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九章李二的安排

第三十九章李二的安排

    宴會在小家伙的一段可愛的舞蹈中悄然的落下帷幕,這個費力爬上高台的小公主,被李二抱在了身上,呵呵笑著,剛才小念薇那一段生肖操讓李二看得很是開懷。雖然李寬帶來了一個不好的信息,可是李二今日剛剛登基,而且調兵遣將不是一時半刻之事,所以也不差這一日半日的,李二暫且放下胸懷先將這場宴會結束再說。

    宴會結束了,一大波的馬車從朱雀門一涌而出,上面坐的是滿朝文武,宵禁未禁,在遠處的長安百姓紛紛看著這些馬車,議論紛紛。

    在所有的大臣都走了以後,立政殿的偏殿此刻還有一群人沒有走,天策府的幾員虎將,除了秦瓊之外,尉遲恭,程咬金,段志玄,屈突通,劉弘基,侯君集這些人都在,還有長孫無忌,房玄齡,杜如晦等等文臣謀士,全都在這里。可以說這里就是李二所有的心腹,要不是出了玄武門那檔子事,秦瓊也該在此的,但是現在他卻已經被排擠出了這個圈子,之前出宮門的時候,秦瓊沒有發現其余人的馬車,眼神中表露出無限的遺憾和憧憬,但是卻也只能搖著頭苦笑著上了自己馬車向著宮城外而去。

    偏殿之中,程咬金也面色變換,他也是一個藏不住心事的人,或許是不願藏,正因如此,他才屢屢做出讓人無語的事,李二也因為他不耍心機每每的給他擦屁股。除了程咬金,李世績也眼中有些失望,雖然兩人現在都還不是很清楚當初事情真正是怎樣的,可是秦瓊已經被李二邊緣化了這卻已經成了不爭的事實。

    李二在眾人心思各異中,從一邊的門里走了進來,他對于李寬交給他的消息還是非常重視的,不然也不會留下這些心腹之臣,這些人是他絕對信得過的,他對自己的識人之明還是有些自信。雖說出了個秦瓊,但是秦瓊只是在報答李淵的恩情,並且沒有傷害到李二的利益,兩人之所以鬧到這個地步,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秦瓊不願拖累兄弟,而李二覺得秦瓊自己一個人扛是不完全信任他的表現,所以兩人雖然心中沒有真正的怪罪對方。卻也不是真的決裂了,不然以李二的性子也不可能對秦瓊這些天在他面前晃來晃去而無動于衷。

    “諸位,現在真得到一個消息,來源未知,可是卻事關重大,所以現在將諸位留下。希望大家能群策群力,看看這個消息的準確信,以及如何讓應對!”李二此時放下了宴會上那一個高興的面孔,如同換臉一般此刻陰沉得像是要滴下水來,當時他和李寬之間的對話因為事情實在是太過驚世駭俗,就沒有直接說出其中的內容,但是群臣卻也听到了擅動刀兵這個字眼。所以大概都在心中猜測了一番。

    “陛下,是不是將有戰事?”長孫無忌每次都是第一個說話的,誰讓他和李二的關系擺在那里呢。想起宴會上李二的那句話。長孫無忌心中一個閃念說道。

    “輔機,確實有關于此,現在這里也沒外人,朕就明說了,寬兒給了朕一條消息,頡利興刀兵。渭水斬白馬。此信息的含義想必大家都能理解,突厥可能要打過來了!”李二面色沒有絲毫的改變,很是沉重的說道。

    “是楚王殿下給的信息?這可靠嗎?”李世績卻在質疑這消息來源。這位剛被李二拜為為的並州都督,封邑九百戶,是武將中少有的智者,這位歷史上跟隨了唐朝開國初的三位皇帝,被倚為大唐之長城。他原名徐世績。表字懋功,被李淵賜姓為李,以多謀善戰著稱,此刻他的質疑引起了許多人的附和。

    “微臣同意懋功兄的意見。楚王殿下連宮門都少出,豈會得知如此重要的消息,但是楚王殿下也不可能拿這種消息當作兒戲,雖然年少,可是微臣觀之楚王殿下卻有著一種成熟,想不通啊!”房玄齡善謀,此時卻也一頭霧水,因為這個消息的來源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朕也不大相信,但是卻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諸位愛卿認為如何?做一些防範還是必要的,而且這段時間放出探子去草原上驗證,看看突厥的動向。”李二說道。

    “陛下,俺老程認為,突厥早晚都得打,不如就現在大軍壓境,將他們滅了算了!”程咬金又開始說渾話了,反正大家都覺得他是一個憨貨,那麼就表現出來又如何。

    “不錯,我大唐現在兵馬正在愁沒仗打,干脆滅了突厥,開疆擴土,說起來我等也是無上榮耀!”屈突通也出聲附和。

    “怎麼打?大唐現在剛安定,國庫空虛,百姓凋敝,這一場戰爭打下來,大唐百姓還要不要活了?你們知不知道前隋哪怕煬帝殘暴,可是隋亡的時候天下尚有百姓七百萬戶,可是現在呢?武德八年,天下登記在冊的百姓不足三百四十萬戶,還有差不多四百萬戶去哪里了?全都被這些年的戰爭給打沒了,青壯出征,老弱婦孺也被戰火影響,流離失所!現在大唐支撐不起這樣一場戰爭!”杜如晦被李二拜為太子左庶子,並且兼任了戶部侍郎,是李二打進世家大族陣營的一顆釘子,哪怕剛上任,可是這天下整體百姓數目還是知曉。

    “那就是沒得打了?那麼我們這些武將還要來何用?不要告訴我要守城,那事兒俺老程干不好!”一听不是攻城略地,程咬金立馬沒了興趣,要他守城,還不如讓他去左武衛訓練那幫士兵來勁兒。

    “確實是支撐不了!大唐江山尚未穩固,何以對外擴張?只能固守,在草原到我大唐腹地之間有著一座雄城,朔方城,我們現在只需要派遣一員虎將坐鎮在那里,率領三萬精銳,定然能守住一段時日,那樣就有時間從容的從其余地區調集兵將,對突厥進行阻截了。長孫無忌想了一會兒出聲道。

    “末將願往!”守城程咬金不願意,”可是卻有人願意啊,侯君集就是如此,他心中對于現在的地位很是滿足,覺得自己做得還不夠,不大配得上現在李二給的地位,所以就想著為李二分憂,所以抱拳出列道。

    “侯將軍既然願往,那是最好不過,有侯將軍坐鎮朔方城,定然萬無一失!”房玄齡出聲。

    “確實,侯將軍在我們這些人中確實是文武兼備,謀略與武力皆是上上之選!”杜如晦也附議道。

    “既然房杜二位愛卿都覺得侯將軍是最好人選,而侯將軍也願意前往,那麼事情就這樣定下了!”李二一錘定音,決定侯君集去坐鎮朔方城。

    “好了,既然有了結果,時間也不早了,諸位愛卿也回去休息吧!”李二揮手示意散會,眾臣大禮朝拜之後就各自回去了。李二站在這偏殿里,望著穹頂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出來吧!”李二站立良久之後出聲道。

    “暗一拜見陛下!”一個身影出現,正是李淵身邊最得力的高手,暗衛的統領——暗一。

    “結果如何?”李二問道。

    “軍中尚好,只是朝堂中卻是一團霧煙瘴氣,許多文臣全都暗中有著各種各樣的動作,好多背後都有著那些家族的影子,奴婢追查良久,確定,五姓七望在其中佔據了絕對主導地位,長安城的那些商賈有接近半數是他們支持的,也就是說長安城有近半的錢財流進了這些家族。”暗一在李淵下定決心將李二扶上位之後就被派遣到李二身邊,听從李二的命令,這位當世有數的高手被李二派去調查那些滿朝文武在朝堂之下所擁有的私產和背後的支持者,因為他要知道哪些臣子是那些家族的,好安插自己的人手,而又不觸及那些家族的底線,現在李二還要看那些家族的臉色。正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李二怎麼也得將要害部門掌握在手,不然這天下恐怕就不會安穩。

    “暗一,你們暗衛有多少人?”李二突然問道。

    “連同奴婢在內,一共七十五名暗衛。”暗一現在也不敢在李二面前稱雜家了,因為現在李二是他效忠的對象,就如同之前他效忠李淵的時候不將李二的身份看的太重的時候不一樣了,所以自稱也改為奴婢了。這些人是死士,效忠某人之後,對其余人就不甚在意,只在乎自己主子。暗一就是這樣一名死士,效忠李淵就不在意李二,被李淵派遣到李二身邊效忠李二之後,就對李二死心塌地。

    “那麼,朕要你暗中組建一支隊伍,名曰‘百騎司’監察天下文武官員,只向朕一人負責,不知可否?”李二將一個很大的權柄交給暗一,這是委以重任,也是試探考驗。

    “奴婢遵命!”暗一干淨利落的領命,不管李二要他做什麼,他都會將事情做好,這就是他這種人的使命。

    “退下吧!對了,派人去突厥看看情況!”李二在暗一臨走的時候又吩咐道。

    “奴婢遵命!”暗一消失在陰暗處,這身手哪怕沒有秦瓊配合恐怕也能摸進玄甲軍的大營吧!李二看著消失的黑影,心中暗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