢出來與俺老程一戰?”一聲大喝在秦王府外傳來。卻是李二等人到了,程咬金開始叫戰。

    “你這老妖精,這次可是來晚了!這頭功沒你的分了!”段志玄這會兒很是高興,他沒有辜負秦王的囑托,親王府的所有人都還在,只是他卻也有點自責,要不是二公子在關鍵時刻將那薛萬徹擒下,恐怕結局將要改寫。

    “是老段?你這家伙難道投靠了太子?出來一戰!”程咬金可謂是無理攪三攪,大喝著要和段志玄決一死戰。可是卻也听得出他這句話是帶著興奮的情緒說出來的。

    “哈哈……沒想到老夫等人卻是來遲了!看來段將軍武藝又大有精進,這麼快就將來犯之敵解決了!”秦瓊笑得很豪邁,這些武將都差不多,嗓門是一個賽一個的大,說話之前定然要先笑三聲。

    “說來慚愧,今日最大的功臣可不是某家,說起來某家都怕你們不信!今天這一戰最關鍵的是一個就歲的孩童!”段志玄很是老實,也由不得他不老實,這里還有那好幾十口子在看著呢,從頭看到尾,誰出力大,誰功勞大他們都清楚著呢!所以還是照實說的好,段志玄可不是傻子。要是這個時候說錯一句話,那麼以後就沒有以後了。

    就在這幾句話間,秦王府外的那些人都已經進來了,李二走在最前面,身後是秦瓊,長孫無忌,程咬金,屈突通,還有房玄齡和杜如晦。這些人身後就是全身著甲,面無表情的五百玄甲衛。

    “觀音婢,還好嗎?”李二沒看周圍那些被踐踏得一塌糊涂的戰場,只是快步的向著秦王府眾人走來,並且開口問著長孫。

    “二哥,一切都好!”長孫不知該說啥,難道說你那兒子大發神威將薛萬徹俘虜了,我們才沒事兒?這樣的話私下兩人說說還行,現在這種場合還是不說出來的好。

    “你們都還好吧?”李二問候完長孫,轉身對周圍其他女人問道。

    “回王爺的話,妾身一切安好!”楊妃回答,之後其余的女子也紛紛表示自己無事。

    李二得到了肯定的答復之後,才蹲下身看著躲在長孫身後的兩只小蘿莉︰“麗質,你呢?還有小念薇!”

    “父王,麗質怕!”李麗質怯怯的回答,她是真的害怕了,雖然也曾大言不慚的說要當女將軍,那只是看到李秀寧的颯爽英姿之後的一個小小的美夢。真正的戰場的殘酷豈是一個八歲的幼女能夠平靜接受的,李麗質恐怕要做上幾天的噩夢了。

    倒是小家伙,天不怕地不怕,啥都不懂就啥都不怕︰“你是誰啊?”

    兩歲的小人兒,正是不記事的時候,時隔三個多月,已經記不起這個笑得很好看的大叔是誰了。所以奶聲奶氣的一句‘你是誰啊!’直接將面對千軍萬馬面不改色的秦王李世民給徹底的打敗了。

    “小丫頭,我是你父王!”李二有些哭笑不得的回答。

    “父王?好吃嗎?”小家伙迷迷糊糊的,之前姐姐將她硬拉著起了床,現在還沒怎麼睡醒呢,而那些喊殺聲,廝殺聲,在小家伙眼中不過是迷迷糊糊的,什麼都沒看清楚,什麼也沒听明白,又被姐姐蒙住了眼楮,而且蒙的好緊,小家伙很難受。現在又來了個大叔,看起來很舒服的樣子,只是不知道有沒有給自己帶好吃的。

    “你……”李二被徹底打敗了,無力再和小家伙說話。

    “收拾戰場!收押俘虜!”另一邊秦瓊和程咬金很是熟練的下著命令,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打了這麼多年仗,收拾戰場的活計不說做了百次,八十次是有的。

    玄甲衛開始收斂尸首,自己人就很是輕柔的托起,然後放到一邊,雙眼通紅的向著這些尸首鞠了一躬。要是敵人的,那麼對不起,溫柔這玩意兒玄甲衛可不認識,直接粗暴的拖到一邊,或者直接扔到一邊像是扔一袋垃圾。

    李二挨個看著自己的孩子,比起那些嬪妃,李二對小孩子要上心得多,一個個的確認有沒有受傷,有沒有嚇著?

    直到最後,還剩下四個最大的兒子,這四個人各自站在一邊,沒有和其他人擠成一團。李二很是欣慰,因為這說明他們四個膽色是非常不錯的,作為一個馬上親王,對于自己兒子最討厭的就是沒膽貨。所以這四個小子還是讓他很滿意,只是長子李承乾面色蒼白,看著一邊的次子李寬。而且眼神很復雜,有敵視,有羨慕還有嫉妒,甚至還有一些感激。這種眼神李二有些吃不準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對于這幾個小子之間的關系李二還是很清楚的,作為推動這種關系的始作俑者他清楚李承乾敵視,羨慕和嫉妒李寬是怎麼回事,可是為什麼會有感激?

    但是這些東西李二都沒有說出來,只是在心里劃過一道念頭而已。他來到老四李泰面前︰“青雀。”

    “呼呼!”

    “青雀!”

    “呼呼!”

    “青雀!”李二一聲大過一聲,嚴重的情緒也變得有些惱怒,這小子居然在戰場上睡著了,這簡直就是不怕死,不要命的典型代表。

    “啊!敵襲,敵襲!”小胖子蹲在地上睡得好好的,可是一聲聲叫喊他的名字讓他醒了過來,隨即想到自己一家人都被一群騎士圍住了,于是手忙腳亂的四處亂打,嘴里也嚷嚷著。

    李二一個不小心,挨了一嘴巴子。同時又哭笑不得,這是什麼樣的極品才能做得出來的事兒啊!自己這個四小子簡直是心寬體胖的最典型了,在兩軍廝殺的時候能睡得安穩香甜,這簡直就是豬。而且還敢對自己老子動手,簡直就是反了天了。

    李二一把拉住小胖子,然後在他屁股蛋子上就是兩巴掌︰“混小子,醒醒!”

    這兩下將李泰打醒了︰“啊!父王,你來救我們啦!那些家伙真不是人,一大群人騎著馬來欺負我們,父王給我們報仇啊!”小胖子的不著調讓李寬轉過臉去,我不認識這家伙。

    李二一把將小胖子扔下,然後又去看了看李恪,這小子也不錯,雖然小臉煞白,但是卻也非常鎮定。眼神中燃燒著一股子火焰,這東西李二很熟悉,因為它叫不屈,叫堅持。

    “恪兒,很不錯!”李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樣說了一句。

    然後轉身,看向李寬。這一下他有點驚訝,因為李寬身上沾滿了泥土,有些地方還有血跡,這說明這小子居然參戰了,而且臉色鎮定,雖然也有點蒼白掩飾其中,可是居然不大看得出來。

    “你上戰場了?”李二問道。

    “是的!”

    “殺了幾個?”

    “六個!”

    “咦!”簡短的對話,李二再一次震驚,這小子居然還真的下得起手殺人?而且殺了六個?這就算是玄甲衛那幫人在對付騎兵的時候,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戰績?難道有人幫他將那些人打得半死,再讓他下殺手?

    李二狐疑的眼神讓李寬覺得很蛋疼︰有這樣一個生性多疑還掌控欲超強的便宜老爹,實在是一件很蛋疼,很拘謹的事。什麼事兒他都覺得可疑,什麼東西他都想要抓在手里,這讓李寬很不自在,很沒安全感。但是現在自己翅膀沒長硬,飛不出這便宜老爹的五指山,不過以後嘛!李寬心中暗暗下了決定,這也讓他在之後走出了一條不同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