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六十七章堵門程府第二卷終

第六十七章堵門程府第二卷終

    大唐的蝗災挺過去了,受災百姓沒有餓死幾個,全都在贊頌著偉大的皇帝陛下,全都在感謝著賑災的世家大族。可是那最緊要關頭送來的那些糧食的人,卻無人提起,被朝廷刻意的隱瞞了。百姓不知道這些,朝堂上知曉的也寥寥無幾,雖然沿著汾河和黃河兩岸的官員給各自身後的家族通報了。但是卻因為李二的可以引導,都是將信將疑。

    立政殿,李二召集了心腹大臣正在議事,主要的議題就是如何對待科學家。李二感到威脅了,這股不受他控制的勢力沒有他之前想象的那麼弱小,或許在海外有著驚人的實力。而且還有這神出鬼沒的行動隱匿方法,這讓他不得不正視。所以一直以來沒和大臣們公開談論的李寬師門,現在被擺在了桌面上。

    “諸位愛卿,朕了解的情況就只有這麼多!不知諸位愛卿有何見解!”李二將自己知曉的和推測的一些結論講述了一遍,然後問道。

    “聖上,這科學家目前的態度還是友好的,而且從他們的行事風格來看,也不是強取豪奪之輩,能不能和他們接觸一番,不然僅憑猜測,實難推斷啊!”房玄齡擅長謀劃,但是此時卻也感覺棘手,這科學家從未听說過,而且李二調查這麼多年都沒抓住絲毫蛛絲馬跡,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整個帝國最有權力的人,居然也落得無功而反!

    “陛下,現在實在是無法確定其是敵是友。不過他們現在做出的這些事,對大唐是有利無害,那十萬石糧食可謂是救命糧。不然百姓定然會出現大量餓死,甚至引發不可估量的後果。還有那一艘船,也是一個很好的參照,對于我大唐水師戰艦的改進有著很大的借鑒作用,這些都算是這個科學家做出的貢獻。”杜如晦分析了一番科學家現如今做出的事兒。

    “如此說來,科學家對大唐還是友好的,只是不知道這份友好是真實的表現還是做出來麻痹我們的!”長孫無忌捋著胡須說道︰“一個學派。居然能在短短時間里籌措出十萬石糧食,簡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兒,我大唐整個國庫的稅收一年也多不到哪去。”

    這句話可謂是誅心之言。一個學派怎麼可能貯藏如此之多的糧食?誰敢說他們沒有別的企圖?長孫無忌一句話,就將之前得出的結論完全推翻,這些事兒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不然到時就將付出摻重的代價。這是所有政客都要學會並精通的技能。

    李二看著這幫子心腹大臣在那里分析來分析去。結果還是模凌兩可,心中不免有些煩悶,這件事兒確實讓整個大唐都束手無策?那麼說來,這個科學家到底該怎樣面對?總之李二這一刻有點拿不定主意了。

    之前他覺得這科學家無足輕重,也就幾十號人的事兒,可是現在才發覺,原來科學家的根子根本沒在大陸上,而是在那遙遠的海外。這樣兩者之間的關系就變得微妙了,要是這個神秘學派一個不高興。將來和大唐為敵,又該如何應對?以他們將一艘大船神不知鬼不覺的運到中原腹地無人得知的手段,大唐能扛得住嗎?要是這一次送來的不是糧食,是那披甲執銳的戰士,在中原腹地燃起狼煙,就將直接打大唐帝國一個措手不及。

    于是這原來覺得的癬疥之疾,現在居然有成為心腹之患的隱憂,讓李二一陣頭疼,看來真的該和那科學家的人見見面了,李二不信見了面還不能確定這科學家的目的和態度!可是現在時機還不成熟,大唐國力衰退的厲害,這個時候去攤牌,要是友好還好說,要是敵對起來,那麼就難辦了,所以先揣著明白裝好糊涂一段時日吧,等大唐國力充沛,兵強馬壯之時在將問題挑明。

    于是李二暫時壓下了這件事兒,包括科學家的功績,還有李寬在這件事情中扮演的角色。

    時間匆匆,轉眼又是一年,蝗災之後百姓再一次種下的糧食收獲了不少,讓這些飽受災難的人得以熬過貞觀二年的寒冬,以及貞觀三年那青黃不接的時節。

    時間來到了貞觀四年,這一年李寬十三歲了,已經是少年人了,十三歲的他長得和成年人差不多高了,足足有七尺五寸的身高,也就是差不多一米七二。這個身高在一個十三歲的孩子身上可謂是巨人癥了。可是李寬卻屬于正常情況,他這些年一直堅持不懈的練習心意拳,錘煉身體再加上優越的家世使得他營養充足,長這個身高也算不上什麼,至少他現在比起李二還是差了一個腦袋,也就是說李二身高接近一米九,這樣的父本基因,李寬長不高才怪。不僅是李寬,李承乾,李恪都長得不錯,比起李寬也矮不了多少。就只有李泰這家伙,長得又高又圓。體重一直沒減下來。

    這一天,李寬坐在一張太師椅上,身前是一條案,上面擺著的是一把折扇,一拂尺、一茶杯。

    在他對面是一大幫人,坐在茶桌旁邊,聚精會神的听著李寬講述。

    “話說,程咬金也是出身于世家大族,只是家道中落,在他祖父那一輩就落魄了。所以程咬金小時候沒上過私塾,大字不識一筐,而且當時世道也亂,隋朝正在崛起,四處也都在大戰。程咬金一家人也是顛沛流離,四處躲避著兵災。孰料天有不測之風雲,這一家人東躲西藏的還是沒能逃過去,程咬金的父親,在他才幾歲的時候,就再一次遭遇潰軍的逃亡過程中死去了。留下程咬金和他老母親兩人相依為命。”李寬喝了口茶水,接著清了清嗓子。看著對面听得入神的那些皇子公主,心中一陣得意。這後世听收音機听來的《說唐》這會兒被他搬上了這故事會,算是一種惡趣味吧!隋唐十八好漢,恨天無把地無環的李元霸,三板斧的程咬金,天下第一勇士宇文成都,這些都讓他一陣回憶,總算想起了絕大部分的情節。

    這也是這些年被一大幫小家伙給逼出來的,最開始只有李麗質,小豫章,小天香三個小丫頭,之後加上了李泰,然後襄城,南平,還有屁顛屁顛的能跑路了的高陽,清河,蘭陵,還有李貞,李慎這些小家伙,一個個都要听故事。讓李寬一陣頭大,他很想不講了,但是卻抵不過那一幫小家伙水汪汪的大眼楮。宮里邊確實是無聊煩悶得緊,李寬也就一次次的失去自己的立場。這倒不是說李寬性子軟,這只是對這幫自己弟弟妹妹。要是別人,李寬狠起來沒人能治,這一點長孫沖知道的很清楚,杜構杜荷也很明白,房玄齡家的那兩小子也知道。這些年李寬可是將他們折騰得夠嗆。

    “二哥,你快說啊!程咬金將軍死了爹,怎麼還那麼厲害?”小豫章最沉不住氣,搶先問道。

    “程咬金死了爹,他娘就帶著他躲進了深山,避開了當時四處潰逃的兵士。就在這深山老林里,程咬金遇到了他的師傅!也就是這個人教了他一身武藝。”李寬刷的一身將折扇打開,搖了搖,接著講道。

    “這個人,不知其姓名,也不知其來歷,只知道他善使一把斧頭,而且有一套非常厲害的斧法。名叫《天罡三十六斧》,而他傳授給程咬金的,就是這套斧法。”李寬說到這里就想笑,程咬金這老將李寬這幾年和程處默兄弟混熟之後也時常見到,使用馬槊確實是一把好手,但是斧頭,還真不是他擅長的。有一次見識了程咬金劈柴,斧頭揮的虎虎生風,可是連劈了數十斧頭,那柴還是好好的立在砧板上,只有程咬金累出了一頭汗水。

    “《天罡三十六斧》厲不厲害?”小豫章再次出聲問道。大眼楮里滿是渴望的神色,這個小丫頭越來越愛這些舞槍弄棒的事了,真不知道是誰教的,李麗質這幾年越發文靜,不復當年瘋丫頭的風範,而這豫章卻是越來越瘋。

    “那是相當厲害,程咬金的師傅只教了程咬金兩天時間,程咬金只學會了三招,就打下了赫赫威名,成為了現在的大將軍,你們說厲不厲害?”李寬回答道︰“程咬金學會了三板斧,也就是《天罡三十六斧》的前三斧,分別是第一式,劈腦袋,第二式︰掏耳朵,以及第三式︰小鬼剔牙。這三板斧是程咬金這些年征戰沙場仗以百戰百勝的殺招。平時卻不會輕易使用出來,只用一把馬槊。只有遇上了高手大將,才會使用斧頭。現在程咬金家里隨時都備著一把宣花大斧,就是他練習這斧法要用到的。”李寬信誓旦旦的說著。

    李寬說的這些話,他只是當作故事將給自己弟弟妹妹听,沒想到卻造成了一件讓他哭笑不得的事兒。

    幾天過後,一個小蘿莉站在盧國公府門前,大喊著要程知節將軍教她《天罡三十六斧》手提著一把小斧頭,堵住大門不準任何人進出。

    李寬听得這個消息,立馬想到的就是豫章,這瘋丫頭當時追問這什麼劈腦袋,掏耳朵,小鬼剔牙等招式厲不厲害,李寬就覺得要出事兒,只是沒想到她會去程府堵門。這會兒李寬只覺得頭頂上有著無數的烏鴉在飛,並且高叫著︰笨蛋,笨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