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章考教

第四章考教

    李寬上了奏折,請求跟隨李靖大軍一同前往塞外,征討突厥。。。他這兩天一直在等著李二的回復,要是李二不同意的話,他又準備離家出走了,反正兩年前就做過這樣的事了。

    這一天,他正在太液池邊上,支著一根釣竿,悠閑的釣著魚。天香坐在他身邊的一張小小的板凳上,雙手撐著下巴,看著李寬釣魚。大眼楮里滿是滿足的神色,這樣的事兒是她最喜愛做的了,呆在主子身邊,靜靜的看著他就好,不與要多余的言語,不需要什麼眼神的交流,只要待在他身邊。這里地處東宮和掖庭宮之間,李二想要修建的麟德殿的地基就在一邊的高地上,只是現在廢棄了,修了一般的地基坑坑窪窪的,少有人來。李寬就是看中了這里的清閑,才選在這里度過這午後的煩悶時光。兩主僕一直沒說話。李寬眯著眼楮養神,天香看著李寬紅著臉蛋,氣氛很是寧靜安逸。

    可是一個小黃門的身影打破了這寧謐的氣氛,尖銳的嗓音帶來了李二要見李寬的消息。于是李寬將手中的釣竿塞到天香的小手里,拍了拍小丫頭的臉蛋︰“乖乖的在這里等我啊!我去見見父皇!”說著也不顧小丫頭張的圓圓的小嘴,就徑直轉身離去了。

    立政殿的偏殿,朝會早已結束,李二在這里批閱著被中書省,門下省等官員篩選過的事關緊要的奏折。小黃門將李寬帶到這里之後,就進去通報了。李寬耐心的在外面等著。

    過了半響,偏殿里傳出李二聲音︰“寬兒,進來吧!平日里不是最討厭這些規矩麼。怎麼今日卻在外面等著了!”李二聲音里有著淡淡的戲虐,他知道要不是李寬這小子正需要征得他的同意,想要隨軍出征的話,恐怕這小子早就直接進來了,恐怕連小黃門阻攔都攔不住。

    “兒臣見過父皇!”李寬進門,向著坐在案幾背後的李二行禮道。

    “行了,免禮平身!來。過來!”李二招手示意李寬到他身邊去。

    “父皇!”李寬依言走近,他不知道李二現在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按理說應該是給他答復了。可是怎麼叫他到身邊干啥?

    “嗯!讓父皇看看……”李二說著伸出手按在李寬的肩膀上,李二身量很高,坐在椅子上也不矮,但是李寬這幾年漲瘋了。李二坐著還真不能伸手按到李寬的肩頭。于是李二站了起來。這幾年李二忙于國事卻是疏于練習武藝了,身材有點走形了,腰圍粗了不少,這是在長肚子了。

    “不錯!非常結實!”李二的手在李寬的肩頭用力的按下,卻發現李寬紋絲不動,而且他還感受到了李寬身上的肌肉,那松弛的肌肉在緩緩的緊繃,一股微弱的反彈力道作用在了他的手心。似乎要將她的手彈開。

    “這……”李二有點吃驚,肌肉結實。緊繃都算是強健的表現,可是這微弱的反彈力道,卻不是正常反應了,這是肌肉的自主抵御,要是李寬有意控制的話,說不定光這股力道就足以防備普通人的拳腳攻擊。這是很麼概念?也就是說,李寬站著讓普通人打,也不一定能打痛他。

    “父皇?你這是做什麼?”李寬疑惑,看樣子李二是在檢查自己是否強壯,可是這不是御醫做的事兒嗎?

    “好小子,武藝不錯,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就有這樣的武學造詣,只是不知道你上戰場之後能不能警覺地躲避流矢暗箭?這樣,待會兒朕帶你去測試一下,要是合格的話,朕就準許你前往邊塞,要是沒通過,那就別怪朕將你看守起來,相信以你現在的能耐還逃不出朕安排的那些人的眼線,之前是普通精銳士兵,這一次可是暗衛的超級高手。”李二直接對李寬說道。這也是打消李寬離家出走的念頭,李二還真怕李寬再出走一次,上次差點沒將他和長孫急死,雖然表面上不動神色,暗地里卻派出了無數的暗哨找尋這小子。

    “好!”李寬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直接答應了。他對自己現在的身手有信心,他相信自己能通過李二的考驗。而且要是連李二的考驗都通不過的話,那麼戰場上自己還真不一定能有自保之力,那混戰起來,流矢暗箭是最危險的。

    李二放下處理了一半的公務,帶著李寬出了立政殿,向著御花園而去,御花園地形復雜,因為這里無數的樹木,花草,假山,流水。總之這里地形崎嶇,在小小的地盤上形成了峰巒疊起,綠樹成蔭,花草交相輝映的美妙景色。李二將李寬的考驗地點設定在這里,無形中降低了躲避的一點難度,李寬可以利用地形躲避箭矢,但是卻也增強了敵人的隱秘性,說起來難度也差不多。

    早在李二帶著李寬來之前,一隊玄甲軍選出來的神射手,早已埋伏在這御花園里。這些人手中都帶著一張弓,還有一壺去掉箭頭換成軟木的箭矢。這是專門為了這次考較而替換的,這軟木是關中大地上的一種普通的樹木,小孩子的磨牙棒多數是這東西制作的。長牙的小孩兒就喜歡咬東西,什麼都往嘴巴里放,可是嘴里有東西給他們磨牙,那麼就不會再咬其他的東西了。有了這磨牙棒,就不怕小家伙吃到什麼不干淨的東西。

    李寬走進御花園,就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氣氛,像是什麼東西彌漫在空氣里,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李寬雖然看不到摸不著這東西,但是他卻知曉這是什麼,因為這東西只要是在戰場上廝殺久了的人都會帶著,這是煞氣。

    “寬兒,準備好了沒,準備好了朕就要下旨了!”李二問道。

    “嗯!”李寬沒說話,只是嗯了一聲,然後點了點頭。

    “那好,開始!”李二話音一落,一道風聲就響起了,從一處小角落里,呼嘯而來。

    “三石強弓?”李寬瞳孔一縮,這箭矢的力道不輕,劃破空氣的聲響听來因該是三石強弓發出來的。這可是考驗,用得著用這樣的裝備?李寬心中哀嘆一聲,雖然知道李二不會讓他身受重傷,但是哪怕是軟木被三石強弓射出,打擊到身上定然也會青紫一片。

    側身,李寬突然間一個側身,一支箭矢就貼著他的前胸射了過去,撞擊到他身邊的一塊石頭上,發出啪地一聲聲響。李寬在側身之後,就開始移動起來,腳步買的很小,但是卻很碎,非常的快。身影就在御花園里竄來竄去,絕不在一個地方多做停留。因為一停頓就給了暗處的士兵瞄準的被機會,現在李寬移動著也有箭矢從暗處突然射出,向著他的前進方向呼嘯而至。李寬不得不改變方向或者速度,用以避過這些箭支。

    “這是什麼身法?”李二眉頭皺起,李寬使用的小碎步李二從未見過,走的路線也是奇異,不是軍中流傳的‘之’字形。而是一個圓弧一樣的形狀,像是兩個大圓弧中間翻轉連接在一起一樣。這是後世士兵躲避子彈的‘s’形的跑動方式,李寬雖然沒見識過真正的這種步法,可是卻也通過一些軍事小說或者報道知曉一些。

    “加速射箭!”李二給暗處的士兵們下旨道。于是‘嗖嗖’的箭矢破空聲變得密集起來,李寬的行動一下子變得艱難不少。

    一種無形的壓力讓李寬感到一陣難以為繼,但是卻讓他在心中更加專心致志的邁動腳下的步法,熟練的‘s’形被他跑了出來,腳步也邁的大了,開始從生澀變得熟練,邁動間隱隱有一種說不出的韻味,就像是山間的流水,蜿蜒曲折,但是卻是始終都向著山下流去一樣。一支支箭矢從四處不定時不定向的射出,都向著李寬為目標,或者是在他身前,或者在他背後,但是李寬靈敏的听覺和過人的反應在這一刻發揮得淋灕盡致,在听聞風聲的那一剎那,他就做出了反應,哪怕是同時傳來好幾處風聲,可是李寬依然能準確的判定出這些箭矢的落點,從而進行躲避。這就是所謂的預判,也是真正的高手才有的直覺。

    李寬一路躲閃,一路上竄下跳,很是辛苦。而且箭矢越來越密集,越來越刁鑽,李寬漸漸的吃力起來︰“不行,不能一味躲閃了,得反擊,不然遲早會被射中的!”李寬心中下了決定,頓時改變了策略,猛地在地上一個懶驢打滾,抓住了地上的兩支箭矢,然後雙手揮動著,將射過來的箭矢打落在地。

    “揮劍擋箭?”李二一陣驚異,這可是沙場征殺的保命技能,揮舞自己手中青鋒,擋住敵人射來的箭矢,不僅僅是靠劍術超群,還要有過人的直覺,哪些地方會有箭矢射過來,會射到哪個部位,劍鋒揮動要什麼時候轉向這里。都要一番勤學苦練才能運用自如,這都不是一般人能輕易掌握的,而李寬現在居然使用出來了,而且還很順暢,這豈能不讓李二吃驚。

    可是李二吃驚的還在後面,李寬揮舞著兩支箭矢,阻擋住了無數射來的箭羽,忽然間,李寬將手中的一支箭矢爆射而出,帶著風聲的箭矢一閃即逝,沒入遠處的一團草叢里,一聲悶哼從里邊傳來。

    “射中了?”李二真的被震驚了,這小子天生就是為了戰場而生的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