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一章軍中打架

第十一章軍中打架

    這股慘烈的氣勢升騰而起,雖然看不見,但是卻能感受到一種冰涼,就像是被凶猛的猛獸盯住,又像是有一條毒蛇在暗中吐著信子。李寬全身毛孔都一陣收縮,雞皮疙瘩在這一瞬間就被激起。

    手握橫刀,橫在胸前。雙眼凝重的盯著眼前的男子。這個人手上的人命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且是個好手,那虎口的老繭不是擼管擼出來的,而是握刀握出來的。

    一聲不吭的,絡腮漢子就開始往前沖擊,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一騎絕陳。在他身後是騰起的煙塵,手中的陌刀在跑動中斜斜的一斬而過,像是劃破天際的流星,又像是呼嘯而過的北風。帶著風聲,衣袖在風中鼓脹起來,獵獵作響。

    李寬雙眼瞳孔一縮,腳下的步伐變換,左腳向前斜跨出一步,並且以左腳為圓心一下子旋轉身體。帶著旋轉的力道,李寬雙手似虛似實握住的橫刀也快速的迎擊了上去,如果說絡腮漢子的那一刀是呼嘯的朔風,那麼李寬這一刀就像是席卷的龍卷風,兩刀交擊發出清脆的聲響。聲音清脆,直直的刺入了所有人的耳膜,然後畫面就靜止了,時間在這一刻就像是停止了一樣,兩人或前沖或旋轉的動作在這一刻停了下來,保持著交手的姿勢。雙刀架在一起,兩人一個前沖,一個斜擋。雖然用力的方向不同,但是卻詭異的保持了一個平衡。

    李寬和這漢子雙眼對視,李寬詫異的沒在他的眼里發現敵對或殺氣。甚至李寬能看到一絲像是贊賞的目光。這是怎麼回事?這家伙真的只是不服氣自己當他的統領?李寬心思電轉間,兩人借力再次分開,然後再一次向前沖了上來。兩人手中的刀都開始揮舞起來。你朝我的肩頭削過來,那麼我就斬向你的脖子,總之兩人之間再也沒有直接的力量對抗,而是靈巧的揮舞著手里幾十斤重的刀子,比拼起對力量的細微控制和刀法來。

    李寬雖然沒有練過刀法,但是卻因為練習的心意拳就是剛猛的拳術,大開大合間就恰合著用刀的訣竅。甚至比起槍這種心意拳專屬兵刃還要來得融洽,雖然這樣會舍棄心儀五行中的鑽拳和直拳,但是橫拳。劈拳卻和刀的使用中最簡單的橫掃,直劈異常的相似。而李寬在這兩種拳術上卻比其余的更有心得。

    兩人速度很快,都是勇力過人之輩,強悍的力量帶來超強的爆發力。使得他們的速度都非常快。而且不止是速度快,還有手上的動作更快,其余的圍觀的士兵只能看到兩人你來我往,手中的刀揮舞起的刀光,而看不清兩人的具體動作了。

    “快看,那里不是劉威嗎?他怎麼躺在那里?”一個哨兵突然大聲的叫喊起來。

    這一聲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這個時候,他們原本的統領居然被偷襲了。之前那麼長的時間居然沒人發覺,而此時才想起。雖然因為大家開始集結起來迎接李寬這個楚王殿下。但是卻也沒有松懈太多啊?這樣能悄無聲息解決掉劉威的人,會是誰?

    所有士兵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那兩個還在糾纏在一起的身影,定然是那個正和楚王殿下戰斗的絡腮漢子。因為這個營地只有他們這些別有用心的人,大家之前就是同袍,相互之間雖然不能說是通家之好,但是卻也是相熟。只有這個人所有人都不認識,像是忽然間出現的一樣,而且武藝高超。

    “不好,將軍有危險!”所有的士兵都一下子反應過來了,這個人打暈了之前的統帥,然後有直接跳出來挑戰李寬,定然是別有所圖。既然我們這些人都不認識他,那麼說不定就要對楚王不利,現在這個情況下,怎麼救駕啊?這些玄甲衛心里說不出的憋屈,這一次被派來保護楚王殿下,他們信心滿滿,雖然只有三百人,但是他們卻相信自己的實力足以正面擊潰這個世界上出除了自己的同袍之外所有的千人以下的軍隊。可是這才剛見到正主的面,結果就被一個來歷不明的人將保護的目標纏住打斗起來了。這簡直就是在他們的臉上打了一巴掌,他們既擔心又慚愧,擔心李寬的安全,慚愧自己的輕敵大意與無用。

    李寬對周圍的這一陣騷亂是一點也沒注意到,在和這樣的高手對決中哪里還敢分心?他現在正處于下風,被動防御著絡腮漢子的攻擊,一次次的揮刀格擋住那從一個個意想不到的角度揮來的陌刀,一股股巨大的力道從手上傳來,讓他幾乎快要握不住手上的橫刀了。而對面的那個敵人卻像是不知疲倦的機器一般,一刀刀不停地砍殺過來,一道勝過一道,一下快過一下。

    “哼……”李寬決定不在這樣被動抵擋下去,守久必失,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只有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所以李寬不再格擋那些砍向自己的刀,而是以攻對攻,以傷換傷。他相信這個人應該不是敵人,因為之前的那一次對視,那種深層次的交流。

    雖然說和一個大老爺們兒神交實在是一件惡心的事兒,但是李寬在那一剎那真的感受到對面的人沒有敵意,甚至還有著幾分對自己的維護,還有幾分說不出的感觸。似乎他和自己之間有著什麼淵源,可是李寬此時沒時間想。

    “鐺……”李寬轉變打斗方式之後,絡腮漢子卻開始防御起來,手上的陌刀像是一根稻草一樣,被他揮舞的輕飄飄的。一次次的擋住了李寬的橫掃,豎劈。李寬見到這樣的情景,立馬再接再厲,一刀刀像是潮水一樣噴涌而出,就像是練習了千百萬次的橫拳和劈拳一樣,一拳接一拳,他能這樣持續不斷的一直砍下去,直到力竭。

    這下子輪到對面的人感到難受了,之前他一陣猛攻,奪得先機,將李寬壓在下風,試探了這位小王爺的防守能力,在李寬突然變招之後,就想看看這位守住自己幾十上百刀的小家伙攻擊的時候又是怎樣。就轉攻為守,抵擋李寬的攻勢,沒想到這一試探卻是有苦難言了,這小子就是個怪胎,這是他此時得出的結論。

    他對李寬是知根知底的,自然知曉李寬不過區區十三歲,說是弱冠之齡都是夸大,可是這樣的還只能稱為少年的小家伙,居然有著不下于天生神力的沙場猛將的力量,和一身不弱于當今諸位大將軍的武藝,這豈能不說是怪胎?而且他的體力還好得出奇,要知道打架不是打仗,打起仗來被鮮血一激,可能爆發出無盡的體力,直到這一仗打完你才會發覺全身疼痛到抽搐。打架卻會時刻感受著身體的情況,沒體力支持下去了手上的力道就會不自覺的減弱。可是絡腮漢子抵擋了許久,李寬的力量卻是越來越強,越來越凶猛。漸漸的他吃不消了,甚至生出一種自己是否已經老了的感覺,不然怎麼會抵擋不住一個十三歲孩子的攻勢?

    兩人打到這份上都知曉對方的斤兩,絡腮漢子為李寬心驚,李寬也為這個不知名軍士而震撼。在他的感覺中對面的對手足以勝任一軍大將,統帥一方大軍征戰沙場,可是現在居然只是一個小小雜兵,難道說這右武衛中真的是如此藏龍臥虎?

    相互交手不下三百回合,兩人體力都漸漸不支起來,于是兩人手上的力量也減弱,最後甚至丟下刀子,赤手空拳的打起了肉搏戰,雙方身高還是有著差距的,李寬雖然在同齡人中算是巨人了,可是畢竟也就只有十三歲,他一米七的身高在對面那狗熊一樣的身材的絡腮漢子面前顯得很是嬌小。

    可是就是這樣不相稱的體型,兩人緊握的拳頭,一大一小直直的交擊在一起,發出了‘ , ……’的聲響,骨節撞擊聲不時響起,這是打的認真了。李寬‘嬌小’的身材發出了渾厚的蠻力,再加上心意拳中的拳術加成,得以和眼前的狗熊力搏的可能。

    汗水順著兩人的面頰留下,滴在地面的沙土里,這樣糾纏在一起的纏斗讓周圍想要上前幫忙的士兵無從下手,他們害怕上前會被兩個人打死當場,他們雖是軍中精銳,可也還是‘正常人’不是眼前兩人這種能捶石頭,捶大樹的猛男。想要遠程攻擊卻又害怕誤傷到李寬,就只能這樣圍住,確保這個不知道會不會對楚王不利的賊子不會突圍逃走。

    李寬視線開始模糊起來,這是體力開始透支了,可是對面的那個身影還沒倒下去,他不甘心,這算得上他來到大唐之後打得最舒坦最認真的一架,他不想第一戰就被打倒。于是強撐著,甩甩頭上的汗水,還有一滴滴的鮮血,這是額頭被那個大漢打了一拳,破皮流血了。但是他流血了卻也在對方臉上留下了一大片淤青,要不是他身高不夠,定然會將對面的人打成熊貓,不對是打成食鐵獸,這個時代熊貓可是食鐵獸,專門吃莊戶家的鐵鍋。

    搖晃著身體,李寬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戰,將對面的那個家伙打倒,不能輸。雙臂已經酸軟,不在有力,高強度的打斗耗去了大量的力氣,但是哪怕是軟綿綿的拳頭也要砸倒那個家伙。這是李寬的怨念,自己早就說過不要護衛,可是你們還是被李二派來了,派來了也就罷了,居然還不服自己,又不是我求著你們這些人來的。李寬覺得有些委屈,這也是他不甘心失敗的原因之一吧,他想要給這些高傲的大兵一個深刻的教訓,他不是軟柿子可以隨便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