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八章人家是女孩子

第四十八章人家是女孩子

    ps︰感謝宥手,不怕窮兄弟再一次打賞,宅男慚愧拜領。更新實在是不敢說,愧對兄弟好意了!

    馬車速度開始提起,顛簸的厲害起來。李寬穩定重心,抓住車窗的邊緣,穩住身子。而那卷縮在角落的小孩卻沒那麼充分的準備,被顛得一下子從角落滾到車廂中間。

    李寬見狀,連忙讓趕車的王虎放慢速度,然後才上去扶他。可是他剛伸出手,扶住小孩兒的身體,卻發覺這小家伙身體一僵,似乎有點害羞了。

    這性格也太靦腆了點吧!真是的,不知道他家人是怎麼教導他的。李寬心中這麼想著,還是將他扶到車窗跟前,讓他抓住窗戶,不要再發生意外了。

    “你抓穩了!”說著李寬就放開了,而這時玉天香也松了口氣,身子不再那麼僵硬了。

    “你沒有家人了?遠房親戚都沒有?”李寬還是不死心的問,他可不想一路帶著這樣一個小孩子,要知道這一路上見到的東西可不是適合所有的小朋友觀看的,自己這幾兄弟是逼不得已,誰叫自己老爹是李二啊!

    “天香就只剩爺爺了,可是爺爺也走了!”小孩兒又要開始哭泣。

    “別哭成不?生老病死誰都無法避免!”李寬有點煩躁,這小家伙就知道哭,簡直讓人煩,長得那麼可愛卻是個愛哭鬼!

    “那你以後怎麼辦?”李寬接著問道。

    “不知道,不過爺爺告訴過天香。受人滴水之恩,定當涌泉相報。既然楚王殿下幫天香埋葬了爺爺,那麼天香以後就是楚王殿下的人了。為奴為婢,結草餃環天香都會報答楚王殿下的。”小孩兒垂淚欲滴的說道。

    “我要你做什麼,你這麼小能做啥?”李寬不以為意的說道。

    “天香會的可多了,會煮飯,會砍柴,會洗衣疊被,會刺繡女紅。”小孩兒年紀頗小。不過五六歲光景,居然會這麼多,李寬有點不敢相信。砍柴煮飯,洗衣疊被就算了,怎麼還會女紅啊!

    “你怎麼還會女紅啊?你一個男孩子學這些?”李寬一陣發毛,全身都在冒起皮疙瘩。想想要是真的讓他跟著自己。那麼將來自己身邊一個大老爺們兒拿著針線在那里繡花……,一陣惡寒。

    “人家是女孩子!”小孩兒弱弱的說道。

    “神馬?”李寬驚訝了,一個二十一世紀網絡用語冒了出來,女的?不會吧!雖然臉蛋白淨了點,眼楮那個大了點,可是小孩兒都差不多啊,再說了,你要真是個女孩子。梳啥童子髻啊?不知道這頭發也是男女有別的嗎?

    “人家真是女孩子!”玉天香見李寬的表情就知道這個小哥哥沒有相信自己,就伸出手將頭頂的兩個童子髻解開了。頓時如雲的秀發披散下來,長長的青絲居然非常的柔順。

    李寬看傻眼了,這時一看這哪里還是什麼小男孩兒啊,這眉目如畫的,小巧挺翹的鼻子,微翹的嘴唇,大大的眼楮,像是柳葉梢頭那新發嫩葉的眉毛,這簡直就是一個小美人胚子,比起李麗質也不遜色。要知道李麗質可是遺傳了李二和長孫的優秀面容基因,在李二所有公主中容貌都是最漂亮的,現在隨便順手救下的一個小孩兒都有這般姿色,難道這大唐真的是美人很多?隨便都有?

    “天香沒說謊吧!”玉天香有點小得意的看著李寬的表情,讓你覺得天香說慌騙你。小孩子被轉移了注意力,現在居然沒再為了失去親人而悲痛。

    李寬掐了自己一把,疼,是真的,頓時心情好了起來︰早就想找一個侍女了,以前那個實在是不貼心,太大了,心思也多,好幾次都發現她在偷听。現在這個天香就是老天爺送上門來的。

    李寬想著就咧嘴笑了,笑得很邪惡,嚇了正看著他的玉天香一跳。

    “那個,天香啊!既然你沒處可去了,就跟著我好啦!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李寬開始哄騙小蘿莉,就像所有的怪叔叔一樣,帶著在後世被人稱之為猥瑣的微笑。

    “既然楚王殿下不嫌棄,天香怎敢不從!”小丫頭說起話來有條有節的,一點都不想她自己說的那樣是山野人家的孩子,倒像是書香門第出生的小姐。

    但是李寬卻不管這些,不管天香之前是什麼身份,從今往後她就是楚王李寬的貼身侍女了,這一點李寬深以為然,這天下現在姓李,這就是最大的理由,最大的道理。此時李寬心里暗想︰這算不算強搶民女呢?想不到哥們兒也做了一次紈褲!

    馬車在兩人交談中,緊趕慢趕終于追上了前面的馬車,速度又慢了下來,這樣的速度,恐怕要一個月才能趕到朔方,再回來就過年了,但是李寬發現這個時候過年好像還沒興起,不是說不過年,而是正月初一沒有正月十五來得隆重,正月十五此時稱為上元,上元夜金吾不禁,這正月初一可就沒這待遇。

    當天晚上,到了一座小城,一行六輛馬車,幾十名騎士在這小城里過夜。這里也是一片廢墟,一些將士還在清理,尋找那之前未被搜尋到的尸骸。李寬將天香介紹給幾位兄弟,被一陣嘲笑聲淹沒了。

    笑得最歡的是李佑,這家伙不知道听誰說的,還是他就這樣早熟︰“哈哈……二哥你該不會是看上了天香姑娘的姿色才那麼殷勤的幫她埋葬她爺爺的吧!”

    這一句話,讓其余的人都轉頭看向李寬,眼神一陣玩味。李寬那個冤啊,他是真的沒有看出來這小家伙是個女孩子,畢竟沒長成,什麼特征都沒有,男孩兒女孩兒看起來都差不多,這又不是後世男兒是短發。

    所以李寬惱羞成怒的將李佑一陣老拳。打得他是哇哇大叫。這讓一直壓抑的氣氛變得輕松了一些,就連面色蒼白的李忠猜凍雋艘凰課 Α@羈砑甦 榫埃 沼謔媼艘豢諂R 且恢毖掛窒氯ュ 餳父魴【一錕峙祿岊覽!K運徒杌航庖幌縷眨 淙槐蛔崍說睦鈑硬徽餉慈餃 br />
    就這樣過了一個相對來說輕快的夜晚,第二天一行人又上路了。

    伴隨著骨碌碌的車輪,時間就這樣流逝,一行人在經過差不多一個月的舟車勞頓之後,終于趕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朔方城。這里靠近突厥。一直是大唐的軍事重鎮。隨時都有三萬的大唐精銳駐守,這一次朔方城失守,最主要的就是王義打開了城門。才造成這樣的結果。不然侯君集定然能將突厥擋在城外等待援軍,哪里會讓他們長驅直入啊。

    馬車入城的時候,守城的李靖親自出城迎接,這可是給了李寬這一行五個小屁孩兒天大的面子。要知道李靖的資格在大唐軍中幾乎是無人能比。秦瓊雖然戰功卓著可是他是猛將,而非統帥,他能帶著千人破萬騎,卻不能帶著五千人破十萬軍。而李靖就可以,這一點從他的軍神的稱謂就可知一二。

    “老臣李靖,見過諸位殿下!”李靖一身戎裝,鎧甲在身威風凜凜。雙手抱拳向著李寬等人行禮。

    “李將軍,切莫多禮。我們兄弟只是來看看!”李承乾作為太子當仁不讓的上前扶起李靖,並且交代自己等人的來意。雖然李靖早就接到了李二的密旨。可是這場面上的功夫還是要走的。

    “就是李將軍,我們只是來看看,這有休息的地方沒有?我們趕了一路,累死了!”李佑這家伙也出聲道,不過是要地方休息。

    “諸位殿下,請隨老臣前往城主府暫作休憩,晚膳已經開始準備,今夜為諸位殿下接風,明日將是陣亡的將士入土為安的日子!”李靖可是接到了李二的密旨,要讓這幾位皇子見識到那些為大唐戰死的將士的葬禮,雖不知皇上的用意,但是李靖卻仍舊遵從了。那些將士的尸骸一直保留著,還好是冬天,大雪紛飛,包裹在雪里尸身倒是未腐。

    “有勞李將軍了!”李恪拱手謝過,李承乾卻悄悄的瞪了他一眼,這可應該是他說的,李恪這家伙居然搶他的台詞。而李恪卻毫不退讓的瞪了回來,一時間兩人就這樣大眼對小眼的毫不相讓。

    “好了,先進城吧!在這里吹風很好玩兒嗎?”李寬出聲道,這兩人這一路上為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兒不知道這樣冷戰了多少回了,每次都這樣瞪著眼楮,不累嗎?說著李寬就向著城里走去,李靖連忙引路。

    李承乾哼了一聲,轉身兩大步超過了李寬,走在前面,李寬搖了搖頭才跟上。而玉天香這個李寬救來的小蘿莉,此時正一聲不吭的跟著李寬,此時她換下了那一身粗布麻衣,穿著一身白色的小襦裙,長長的秀發披在腦後,俏臉上一雙靈動的大眼楮正四處看著,但是卻又緊緊地跟著李寬的步伐,生怕李寬丟下她一個人。這接近一個月的相處,這個小蘿莉就只相信李寬一個人,而且還真的當自己是李寬的侍女了,早晨幫李寬打水洗漱,晚上給李寬更衣沐浴,很是熟稔,完全進入了狀態。而她現在身上穿的襦裙,就是李寬在路上的城池里從那些逃難了的大戶人家搜尋出來的,為此還耽擱了一天,但是見過身著女裝的天香之後,幾個皇子都覺得這一天沒白費。

    之後的路途,就因為多了一個小蘿莉,一直叫苦連天的李佑和李佷濟輝俳辛耍 釤┬部 技岢置刻斕募醴嗜撾瘢 淙凰懿降乃俁群捅鶉俗咂鵠疵歡啻笄穡  侵遼儼幌褚鄖澳茄芤壞懵煩嘆退@擋桓閃恕br />
    進了城主府,在李靖安排的廂房里休息,就等著晚上的接風宴以及明日的葬禮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