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六章心路

第四十六章心路

    ps︰ps︰這一章碼的有點久,也有點難,就算現在這樣也不是很滿意,但是明天要上班,時間很晚了,就先這樣吧!

    另感謝宥手,不怕窮書友的第四次588幣打賞,感謝小小糊涂娃月票支持,感謝游戲宇宙月票支持,感謝皓礬書友打賞!宅男拜謝!!這兩天假期剛過,上班覺得好累,疏忽了!別介意哈!!!

    涇陽城漸漸的近了,殘垣斷壁映入了李寬的眼簾,到處都是火燒之後留下的焦黑的痕跡,無數的士兵正在忙碌著清理,原本安靜祥和的小城,現在籠罩在一種悲傷哀怨的氣氛中。衣不蔽體的百姓幸免于難者不過十之一二,更多的是躺在街角,躺在廢墟中,冷冰冰的失去了生機。

    無數抽泣哀嚎的聲音在城中回蕩,無數呼喚親人的聲音傳進了李寬的耳朵,這一刻李寬心中再也沒了和李麗質與小家伙分別得離愁,有的只是無盡的悲傷。

    一個個穿著粗布麻衣的百姓,在廢墟之間尋找著,呼喚著,希望得到親人的回應。可是他們尋找的親人卻躺在那廢墟之下,再也開不了口了。任憑如何嘶聲力竭,都無人回應他們的呼喚。

    就如此刻,一個少年正在呼喚著自己父母,當初突厥人來的時候,父母將他藏到了地窖里,這是儲備冬日的蔬菜的地窖,滿滿地堆放了父親辛勤勞動換來的小麥以及母親平日里進山挖來的野菜,塞下他小小的身子已是極限。而那些糧食,節儉的父母又如何舍得丟棄。所以就只能讓他獨自一人躲在里邊。

    結果就是,這一家除了這少年之外,再無幸存。殘暴的突厥人進城之後,就開始大肆的燒殺擄掠,無數的百姓惶恐本質,無數的女子慘遭凌辱,無數的青壯因為稍有反抗就被一刀砍死。少年藏身的地窖因為比較隱蔽,從而逃過一難。但是卻再也找不回那將生命留給自己的父母了。一雙小手在自家房屋的廢墟上拼命的刨著,希望挖開這殘垣斷壁,找到自己父母,他們還在里邊,還活著。磚土劃破手掌,掀起指甲,鮮血直流。少年滿面含淚聲音嘶啞,可是卻從未放棄。

    李寬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雙眸閃爍不定,不知道在想什麼。呼喚了一聲跟在馬車一邊的小灰灰,讓它別到處跑跟上隊伍,就回車里去了。

    車廂里。其余幾個小皇子臉色也不好看,李承乾變幻不定,李恪面色蒼白。李泰臉上還帶著一點點恐懼,而李佑和李秩叢繅丫 滯蚍鄭 旨紛拋約焊綹紜@鈑尤春屠釤┘吩諞黃稹br />
    “怎麼樣?滋味不好受吧?”李承乾見李寬進來,出聲道。這段時日李承乾對李寬的態度有所轉變。因為他將李寬身後的神秘學派告訴了長孫無忌,長孫無忌听聞之後,先是吃驚,之後卻變得沉默,足足思索了兩天之後,才告訴李承乾,他一直擔憂不已的李寬不再是他的威脅,因為他和李恪一樣,終究是與那個位置無緣。李恪因為血統,李寬則是因為傳承。

    李承乾起初不解,因為李寬這個老二雖說出生不及自己,但是也是貴妃所生,而且其生母在父皇的心中佔據了一個特別的地位。其才華更是橫溢,詩詞歌賦李承乾自認不是這老二的對手,而且膽色過人,在這幾場算不得戰事的戰事中,老二的表現都遠勝于自己。怎麼會沒威脅,李承乾疑惑重重。

    長孫無忌得知自己外甥的疑惑之後,哈哈大笑著給他解惑︰“以舅舅我對皇上的了解,皇上是那種掌控欲望特別強的人,這神秘的科學家一次次的挑戰皇上的底線,這可不是好兆頭!引起了陛下的好奇心與爭勝之心,那麼這科學家要嘛毀滅,要嘛被皇上掌握在手心之中,沒有第三條路。而楚王殿下是這神秘學派的代言人,陛下怎會將他推上皇位?楚王殿下坐上皇位就意味著向科學家低頭認輸。一生要強的陛下怎會做出如此決定?尤其是剛經歷了突厥這件事!”

    長孫無忌的話讓李承乾放開了心結,或許這個二弟將會是自己將來重要的左膀右臂。李承乾心中這樣想著,他從未懷疑過自己將來會坐不上皇位,尤其是得知李寬不再是威脅之後。現在的兄弟中,就只有老二老三這兩人有些威脅,其余的都不足為懼。

    李寬還能怎樣,李承乾問了他也不好不回答︰“確實不好受,百姓何辜!”說著就坐在一邊閉上眼楮不再言語。

    馬車緩緩的在涇陽城里穿過,聲聲的哭喊敲擊在李寬的心上。讓他腦海中不自主的閃現出那些畫面,有剛才見過的,也有後世新聞里看到的,網絡上見過的。一幕幕在他的腦海盤旋,像一個個夢魘,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華夏的百姓一直是最善良的人,為何如此多災多難?善良的農耕民族不似游牧民族那樣富有侵略性,他們隱忍,只要能吃飽穿暖,求的不過是三餐溫飽,暖老溫貧而已。所以只要上位者對他們稍稍的好一點,這些善良的人們就會一直擁護著他,像李寬他們這樣的貴族,就可以一直享受著那醉生夢死的奢侈生活。

    可是誰想過為他們做些什麼呢?誰想過這千百年來為何每隔幾百年這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就要被外族所欺凌,這善良的人就要飽受戰亂的苦楚,這些人是中華民族的根基,為何沒人想過讓他們過上好日子?這些人是那樣的容易滿足,為何就連這小小的渴望與奢求都難以得到滿足?饑餓與寒冷一直困擾著這個民族,直到太祖解放之後,才稍稍緩解,哪怕是在二十一世紀初,這個民族的某些偏遠地區還有好多人為了那一口嘴里的吃食。那身上的御寒之物而奔波一身,這是何其的可悲。何其的讓人悵然!

    李寬心中掀起軒然大波,腦海中盤旋著的淒慘景象就像一個個夢魘壓在他的心頭,讓他喘不過氣來。讓他不知該何去何從,穿越過來的他,一直都只想著過上那幸福的封建貴族生活,有著俏麗丫鬟的侍候,帶著一幫子小廝下人,沒事兒上街瞄瞄美女。或者欺負欺負別的紈褲子弟,逢年過節,抄上那麼兩首詩詞,混一個才子虛名什麼的。這就是他最初的想法,並且要不是事關小命他都不會做之前的那些事兒。因為自己還活著,是歷史的變數,所以定然為了小命要稍稍的出把力。不然說不定就直接被和諧掉了。

    可是現在,他卻有點動搖了,這淒慘的景象還要延續一千多年,還有多少的百姓,多少的慘劇在這關中大地上上演?為何這些最善良,最可愛的人要飽受磨難?為何不能將和平一直持續下去?無數的想法在李寬的腦海沸騰。將他的腦子攪成一團漿糊,讓他心力憔悴。

    李承乾也閉著眼,只不過他心里有的只是對突厥的恨意,並不像李寬那樣見識了後世五胡亂華,契丹崛起。金國,蒙古。滿清。這些歷史全是異族入關,漢人飽受欺凌,正如《男兒行》中有那麼一句︰君不見,豎儒蜂起壯士死,神州從此夸仁義。一朝虜夷亂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

    這一句道盡了唐朝之後的宋朝重文輕武,之後異族入侵,碩大的大宋王朝居然敵不過小小的契丹族,之後割地賠款,軟弱到了極致。雖然有些文人,氣節高潔,文天祥,陸秀夫這些人全都是讓人欽佩之輩,但是這樣的文人實在是太少了,更多的是之乎者也的腐儒,仁義?李寬想到這里心中嗤之以鼻,古來仁德專害人,這話不假,東郭先生,農夫這些人都為後世之人警醒,可是卻無人警覺。

    何也?為何我華夏自認是天朝上國,對那些異族可謂是寬和有加,卻一次次的被他們所迫害,被他們侵略?最典型的就是棒子國和倭奴國,這兩個國家,一個是商周時期微子衍的後人,一個是徐福率著出海的三千童男童女繁衍出來的。這些人一開始都是非常弱小,靠著我華夏慢慢的壯大,之後全都反咬一口。現在屈原是棒子了,中醫成了棒子的了,這個創造了宇宙的國度一直在尋找著,尋找著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是他們的。而倭奴國,就不用說了,這些李寬心中都記得,可是為何一直都沒有生出改變的想法?

    李寬也在問自己,為何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三年多了,卻一直安于享樂,甚至陪著兩個妹子玩鬧的時間都多過這些?他扣心自問,最終得出答案,原來是他一直都沒有將自己站到這個高度,只是安于當前舒適的生活。沒有見到整個天下的形式,在唐代,棒子國還沒形成統一,高麗,百濟,新羅還在那小小的半島上爭奪,倭奴國還沒開始發展,他們的什麼遣唐使還沒有出發,中亞默罕默德已經差不多到死亡的時候了,那一手持《古蘭經》一手持劍的傳道者,即將死去,他的繼任者將會帶著他的精神去完成他的願景。在青藏高原上,松贊干布已經繼位,這位十三歲的贊普,將要橫掃這世界屋脊,統治這片世界上最高的地域。

    這些全都是挨著大唐的,他們中有的會在之後的歲月里向大唐臣服,有的會一直和大唐戰斗,但是不管哪一個都是大唐的心腹大患,高原上的吐蕃,東北半島上的棒子,東面還上的倭奴,西邊大漠阻隔的伊斯蘭教復興者穆罕默德建立的帝國,其間雖然還有昭武九姓,突厥等國家阻隔,但是卻仍舊是一個極大的威脅。

    “我是真的該為這些百姓們做些什麼了!穿越一次,不能在史書上留下自己的一筆,混吃等死那還有何意義?不懂權謀不要緊,我有拳頭就行!”李寬在心里默默地對自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