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二章你們看到了什麼二

第五十二章你們看到了什麼二

    ps︰感謝災難王子0351書友月票支持,感謝書友131016152945784月票支持,感謝漁夫是我的再次打賞,宅男拜謝!

    立政殿,大唐帝國最高行政中心,也是最高權力中心。此時數十只牛油巨燭將整個大殿照得亮堂如晝,李二雄踞于寶座之上,看著下面的四個小正太,都是半大小子了,李承乾,李寬,李恪三人都是武德元年出世的。現在一個個都有五六尺高了,在這個人均身高不算很高的時代,也比成年人矮不了多少,只是面上的稚色暴露了他們的年齡。

    李二面色沉著,看不出喜樂來,也不知道李承乾和李泰的答案有沒有讓他滿意。李寬不出聲,只要李二沒點名,他是不會做啥出頭鳥的,這幾年他時不時的搞出點事來,已經讓很多人注意到他了,這可不是啥好兆頭,他現在還是那無根浮萍,經不起風浪。所以只要不是被問起,他是不會出聲的,當然故意藏拙也不是他想要的,順其自然就好。而且李寬覺得李承乾和李泰這兩兄弟的答案似乎是有些人指點過的,恰到好處地點明了一些問題,但是卻又不會表現的太過突出,恐怕後邊又有長孫無忌在摻和。

    “寬兒!你呢?”李二還是點名了。

    “兒臣在,請恕兒臣斗膽,敢問一個有些大逆不道的問題,不然兒臣不敢說!”李寬出聲回答。

    “你問吧!”李二就知道這小子定然會節外生枝,每次都是如此。幫李秀寧治傷要黑石山作報酬,獻上賀禮卻又弄出了這麼一出頡利南侵的信息。這一次果然又不會順當。

    “兒臣斗膽,敢問一聲︰我李家是漢是胡?”李寬這一句話直接戳中了李二的痛腳,雖然李淵稱帝之後就對外宣稱自家祖宗是春秋時期道家巨子李耳,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李家身上流趟著近半的胡人血脈,是鮮卑的一支漢化的結果。李淵這一脈是隴西李氏和鮮卑通婚之後流傳下來的,這一點天下人共知,但是卻無人敢揭露。就連五姓七望的其余幾支也只是在《氏族志》中將皇室和隴西李氏分開來定,皇室是三等家族,隴西李氏卻位列一等。

    “我李家自然是漢人,雖有胡人血統,但是卻不佔主導。”李二臉色更加陰沉了,還是回答了李寬這個尖銳的問題,天下人知曉又如何。坐上這江山定然是漢人,要是胡人恐怕天下將不安定。

    “既然如此,那麼而臣就直說了!兒臣此行,看到了很多,百姓流離失所,突厥殘虐成性。大唐將士的威武不屈,還有一些殘酷!可是這些都不是兒臣見到的最真實的,兒臣見到最真實的,是一個圈。”李寬說道。

    “一個圈?”李二沉吟,似乎在思索這個圈到底代表什麼。

    “是的。就是一個圈!一個我漢人悲劇的圈!為何我漢家百姓每隔幾百年就要受一次異族的欺凌,每隔幾百年就要在異族的鐵蹄之下瑟瑟發抖一次?從商周時期的犬戎入侵。到秦漢時期的匈奴肆虐,之後就是南北朝時期,這無數的異族侵入這中原腹地,建立了一個個王朝,奴役漢家百姓,肆意殺害漢家兒郎。”這就是一個周而復始的圈,我漢家強大之後,異族臣服,為了表示天朝上國的大度,以前的血債就被當權者遺忘得一干二淨,可是當漢室衰弱,那些異族就亮出爪牙,狠狠地在我漢家身上啃下大塊血肉。這些異族都是養不熟的白眼狼,為何不打死?”李寬說了很多,只是在問一個疑問,華夏強大的時候為何不將那些異族全都打死消滅,為何一次次的容忍這些狼崽子?這讓他很不解,之前的那些帝王沒有一個是傻子,怎麼就沒一個想到?

    “說得很好,但是寬兒你知不知道,要消滅一個異族,需要付出多少?不是歷代君王不想,而是國力有限,實在是撐不住,漢武帝差點將匈奴滅族,可是還是差點,當時大漢已經捉襟見肘,打仗打的是黃金白銀,是戰士的性命,雖然消滅異族有天大的好處,但是更重要的是保全自己,不然異族沒打死,將自己給拖死了。”李二回答了李寬的疑問,打仗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三軍未動,糧草先行,沒有黃金白銀打底,這仗是打不起來的。

    之後,李二又問李恪,李恪的回答卻是百姓的疾苦,那些殘像讓李恪心中戰栗,他希望大唐能盡快強盛起來可以庇護這些百姓,讓他們不再受異族欺凌,不再那樣流離失所,餓死路邊。

    李二在听完幾個孩子的匯報之後,將他們打發走了,獨自坐在皇座上,望著那黑漆漆的穹頂,發呆。

    “朕何嘗不想將那些異族趕淨殺絕,可是大唐打不起這樣的仗,國庫空虛,就連老鼠都養不肥,怎麼支撐一場數十萬人的戰爭?渭水……”李二雙眼閉上,緊緊的閉上,想起被自己斬殺的那匹黑騅,還有頡利和突利那囂張的笑臉,就一陣憤怒,一陣羞辱。

    “陛下!”暗一不知何時從殿外進來了。

    “怎麼樣?是否一切順利?”李二問道。

    “一切已經準備妥當,只是那位恐怕要等幾年才有時間!”暗一回答。

    “等幾年也好,朕這大唐國庫現在也撐不起!那就暫且擱置,對了,楚王帶回來的那個女孩兒,到底是怎麼回事?查到她的來歷了嗎?”李二對于李寬帶回來的天香有些關注,所以吩咐暗一派人暗中調查。

    “陛下,這個女孩兒是……………………”暗一回答。

    暗一的答案讓李二雙眼一亮,沒想到,真是沒想到。看來還可以布置一番,將來說不定會收到奇效。只是這事兒的保密。而且還要好好地籌謀一番才行。

    “暗一,這件事情必須要保密,將知情者全都編入百騎司,直接歸你統領,有何不對就……”李二下令道。

    “遵旨!”暗一躬身退下。

    且不說這些,李寬回到自己的顯才殿,李麗質和李念微都還沒走,還在等著李寬回來。而天香也在。三個丫頭在一起喳喳的說著話,只是天香卻處處都遵守著那些規矩,只是在一旁附和,而李麗質卻說個不停。

    “你一定要照顧好二哥,他這個人就是個懶鬼,什麼事兒都拖拖拉拉的,你得勤快點。知道不?”李麗質小手叉腰很有女王範兒,對天香吩咐道。

    “奴婢知道了!”天香柔柔的回答。

    “還有,二哥一直都不喜歡換衣服,一件衣服穿幾天是常有的事兒,以後你伺候他了,可不能再出現這樣的情況。每天都要穿干淨衣服,知道不?”李麗質又吩咐道。

    “是呀!薇兒也要穿干淨衣服!”豫章也在一邊敲邊鼓。這架勢是兩個小蘿莉在教育下人呢,只是她們還太小,一點氣勢都沒有,李麗質不知道和誰學的。這叉腰的姿勢,一點都不適合她。這怎麼行。

    “行了,我的事兒我知道,天香是我的侍女,要教訓也輪不到你們兩個丫頭片子!”李寬走過來,在兩個妹妹的腦袋上輕輕敲了一下,說道。

    “二哥都不疼麗質了,為了一個侍女敲麗質,哼!”李麗質已經是八歲的大姑娘了,這會兒卻撒起嬌來,這在半年前她過了八歲生日之後就再沒做過這個舉動。

    “好了,別搖了!二哥都給你搖散架了!”李寬抽出自己的手臂,瞪了李麗質一眼,然後蹲下去安慰在一邊畫圈圈詛咒二哥的小念薇。

    “薇兒,在干嘛呢?”李寬一下子捉住了小丫頭。

    “呀!薇兒沒畫圈圈詛咒二哥!真的沒有!”小丫頭慌張的說道。

    “嗯?”李寬一下子滿頭黑線。

    “好了,你們還不回去,母後會擔心的,肯定還有什麼事兒求二哥我,是不是?”李寬對著兩個小丫頭說道。

    “嗯嗯,二哥你真聰明!”小豫章直接點腦袋承認了,這讓李麗質一陣白眼,這小丫頭真是直爽啊!

    “那麼說吧?想要二哥做什麼?”李寬對這兩妹妹是近乎有求必應,寵的沒邊了,所以一口問道。

    “二哥,能不能把小灰灰借我們一天?”李麗質有點祈求的說道,要是別的東西李麗質還能理直氣壯的開口,可是小灰灰卻不行,這家伙只給李寬面子,要不然雖說不會咬李麗質和李念微,卻會用腦袋將兩丫頭拱翻在地。

    別懷疑,小灰灰這幾個月可是瘋長,現在已經差不多接近三尺高,也就是現代的七十公分左右,這個高度在整個土狗界都是堪稱獨一無二的,這家伙現在是爪牙齊備,一般人還真降不住,就連李二剛給李寬安排的護衛統領王虎也不敢小覷這條狗。

    “借小灰灰?你們借來干什麼?”李寬可是記得從這兩個小丫頭從洛陽回來之後就一直瞄住了小灰灰,甚至兩人還打造了一套騎小灰灰專用套裝,該不會還沒死心吧?

    “二哥,你就借給我們嘛!”李麗質和李念微兩個丫頭一左一右的抱著李寬的手臂撒嬌,看來是勢在必得。

    “借給你們也不是不行,只是要騎小灰灰到時候它不給你們面子那就別怪二哥了!”李寬服了這兩丫頭了,他們還真是賊心不死,不對是鍥而不舍。

    “那,二哥你和我們一起去!”李麗質想了想說道。

    得,李寬這還把自己也搭進去了,想了想還是去一趟來得好,要是小灰灰沒輕沒重的傷了兩個妹子,那就罪過了。只是李寬沒想到這一去,就出了另一檔子事兒。(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