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七章李寬的報復

第十七章李寬的報復

    就在右武衛正在熱火朝天的修建禁閉室的時候,在長安城,也在發生著一件和李寬相關的事。

    在李寬起開長安的時候,曾講一個錦囊交予長孫,讓她幫忙轉交給李二,里邊的東西雖然不是軍國大事,但也差不多了。這一次的東西是李寬的報復,他這個人心眼兒比較小,誰要是得罪了他,他會一直記著,然後等到有能力了或者時機成熟的時候,才報復回來。當然也不是說你瞪他一眼,他就殺你全家那種,而是你對他怎樣,他就對你怎樣。視情況情節嚴重與否,他會采取不同的報復方式。

    就像之前,程咬金在七年前曾經和他在李二的一場宴會上有過一些言語上的爭執,他也知曉程咬金並不是有心為難,而是他那插科打諢的性格作怪,並不是真心有意為難。所以李寬也就只是編排了程咬金一個小故事,讓他對了一次丑而已。

    而給長孫的則是他對長孫家的報復,這家伙也是壞心腸,長孫待他不薄,但是他一時間惡趣味作怪,讓長孫在他報復她哥哥的事件中充當了一次幫凶。只是不知道這一次這位一直對他寬和以待的千古賢後,在得知真相之後還會不會一如既往的對他了。只是李寬也不後悔,他除了惡趣味之外,也有著另外的思量︰希望長孫不要再對他那麼好了,不然在之後的那件事里邊,他會傷害她更深。這件事就是給她提個醒。希望長孫能從中感受到一些別樣的東西。雖然李寬知道那件事他不一定能阻止得了,但是他卻一定要做,這關系到他心中最在乎的人。至少在這個時代最在乎的人。

    說了這麼多。還沒說那錦囊里到底是什麼呢!其實這東西李寬早就弄好了,只是一直時機不夠成熟,沒有弄出來而已。那就是土法制鋼,也就是俗稱的炒鋼法。在大唐之前,鋼稱之為鑌鐵,而這鑌鐵最出名的想必大家都清楚,那就是三國演義中。武聖關羽那一把青龍偃月刀,相傳其前身是兩根四十斤的鑌鐵棍。被一名無名的老鐵匠打造成那赫赫有名的‘冷艷鋸’伴隨著關公的大名流傳後世。這東西很是難弄,大唐的鋼的產量一直低下,每年產量不過萬斤。但是李寬提供的這份炒鋼法,三人每日可制造出百斤的鋼來。這一年下來三個人也足足能產出三萬六千斤。比起現在大唐無數能工巧匠加起來還要多出三倍,這只是三個人,要是三十人,三百人呢?這讓大唐的軍事武器可以更快的更新換代,鐵器與這精鋼打造的武器相比起來,硬度差了很多,可以說兩者相擊,鐵器定當被崩出個口來或者砍得卷刃。

    有了這個方法,大唐的國力無疑將會大大提升!

    所以這東西雖不直接事關軍國大事。但是間接的分量卻也一點不差。將這錦囊交給長孫,讓她轉交,李寬相信她不會偷拆。但是卻無疑是利用了她對李寬的信任,讓她傷害了她的親兄長,那個這輩子一直都圍著她轉的男人。那個在她幼小是背著她去玩耍,生病時衣不解帶的守在榻前為她擔心,在她受委屈時替她出頭哪怕被打得偏體凌傷,也將她緊緊護在懷里不讓她受一絲傷害的男人。在她嫁人後。義無反顧的輔佐她的夫君,助他平定天下的男人。

    這樣長孫無疑會非常傷心。甚至會責怪李寬,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長孫對李寬的感情雖不像親生母子那樣深厚,卻也不淺,這樣慢慢的疏遠也比起一下子將兩人之間的輕易擊打的粉碎要容易接受。至少這一次只是讓長孫無忌頭疼許久而已,除了錢財沒有什麼別的損失。

    沒錯,這炒鋼法現世,受到損失最大的就是長孫無忌家,隨叫他這幾年漸漸的成為了大唐最大的鐵器供應商來著,在長孫家的產業里,礦山和煉礦,還有武器鎧甲打造佔據了大半江山,這也是因為長孫無忌這個國舅爺才敢伸手進入這軍備鑄造,要是別人定然會被指責私鑄軍備,有謀反之心。可是長孫無忌卻無人敢說,第一他妹子是皇後;第二他所做的一切對李二是完全透明的,每旬都會向李二匯報挖了多少礦石,鑄造了多少兵器,並且全都以一個適宜的價格賣給了李二。

    就這兩條下來,誰還敢說他有謀反之心?所以長孫無忌靠著這鐵器生意每年都有著大筆的錢糧的進賬,卻讓魏征等言官無人彈劾于他。這也是他為官的智慧,對其余人他是笑面狐狸,笑嘻嘻的背後捅刀子,可是對李二和長孫。長孫無忌卻又是掏心掏肺的,忠心耿耿,無人能及。對大唐江山,可以說除了坐在皇位上的李二以及皇後長孫之外,就數他最忠誠。只要大唐江山社稷需要,他長孫無忌甚至可以去死,帶著整個長孫家一起共赴黃泉。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就更別說那些心中另有這小算盤的人了。

    所以哪怕歷史上李二後來死了之後,他扶持了李治上位,當時他的權力可以說是權傾朝野,要是他願意,甚至可以在李治立足未穩的時候,取而代之,可是他沒有,不僅是因為李治是他的外甥,更有他和李二,和長孫,和這大唐江山社稷之間的感情。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或許會發生,或許也會改變,誰叫有一個家伙不在歷史的車輪的碾壓之下呢!

    此時李二滿面紅光,听著工部大匠閻立德的匯報,經過大半個月的實驗,終于在今日取得了成果。

    “啟奏陛下,臣等研究這張配方大半個月,終于吃透了其中關竅,今日上午開爐,終于在剛才出爐了上好的鑌鐵三十斤。照這個時間算,一日三人可以開爐煉制兩次多,這還是技術不熟練,以後時間會縮短一些能煉三爐,得到鑌鐵百斤。這簡直不敢想象!真是天佑大唐,臣為陛下賀,為大唐賀!有了此法,軍隊戰力定當倍增,掃清四方蠻夷指日可待!”閻立德身著緋袍,金帶十一。這顯示著他是四品官職,這對于一個工匠來說已經是做到頂了,閻立德出生于貴族家庭,但是卻喜愛建築,工藝,對于繪畫也有著很高的造詣,但是卻比不上自己的弟弟閻立本。他最擅長的還是建造方面,李二在幾年前想要修建的麟德殿的圖紙就是他的手筆。所以他任職于工部,負責工部大小事宜。

    “當真?”李二一下子就從寶座上站了起來,這個消息對他來說實在是一個好消息,這一年似乎已經否極泰來,自從他登基之後,頡利南下,蝗災,旱災統統來了個遍。而且朝堂上魏征為首的一幫子諫官總是在挑他的刺,而他又不得發作,這幾年來好消息居然沒有多少。貞觀三年過的是平平淡淡,既沒災害也沒豐收,鎮壓外族取得成效也是平平。到了貞觀四年都過了一半了,總算听到一點好听的了。

    “千真萬確,微臣親自守在旁邊看著的,確實是上好的鑌鐵。用來鑄造武器的話,比得上現在校尉們使用的制式武器了。”閻立德恭聲回答道。

    大唐鑌鐵產量有限,所以普通士卒使用的兵器只是鐵器而已,只有官至校尉一級,以及以上的武將官員才會有鑌鐵武器的配備,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鑌鐵是好玩意兒,可是卻只有那麼多,怎麼分也分不夠,而武器的損耗也非常的嚴重,一場仗打下來,戰場上的殘缺刀劍都數不勝數,誰敢讓普通士卒使用鑌鐵打造的武器啊!

    “好!好!!好!!!”李二連說三聲好,哈哈大笑的就走出了立政殿的大門,他要出宮去看看,這樣的好方法自己那二小子居然藏在手里這麼久。當初錦囊交到李二手里的時候,李二就知道這東西李寬已經準備了許久了,因為那紙上的墨跡早已干透不說,還有著一股子放置久了的淡淡的霉味。當然這也是因為李寬的顯才殿太過冷清的緣故,碩大的宮殿只有他和小天香兩人住著,而這錦囊當初搬家到顯才殿的時候,就直接放進庫房了,直到李寬這一次離去的時候想起來,才去翻了出來。李寬沒注意這些,卻被心細如發的李二察覺了。在李二的推斷看來,這東西至少已經藏了三年,這讓李二心里有點不舒服,三年,足夠產出數十萬斤,數百萬斤的鑌鐵,足夠將這一次出征的左武衛,右武衛的裝備更換一次了,這會少死多少將士啊!李二決定等李寬回來和他好好的算算這筆帳,讓他知曉有些東西能藏,有些東西藏不得。但是這些李二都沒表露出來,他還是非常高興的大步流星的向著宮外而去。他要走著去,拒絕了侍衛提出的備馬的請求。這樣會讓他心中的期待更加持久一些,雖然他很想立刻就見到那鑌鐵出爐的景象,但是卻也想多感受一下現在心里這份蠢蠢欲動的喜悅。

    李二高興了,可是長孫無忌卻傷心了,他接到管家的報告的時候,直接就愣在了太師椅上。(未完待續)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