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九章小灰灰

第二十九章小灰灰

    朝會開始,李寬這些小孩子是沒資格進去的,畢竟年齡實在是太小了,那些國家大事,勾心斗角還是不讓這些小家伙接觸。長孫到後宮去了,那里有她幾個相熟的嬪妃。李承乾和李恪也不理會李寬,他們對這個處處表現得比他們優秀的的兄弟是敬而遠之的。李寬只能一個人無聊的到處游蕩,好在身上的錦袍和腰間的玉佩表明他的身份,還沒人出來阻擋。

    不知不覺的,李寬又游蕩到了玄武門,秦瓊還跪在那里。背影淒涼,原本挺直的腰桿此刻顯得佝僂,發髻散亂,絲絲銀發在他的頭上雜亂無章的像是一叢野草。

    李寬慢慢地踱步過去,來到秦瓊身邊︰“秦老將軍!”

    “是二公子啊!你來是傳達秦王殿下的命令麼?”秦瓊雙眼無神,他知道李二是個重情義的人,但是這樣的人卻絕對接受不了背叛,哪怕是出有因他不會再多加怪罪,但也絕對不會輕易的原諒。秦瓊跪在這里只是求個心安,或者還存了一絲奢望,希望李二會原諒他的苦衷。

    “小子沒有接到父王的傳話,父王此刻正在早朝。”李寬雖然想說假話安慰一下這位老將,可是卻知道這個時候要是安慰了她,接下來李二的態度恐怕仍舊會將他打落深淵,與其給他一個虛假的希望在被打碎倒不如一直這樣殘酷下去。

    “那麼二公子此來是做什麼?”秦瓊雖然很失望,但是還是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出聲問道。

    “小子閑來無事,到處逛逛,沒想到又走回了這里!”李寬實話實說道。

    “呵呵……二公子居然還有心思閑逛到這里,看來膽量不錯啊!不過我倒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二公子,你那麻沸散真的是因為怕秦王完不成聖上的旨意才沒用的嗎?”秦瓊這個時候雙眼顯露出一股子疑惑,他相信沒人會相信李寬之前的那個說辭,但是當時情急之下也顧不得那麼多而已︰李二因為秦瓊的事情所以一時間失了方寸;程咬金就更不必說。他夾在李二和秦瓊之間,左右為難怎麼還有心思去辨明真假,而且為了裝他那副憨貨的姿態,他也不會多問。現在既然李寬來了這里,秦瓊當然想要問個明白。

    “不知秦將軍想听真話還是假話?”李寬歪著腦袋問道。

    “真話又如何,假話又如何?”秦瓊反問。

    “真話就是,小子想讓太子和齊王死在這里。假話嘛,就是小子初上戰場,一時間被慘烈的殺伐震驚了,所以忘記了。”李寬很是老實,他相信秦瓊會將這些話說給該听到的人听,他已經不想再解釋。一遍遍的說,實在是很累。

    “為什麼?”秦瓊只問了這一句,但是其中的意思卻很復雜,一是在問為什麼要兩人死在這里,二就是問為什麼會這樣直接說給自己听。

    “因為,斬草除根。既然已經撕破臉了,就不要再顧忌。哪怕背上罵名那又如何?留下他們的性命,將來後患無窮。至于小子這樣告訴秦將軍,因為小子懶,不想一個個解釋過去,相信秦將軍應該很樂意幫小子這個忙。”李寬站起身,活動了一下手腳,看著已經清理得差不多的戰場,決定要離開這里了。

    “抓住它。別讓它跑了!”就在此時,城牆下玄甲衛的喊聲響起,李寬伸出頭一看,一大群穿著鎧甲的將士正在追著一只小狗。李寬愣了愣,這是皇宮啊!哪里來的小狗?

    可是轉念一想,這里剛才發生大戰,到處都是血。血腥味將附近的狗引來了也不奇怪,而且城門洞開,只有那麼兩個人守著,其余人都在打掃戰場。這條小狗說不定就是從城門直接跑進來的。

    小狗很靈活,一個個士兵的追捕被它左躲右閃的閃過,可是再怎麼靈活也不過就是一條狗而已,士兵們雖然打掃戰場沒有配備武器,一身鎧甲也嚴重影響行動但是他們結成一個圓,將小狗逼到了城牆根上。

    “打死它,居然舔人血,這狗不能要了!”有士兵大聲說道。

    古人有時候就是這麼愚昧,什麼狗不能吃人血,吃了人血之後會變成瘋狗。這樣的事兒在現代算得上啥?狗養的比兒子還要好,別說舔了兩下血跡,就算是在你腿上啃了一口,你要是敢打他的狗狗主人也要和你拼命。你要賠錢可以,但是要打狗,沒門兒。

    李寬就站在城牆上看著城下士兵抓狗,很有趣。一大群人居然拿一條狗沒辦法,李寬饒有興趣的看著。

    小狗一撲,從包圍圈的士兵的胯下直接鑽過,逃出了包圍圈,然後慌不擇路的跑著,居然向著城樓而來。

    城樓上就只有李寬和跪著的秦瓊,小狗跑上城樓之後差不多是無路可走了,因為這段城牆兩邊都是有著女牆擋住了,留有一段空隙但是此刻卻被柵欄攔住了,密實的柵欄空隙很小,這條狗根本過不去。

    于是一大群士兵堵住了後退的路,小狗居然做出了一個驚人的動作,它跑到李寬身前,直接趴在了他的腳邊,就像是李寬的寵物一樣。

    “真是個機靈的小東西,不過我可不養狗!”李寬說道。

    可那狗居然像听懂了李寬的話一樣,抬起頭看著他,嘴里發出‘嗚嗚’的哀求聲,像是在求李寬救救它一般。

    “二公子!”追上來的士兵向李寬行禮︰“還請二公子將這條狗交給卑職,喝了人血的狗是養不熟了,因為它的狼性被喚醒了。”士兵向李寬請求道。

    “是嗎?”李寬不動聲色,他雖不信這些但是卻也對這個說法感到好奇。

    “是的,狗和狼看起來是兩種動物,可是它們卻是有共性的,當年俺們莊子上就出了這樣一條狗,因為戰亂死了人,血跡沒清理的時候被它舔食了,之後這條狗就變成狼了,而且在莊子背後的山林里當了狼王!”這個士兵講說著他的故事,只是沒上過學堂的他講起故事來干巴巴的,一點都不動听,李寬頓時沒了興趣。

    “就這樣?”李寬嘴上這樣說著,卻低下頭看了看腳邊的小狗,耳朵是趴著的,不像狼那樣是豎著的,而且脖頸上的毛很長,就像是披了一條坎肩,這引起了李寬的注意,要知道這個時代的狗都是很正統的中華田園犬,也就是土狗,這種狗是沒有這一圈毛發的,出現這樣的狀況只能說明這條狗非同尋常。

    再仔細看看,李寬又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一般的狗爪子只有五個肉墊,前面四個,後面一個。可是這只狗卻有六個,前面是五個,有著五根利爪,別的狗只有四根。在後面還有一個大的肉墊和一個沒沾地的小爪子,這和普通狗一樣。

    這個發現徹底讓李寬來了興趣,他想起以前听說過的一個傳說︰那時在村里挺起老人們說起的一個像是神話故事一樣的傳說,一條狗要是一胎產下九只小狗,那麼九犬出一獒將會出現一支有別于其余狗的小狗,這只狗其實是獒,也就是狗王。

    難道這是一只狗王?那麼要是將它養大,會不會能打敗獅子老虎?比起藏獒又如何?李寬起了心思,就對著那些士兵說道︰“這只狗我要了,什麼喝了人血會變成狼,都是胡說八道,狗就是狗,不會變成狼,你說的那個變成狼的恐怕是只小狼崽子。”

    “二公子!”士兵還是不肯放棄。

    “沒事兒,你看這不是挺乖巧的嗎!”李寬說著有看著在他腳邊趴著一動不動的小狗,還真的挺乖巧的,一點都不鬧騰,就那樣安靜的趴著,尾巴不時的搖擺一下。

    “既然如此,卑職也不再強求,只是希望二公子要是發現這狗有什麼不對勁的時候一定要早早的處理掉!”胳膊擰不過大腿,士兵知道自己在怎麼說也改變不了李寬的想法,只能退卻。

    “這個我知道的,而且就這樣一只狗還傷不了我。”李寬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就這樣,李寬之後的生活里多出了一只狗買這條被他命名為‘小灰灰’的狗在後來成了他四方征戰的一大助臂,尤其是在征伐吐蕃的時候。

    在中午的烈日下,李二帶著長孫出宮了,李寬也帶著自己新得的寵物,跟著自己父王母妃回到了玄甲衛的大營,秦王府是不回去了,李二已經被冊封為太子,即將入主東宮,再過上幾個月恐怕就要登上皇位了,李淵現在的身體狀況處理起國家大事實在是吃不消了。

    回到大營,李二頒發了第一條命令就是將之前送往洛陽的秦王府諸人接回來,同時還有天策府一干人的家眷。而秦瓊的事,他似乎忘了一般,沒有再提,只是在他出宮之後不久,秦瓊也從城樓上站起身來,騎上自己那匹黃膘馬,出了皇宮。

    而參與了這一次朝會的文武大臣卻也是各個心中或激動或忐忑的各自回家了,他們各自回家後也開始了一系列的安排,因為在不久之後恐怕會發生一系列的官員升遷貶責,一些必要的事情是要安排妥當,該留的後路也要及早作出準備,不然到時候手忙腳亂的恐怕會招來更大的禍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  ps︰感謝radiant和糖餅的微笑兩位書友投出的寶貴月票,宅男拜謝!今天狀態不是很好,可能是想著怎麼加快進程,有很多書友在說小孩子的戲碼太多了,有騙點擊的嫌疑!宅男想著是不是加快點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