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五章賀禮二

第三十五章賀禮二

    話說李二登基諸位皇子公主都要準備賀禮為他慶賀,有人就要懷疑了,這些孩子最大的李承乾也不過十歲,其余的最小的才一兩歲,怎麼還要賀禮啊?這麼小的孩子能準備出什麼禮物?

    這其實不是禮物價值的問題,這個時候禮物的自身價值倒不是最重要的了,最重要的是這些皇子公主準備的禮物能否討李二歡心,要是合了這位新皇的心意,那麼在他在位的這些歲月里恐怕日子過得就要比其余的皇子公主舒心得多。更是能決定是否受寵的一個小小敲門磚,所以無數的大臣借機試探哪些人會在今後有所作為,從而決定押注。這已經差不多成了一項不成文的潛規則了,李淵當初登基的時候,李二在邊關連夜拿下了三座城池作為賀禮,現在輪到他收禮物了。

    宴會開始,這一次不像是以往的宴會那樣,一人一桌,還有什麼食不言寢不語的臭規矩,雖然這個規矩對于李二的宴會往往是沒啥效果。而是非常開放的,不僅能吃,還能說,整個場面非常的熱鬧。李二帶著長孫和幾位貴妃坐在主位上,看著穿梭不息的滿朝文武,不斷的巡視著,看看那些人走的近,那些人抱成團,這些都是他將要梳理面對的,這一場宴會也有這樣的目的在里邊!

    時間就這樣過了差不多半個時辰,業已經接近戌時,進獻賀禮的時間差不多要到了,李寬這些小家伙被宮女們悄悄的叫到了一旁的一個涼亭內等待。幾個最小的還在抓著各種吃食往嘴里塞,小念薇此刻滿嘴油光滑亮的,看來剛才正在大快朵頤。此刻被一個宮女抱著小手揮舞,嘴里嘟囔著要回去吃好吃的肉肉,油光光的小手在宮女的繡著蘭花的宮裝上留下了一個個手印,那位抱著她的宮女滿臉無奈,其余人都還好,就只有這位豫章公主最是活潑難纏,這苦差事落到她的頭上。她的那些姐妹們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都對她表示同情。

    “好了,豫章,乖乖站好。去洗洗,馬上要給父皇母後禮物了,乖一點!”李承乾擺出大哥的架勢,對小家伙說道。從李二被封為太子之後。李承乾不知怎的變得自信起來,對各個兄弟就誒沒都是一副大哥的樣子,就連對李寬也不再那麼敵視了,這一點李寬有點搞不清楚了,不過似乎是件好事。

    “哼……才不要呢!大哥壞!”小丫頭從宮女懷里掙脫下地,向著李寬和李麗質這邊走來,對著李承乾做著鬼臉,小嘴嘟嘟的不理李承乾。

    “薇兒。乖乖的去洗手,還有把嘴巴擦干淨。馬上要給父皇禮物了喲,薇兒準備了什麼禮物啊?”李寬見著小腿  跑過來的小家伙笑著問道。

    “這是薇兒的秘密,不告訴二哥!”小丫頭人小鬼大,居然學會保密了。

    “我都不知道呢,二哥你還是別問了!”李麗質在一邊出言道,這小家伙在得知要準備禮物之後,就一直神神秘秘的,就連和她住在一間房間里的李麗質也都不清楚小丫頭在搞什麼名堂。

    “這麼嚴實?”李寬有些意外,這才兩歲多三歲不到的小丫頭居然能瞞住這麼多人,看來這禮物可不簡單。

    “吉時到,眾臣肅靜!”太監尖銳的聲音像是劃過玻璃的砂紙,讓現場的熱鬧氣氛一下子就冷靜下來,所有人都按照官職和文武,分列站好,等著今晚的重頭戲上場。

    “聖上榮登大寶,諸皇子前來拜賀!”太監再一次出聲,這是要開始了。

    李承乾作為老大外加太子,自然是第一個出場的,他手捧著一個盒子,走出涼亭,俊俏的小臉上滿是驕傲,雖然才十歲,可是卻也顯露出一股子崢嶸的貴氣。步伐不大,卻很穩健,每一步的距離都相差微末,近乎等同,這絕對是苦練過的。李承乾這些年的學習與訓練在此刻顯露出了該有的功效,無數的大臣頷首表示贊許,這個太子沒有給皇上丟臉。李二也面露喜色,自己的長子還是非常不錯的,這儀表姿態都沒的說。

    “孩兒恭賀父皇喜登大寶,祝大唐江山千秋萬代,祝父皇母後萬壽無疆!”李承乾這番恭維話說的有些籠統,可謂中規中矩,只是順帶加上了自己母親長孫氏,又表露出了一片孝心,可謂是說得李二和長孫心懷大悅。

    “好,朕收下你的祝福了,承乾你準備了什麼禮物給朕?呈上來!”李二捋著自己的胡須,龍顏大悅讓李承乾呈上賀禮。

    “孩兒沒有別的本事,這是孩兒率著親衛前往城外獵場,狩獵回來的一張虎皮,在這里獻給父皇!”李承乾將手上的盒子呈上前,出聲道。

    李二也沒想到李承乾居然去皇家獵場狩獵了一只老虎,要知道老虎這種猛獸可不是一般人敢去招惹的,李承乾的膽子還真大。當然其中李承乾出力多少李二心知肚明,可是就他的年紀敢去深山尋虎這膽色就沒的說。

    “不錯!這張虎皮品相完好,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李二將李承乾送上來的盒子打開,拿出了那張足足有兩米長的虎皮,細細的看過之後稱贊道︰“只是這老虎畢竟太危險了,以後不得如此以身犯險!”李二夸贊完之後又教訓了兩句,李承乾也乖乖的听著。

    李承乾準備了一張虎皮,那麼其余的兄弟們恐怕也不簡單,特別是李恪,這個老三只比李寬小一點月份,比起李承乾也沒小一歲,處處和自己大哥比較,這一次他的禮物恐怕也差不多。只是那肥肥的青雀不知準備了啥。李寬見了李承乾的禮物之後心中暗想道。

    按照順序,之後就該是李寬了,可是李寬雖然排行老二,卻不是嫡出,只是庶出次子,所以李承乾之後卻是李泰,這一點和之前接受分封的時候是一樣的順序,這兩兄弟是正宮皇後所生,當然要顯得特別一些。李寬對這個不在乎可是李恪卻有些咬牙,他的身份也不低怎麼就排在那個飛的跟豬似的李泰後面,小小年紀也知道自己身負兩朝皇室血脈,可謂是貴不可言,所以他不甘心,處處和李承乾比拼,要強的李恪付出了比別的兄弟們多得多的努力,不管是才學,還是武藝都在眾兄弟間出類拔萃,雖說武藝方面不是李寬這個後世穿越者的對手,可也身手不弱對于不滿十歲的孩童來說卻是難能可貴了。

    李泰空著兩手,就這樣‘滾’出了涼亭,雖說身寬體胖可是這也太胖了,這還是吃了孫思邈的減肥藥之後,不然恐怕真的就是個球了,小胖子的體質實在是讓人無語,不知道怎麼才能讓他瘦下來。

    李泰來到場中,由于太胖躬身行禮的時候顯得很是滑稽,但是卻沒人敢笑。

    “孩兒給父皇母後賀禮來了!祝父皇母後白頭偕老,祝大唐江山永固!”李泰也說著恭賀的話。

    “青雀,你準備了什麼禮物啊?”李二對李泰還是非常喜愛的,雖說這個兒子實在是有些胖。此刻他和顏悅色的問道。

    “孩兒為父皇母後準備的是一卷畫!”李泰從袖間抽出一幅卷軸,這東西不大,裝在他那本就寬大的袖子里還真看不出來,所以許多認為這位胖皇子沒有賀禮送上心中嘀咕著的大臣此刻臉色微變。

    “青雀畫了什麼?拿來朕看看!”李二對于這胖兒子的畫還是有些信心的,這小子沒遺傳自己的武藝和戰爭才能,倒是將他母親那一身才氣繼承了去,這幾年在長安城也算是薄有才名了,這幾年的長安城也舉行過什麼詩會還有文會之類的,這位其貌不揚的小胖子卻也在其中閃耀出不小的光彩。既然在這個場合敢拿出手定然不是什麼殘次的畫作,只是不知道水準如何。

    李二也不讓小胖子呈上去了,因為這主位可沒那麼大的位置讓這小胖子擠進來了。所以他親自走下來,從李泰手上接過了卷軸,然後就在下面展開。

    “不錯!’李二不僅善于征戰對于書畫也有不菲的造詣,他的飛白也寫的有那麼幾分蔡邕的味道,酒仙居門口的招牌還有那一首愛酒詩就是出自他的手筆,雖然那詩的句子是李寬剽竊來的,但是字確實是李二親手所書,現在酒仙居可謂出名了,聖上親手書寫的招牌,在長安城這是蠍子粑粑——獨一份。李寬也因為李二的這些字這些日子賺了不少。而書畫不分家,李二在丹青之上也有著自己的見解。所以能得到李二的稱贊,哪怕是因為畫這幅畫的人是李泰,但是至少也有水平之上的水準才行。

    李寬身在涼亭,離著李二他們有著不下于三丈的距離,這麼遠他只能模糊的看到畫上似乎是一片片山水,層層疊疊不知到底畫了些啥。但是李二一臉高興的樣子,看來李泰這件禮物很得李二的歡心才是。

    群臣也都伸長了脖子想要看看到底這胖皇子畫了什麼,讓聖上龍顏大悅,可是他們離著李二他們比李寬還遠,根本看不清,只能干著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