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七章天香

第四十七章天香

    p︰感謝宥手,不怕窮,書友再次打賞,萬分感謝!感謝書友140809184642965的連續三次打賞,感謝陳武帝書友的打賞,感謝山溪徒欲書友的打賞,感謝這些朋友的支持!宅男拜謝!!!

    涇陽城差不多變成死城了,無數的百姓尸骸被將士們從廢墟中拖出,堆在城門外的空地上。少數的幸存者圍著尸骸,尋找著自己的親人,一聲聲的哭泣聲回蕩著,卻再也喚不回曾經的笑臉。

    馬車從這里駛過,沒有停留,沿著官道向著朔方的方向而去,這一路上將見到的都是這般的慘像,無數的尸骸,無數鮮血干涸之後留下的黑色血跡,無數被燒掉的殘垣斷壁。

    一路上,見到的,听到的,聞到的,全都是這樣的事情,這讓幾個最大十歲,最小才六歲的皇子們雙眼無神。但是李佑和李植攀欽嫻暮ε攏 漵嗟乃娜巳叢隉擁淖釕畬Τ吮 稅f 食褂凶判芐艿幕鷓嬖諶忌兆擰D鞘淺鷙蓿 欠  K鞘撬 慷際搶畽鬧鄭 橇恿錚 淙淮聳被剮。  牆 醋  冀 欠  購V 玻 絲潭醞回剩 砸熳宓某鷙薜鬧腫又窒攏  炊ㄈ幻妊砍ア剎翁齏笫鰨 鞘焙蠆攀鞘棧竦氖焙頡br />
    這也是李二的用意所在,他要借著這殘酷,將自己的兒子先篩選一遍,被徹底擊倒的,那就是不堪造就的,而能挺過來的。才具有培養價值。這也是一種不可對人言的事,李二甚至沒將自己的目的告訴任何人。哪怕是幾個孩子的親生母親都不清楚李二的用意,不然長孫也不可能跳出來和李二對立了。

    一路行來。路邊不時的會有被害的百姓,或是死于刀兵,或是死于饑寒。將士們收斂著這些尸骸然後集體掩埋。

    一路穿行,一路不停,一路哀傷,一路悲痛。

    李寬從最開始的悲傷,到憤怒。到木然,此時他居然心若止水,就這樣啃著手上的蔥油餅。看著遠處的將士們收殮尸骸,看得多了,這些東西也就平常了。原本的悲傷與憤怒被收在內心深處,因為悲傷與憤怒沒有任何意義。只有用那些異族的鮮血與人頭才能告慰這些善良的冤魂。蔥油餅的味道很美。香氣四溢。可是離開卻吃得味如嚼蠟,沒有感覺任何的可口。

    “爺爺,你不能死啊!你不要天香了嗎?”一個小小的聲音從官道一邊傳來,聲音雖然沙啞但是卻仍舊動听,這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李寬被吸引了。

    一個身穿著麻布衣服的小小身影,正在費力的晃動著一個老者,老者躺在路邊。一動不動。看這樣定然是活不成了。雖說大唐已經派出人開始四處賑災,可是那里管的到方方面面。這些逃難出來的,四處躲藏,不知道分散到哪里去了。就算賑災的隊伍到了,這些人也不知道啊!就像眼前的一老一小,應該是逃出來的,不然這官道上幾天之前無數的將士早就鳴鑼通知,這祖孫不會听不到,現在才出現在這里。

    “這是什麼情況?王虎你去瞧瞧!”李寬管起閑事來,之前在其他地方他沒出手,是因為那里早就有官府的人在處理,現在在這官道上,四下無人,遇到了定然是要管上一管。

    “遵命,楚王殿下!”王虎就要下去。

    可是就在這時,李寬也想著好久沒下地了,就說道︰“我們一起去吧!”李寬說著就挑起車簾,鑽了出來。

    大唐的官道也像後世的公路一樣,越是經濟發達,越是政治地位重要,軍事地位特殊的地方越是寬闊平坦,之前長安城到涇陽城的官道還足夠皇室的馬車通行,可是出了長安百里之後,官道就變得狹窄起來,這也造成了李寬幾人分乘幾輛小型馬車的結局。

    官道不好走,不是這里有個坑,就是那里一個洞,走在最前面的馬車時不時的就會陷進去。所以李承乾在走了半日的第一之後,就叫苦連天。因為坐在馬車里,不知道何時會出狀況,所以難免松懈,這不在一個坑洞上李承乾腦袋上撞了個大包。

    在那之後,幾個小家伙就輪流開路,現在正好輪到李寬。

    李寬跳下地來,腳下差點一滑,這坐車坐久了,雙腿都有點發麻,這是氣血不通。幸好李寬下盤極穩,不然定要丟丑,和王虎一道向路邊的哭泣聲傳來的地方而去。

    小灰灰見到主人下來了,立馬搖頭擺尾的跑了過來。三四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小灰灰長大不少,現在大約有兩尺高了,這是普通田園犬最高也就差不多了,可是小灰灰卻還在長。李寬很是期待這小家伙會長多大,伸出手抓著小灰灰脖子上那一圈長長的鬃毛,揉著它的大腦袋,攔住了它想要用舌頭給自己洗臉的親昵之後,笑罵一聲︰“一邊玩兒去!”

    小灰灰搖著尾巴跟著,似乎沒听到一般,李寬也就由著它了。反正也就是一條狗而已,他也習慣了。

    兩人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哭泣聲傳來的地方,老者一身單薄的麻布衣服,上面補丁縫補丁,很是襤褸。小孩子趴在他身上,嗚嗚的哭泣著。

    “別哭了,讓我們看看,你爺爺還有沒有救!”李寬出聲說道。

    “真的有救嗎?”正在哭泣的小孩听得這話猛地抬起頭看向李寬,一雙清澈的眸子,像是那一汪清泉,澄澈見底,烏溜溜的眼珠子閃爍著希冀的目光,乞求的看著面前身著錦袍的小哥哥。

    “我們先看看!”李寬示意王虎,這些戰場上下來的漢子比起那些醫生還要清楚一個人是否還活著,殺人殺得多了,一個人活的死的還分不清的話,那麼死在敵人手里也是活該。

    王虎探下身去,在老者的頸邊的動脈出探了一會兒,又伸出手在胸口處按住,然後轉過身對李寬微微搖了搖頭︰“楚王殿下,這位老人家已經氣絕身亡,救不回來了!”

    王虎的話,讓升起一線希望的小孩絕望了,大眼楮里眼淚嘩啦啦的流下來︰“哇……爺爺,你不要死……嗚嗚……”聲聲如同杜鵑啼血,趴在老者的尸身上不願起來,感受著祖父那未完全冷卻的身體上的最後一點溫暖。

    “哭,哭什麼?找個地方將你爺爺葬下才是最要緊的,哭有個屁用!”這個小孩和李寬非親非故,所以離開也不像哄李麗質和李念微那樣哄著他。再說了這小家伙梳著兩個童子髻,應該是個男孩子,男兒怎麼可以隨便哭泣。李寬定然沒好語氣了,沒罵他都是好的了。

    “嗚嗚……”小孩被李寬這麼一說,立馬止住了哭泣,小聲的抽抽著,不敢看李寬。

    “走吧!我們先把你爺爺安葬了,再去找找你的家人,實在找不到的話,也給你找個地方安頓下來!”李寬說著就拉起小孩的手,往前走,王虎扛起老者的尸體跟在後面。

    回到馬車邊,李寬讓李恪走前面開路,他要先將這老者埋葬,入土為安,在這戰亂的年代也不講究什麼風水寶地了,青山何處不埋骨?等自己埋好這老者之後之後會追上去的。

    就這樣,李寬和大部隊分開了,原本的護衛留下十人護衛李寬,其余的慢慢地向前駛去。李寬叫護衛們在官道一旁的地方挖了個坑,將老者葬下。本來還想問小孩他們的姓氏,想要立上一塊碑文,可是時間不允許,所以就草草的弄了一塊大石頭但不管做標記,讓小孩長大後有能力了給自己祖父遷墳。

    做完這些,李寬拉著又哭得淅瀝嘩啦的小孩上了馬車,開始追趕已經走了半個時辰的大部隊。這也是李寬後世思想作怪,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幫助了小孩,那麼就要盡力而為,這事兒其實只要留下兩名護衛處理就行的李寬大可不必親自留下,可是李寬還是留下了。

    在馬車上,小孩倦縮在一個角落,通過對話他也明白了這些馬車主人的身份,這些都是當今聖上的兒子,全是小王爺,這些都是大人物,以前想要見上一眼恐怕都是奢求,現在居然能坐在同一輛馬車上,實在是他從未想過的事情。

    “怎麼,沒話對我說嗎?”李寬坐了一會兒,看著那怯生生的小孩,發話道。

    “謝謝楚王殿下!”小孩細聲細氣的說道,從之前眼前小哥哥和護衛的對話,他知道這位是當今聖上的次子,被封楚王,所以才會說出這一句。

    “就這一句?沒別的了?”李寬饒有興趣的問道。

    “回楚王殿下,我叫玉天香,是前方張家集的山民,和祖父相依為命,現在爺爺死了,我不知道去哪里,爺爺是天香最後的親人了。嗚……”小孩又開始哭泣起來。

    “又哭……”李寬有些無語了,這家人是不是將這小子當作女孩兒養的啊?怎麼動不動就哭啊!而且名字也那麼娘,天香,我擦,我還國色呢!真是的,這簡直就是一個小麻煩,真不該多管閑事!李寬小市民思想又開始犯了,覺得不該管,時常後悔這是最典型的表現。

    “算了,先別哭了,我們先追上我那幾個兄弟,這一路上就先跟著我好了,等將來會了長安,我去問問母後,再看看怎麼安排你!”李寬本來是想將他安置在自己的酒仙居里,隨便怎樣都不會不管,哪怕自己後悔了也一樣,可是一想到這個小家伙將來是個偽娘,他就一陣反胃,覺得丟給長孫是個不錯的主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