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章及時雨

第二十章及時雨

    “見過母妃!”李寬上前見禮,長孫微微抬手示意不必多禮。他只好退到一旁,讓李二和長孫說話。

    “觀音婢,傍晚讓你準備的東西,準備的如何了?”李二問道。

    “不負二哥所托,準備妥當了!只是現在真的要給二郎嗎?他還小,怎麼使用這麼大一筆銀兩?”長孫很是疑惑,她知道李寬有些不凡之處,但是卻對錢財不甚在意,甚至每個月的月錢他都花不完。

    “這個寬兒下午可是急得不行,既然早晚都要給他的,那麼何不就現在給他好了,至于他如何使用,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我們何必多問,想必寬兒也不會亂花!”李二卻是對李寬很有信心。

    李寬從兩人的對話中似乎听出了一些,大概就是李二和長孫會給他一筆銀子,而自己下午為錢著急的事情,李二也是知道了。這可真是及時雨宋公明啊!宋江也沒這麼及時吧,正為這玩意兒發愁呢!

    “可是這一筆銀兩數目也太大了,二郎真的花得了這麼多錢?王府現在正是關鍵時期,抽出這筆錢可是費了不少的力氣!”長孫還是有點猶豫,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是這個節骨眼上李寬抽出了這麼多銀兩讓操持著秦王府大大小小事務的長孫有點捉襟見肘。

    “父王,母妃,孩兒用不了多少,只要千兩銀子足夠了!”李寬出聲道,他生怕長孫和李二較起真來到時候真的不給錢了,李二也不會真的為了李寬不知目的的花錢而和長孫較真,這樣黃花菜可就都涼了。

    “只要一千兩?”長孫眼神放光,出聲問道。

    “是的,千兩紋銀足矣!”李寬叫系統換算過了。一千兩應該夠了。

    “見你下午急成那樣,還以為你需要多少呢,沒想到只是區區千兩!”李二有點哭笑不得,自己下午听護衛稟報李寬和孫思邈吵起來了,打算去問問。結果听到他在念叨缺錢花。急急忙忙的叫長孫準備了五萬兩銀子,連夜運出城來,可是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只要一千兩,這個烏龍李二玩得有些大了。

    “那就這樣!來人給二公子取一千兩銀子送過來!”長孫連忙吩咐道。這個時候秦王府用錢的地方多了去了,以前的那些生意賺的錢還不夠零頭,多虧了酒仙居在頂著。要是抽走著五萬兩銀子,那很多必要的花費恐怕都要縮減用度,現在她可是急不可耐,用一千兩將李寬打發了,其余的還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這個不好吧!”李二見到自己這最愛的女人為了一點錢變得這樣陌生,實在是有點吃驚。看來這家長里短的實在是能改變一個人,以前賢惠的,溫柔的觀音婢,現在居然成了為金錢雙眼放光的管家婆。

    “孩兒一千兩就足夠了,只是還有些事兒要麻煩父王!”李寬在就想好了,只要一千兩多的讓長孫帶回去,做其他事兒。畢竟這個時候不是省錢的時候,要是關系打點得不到位,那些朝中大臣說不定就死咬著李二和李建成之間的較量說事兒,這些錢可是能堵住悠悠眾口的。

    不錯,長孫這些錢確實是用來送禮的,那些大臣那個沒一大家子等著吃飯?單靠朝廷俸祿怎麼養得起,所以哪怕是李二對這樣收受錢糧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水至清則無魚,這個道理李二明白,長孫也明白。而且他們現在還要這些大臣閉上那毒舌的嘴別嚼舌根子,不然那些世家大族很可能借機生事兒。所以送些銀錢就當封口費了。

    李寬來自後世,對于官場這些道道在網上也看了不少,所以也見怪不怪了,只是奇怪李二這個親王還要給大臣送禮。實在是有些窩囊,可是他又不好多說什麼。

    “怎麼,覺得為父這樣做很窩囊?”李二注意到李寬臉色變化,出聲道。

    “孩兒不敢!”李寬郁悶,這都被發現了。

    “你可知道,這天下雖然是為父一刀一槍打下來的,但是馬上打安能馬上治乎?這天下要治理得當還要靠那些世家大族。他們于各地盤踞,關系盤根錯節,牽一發而動全身。這是天下的一大毒瘤,可是要是切除這個毒瘤,卻會要了天下的性命,所以只能讓它長著。現在正是為父和太子爭奪大寶的最關鍵時刻,一點不利的因素都有可能成為那些世家大族的借口,所以一定要打點到位,不留一點口實。等到塵埃落定,他們就是想翻了天,也要看非為父答不答應!”李二一開始給李寬解釋,最後兩句話卻是說得霸氣凜然。

    “原來如此!孩兒明白了,虛以委蛇,然後暗中積蓄力量,當大勢已定他們豈能翻了天去!”李寬算是明白了。

    “不錯,就是這樣!”李二對李寬的表現很是滿意,捋著胡須說道。

    “父王,孩兒想用這千兩紋銀買一些火油,不知可否?”李寬出聲問道。

    “火油,你要這東西做什麼?這可是攻城時防守用的,玄甲衛可沒有,想要還得去十六衛!”李二這三千玄甲都是打野戰的好手,攻城略地也是不凡,可是卻從未配備火油這種守城用的東西,他們的目標不是防御,而是進攻,不斷的進攻。直到眼前的敵人倒下,或者自己倒下。

    “那還要麻煩父王,幫孩兒買!不知道十六衛會不會賣出來!”李寬很是認真,因為要是他去買那些自己需要的東西,就不得不去長安城,而且他需要的有一種還很稀少,長安城還不一定有,這東西在西域還是不是很珍貴。可是在中原卻少見的很。所以他決定用能量點換,可是現在整個長安城幾乎沒有煤炭了,以為黑石山不再出產,而地下的李寬又不敢開采,其他地方運來又不劃算,沒有商賈願意做這生意。所以他只能將主意打到了火油上面,這東西是石油提煉出來的系統是能吸收的。

    “那麼為父幫你試試!”李二不知道李寬買火油是要做什麼,但是這個小子自從差不多三年前以來就一直很有主見,這一次也不會是無的放矢,李二決定幫他這一回。

    “時間不早了,妾身就先回去了!”長孫見這爺倆聊得火熱,不禁有點不高興,自己忙了兩個時辰才將這幾大箱子的銀兩運到這城外,沒想到這爺倆居然這樣無視了自己。

    “觀音婢,你早點回去休息吧!算了,還是我送你吧!”李二本想直接讓長孫自己回去,可是見她俏臉陰沉又覺得這樣不妥,所以干脆直接送她回去好了。

    李寬目送兩人離去,才轉身回營,同時心中暗暗的有些感動,李二和長孫這一次做的事兒,確實讓他感到了一點點的溫暖,拭了拭眼楮,向著自己的帳篷而去。這一夜,李寬一覺睡到天亮,並且似乎做了一個好夢。

    第二天趙陽升起,李寬在大營里練拳,再一次和士兵們操練的腳步產生了共鳴,讓他的修為再一次得到鞏固,差不多能沖擊明勁巔峰了,也就是說李寬差不多能恢復前世的力量了,雖然年齡小了點,身體沒發育到巔峰,只能發揮出前世六成的實力,可是卻也是雙臂一展就有三五百斤力氣,輕松地拉開三石強弓,能夠揮舞二十多斤的橫刀戰斗不休的實力了。

    李二今天回來的比較晚,差不多過了辰時才回到大營,不過身後卻跟著三輛馬車,每輛馬車上裝著一只大大的木桶。馬車輪子深深地陷進官道的泥地里,顯示出車上裝的東西不輕。

    李二回來,三個小正太卻是要去迎接的,李寬大致猜到了其中應該就是自己需要的東西了,可是李承乾和李恪卻不知道,所以很是好奇地看著那大大的比他們都要高的木桶,想知道其中裝的是什麼。

    “發現低級液態能量載體,所有權歸屬于宿主,可以吸收,是否吸收?”系統很久沒提示這個東西了,李寬這幾年在黑石山之後就很少吸收能量,到是用出去不少。

    “暫不吸收!”李寬心中默念,他還是第一次吸收石油這東西,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情況,所以先緩緩,等到李二將這東西交給自己處理之後再說別的。

    果不其然,李二直接將三輛馬車交給了李寬︰“寬兒,這是給你的,要是不夠再和父王說!”李二這句話讓其他兩只正太對李寬怒目而視。這三輛馬車全給了李寬,就沒他們的份兒,那怎麼行!

    “父王……這樣是否不大妥當?”李承乾出聲辯駁道。

    “呵呵……你這家伙嫉妒什麼?這些東西可是寬兒出錢讓父王替他買來的,當然是他的!”李二好笑的看著長子和三子,這兩個早熟的小家伙。

    “真是這樣?”李承乾還是表示懷疑,李寬怎麼會有錢?自己身為嫡長子一個月的月錢也不多,一番必要的花銷下來就沒剩兩個子兒,李寬會有錢買這麼多東西?

    “哈哈……寬兒,交給你處理了,怎麼說服你的哥哥和弟弟就是你的事兒了!這個為父可不管了!”李二當起了甩手掌櫃,直接在一邊看熱鬧。

    “你們兩個,想要馬車上的東西?”李寬出聲問。

    ps︰  上架了,不知說什麼好,感謝責編天佑!感謝那些一直支持宅男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