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四章喋血玄武門三

第二十四章喋血玄武門三

    無盡的血腥味在這狹窄的甬道里彌漫,到處都是殘肢斷臂,到處都是花花綠綠的內髒,無主的戰馬在四散奔逃,踐踏著地上不知是誰的尸體,血漿在地上緩緩流淌。

    古時的戰爭就是如此殘酷,不像電視劇里演的那樣豪情萬丈,也沒有彌漫的煙火,有的只是冰冷的死尸,還有奮力拼殺的兩軍將士。除了武藝高超的武將,士兵們幾乎都不會叫喊,因為喊叫會分神,一剎那的分心或許就會要了你的小命。手上的兵刃機械的揮舞著,只要不是自己的戰友袍澤,那麼沒話說,直接就是一下子招呼過去。

    戰斗已經接近尾聲,李元吉失手被擒,秦瓊向程咬金求援,這位驕傲的將領,大唐初年唯一的上柱國大將軍,居然開口請求支援,實在是一件讓人震驚卻又讓人傷心的事。

    將軍遲暮,紅顏白發,這是世間最讓人痛心的事,一身的暗傷讓秦瓊連薛萬仞都難以拿下,他的驕傲,他的堅持,他引以為榮的戰績在這一刻似乎都已經成為過去式。他老了,華發叢生,額頭的皺紋記載了風霜的軌跡,握著那雙熟悉的熟銅 的雙手已經不像過去那樣有力,雖然他仍舊在馬背上端坐得筆直,硬挺的脊梁承載著他最後的驕傲。

    薛萬仞手上的青龍戟勢大力沉,敲擊在那雙熟銅 上,當當作響。秦瓊雙手緊握,不讓手中的兵刃離手飛出,額頭開始見汗,久攻不下讓他的體力大量的耗費了,雖然年過五十但是一直都不服老的他在這一刻覺得真的老了,這一生征戰沙場。算得上殺人如麻,但是卻也是傷痕累累。他常常自嘲道︰老夫這一生流的血足足能裝三大斛。

    感慨先不多說,戰況一瞬即便。秦瓊揮舞著雙 ,一次次的抵擋著薛萬仞瘋狂的進攻,程咬金這時從一旁殺出。馬槊像是劃破空氣的流星,一點寒芒一閃即逝。

    薛萬仞青龍戟一偏,往後一撤,頓時擋住了這一擊︰“兩人一起上吧!薛某今天就會會你們瓦崗寨五虎!”

    “呀呀呀……你這廝實在可惡,老程戳死你!”這句話說中了秦瓊和程咬金的痛處,他們當年在瓦崗寨也是稱王稱霸的主。程咬金也曾做過大王,雖然稱號不好听叫做混世魔王但是卻也是當初三十六路反王,七十二路煙塵中最強大的幾支勢力之一,瓦崗寨五虎也是天下間一等一的猛將。可是單雄信卻是被程咬金和秦瓊等人弄死的,他們當初初降李二,單雄信是李二對他們的考驗。也就是所謂的投名狀。所以這一直是兩人心中的禁忌,無人敢在兩人面前提起,因為一提起這個名字兩人就會發瘋。

    果不其然,程咬金馬槊連刺,一下快過一下,一道道寒光像那一條條閃電向著薛萬仞周身刺去,薛萬仞左支右擋。防御的萬分艱難,可是邊的老將秦瓊也鼓起最後的力量,勢大力沉的一記撒手 使了出來,這是秦家 法里邊最後的殺招,也是最危險的一招,因為失了兵刃,就等于引頸就戮,要是這一招沒打死敵人,那麼死的就是自己。呼嘯著帶著剛猛的風聲,一支熟銅 就像一支箭一樣。向著薛萬仞飛速射去。

    “拼命,我也會!哈哈……”薛萬仞豪情萬千的大笑一聲,手上的青龍戟在身前揮舞的水潑不進,就像一道屏障將程咬金的馬槊擋住,這是他保命的招式。這樣拼命的揮舞重達五十六斤的青龍戟,哪怕對于薛萬仞這天生神力的家伙來說也是一件費力的事兒,但是效果卻出奇的好。

    就在這時,變故突生,秦瓊飛出的撒手 ,再被薛萬仞的戟光屏障阻擋了一下之後,快速的反彈而回,秦瓊策馬飛奔,向著那熟銅 落向的方位而去,路上擋路的敵方士兵都被他另一只手上剩下的那支熟銅 一下子敲碎了腦袋,這一刻秦瓊渾身的力量似乎全都回來了,神勇的不可一世。

    那一支飛在空中的銅 ,越過了戰場,向著城門洞的方向飛去,秦瓊在地上急追。不一會兒就脫離了城樓上諸人的視線,消失在城門洞里。

    “這是怎麼回事兒?”李二輕聲的自言自語般問道,他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但是卻又說不上來。他剛剛下去了一趟,將在戰場上殺得不亦樂乎的李秀寧拉了上來,剛上城樓就見到這一幕,心中有一種不怎麼好的預感。

    李寬覺得時機差不多了,向著常何一使眼色,後者臉上一陣掙扎最後像是下了非常大的決心一般,重重的對著李寬點了點頭,然後向著李二告了聲罪,往城樓的另一邊走去。

    “李元吉休走!”秦瓊在城門洞里大喊,聲音嘶啞,這是長時間戰斗不休有些脫水了的嗓音。

    “怎麼回事兒?”李二終于明白哪里不對勁了,原本綁在城牆根上的李元吉,此時卻不見了蹤影,听秦瓊的喊聲,才發現原來這家伙悄悄的溜走了,可是向著城門洞里跑,這不是自尋死路嗎?城門外可是有著兩千玄甲在等候,就是怕有這樣的漏網之魚,而且一般這樣往後撤的多數都是大魚。

    緊接著就在無聲息傳來,不一會兒秦瓊騎著馬出了城門洞,里邊躺了一地的尸體,其中有一個極其丑陋,正是李二的三弟李元吉。還有這好多雙方士兵的尸體在這里,城門洞其實沒有發生什麼大戰,戰場一直都是在甬道里,因為李建成一發現不對就往著皇宮里沖,而不是後撤,所以這里其實沒有發生戰斗。可是現在卻躺滿了尸體,只因為李元吉哪怕被擒也不是簡單人物,趁著所有人都關注秦瓊和程咬金雙戰薛萬仞的時候,用地上的橫刀將捆綁的繩索割斷,然後砍瓜切菜一般的將看守他的兩個玄甲軍士兵殺死,搶了一匹馬,招呼了身邊還剩下不少的太子六率士兵往城門洞里跑。

    秦瓊恰逢其會。追著自己兵刃來到了這里,于是追了上去,那一聲大喝讓周圍的玄甲衛也反應過來,一同追擊李元吉。

    結果在城門洞里就是一場酣戰,秦瓊雙 揮舞。打一個手臂受傷的李元吉那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但是他卻有意無意的拖延,讓玄甲衛和太子六率的士兵們相互激斗,這樣才造成了如此多的損傷,最後在見到雙方死兵都死得差不多了,秦瓊一 將李元吉打死。在身邊玄甲衛驚訝的目光中雙 揮舞將所有人都擊殺當場。

    看到這里大家應該也明白了秦瓊其實就是李淵的暗棋——暗七。這也是為何秦瓊勞苦功高,一生征戰不休,大小戰爭打了不下百場卻在李二凌煙閣分封功臣的時候排名最後。而且秦瓊也是參與了玄武門事變這件事的所有文臣武將中並未被豐厚賞賜的天策府將領。之後程咬金,尉遲恭,段志玄,屈突通。李世績等等這些人各個的爵位賞賜都在這位老將之上,因為他將李建成和李元吉都打死了,使得李二不得不背負上殺兄弟于前殿的臭名聲。

    當然現在李二還是絲毫未覺,他只是感到事有蹊蹺。等到整個事變結束,打掃戰場的時候發現李元吉的尸體躺在城門洞里之後他才會得出結論,可是也不能直接說出來,只能在暗中和秦瓊交涉。

    此時場中戰況差不多只剩下打掃戰場了。站在城牆另一邊的常何又變得猶豫起來,到底要不要將這東西弄出來?

    場中,還剩下不多的幾十個太子六率士兵正將李建成圍在中間,李建成臉上也露出了絕望的神色︰“難道真要死在這里?為何這麼久了不見父皇他們到來?老二真的是奉了父皇的密旨,前來誅殺我和老三的嗎?我不甘心!為何你李世民就能主掌千軍萬馬,率軍攻城略地,而我只能困守長安,和那幫世家大族的老狐狸周旋?因為你手上掌握重兵,所以你就有膽量和那些千年世家百年大族相抗衡,可是我呢?我手上沒有可用之人。沒有威懾天下的無敵虎狼之師。那些田舍奴只在表面上尊敬我,背地里全用輕蔑的眼光看我,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能怎樣?我竭盡全力的拉攏那些可以拉攏的力量,用以保證我的地位,無所不用其極!因為我缺的不是能力。而是機會,沒有機會組建自己的勢力,那些拉攏來的在他們心里自己的家族才是第一位的。大唐,呵呵……”李建成神情悲愴,嘶聲竭力地大聲呼喊,聲聲都是控訴,聲聲全是苦楚。他這個太子當得很是艱難,可是缺一步錯,再無回頭機會。

    就在此時,一陣陣的馬蹄轟隆隆的從皇宮方向響起,快速的向著這一邊來了。

    “末將王匡護衛來遲,還望太子殿下恕罪!”一聲大喝遠遠傳來,正是太子六率大統領,奮威將軍王匡率領剩下的太子六率來了,太子六率總計九百人,分為六隊,每隊一百五十人。這里是還剩下的五百多人,因為薛萬徹攻打秦王府抽調了一大批精銳之士,差不多抽走了一隊人馬,還有就是十六衛投效的那幾支暗中派遣出來的。所以現在城門里的兵力對比就成了太子六率五百多人,玄甲衛兩百人不到,之前一番鏖戰玄甲衛也是損傷不小。而隨著李秀寧前來的娘子軍也只剩下一百多人,戰場上誰還管你是男是女,誰還在意憐香惜玉,你要是憐香惜玉的話,那麼你就離死不遠了,因為前一刻嬌滴滴的女子下一瞬間就將取走你的性命。

    李二眉頭皺起,要是太子六率堵住城門,那麼形勢就將逆轉,到時候在這城樓上的自己還有長孫和三個孩子,李秀寧恐怕都逃不了,這可怎麼辦呢?

    李二皺著眉想了一會兒,大聲下令道︰“守住城門,城外的將士進城!”只要城門不丟,那麼就還有機會,甚至將這一支死忠于李建成的隊伍全殲于此。

    “守住城門!”底下士兵們也高喊著。

    “奪下城門,將城門關上,分出一隊士兵,去城樓抓住老二!”李建成見太子六率前來救援,頓時喜出望外,抓住了這根救命稻草,只要這段時間堅持一下,抓住了李二那麼再多的玄甲衛又有何用?還不是只能乖乖的投降。

    “老二,看來上天還是眷顧了我一次!哈哈……”李建成笑得很瘋狂,頭頂的紫金冠早就不知何時被打落了,頭發披散著,再加上臉上的血跡,這一刻他哪里還像是一國太子,就像是一個被困的野獸,在做著最後的困獸之斗,想要在最後的時刻掙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