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一章程咬金上門

第一章程咬金上門

    ps︰沒想到要先建立分卷,再傳章節,結果這第一章一上傳,第三卷分卷建立不起來了,那就和第二卷合在一起好了,大家見諒則個!宅男拜上!!

    李寬站在‘咸菜店’門口,他已經呆立在這里好一會兒了。因為他得知了豫章出宮去程咬金府上堵門,就知道大事不妙。但是程咬金這個滾刀肉,逃避是沒有任何結果的,因為他可以不要臉的接二連三的上門,李寬總不能一直躲著吧!再說了他還可以通過他那幾個兒子得知李寬的下落,到時候在被他堵上恐怕也不是啥好事兒。

    于是李寬就呆在自己的主場,這樣還更有把握面對這位大唐第一滾刀肉。

    果不其然,這不上午辰時剛過得到了豫章堵門的消息,這還未到午時,李二就帶著程咬金來了李寬這里。李寬居住的這個地方已經是皇宮內院的範圍了,畢竟這里是李二賜給李寬的老媽的。所以程咬金自己是來不了這里的,必須得得到李二的準許和陪同,才能順利前來。

    還未走近,李寬就听的程咬金的抱怨︰“聖上,老臣這一次可是吃了個大虧,安倍楚王殿下坑的好慘!豫章公主說什麼都不相信,俺老程真的不會什麼《天罡三十六斧》,什麼劈腦袋,掏耳朵的老程要是會的話,就將這大好頭顱砍下來給公主當胡!”程咬金的大嗓門兒隔著老遠都听得清清楚楚。

    “知節啊!這事兒朕清楚,我們相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一起征戰天下,你有什麼招數朕還不清楚?”李二寬慰著程咬金,要是他發起瘋來。李二還真拿他沒辦法。這個渾貨是插科打諢的行家里手,什麼事兒都是無理攪三攪,更別說這次是被冤枉了,大門被人堵住,進出不得,這還是頭一次。李二夾在中間實在是不好做,畢竟豫章不過五歲多。小丫頭一直都是李二的開心果來著。事情的起因不過是李寬講的一個故事,只是這故事的主人公是程咬金,所以才鬧出這一場鬧劇。

    “陛下。老程這次來可是虛心求教的,希望楚王殿下能將他的《天罡三十六斧》傳授給老程,這樣老程就能給豫章公主一個交代了!”程咬金果然不準備罷休,這是要為難李寬了。

    說起來。程咬金和李寬之間還一直都不是很和諧。兩人第一次相見,程咬金就要李寬作詩。當時這個憨貨可是咄咄逼人,甚至可以說是無賴。要不是李寬剽竊了得,恐怕當時要出個大丑。所以李寬這家伙這一次將《說唐》的時候沒有講述別人的情節,就挑了程咬金的故事,也算是想惡心程咬金一把。只是沒想到小豫章會當真,他當時想的是這個故事傳進程咬金的耳朵里,讓他心里不痛快一把。並且還準備好事後前往盧國公府致歉的事宜了。只要讓程咬金不痛快一下就行。也算是當初那一場事情的一個報復。

    不得不說李寬心眼兒真的不大,他可不會什麼以德報怨的高尚情操。雖然不會做出什麼太過過分的報復,但是這樣無傷大雅的讓對方不舒服還是做得出來的,甚至可以時隔幾年之後都念念不忘。程咬金是第一個,還有長孫無忌,這個家伙教導著李承乾還有李泰,李承乾在李二還沒登基之前一直和李寬不對付,其中長孫無忌功不可沒,李寬都一直記在心里。

    李二兩人走到近前了,李寬連忙上前行禮︰“兒臣拜見父皇,見過程將軍!”

    程咬金抱拳回禮︰“臣程知節,見過楚王殿下!”

    “不知父皇這次前來,有什麼指導兒臣?”李寬先裝起了糊涂,雖然他早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但是這事兒程咬金提起才是最好的,他要是提起來的話,就有點傷程咬金的面子了。

    “朕此次是陪程將軍來的,他有事兒找你!”李二將自己撇得干干靜靜,將程咬金推了出來。

    “楚王殿下,此次前來,老程是想和楚王殿下探討一番《天罡三十六斧》不知楚王殿下可否不吝賜教?”程咬金笑眯眯的對李寬說道。

    “程將軍見笑了,這本是小子胡言亂語,哄弟弟妹妹開心的玩笑話,豈可當真!”李寬連忙表示歉意︰“這是寬的過錯,往程將軍大人大量,別與小子一般見識!”

    “聖上知曉,俺老程一直都是小肚雞腸來著,所以楚王殿下還是將《天罡三十六斧》交給老程來得好,至少前三斧一定要,那可是俺老程的看家本領!”程咬金還是笑盈盈的,只是這話說得李寬有點臉紅。

    背後講人閑話可不是君子所為,而且現在苦主找上門來,更是理虧。李寬本來準備認栽了,但是見到程咬金那一臉的壞笑,李寬覺得他有點小人得志了,于是心里邊那股子氣又不舒暢了︰“小子那里有什麼斧法教將軍,不過是那次見將軍柴火劈得不錯,方才想出這一出。”

    “什麼柴火?”李寬這句話讓李二一愣,他可不知道程咬金還會劈柴,說他會砍人李二相信,但是程咬金會劈柴,李二還是第一次听聞。

    程咬金听到李寬這話,頓時臉色一黑,這事兒可是程咬金的一次難以啟齒的經歷。那一次劈柴也是一時興起,因為李寬和幾個武將子弟準備在樂游原上搞什麼篝火晚會,燃起熊熊的篝火,驚動了當時在附近練兵的老程。于是一是玩心大起的老程就摻和了一把。結果就是程咬金會劈柴的名聲在這幫半大小子的圈子里傳了個遍,他的大名和李鵬程七歲上青樓一樣大名鼎鼎。

    “老程當然會劈柴,只是那只是用蠻力劈,比不得楚王殿下的斧法精深。”老程干脆直接承認,反正他也不在乎這些,大唐群臣誰人不知程咬金就是塊滾刀肉,和尉遲恭兩人半斤八兩,都不是規矩的人。

    “小子真的不會啊!”李寬本以為提起這個程咬金的痛腳讓他知難而退,哪知道這家伙光棍的承認了,這下子李寬為難了,難道真的要教程咬金什麼三十六斧?這玩意兒李寬自己都不會。他會的是心意拳,還有就是揮舞馬槊。可是心意拳李寬暫時沒打算大肆傳播。馬槊?這東西程咬金舞的比他還好,誰教誰還不一定呢!

    “行了,你們兩個,不就是一個小小的玩笑嘛!朕決定了,這個故事讓人專門整理流傳,這樣知節也算是青史留名了,而且寬兒的這個故事還是不錯的,至少知節你可沒做過什麼混世魔王!”李二一錘定音,讓兩人都不得在追究。

    就這樣程咬金總算是放過李寬了,但是李寬心里卻記住了程咬金這個睚眥必報的性格。心里下了決定︰我現在還惹不起你這老的,那麼就揍那幾個小的!讓你敢為難我!程咬金不知道因為他這一出,讓自己那幾個兒子之後的日子過的水深火熱,實在是不知道這一次是他贏了還是輸了。

    “寬兒,這幾天你就呆在宮里,多盯著點豫章,別讓她再到處跑了,女孩子就該文靜點!這樣整天舞槍弄棒的算什麼?”李二對李寬吩咐道。這件事兒他也只能交給李寬去做,豫章就听她二哥的,自己這個父皇還沒離開這個二哥來的管用。雖然李二自己就有一個不愛紅裝愛武裝的妹妹,平陽公主李秀寧。但是那是因為當時是亂世,李秀寧又和他們一家人失散了,自己一人在關中組建了娘子軍,為李唐帝國的建立做出了很多的功勞。而現在天下太平,這公主在舞槍弄棒的實在是不好。所以他不太贊成自己的女兒瘋瘋癲癲的,雖然他很享受豫章對著他撒嬌的感覺。

    不得不說李二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他不懂得和自己的子女交流,李承乾被他教育的行事一板一眼,像是機器人似的。李泰被他寵得不行,現在整個人只愛詩詞歌賦,對于四書五經很是精通,可是別的那就算了,至少他那體型從軍是絕無可能。李寬放養,李恪卻因為有個好母親,才沒有荒廢。而老五老六兩個家伙更是被他放棄了,現在紈褲姿態開始慢慢的顯露了。李佑還稍好一點,至少李寬不時的提點兩句,並且加上拳頭威脅,他還听得進去。李志筒灰謊耍 飧魴【一鋂N崍肆矯嬡叮 謁蓋綴透綹緇褂幸桓沙ん裁媲笆且桓齬員ΡΓ 殺澈筧詞欠捎к 罰 餳一鎝衲昶咚輳 創乓桓曬吠仍誄を渤侵鼙 齷雋艘蝗α恕K淙灰蛭 誦 齙氖露共凰閭 鄭  僑匆踩美畽淮恕6膊煥蠢羈碚獗擼 蛭  霸諭餉婧吹氖焙蟣煥羈 鏨狹耍 崍艘歡倬鴕恢痹對兜畝闋爬羈懟br />
    李寬也不是聖人,也不管那些閑事兒,只是被他撞見了就順手管上一管,沒見到那就算了。反正李窒衷謐齙氖露共皇鞘裁床壞昧說氖露  欽孀齙墓至死畽ㄈ皇塹諞桓霾蝗乃摹br />
    在李寬答應管教一番豫章之後,李二帶著程咬金離開了,這對君臣今天就是特意來找李寬的,程咬金要報復,李二要看熱鬧,所以目的達成就離去了。當然這一切也不是說李二和程咬金閑得無聊,而是他們這些時日一直謀劃等待的時機已到,在這最後的時刻放松一下,才會抓著不放。

    李二兩人回到立政殿,程咬金跪安離去,李二轉身進了偏殿,看著擺在桌子上的那封奏折︰草原大旱,寒冬早臨!就這區區八個字,讓李二覺得報仇的時機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