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四章賀禮

第三十四章賀禮

    ps︰感謝小小糊涂娃,炙鋒,nk123,快樂廢舊,莊周封神這幾位書友在九月最後的月票支持,感謝宥手,不怕窮書友再次連續打賞!宅男拜謝!!

    一時間,太極宮成了菜市場,屬于世家大族的出身的大臣紛紛表示如此能大大增強大唐國力的農作物,定然要大力支持推廣,並且都用熱切的眼神望著李二。

    李二沒有理會這些見利眼開的家伙,這些人都是家族第一的自私自利之徒,要不是整個天下大勢如此,李二都想把這些人全都發配到崖州,讓他們和那里的野人為伍,看看這些世家大族教導出來的飽學之士能不能教化那些蠻子。可是一想起天下泰半官員都和那五姓七望為代表的世家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李二又忍住了這個心思。

    “既然如此祥瑞,那麼可易種植?”李二問道,其實他很清楚這東西種植需要的條件,這些李寬當初在將種子交予李二的時候就說過,現在他只是在借著老農的嘴,將這些東西告訴那些貪得無顏之人而已,這樣關中大地就只有少部分地方適宜種植,絕大部分的地區都不適合,而這些地方也是這些世家們盤踞的主要地區。

    “這種莊稼需要大量的水,而且種植的時候很是繁瑣,草民種了大半輩子的地了,居然才知道原來這有的莊稼是要先將種子發芽,育秧之後再移栽的,這些功夫都夠草民多種兩畝地的小麥了。”老農抱怨著,他心里老大不願意種這水稻,因為他家租種的土地雖然靠近河流方便取水,可是這水大了會沖走秧苗或者將秧苗全都淹沒,水小了要很久的時間,這時間是離不了人的,不然一個不小心就得重新插秧。這種一季的水稻比起種小麥付出的勞動要多很多。

    “需要大量的水?我們這些家族沒有哪一家靠近大量的水源,難辦了!”崔祥在听得這條件之後就在心里思慮開了。想了許久除了幾個小家族其余的大家族都沒有便利的水利條件,或許可以修些水渠,可是這不是他一個人能決定的,得回去商量一番才行!

    眾多跳出來的大臣都猶豫了,他們也想到了這一點,這要是現在得到李二的許可,或許要付出不菲的代價。可是要是將來這水稻自然傳播開來,那時候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得到,只不過晚上幾年罷了。所以一個個都開始向後退縮,不願再站在外面以免被認為是出頭鳥。

    李二不再多言,將老農客氣地請到偏殿用膳,然後又開始了別的議題。

    時間一晃即逝。李二登基的日子就這樣悄悄的溜走了大半,時間已經是夜里酉時,這幾天因為新皇登基,所以金吾不禁三天,所以雖然已經入夜許久,天空中無數的繁星眨著眼楮,可是長安城還是非常熱鬧。

    新皇登基。普天同慶。為了顯示出這喜慶的氣氛,長安府尹可謂是煞費苦心,悄悄的排出差役,四處散布消息,這幾天夜里將會舉行盛大的慶祝活動,而且還有免費的白面饅頭發放,雖然只是暗暗的流傳,可是卻調動起了無數長安人的心。好多人好久都沒吃過白面饅頭了,都是白面夾雜著野菜,做成窩頭,甚至許多人家吃不起白面還在吃那滿口鑽的糜子。這免費的白面饅頭比起新皇登基還要讓他們上心。所以長安人在這幾天夜里都放棄了以往的日落就貓在家的習慣,多數人都跑了出來,在長安城街上游蕩。

    人多了,那麼那些機靈的商販就出現了。一個個推著小獨輪車,或者擔著貨箱,走街串巷的叫賣著。長安城一下子就變得活了起來,在以往只能听見更鼓聲。現在人聲鼎沸反差十分巨大。

    長安府尹的這小道消息傳言得個沸沸揚揚,他也真的發放了白面饅頭,只不過每天限量發放出幾百個,而且地點不固定,這樣將他那諾言兌現了,可是真正付出的確實非常微小的代價,也就十幾袋面粉的事兒。

    皇宮之外人群川流不息,皇宮之內也是張燈結彩,無數的紅燈籠將御花園裝點得美輪美奐,迷蒙的紅色燭光,照耀著不遠處的花叢,正是秋日重陽時節,御花園里菊花開放的很是燦爛,淡淡的花香隨著夜風吹散在風里,讓人心脾俱醉,李寬待在陰影處,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和在人群中左右逢源的幾個兄弟比起來,他顯得很是安靜。這環境太吵了,他不大喜歡,甚至他更喜歡那士兵們整齊劃一的吼聲,比起這些所謂的王公大臣的秘密商議,貴婦夫人的竊竊私語,那些耿直的漢子發出的吼聲更然李寬覺得真切。

    這是李二登基的慶祝宴會,所有的五品以上大臣都來了,哪怕是教坊司這樣的低賤的衙門,那從五品的主官都屁顛屁顛的在人群中和那些國公,王爺的笑談著,這個時候沒有身份的分別,或者是下面的想巴結上面的,上面的也需要下面的幫自己辦事,或者需要結交一些人,以對應接下來可能會出現的政治動蕩。

    “這些人真無趣!”李寬搖了搖頭,拍了拍一直趴在自己腳邊的小灰灰,示意它跟上,自己要走了。

    小灰灰搖了搖腦袋,跟在李寬後邊向著顯才殿走去,那里是他們倆的家。

    李寬倒不是就這樣直接離去,而是會顯才殿拿些東西,要知道接下來還有別的事兒要他參與呢,李二登基這樣的大事,他們這些做子女的肯定是要恭賀一番,那麼獻賀禮就成了相互攀比的一道坎,誰的好誰的差,在這些大臣的眼里就成了哪個皇子得寵,哪個皇子被聖上疏遠的佐證,這些人要站隊的話就不會錯過這一次的觀察機會。

    李寬雖然不想和這些小屁孩爭什麼,可是也不想被人看扁了,要是有些不自量力的甚至會出現暗中輕視自己,或者對自己將來發出的某些命令陽奉陰違的事情,所以這一次還是要表現一下,不讓人看輕了去。

    回到顯才殿,讓侍女幫自己整理了一下儀容,在將自己床鋪下的那個盒子拿出來。夾在腋下就在一次向著御花園而去,小灰灰還想跟上,可是被李寬一腳踢到一邊,教訓它︰“現在不能去,乖乖的呆在家里,知道不?”

    小灰灰很是通人性,雖然被李寬撿回來才幾個月。可是李寬說的一些話它都能听明白,並且還能執行一些簡單的命令了,就像現在它在听得李寬的話之後,只是嗚嗚了兩聲,就灰溜溜的向著自己的小窩跑了過去,然後蹲在里邊。目送著李寬離去。

    再一次回到御花園,這里人更多了,大家相互攀著交情,相互恭維著,臉上帶著不知是真誠還是虛偽的笑,簡直和後世那些酒會沒啥區別,只是人換了而已。

    李寬還是呆在角落。懷里擺著那個盒子,這東西是他幾個月的心血,雖然他知道在李二的書房里多半已經有了另一副比起自己這副還要精致的東西,可是還是要拿出來顯擺一下,不然李二還不一定知道這簡單的兩個小東西有多大的用處。

    “皇上駕到,皇後娘娘駕到!”一個太監的尖銳聲音傳來,李二和長孫來了,同行的還有一班貴妃。鶯鶯燕燕的好不熱鬧,李二的後宮也是不小,雖然剛剛登基,可在之前就已經有著十幾個女人,現在更是傳言又要開始選秀女入宮,這簡直就是要做種馬的節奏,李寬有些擔憂的瞄了一眼李二的腰腹。希望那內府倉庫里還有著許許多多的各種‘鞭’不然遲早虛了不可。

    雖然心中腹誹自己便宜老爹,可是禮節還是要的,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談,自覺地站成幾隊。拜伏下來︰“參見皇上,皇後娘娘!”

    “眾卿平身!”李二大袖一揮,威嚴的說道,他很喜歡這種感覺,手掌天下權柄,身邊佳人美眷!

    “謝皇上!”大臣們謝恩站直身子。

    “今天是朕登基的大喜之日,諸位是朕的左膀右臂,希望在以後的歲月,諸位能為朕分憂,助朕將這天下治理的井然有序,在這里朕先敬諸位一杯!”李二端起一斟酒,雖然這杯酒被不知是哪個試過,可是作為皇帝早就做好了吃口水的準備。也不嫌惡心就直接這樣一飲而盡,諸位大臣見皇上這麼給面子,誰還敢不從,也端起酒杯大大的喝了一杯,當場就有半數的人臉色一陣泛紅,這酒可真烈。這是他們此刻的想法,酒仙居特制的高度高粱燒,可不是現在什麼三勒漿之類的酒能比的。所以這些當官當得兩袖清風的文臣,多半都沒喝過,這一刻就直接被放翻了,李寬看得很想笑,卻又不敢,只能強忍著。

    李寬能忍,不代表長孫身後的那兩個小蘿莉能忍,她們倆見著那些大臣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當場驚呼了︰“姐姐,你看,那位老爺爺臉一下白一下紅的還冒汗,是不是生病了?”小家伙指著蕭出聲說道,她的的聲音剛剛在眾人喝下這杯酒放下酒杯的時候響起,這個時候酒量小的正難受,喝過的或者酒量大的正在回味,這一聲頓時傳出老遠。

    “這個是老爺爺喝多了,臭臭的酒,薇兒將來不要喝酒,不然就和那個老爺爺一樣了!”李麗質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似乎現場所有大臣還有諸多嬪妃都被說了,這簡直就是超大的地圖炮,秒殺全屏。

    “嗯,酒酒好難喝,苦苦,薇兒不喝!”小家伙認真的點著腦袋,認同自己姐姐的話。

    這番對話讓站在人群中的老蕭同志,一陣臉紅,不過因為酒勁上涌,還沒被周遭的人看出來,這個插曲讓李二準備的連敬三杯胎死腹中,宴會就這樣直接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