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章長孫開導

第三章長孫開導

    李二伸出手摟著長孫縴細的腰肢,雖然已經生下五個孩子了,但是長孫身材保持的非常好,還是猶如少女般婀羅多姿,而且不像少女那樣青澀,有著熟婦的豐滿圓潤,更讓李二對她愛戀不已。。。

    長孫輕輕的將臻首靠在李二的肩膀上,鼻間嗅著他身上的那股濃烈的男性氣息,俏臉上一抹紅霞嫣然而起。一旁的搖籃在她的素手的輕推慢搖之下,不急不緩的搖著,里邊小小的李治眨著大眼楮,在一次和自己的大腳趾戰斗起來。

    “陛下,二郎心意已決,你又何必煩惱?二郎的身手了得,即便是陛下手下的大將也沒幾個敢說穩勝于他吧!”長孫嬌聲問道。

    “確實。寬兒那套拳法威力非同小可,這幾年他有修習馬術,槍術,還學習射箭,現在寬兒已經顯露出一股大將之風了,馬上戰,步戰在小輩中皆是罕逢敵手。朕對他的武藝也非常有信心,但是戰場不是比武切磋,稍不注意一支流矢就能要了無敵猛將的性命。人畢竟是血肉之軀,不是鐵打的!”李二擔憂道。

    “陛下,身為皇家男兒,豈能畏懼這些?當年陛下你不也是在戰場上廝殺,死人堆里打滾麼?為何現在對這小小的二郎如此憂慮?”長孫有些疑惑,上戰場對李二來說是家常便飯一眼大個事情,豈會如此擔憂?

    “朕也不知道是擔心寬兒遇險,讓朕覺得愧對韶華。還是擔心寬兒出事之後,他身後的科學家肆無忌憚,讓這天下不安!”李二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真的擔心還是心存對科學家的猜疑。總之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這樣猶豫不決。和長孫說出來之後,李二松了一口氣。

    “陛下,你這是怎麼了?這可不像臣妾認識的陛下啊!陛下何時懼怕過?當初百騎敢向著王世充的十萬大軍沖鋒,最後大破王世充的陛下怎麼會畏懼一個小小的科學家?雖然這個學派顯得神秘兮兮的,可是真是他們顯得神秘才說明他們無法和大唐相抗衡,畢竟要是真有實力。為何一直不敢露面?”長孫側過頭,看著李二認真的說道。

    “是啊!這科學家要是真的有這和大唐抗衡的實力,為何一直躲躲閃閃。不敢正面?就算他們不願出世,可也沒必要藏的如此之深吧!而且不管什麼時候,這個學派的人都不曾路面,就像蝗災那次。寬兒帶人接應的那艘船居然也是一個人都沒有。就那樣擺在汾河之上,甚至被幾個小小的水賊幫派爭來奪去,這科學家也太過放任了吧!”李二心中急轉,頓時覺得長孫說的很有道理,這科學家真的沒多少實力,或者說他們技術很發達,但是卻沒多少人,無法和大唐對抗。才這樣躲閃著不敢和朝廷接觸。怕被朝廷硬逼著加入,或者被抓住他們的人逼問科學家的秘密。

    想通了這一點。李二心情好了很多,心情大暢的他直接在長孫的俏臉上親了一口︰“哈哈……觀音婢,你真的是朕的福星啊!朕怎麼早沒想到?”

    長孫被李二這突然的偷襲,搞的俏臉緋紅︰“陛下只是當局者迷!你們太過在乎大唐的江山社稷了!對于任何有威脅的事物都如臨大敵的對待,不惜以最壞的想法去猜測。這樣才會被一葉障目!”長孫柔聲說著。

    “好一個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我們這幫大老爺們兒還不如你看得通透!要是輔機知道了,定然會羞憤欲絕!哈哈……”李二暢快的笑聲響徹兩儀宮。這一刻他心中一直壓抑的那股悶氣通暢了,再也沒顧忌的放聲大笑。

    可是李二笑的暢快,卻惹毛了那啃大腳趾的小家伙,一個哭聲開始夾雜在李二的笑聲里,來了一個二重奏!李二的笑聲頓時被噎住了,讓長孫一陣埋怨︰“陛下,你看看,將稚奴都嚇著了!”美目翻著白眼剜了李二一眼,然後去哄那個哭泣的小家伙了。

    “母後,弟弟怎麼了?”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了兩個小腦袋,李麗質和豫章伸著腦袋從偏殿的門里露出半截,身子還在牆後,兩個腦袋從門框里伸了出來,悄悄地向這邊瞄。

    兩個小蘿莉早就到了,但是見到父皇母後再商量著什麼,就沒過來打擾,倆姐妹就在偏殿里玩著李寬送給兩人的布玩偶,李麗質的是一只雪白的毛絨兔子,長長的耳朵,毛絨絨的身子,抱在懷里軟乎乎的,讓她喜歡的不得了。就連豫章想用她的布老虎和她換,李麗質都沒同意。

    這毛絨玩具,是白疊子在大唐盛行起來之後,李寬才弄出來的,這玩意兒沒多少技術含量,彈棉花的技術傳播開來之後,就產生了這種玩具,當然李寬送給李麗質和豫章的定然不是大唐土生土長的玩具了,這個時候做出來的定然沒這麼精致。這是李寬換來的,花了一點點的能量。

    再說李麗質兩人玩著玩著就听見李二暢快的笑聲,之後就是李治的哭泣。兩人都很好奇,就伸出頭來詢問,豫章還白了李麗質一眼,要不是姐姐拉著,剛才她就去偷听了,那樣就知道小稚奴為什麼哭了,現在還要問。

    李麗質沒好氣的在豫章頭上敲了一下,在這個妹妹和李寬面前,李麗質的暴力羅莉屬性是不會觸發隱藏功能的,豫章打不過李麗質,哪怕她每天都揮舞著木棍,有時候還騎著小灰灰練習馬槊。但是李麗質自從那次央求李寬教她練習拳術之後就一直堅持不懈,這幾年已經算是小有所成。再加上孫思邈治好了她的病,雖然李麗質的氣疾和風疾都不是能根治的,卻也讓她像個正常人一樣了。所以李麗質這些年一直沒曾放松過拳術的修煉,現在李二的一干子女中,除了李承乾,李寬和李恪就再沒人是她的對手。

    打不過,豫章就只能認栽,但是她卻下定決心,一定要將程咬金的三板斧學過來,讓麗質姐姐嘗嘗劈腦袋,掏耳朵的厲害!想著這些事兒,豫章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大眼楮眯著,嘴角翹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李麗質見多了這個笑容,一看之下就知道這丫頭又在胡思亂想了,又給了她一個爆栗︰“小丫頭,別打歪主意!”李麗質低聲警告豫章道,她現在在李二和長孫面前可是乖乖女,才不會讓他們發現自己不淑女的一面呢!

    “怎麼會呢!薇兒沒想著要學會三板斧來教訓姐姐!”豫章嘟囔著,卻把自己心里話一股腦說了出來,說出口就發覺不對,連忙捂著嘴巴︰“薇兒什麼都沒說,姐姐什麼都沒听到!”

    “李念微!”李麗質怒氣值爆滿,小拳頭握著在豫章身前晃蕩,讓她小腦袋一縮,連忙跑了出去,出現在李二的長孫的視線里,她知道姐姐是不會在父皇母後身前顯露出暴力的一面的,不然會被母後罰抄寫《女則》。

    “豫章,這麼大姑娘了,還這樣風風火火的,真是的!”長孫一把拉住向著門里沖進來的豫章,嘴里教訓這,手上卻掏出手絹給她擦拭臉上的一點灰塵︰“怎麼跑過來了,姐姐呢?”

    “姐姐在後面,母後豫章來看弟弟了!”豫章回答道,說著就伸著手去推那搖籃,搖晃著搖籃嘴里還哼哼著李寬那里學來的搖籃曲︰“睡吧,睡吧,天上的星星都睡著了……”

    李麗質走進來就見到豫章在長孫面前賣乖,頓時一陣無語,她很想上去敲著她的小腦袋揭穿她的真面目,但是卻想著自己的淑女姿態,又不敢做的太過了,上次長孫罰抄寫,抄的她手臂兩天都沒知覺。李麗質可不想再一次經歷這樣的事兒,于是上前向李二和長孫行禮︰“麗質見過父皇,見過母後!”

    “麗質也來啦!來,到父皇這里來!”李二笑呵呵的看著自己這嫡長女,十二歲的李麗質出落得亭亭玉立,這一點和長孫很像,一張瓜子臉略帶點嬰兒肥,長長的像是瀑布一樣的秀發垂在身後,只束住了中間的一縷,粉紅色的絲帶和烏黑油亮的頭發交相輝映。一雙眸子像是那一剪秋水,澄澈見底。柳葉眉被精心修理過,彎出一個美麗的弧度,像那天邊的新月,又似那新發的柳葉。總之怎麼看怎麼漂亮,真不知道將來會便宜了哪一家的小子!李二現在就有點舍不得了,所以直接招呼著將李麗質拉到身前︰“來父皇看看,嗯,又漂亮了!”李二夸贊著李麗質,讓她臉紅起來。

    “薇兒呢?薇兒有沒有變漂亮?”豫章听到李二夸獎李麗質,連忙放棄了那搖籃里的李治,轉身追問著李二。

    “嗯,薇兒也變漂亮了,真好看!”李二端詳了一陣,出聲說道。他可不敢直接說,上次就是這樣,結果被這丫頭說是沒誠意,看都沒看清楚就敷衍她,好久沒理李二。

    “真的?薇兒變得跟漂亮了?薇兒就知道,薇兒一定是最漂亮的美少女!”小丫頭高興了,五歲多的小蘿莉知道什麼是漂亮?只是想要大人夸獎她罷了,這也是她沒了娘,雖然長孫帶她很好,可是這早熟的丫頭卻處處爭強好勝,表現自己,想要得到更多的關注。

    “真是臭美的小丫頭!”長孫接手了豫章丟下的搖籃,一邊推著一邊看著父女三人對話,听到一陣這不謙虛的話,一陣無語失笑,伸出另一只手捏住了豫章的小鼻子,低聲的笑罵了她一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