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三章交接訓話

第十三章交接訓話

    李寬和劉威上前檢查三名被打飛的士兵,還好都是身經百戰之輩,雖然猝不及防之下被打飛出去但是卻沒受多大傷害。劉威一臉愧疚的扶起三人,然後才轉過身來︰“屬下拜見校尉大人!”

    李寬擺手示意不必多禮,然後出言道︰“好了,現在先將職務交接一下吧!”

    “卑職領命!”于是兩人向著那最大的營帳而去,那里是中軍帳,也就是這個小營地最高指揮官住的營帳。在那里劉威仍舊是按照規矩查驗了李寬的身份腰牌以及統兵魚符,然後才正式交接了職務。從這一刻起李寬才真正成為這三百人營地的最高領導者,有了小弟。

    職務交接的很順利,當然要是除開劉威和童戰剛見面的那踫撞的火花的話。軍中職務交接定然是離不了五蠡司馬在場的,所以童戰被拉到了這里。可是劉威一見到童戰就立馬變了臉色,他可是清楚的記得這個人在那拐角處偷襲了自己,沒想到是新上任的五蠡司馬。果然,五蠡司馬就沒一個好東西!劉威在心里如此想到。

    于是他對這位比他還要壯的‘文官’怒目而視,雙手捏著拳頭,恨不得上去一頓老拳將他打翻在地。當時自己麻痹大意,沒想到在自己的軍營里會遇到這樣的高手偷襲,不然怎麼會被他一擊得手?這個臉面丟得可大了,在玄甲衛他也是小有名聲,卻被這無名小卒放倒了甚至連呼喊一聲都做不到,顯得太無能了,真是丟玄甲衛的人!

    童戰倒是無所謂。他覺得很平常,應為打悶棍是他的專業。當年縱橫綠林的時候。就是靠著神出鬼沒的悶棍技術和前來圍剿的朝廷大軍周旋,甚至連投靠李二了的薛萬仞前來圍剿都無功而返。所以才會引起百騎司首領暗一的注意。不然的話他現在還在不知道哪座山頭上帶著人呼嘯而下,洗劫來往客商呢!這個小小的校尉級軍官居然能察覺自己的隱藏,並且主動靠過來檢查。這不是自己找上門來挨一悶棍的麼?

    所以這交接職務就顯得氣氛詭異了,李寬老神在在,按照正常的步驟進行著。而另一邊劉威則是咬牙切齒的隨著李寬進行一步步的繁瑣步驟。他雖然恨不得現在就和這個壯漢打一場,但是卻也強忍著,因為他知曉李寬的身份,不敢在他面前胡來。而童戰則是饒有興趣的看著,什麼交接印信。什麼更換將旗,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這些東西,覺得很是好奇。當然他也沒出聲打擾,只是默默的觀察。

    作為一名剛被收編不久的投降綠林好漢,童戰在心里還是很懷念以前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是他卻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因為在見到那個讓他生出無法抗拒的念頭的陰影人一定還在暗處盯著他。從他老家一路到這里,童戰不知道是這逃走多少次,可是每一次都會被人攔下。那個穿著一襲黑袍的神秘身影,成了他心中最深處的噩夢。這也讓他絕了逃走的念頭,雖然失去了他想要的自由,但是卻得到了正式的官方身份。不再像以前那樣人人喊打,也算是有得有失。

    交接完公務,李寬覺得初來乍到有必要和手下人多交流交流。想起後世那些領導一個個發表演講激情澎湃。李寬頓時覺得自己也有必要這麼搞一下,還沒給人殉國話呢。李寬覺得有必要滿足自己的這麼一點小小的心願。

    于是將所有的將士集結在一起。李寬開始了他的人生中的第一次演講,不對是訓話。演講的話是長篇大論,訓話就要簡短的多了。

    在這小小的營地里,長方型的一個通道,三百名原本玄甲衛,現在新兵蛋子的士兵漫展的像是標槍一般。身上的鎧甲穿戴的整整齊齊,全都是大唐士兵的標準配備,鐵甲打造的不是很精致,有些粗糙,但是卻又不是同時期的歐洲人那樣直接弄兩塊鐵板,再穿上繩子往身上一綁就算是鎧甲了。這鎧甲雖然粗糙,卻也仍舊是一片片甲葉串聯起來的,防御力比起鐵板要好得多。頭頂鐵盔,手執馬槊長矛。精神飽滿,不愧是大唐帝國最精銳的部隊。

    李寬從隊列的中間士兵們特意空出來的通道里慢慢地向前走著,左右看著這兩邊的將士,這就是他的手下第一批班底。李寬雖然面上沒說,但是心底除了之前的憋屈之外,現在也多了幾分快意。在後世的那個時代,每一個男孩子心里都有這兩個不切實際的夢想︰一個是江湖夢,做一名飛檐走壁的大俠。另一個就是將軍夢了。統帥手下虎狼之士,胯下鐵蹄錚錚,踏遍萬里河山,重整中華雄風。

    良久之後,李寬感慨這走完了這不長的一截路途,登上了中央的點兵台︰“諸君皆是我大唐豪男兒,上陣殺敵定然是虎狼之士,本將初出茅廬和那些積年宿將沒得比,但是本將能做的就只有,和諸君一同作戰,絕對不拋棄一位同袍,希望諸君在戰場之上多殺幾個突厥狗,為我大唐百姓報仇雪恨!”

    “定當誓死!保家衛國,義不容辭!”劉威大聲的回答。

    李寬原本以為這校場訓話會顯得很威武,豪氣干雲,誰知道他沒那樣強悍的氣場與本事,鎮不住場子,走上這高台,見著下面那麼多士兵炯炯的望著自己,頓時不知說些什麼好了,這和他想象中完全是兩回事兒。並且他覺得自己剛才做的事兒,用後世的眼光來看顯得好傻逼。可是都已經站到這台上來了,騎虎難下,怎麼能這樣灰溜溜的就下去了,于是他開始回想後世見過的那些歷史戰爭片,那些豪氣干雲,氣吞山河的猛將是如何訓話的。

    可是他不是天才兒童,沒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尤其是這個緊張的時刻,腦子更是不怎麼好使了,一時間就停在了那里,就像是電腦突然間死機了一樣。

    幸好劉威就站在李寬身側,在身後眾人見不到的位置,輕輕的捅了李寬一下將他驚醒。

    這一捅,卻打開了李寬腦海中的一點塵封的記憶,他上前一步,看著下面的三百人︰“諸位,這一次大唐即將對突厥開戰了,雖然時間倉促,準備得不夠充分,但是草原上的情況更加惡劣,也就是說,我們要是不主動出擊的話,今年的寒冬來臨之際,突厥又將南下,鐵蹄寇邊。我們作為大唐軍人,還能忍嗎?”

    “不能!”

    “我們還能眼睜睜的看著突厥人在邊關肆虐,搶奪我們大唐百姓的糧食,殺害我大唐百姓,凌辱我大唐婦孺嗎”李寬再一次說道,這一次他聲音提高了不少。

    “不能!!”地下士兵們再一次高喊。

    “那麼,我們作為大唐軍人,該怎麼做?”李寬狂吼道,他竭盡全力,放聲大吼,聲音響徹這個營地。

    “北上草原,殺光突厥狗!”劉威大聲吼著。

    “北上草原,殺光突厥狗!”士兵們跟著大吼。

    “我們的身後,是我們的國土,是生我們,養我們的土地,是我們父母妻兒存活的土地,那突厥前來肆虐,殺害我們的親人,凌辱我們的妻女,搶奪我們賴以生存的糧食。我們這些大唐軍人,答不答應?”李寬來了一點小狀態,再一次問道。

    “不答應,不答應,不答應!!!”士兵們雙眼開始變得血紅,似乎回憶起了四年前,那突厥人南下的場景,那像是人間地獄一樣的景象再一次在他們的腦中盤旋。他們是大唐最精銳的部隊出來的人,那一場看成是大唐國恥的戰斗他們也有參與,正因如此他們才這樣感同身受,才會顯得如此的激烈。他們再也不願見到那種地獄一樣的景象,所以他們的胸中熱血在這一刻開始燃燒,他們在這一刻升起了一種要滅亡突厥的無窮信念。

    “既然如此,那麼在接下來戰場之上,望諸君與我一道,用我們的血肉之軀,將突厥人拒于國門之外!不知諸君以為如何?”李寬身著明光鎧,站在點兵台上,塞外的風吹起了他身後的斗篷,午後的陽光閃耀在他那一身盔甲之上,肩頭的獸頭吞口,頭頂的銀盔紅纓,在這一刻李寬顯得是那麼耀眼,讓人無法直視。當然這其中多少有一點陽光刺眼的因素在內。

    “敢不從命!吾等必將萬勝凱旋!”劉威高聲呼喊,帶動著底下的士兵,他就是李寬的托,幫著他烘托出氣氛來的。果然有了劉威給出的答案,底下的士兵們頓時知道該喊什麼了︰“萬勝,萬勝!”

    狹小的營地中,氣氛達到熾烈的地步,一個個士兵心情激烈,恨不得此刻就飛到草原,與那突厥人一決死戰。

    就在此時,李寬的營地之外,幾個人正在向著這邊走來,還未到到近處,就听得營地中的喧嘩之聲,幾人頓時面面相覷,沒想到這楚王殿下還有兩下子嘛!這些百戰老兵的情緒都被他帶動起來了,這接手操練的事兒看來不用他們費心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