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六章孫思邈到來

第十六章孫思邈到來

    上回說到,李二放了薛萬徹,而山東士族卻又在暗中橫生波瀾,他們雖然支持李二登上大寶,卻又暗中擔心李二會對他們下刀,所以決定編撰《氏族志》試探李二。

    秦王府是不能呆了,只要想到這里剛才死了七八十號人,就沒幾個人呆得住。至少李寬是不會呆在這里,他雖然也算是殺人凶手,可是在事後卻足足吐了半個時辰,比起李麗質還不如,為此他被小蘿莉笑了半天。

    李二決定將秦王府的人先送到洛陽,這樣就能避開太子再次發難。他雖想就這樣直接帶兵殺進長安,可是卻又想到自己之前的計劃,猶豫再三再見到長孫等人安然無恙之後又放棄了這直接了斷的打算。

    現在,秦王府正在大搬家,畢竟在這里住了七八年,李二一家自從李承乾出世之後就搬出了宮城之中的承乾殿,入住了現在的秦王府,所以對這里的一草一木長孫都充滿了感情,在這里見證了太多的東西,所以搬家的時候長孫和一般的女人一樣的毛病出現了。

    “這個還可以用,搬走……那個也不錯,搬走……這是麗質小時候用的,很有紀念意義,一樣搬走……”就這樣長孫裝滿了五輛馬車,還在興致勃勃的挑選著要搬走的物件。

    “觀音婢,只是先到洛陽暫住,又不是不回來了,這些東西就先放在這里好了!”李二處理完俘虜的事情,又將薛萬徹釋放之後,才發現自己那賢惠的妻子已經將整個秦王府打包了,要不是那些院子,樹木已經在這里生根了,說不定也難逃毒手。所以趕忙勸說道。

    “真的要去洛陽?要不我就留下吧!”長孫看著李二說道,她希望自己能在這個關鍵時刻陪在他身旁。

    “你不去,麗質還有青雀他們誰來照顧?承乾和寬兒,恪兒留下已經是極限了,軍中不留女眷,這是規矩,哪怕是我這統帥,也要遵守。”李二耐心的給長孫解釋。

    “我可以不住在軍營里,因為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刻,我想要和你一起面對。”長孫撩了撩耳邊的亂發,認真的看著李二說道。

    “觀音婢!”李二不知說什麼好,他很了解面前的女人,只要是真的做出了決定,那是誰都無法改變她的想法。

    就這樣,長孫留下了,還有三個最大的兒子,李承乾,李寬和李恪。至于李泰,李二本想將他留下的,可是這個小胖子卻對軍旅生活一點好感都欠奉,被李二狠狠地教訓了一頓,然後被發配去了洛陽。

    就在秦王府準備搬家的時候,太子東宮李建成和李元吉卻是急的不行,兩人這一次孤注一擲,沒想到卻失敗了,就在得知事情失敗的時候,李建成就讓薛萬徹的兄長薛萬仞帶著剩余的太子六率護衛東宮,而李元吉也找到這里前來避難。

    “此次計劃失敗,到底是怎麼回事?本宮那原本埋伏在秦王府四周的那些士兵怎麼沒出現?”李建成覺得這一次的事情絕不簡單。

    “這個小弟如何得知,我現在是來避難的,大哥你可要保護好小弟啊!”李元吉現在卻是開始害怕了,他雖然瘋狂,但是那是對別人,對自己的小命,他可是在意得不得了。不然也不會有直接放棄洛陽逃亡長安的事情了。

    “你手底下就沒有什麼秘密的死士什麼的?我們現在得讓老二死掉才行啊!本宮手下那些人都不中用!”李建成很是氣惱,要是早知道會出現這樣的紕漏,就應該早點動手,哪怕直接逼宮也比現在的情勢強。

    “小弟哪里有什麼死士啊!全都是些阿諛奉承之輩,平時吹噓的厲害,現在全都跑得差不多了。”李元吉也是綠豆眼大睜,唾沫橫飛的抱怨。

    “我們向父皇認罪怎麼樣?”李建成怕了,其實李淵之前一直是偏向他的。可是現在出了這件事兒,恐怕……但是在這個時候能先保得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這一招,小弟早就試過了,可是沒用,父皇那邊人都見不到,說是病情加重,需要靜養,誰都不見。我看就是在躲著咱哥兩,倒不如直接發動我們控制的那六支十六衛,臨死也拉上幾個墊背的,首先就沖擊老二的大營。要是能趁機將老二宰了就最好了。”李元吉兩眼反光的說著。

    “不行,那六支十六衛離著皇宮太遠了,中間還有其他的十支十六衛軍隊,這樣行動動靜太大,一下子就暴露無遺,是不可能成功的。”李建成否決的這個提議。

    兩人爭執不下,一道聖旨卻傳來了,宣旨的太監趾氣高昂的宣讀聖旨︰“皇帝敕曰︰太子李建成,齊王李元吉于十日後參加朝會,期間就在東宮思過,不得擅離,欽此!”

    聖旨冷冰冰的,讓李建成和李元吉心中知曉不妙了,于是兩人在宣旨太監離去之後,又是一番商議。

    同時李二也接到了十日之後朝堂議事的聖旨,這讓他有些莫名奇妙,先前父皇李淵已經奄奄一息的樣子,讓李二覺得他時日無多了,現在居然還能召開朝會?不過,既然聖旨已經下發,那麼就是板上釘釘的事兒了,不會再有波瀾。

    距離上次秦王府被圍已經過去了好幾天,李二派出去尋找孫思邈的手下也回來了,同行的還有一個老者,正是許久不見的藥王孫思邈,這位老道是越長越精神了,頭發和胡子都已經全是銀白,可是臉上的皮膚卻是光滑紅潤如同孩童。鶴發童顏就是在形容這位老爺子。

    “孫先生,這一次又要勞煩你了!”李二對孫思邈很是恭敬,兩次派人去尋找,都是有求于人,這本該是親自去才顯示得出誠意來的,可是這邊兩次都是一個爛攤子,實在是分身法術。

    “這是老夫答應秦王的,豈能當得起勞煩二字!”孫思邈客氣道。

    “想必孫先生已經知曉,此次是小王父皇身中奇毒,還望先生搭救。”李二說道。

    “治病救人本是醫者本分,這次能為聖上治療,也是老夫的榮幸,老夫這前半生醫治了兩位帝王。可是一位早逝,一位暴虐,這一次老夫醫治這第三位帝王,不知會是何種結果!”孫思邈有些感嘆,他在前隋時期就是譽滿天下的神醫,隋文帝楊堅,隋煬帝楊廣都曾尋找他治過病。現在又將故地重游,心中不勝感慨。

    “小子李寬,見過孫爺爺!”李寬也前來見禮,這位老神醫在李寬心中還是有些分量的。

    “老夫謝謝小公子,現在那酒精卻是開始造福天下人了!”孫思邈對著李寬和藹的一笑道。

    “小子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事而已,況且還是收了銀錢的。”李寬不敢居功,這酒精雖然開始大量出售,但是高昂的成本卻沒降低多少,所以價格也很高,好在這只是作為一種傷藥出售,幾家幾戶合伙買上一點也能用上好一陣子,倒也還算能普及開來。

    “不管怎樣,這兩年來,老夫卻也遇到很多因為這酒精避免傷口感染的傷患,這一點就功德無量。”孫思邈也是個 脾氣,認準了就不回頭。

    “那小子就愧領了!”李寬也不矯情,既然孫思邈堅持那就隨他去吧,反正也就是一個老頭對自己鞠了一躬而已,哪怕這老頭身份有點特殊。

    “孫先生先休息片刻,等到午後我們在入宮給父皇診治!”李二安排好孫思邈的素齋,還有住處之後過來說道。

    “老夫這點顛簸還是受得起來的,趁著天色尚早,先進宮給聖上看看再說吧!”孫思邈再一次拒絕了李二的好意,提出先看病,再說其他。像他這樣純粹的醫者,現代社會幾乎絕跡了吧!

    李二無法,只得安排好事務,就陪著老道一起進宮了。

    皇宮,永遠是這世界上最輝煌的建築,大唐的皇宮是在隋朝的皇宮基礎上翻修了一下之後就入住了的,這也是李淵一直以來的一個遺憾,沒有修自己的新宮殿,住著前人留下的舊房子。

    李二帶著孫思邈經過重重崗哨,接受了一次次的排查之後,方才來到李淵的寢宮,昭和宮。這是除了太極殿,太極宮,兩儀宮之外整個皇宮最大的宮殿了,比它大的都是處理政務的宮殿,太極宮是朝會的地點,太極殿就相當于後來的上書房,是皇帝平時工作的地點,兩儀宮,則是召見大臣的地方。

    孫思邈走進昭和宮,就眉頭微皺,這個宮殿怎麼這麼陰暗潮濕啊!這是人住的地方嗎?住在這樣的環境里久了,一個健康的人都會生病,更何況李淵本身就中毒了,身體虛弱,這簡直就是不要命。

    孫思邈徑直來到李淵的床榻前,沒有先行禮,而是先看了李淵的臉色,然後又伸出手給李淵把了把脈。然後一言不發的轉身就走,而且臉上出現了憤怒的神色。

    “孫先生,父皇的病情怎樣?”李二上前問道。

    “秦王殿下,請恕老夫無能為力!像皇上這樣的病,老夫早年就發誓不會醫治,這是他們自找的!”孫思邈有點生氣的說道。

    ps︰感謝我每次書有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