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章雲麾校尉

第五章雲麾校尉

    李二震驚之余又感到欣慰,自己這個兒子如此出類拔萃,他還有什麼好不滿的?雖然在他心里有著一些顧忌,但是畢竟是血濃于水,親父子哪里有接不開的心結?

    李寬沒注意站在一邊的李二臉上那仿佛便秘了十幾年的表情,他現在完全投入了這一場爭斗之中,耳朵在微微的顫動著,撲捉著四面八方傳來的微弱聲響,箭矢劃破空氣的聲響是那樣的尖銳刺耳,那種讓人後背毛孔劇烈收縮的緊迫感讓李寬的神經一直緊繃,不敢有絲毫的懈怠。本文由 。。 首發

    “嗖嗖……”箭矢從四面八方射過來,躲藏在暗處的士兵飛快的從身上的箭壺中抽出箭矢,然後搭在弓箭上,瞄著李寬射了過去,他們是玄甲衛,有著自己的驕傲。在這場測試之前,他們曾經商議過是否要放水讓楚王殿下過關。但是卻得出了一致的結論,那就是盡全力阻擋,因為他們是大唐帝國最精銳的軍隊,豈能連一個十三歲的少年都比不過?所以決定不放水,讓楚王殿下知難而退。

    可是事實的結果卻給了他們迎頭一擊,楚王殿下這個他們以為很容易解決的目標居然出乎意料的強悍,那種神妙的步伐讓他們很難瞄準,但是卻也難不住這些身經百戰的將士,他們通過預判計算出楚王殿下的下一步的動作,提前射出箭矢。可是這也沒能難住,甚至當李寬停下來之後,讓他們射擊。居然也全被擋下來了。甚至還抽空還擊了,甩手扔出一支箭矢就射中了自己這邊的一名弟兄。這讓這些玄甲衛覺得自己的驕傲完全被踐踏了,這是這十幾年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情。所以他們一時間難以接受。決定不惜一切代價將楚王李寬打敗。

    李寬感覺到攻擊的節奏越來越快,箭矢上的力道疊加也使得他抵擋起來越來越難。可是李寬卻越來越感覺興奮,就是這種壓力,這種壓力從李二登基之後就再也沒有過了,在那之前,李寬的修來速度可以說是非常的快捷,可是這幾年沒了壓力。他修煉起心意拳來卻進境緩慢。

    此時李寬全身的肌肉都被調動起來,微微震蕩著化解四面傳來的力量,肌肉收縮震蕩間將那從手上傳來的力量化解在無形之間。這一股股的震蕩力量讓李寬全身的肌肉都受到鍛煉,這也是李寬前世今生兩世為人一直鍛煉出離開的結果︰將力量通過這種全身肌肉震蕩的方式化解。這也是內家拳練到高深處才能獲得的微觀的一種技能。

    這樣的力道就像是一柄柄的大錘,敲打著李寬這塊頑鐵,淬煉出那些身體里的雜質。雖然不像小說中描寫的洗毛伐髓一樣什麼烏黑的雜志迅速排出形成黑色的污垢。卻也渾身熱汗淋灕,通體舒泰。

    李寬感覺這樣堅持一陣的話自己就可以真的矗立在明勁的絕巔,有機會窺視那讓他一直神往的暗勁階層了。所以他也就沒有在爆發射出別的箭矢反擊這些暗處的兵士,他希望這樣的狂風暴雨般的箭矢風暴更持久一點。

    “這還是人嗎?”暗處無數的士兵在心里這樣問著自己,他們自己知道這三石強弓射出的箭矢有著怎樣的力道,這可以射穿皮甲再將人射死的箭矢,雖然沒了箭頭,可力道卻絲毫無減。哪怕他們的統領段志玄大將軍也不可能站著讓他們這樣射擊,並且揮劍格擋這麼久。這不是武藝高低的問題。而是身體強悍度的問題,身體承受的住這些力道的沖擊才能真正的站立不動格擋住這飛速而來的箭矢。

    李寬的表現是如此妖孽,這簡直就是弓箭手的克星,有這樣敏銳的反應力,還有這堪比怪獸一樣的身體素質,不當兵那就是暴殄天物,而且在軍中才是這樣的勇士大展身手的地方。在朝堂上玩弄陰謀詭計,有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就行,男兒就應該征戰沙場,所謂‘男兒事在殺斗場,膽似熊羆目如狼,殺斗天地間,慘烈驚陰廷。’只有在沙場上走上一遭才算是真正的男兒漢。這是軍中人最樸素的價值觀,那些沒見過血的人,哪怕學問再高也無法徹底得到他們的敬佩。

    李二也明了其中的難度,越是如此他越是心驚。這才六年時間,一個病秧子變身成武林高手,像這樣密集的箭雨,居然無法傷到他一絲汗毛?這簡直就是可以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節奏,這樣的猛將整個大唐也就那麼幾人而已,可是這些人現在最年輕的也是人過中年,都到了日暮西山的年紀了。下一代還沒成長起來,這些老將們都還在堅持著,程咬金現年已經四十有三,這已經是天策府眾將之中年紀比較輕的了,比他小的只有侯君集和李世績兩人而已,其余的武將像那劉弘基,屈突通,段志玄等人年紀比起程咬金還要大上幾歲。這些人身經百戰身上暗傷累累,卻還是堅持著支撐著這大唐的江山社稷,李二心中對這些大將都是懷有愧疚,可是小一輩沒成長起來,一個個還在長安城里禍禍百姓,口花花的調戲大姑娘,豈能擔當重任?

    所以見到李寬的這一身武藝,李二很是欣喜,至少大唐武將後繼有人了,不至于全國上下都無一上將的尷尬局面。所以李二也有心測試一番李寬的潛力到底有多大,沒有下旨讓那些士兵停下來。

    士兵們專心致志的射箭,都想著怎樣射中那個站立不動的目標,可是不管他們如何改變射擊的角度,或者射出連珠箭這樣的絕藝。都對那個揮舞著兩支箭矢的少年無可奈何,雖然那少年臉色經過這段時間他們的努力變得通紅,卻也沒出現不支的表現。

    當他們再次伸出手到腰間的箭壺里準備抽出箭支的時候,才發現不知不覺間,一壺箭矢被他們全都射出去了,這一隊人足足四五十號,每人箭壺里是五十支箭矢,也就是說足足兩千多支箭在這短短的不到半柱香的時間里被他們射出去了。此時他們才感到臂膀一陣酸痛,這是用力過度,雖然他們也算是膂力過人之輩,這短短時間內開三石強弓四五十次也讓他們的臂膀再也難以用力,之前因為太過專注沒有注意到,現在才反應過來。

    “嘶……”活動了一下酸軟的胳膊,士兵嘴角微微吸了一口涼氣,這樣的拉傷可能要休息好多天才能養好,那站在箭矢圈子之間的少年難道就感覺不到身體上的疲倦嗎?這些士兵從暗處走了出來,看著站在一圈箭矢中間的楚王殿下,滿臉的崇敬。

    “卑職見過皇上,見過楚王殿下!”領頭的校尉裝扮的將領領著手下的一幫子弟兄上前給李二和李寬行禮,李二微微一笑,伸手揮了揮,示意不必多禮。李寬卻是像是沒听到一般,還在木然的站著。

    此時李寬心中正有著滔天的波瀾,因為在無數的箭矢撞擊之下,他的身體全身上下都在劇烈的震蕩之中,他心意拳練至高深處控制肌肉的本事居然沒有效果了,這讓他心中大驚失色,要知道這全身肌肉失控對于內家拳習練者來說不亞于武俠小說中的內力修煉者內勁逆轉,走火入魔。所以他現在正在竭力的控制全身肌肉,務必讓這種不受控制的震蕩扭轉過來。

    李寬面色一陣變幻無定,俊秀的臉孔上汗水開始飛快的滲出,凝結成滴,順著臉頰往下淌。一滴滴地滴到地面上,他全身的肌肉,皮膜,甚至骨骼,髒腑,都在微微的顫抖,這是震蕩的外在表現。

    李寬鋼牙緊咬,雙目睜得圓圓的,劍眉倒豎斜飛向太陽穴。雙拳緊握著兩支箭矢,竭盡全力的和那股不受控制的力量對抗著,控制住現在還能控制得小部分肌肉,使它們不再震顫,然後再控制另一部分。

    就這樣一點點的爭奪著,全身上下的肌肉骨骼都像是被洗練過一遍一樣,再一次被李寬控制之後,李寬的發現這一次的爭奪讓他的肌肉和骨骼變得更加的強健有力,雙手緊握著感覺有著一股比起以前更加強悍的力道在凝聚,而且可以控制的肌肉也更加的全面了,現在李寬覺得自己的力量經過這一次之後又增長不少,或許能有八百斤的力道了,這樣的力量可謂是讓人驚嘆,要知道後世的世界拳王也不過九百多磅到一千磅的力道,這換算成唐朝時候得斤也就八百多斤。

    李寬靜靜地站立了約半柱香的時間,終于完全奪回了身體的控制權,然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呼!剛才兒臣略有所得,還望父皇恕罪!”看著在一邊等候已久的李二,李寬連忙躬身說道。

    “寬兒的這身武藝,可謂是絕世猛將之資,現在再有所得,定然更上一層樓,大唐有你這樣的後輩定當護我河山,讓那些蠻夷無法在肆虐中原!”李二沒有怪罪李寬,然而夸獎了他一通。

    “既然你通過了朕的考驗,那麼朕就允許你隨軍出征,現在李寬上前听封。”李二雙手背在背後,面色嚴肅的說道。

    “兒臣在!”李寬上前單膝跪地,這些年對于這種禮節已經習慣,而且這樣的禮節也是非常少用的,平時只是鞠躬行禮而已,這鞠躬禮被倭國人學了過去,于是一大幫子倭奴就這樣鞠個不停的躬。

    “今冊封楚王李寬,為雲麾校尉,隨征西行軍大總管李靖前往突厥邊界,三日後出發!”李二正式同意了李寬隨軍出征的請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