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六章紈褲從軍

第六章紈褲從軍

    “兒臣謝過父皇!”李寬大喜,沒想到李二不僅同意了他的請求,還給他封了個雲麾校尉,他還以為會是監軍之類的手下沒有實權的官職,畢竟他身份特殊,又沒有行軍打仗的經驗。所以監軍這樣的地位很高的閑職,就成了隨軍參戰的皇子王孫最適合的崗位。

    李寬心里最然疑惑,可是卻也有著一股子莫名的興奮,因為手下畢竟可以統領一隊人馬,那樣要做些什麼就方便多了。哪怕一個從八品的雲麾校尉手底下最多也就三百人,可是畢竟是他第一支統帥的軍隊不是?

    只是李二這樣安排真的是讓李寬上戰場麼?李二有著自己的想法與思量,這三百人不是讓李寬帶著去打仗的,而是在關鍵時刻護衛李寬給他保命的。李寬這個初上戰陣的菜鳥,帶著這麼點人能做什麼?這些人是在必要時刻用生命給自己這兒子擋刀槍箭矢的,也就是人肉盾牌。

    這個時代就是這樣拿人命不當命的時代,人命賤如草,為了一個草包一樣的大人物,可以死上成千上萬的熱血男兒,甚至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的眼里還是那樣理所當然。然後在補償上一筆連牛都買不到的撫恤金,掉下幾滴鱷魚的眼淚,念一兩段之乎者也的祭文就完了。李寬不知道他不知不覺間也成了這些特權階層的一員,所以還是興奮的想著要憑著這三百人在戰場上做出一些事兒來。

    李二也沒有提醒李寬,揮手示意那些將士可以離開了。然後才對著李寬說道︰“寬兒,還有三天就要出發去軍中了,雖然離大軍開拔還有接近兩個月的時間。可是你既然決定從軍,那麼就要及早到軍中報備,回去收拾東西吧!你那小侍女就先暫時跟著麗質,三天後就去右武衛大軍找李靖大將軍報道!”

    “兒臣遵旨!”李寬躬身回答,他知道軍中不可攜帶女眷,小天香能夠暫時去伺候李麗質是最好的結果。

    “你下去吧!”李二讓李寬退下,李寬依言躬身而退。幾部間就消失在御花園的花草之間。

    “怎麼樣?寬兒的武學根底你瞧出幾分來?”李二對著身邊的小黃門問道,這個小黃門似乎也不簡單。

    “回陛下,楚王殿下的這一身武藝似乎不是傳統的路數。像奴婢等人從小開始打熬身體,鍛煉筋骨的柔韌性,訓練力量舉石鎖,這些都是家常便飯一樣。可是楚王殿下每日就是站一會兒樁。打兩趟拳怎麼會有如此神妙的作用?奴婢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小黃門聲音沙啞。居然是暗一。只不過此時暗一不再是那一半臉被燒傷得面目全非的樣子,而是一個清秀的小黃門模樣。這是易容術麼?

    “怎麼,以你宗師級的眼光也看不出端倪?”李二有點意外,他早就知曉李寬的套拳術很是奇妙,當初李寬想要傳授給長孫和李麗質的時候,他也曾心動的想過,要將這神奇的拳法在軍中普及開來,定然會極大的提升大唐將士的戰斗力。可是長孫和李麗質拒絕了。李二也不好再提出這個過分的要求。現在見到李寬這堪稱非人的戰斗力,還有暗一都看不清其中奧妙的拳法。讓李二心中暗嘆驚訝起來。

    “陛下,要不奴婢出手試探一下楚王殿下?”暗一小心的問道,這幾年他幫李二做了不少事兒,知曉這位君王對敵人的手段堪稱殘忍至極,但是對他在意的人卻又是呵護之至。所以他才會這樣小心地問,因為他這樣的高手要是對李寬出手的話定然是一番大戰,那樣說不定就會傷到李寬。

    “不必了,朕雖然好奇寬兒能有多強悍的實力,卻也不想他受傷,至少不是這樣不必要的受到傷害!”李二拒絕道。他說出這話之後,暗一也不好再說什麼,其實暗一也很好奇李寬這拳術到底能練到什麼程度,現在李寬的表現已經不下于李二全盛時期的實力了,這幾年做皇帝之後李二武力值下降的厲害,雖然身子骨依然健朗,卻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在萬軍中征殺上一兩個時辰了。

    李寬不知道這些,他此刻正快速的趕往之前他釣魚的那里,因為小天香還在那里等著他呢,這個十來歲的小丫頭很是認死理,李寬吩咐她在那里等著,那麼只要李寬沒有親自前去告訴她可以去別的地方的話,她就會一直呆在那里,哪怕呆上一天一夜都不會離去。

    李寬趕回來,小天香果然還握著釣竿蹲坐在那里,大眼楮很是緊張的盯著水面上的浮子,看來由于上鉤了。

    李寬沒有出聲,就這樣站在她身後,看自己小侍女釣魚,果然浮子在微微下沉上浮幾次之後,猛地下沉了,這是魚兒吞鉤了。小丫頭緊緊地抓住了釣竿,猛地向上一提,居然沒提動。

    “是條大魚!呵呵……主子回來看到天香釣到了大魚一定會夸獎天香的!”小丫頭小嘴嘟嘟高興的說著這番話,讓李寬心里一陣溫暖,這個小丫頭還真是向著他啊!

    “呀……”小丫頭一聲驚呼,身子一下子像前一撲,魚太大了,力量驚人。小丫頭居然拉不住了。

    “你這丫頭,都不知道松手啊?”李寬一步上前一只手攬住了她的腰肢,然後另一只手住過釣竿,嘴里教訓道。

    小丫頭低著頭乖乖地听著李寬的教訓,讓李寬怎麼也說不出重話來。

    好在這時他感覺到手上傳來的力道,心中微微一驚︰“這魚好大的力氣,難怪小丫頭抓不住。”想著手上又加了一把勁,直接將那條足足有三尺長的大魚拉上了岸。

    主僕兩人將大魚裝進小木桶里,足足半截都露在桶外,一路上兩人說著一些閑話向著他們的家走去。

    路上,李寬告訴天香自己將要隨大軍征伐突厥,不能帶她一起,讓小侍女一陣可憐兮兮。但是軍中的規矩就是如此,對誰都一樣,除非李寬將來自己當了一方主帥,統領一路大軍,那時候自己頭頂上就只剩下坐在京城里的那位,那麼還有一絲可能將天香帶在軍中。當然現在李寬是從未想過這樣的事兒的,他自己都是越制才進入軍伍的,所以他只能不去管小侍女的可憐的表情,並且告訴她自己離開之後,讓她去找長樂公主,然後呆在藏玉齋那邊,顯才殿這段時間就不用待了,等自己從軍中回來再說。

    小丫頭一路上都沒言語,只是低著臻首跟著李寬的腳步,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回到顯才殿,李寬將手上的小木桶放下,轉過身,卻見到小丫頭雙肩顫抖著,低著腦袋。

    “怎麼了?”李寬抓住她的肩膀,看著眼前不過一米三左右的小丫頭,現在這一天只不過剛到李寬的胸腹的高度,李寬這幾年長得比吃了通威飼料的豬還快,小丫頭十歲左右有這樣的身高已經是非常不錯了。

    抬起她的小腦袋,看著那掛著兩行淚水的俏麗臉蛋,李寬一陣無奈。這丫頭似乎有點太過依賴他了呢,這還沒走呢,就哭得像個淚人兒似的,要是每次都這樣的話,將來這丫頭可就有的哭了︰“好了,哭什麼?我還沒走呢,這不是交代你嘛!”李寬不知道怎樣安慰小丫頭,總不能說將她也帶上吧,這種違背軍令的事情,哪怕他老子是李二也沒用,這個時代軍中統帥是最大的,所以要是李寬干呆著女眷進入軍營,那麼李靖就算將李寬打個半死殘廢李二也無話可說。

    “主子,奴婢舍不得你!嗚嗚……”小丫頭伸出小手抹了抹臉上的淚水,小手還是那樣縴細,這幾年按理說營養跟得上,小丫頭應該長肉才對,可是卻一點都沒長胖,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在怎麼吃都不變胖的體質?和李泰恰好相反?

    “好了,舍不得也別哭鼻子啊,真是的哭的好丑,一點都不漂亮了!”李寬雙手捧著小侍女的臉頰,大拇指拭去她眼角晶瑩的淚花,柔聲的寬慰著。對這個自己撿來的小侍女李寬是有著一種復雜的感情,有點像是對李麗質和豫章那樣的兄妹之情,可又夾雜了一點疼惜,小丫頭身世淒苦,暫時還沒有男女之情,因為李寬畢竟有著成年人的靈魂,雖然有點蘿莉控的傾向,但是卻不可能真正做出那種怪蜀黍般的禽獸的事來。

    “主子!帶上天香好不好?”小侍女雙眼閃爍著哀求的光波,小手抓著李寬的一角衣袖。

    “這個真的不行,大軍之中豈容女眷?軍令如山,不會因為任何人做出改變的!天香乖乖的侍奉長樂公主,等著主子從草原給你帶回潔白的小羊羔,還有美麗的雪蓮花!”李寬拍了拍小侍女的臉蛋說道。

    安撫好小侍女,李寬見天色尚早,就決定出宮去和自己那幫小弟告別,自己要去天水右武衛報道了,自己那幫小弟不知道能不能跟去呢?李寬想帶著他們一起從軍,因為這些年這些人他已經熟悉的很了,這幫將門子弟沿襲了他們父輩的那種靠拳頭說話的精神,沒兩個喜歡讀書的。倒是一個個對征戰沙場充滿興趣。而且這些人的父輩多數都在軍中,也算是子承父業。只是李寬想著現在將這一大群年齡適合的紈褲全都一下子帶入軍中,不知道接收這群紈褲的將官會是什麼表情?想起李靖那一張嚴肅的臉,和見到這些人之後可能出現的表情,李寬就覺得值得期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