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九章花開兩頭

第十九章花開兩頭

    這一天,長孫無忌在皇宮里呆了很久,和自己妹妹商議一件對于長孫家很是有利的大事,同樣也對皇室是非常有利的,可謂是雙贏。這件事長孫皇後表示沒有異議,同時也透露出李二其實也很贊同。只是這樣的事情不僅僅只是關乎皇室和長孫家,還關系著朝堂中絕大多數大陳勛貴,這些人可不一定願意見到長孫家和皇室完成這件事,這對于他們的利益還是有一定危害的。當然要是長孫無忌願意付出一些代價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于是長孫無忌除了暗中和長孫皇後達成了意向之外,還要在朝堂之上獲得李二的首肯,安撫住那些反對的勛貴世家,才能完成。這事兒急不來,得慢慢的一步步來。

    長孫無忌帶著面臉的笑容回去了,雖然之前炒鋼法讓長孫家傷筋動骨,但是只要完成這件事情,哪怕長孫家砸鍋賣鐵只剩下茅廬一間也可以東山再起。他開始盤算著要付出些什麼才能讓那些勛貴世家們滿意,不在其中使絆子,這倒是要細細思量的。這些人不僅是因為自家利益受到威脅,也有著嫉妒的因素在內。

    就在長安城雲波詭譎的時候,右武衛大營里邊,一百座別致的小土屋,坐落在營地的四周的偏避角落,這些地方都是隊伍操練是不會路過的死角,也只有這樣的地方才能保證在里邊把門一關上就幾乎听不到啥聲音。其他地方因為隊伍操練那轟隆隆的腳步聲。喊殺聲,完全達不到禁閉的效果。

    禁閉室完工了,在這用黃土夯實的小土屋里邊。只要關上門,除了因為李寬提醒才在那門的接近地面的地方開了個方孔,方便食物送進去的那個小洞有點昏暗的光亮之外,其余的地方全都是黑漆漆的。這還是在正午時分李靖等人進去體驗的結果,要是在黃昏或者清晨這些光照不足的時候,這里邊和黑夜完全沒啥兩樣。也就是說,呆在這里邊除了中午能有一點光亮。其余時候都是漆黑的夜色一樣。

    建成之後,李靖帶著柴紹。李世績,甦定方,張寶相還有李寬一起視察了這個所謂的禁閉室,李寬覺得這里比起他以前呆過的那個地窖還要黑。還要陰沉。這也是因為這空間太過狹小,之前李寬呆的那地窖可是非常寬敞的,更本沒多少壓抑的感覺。李寬見到這個情況,頓時覺得不大妙,這和他設想的不一樣,這禁閉室和地窖完全是兩回事啊!看來是失策了。

    李寬心中暗暗心驚暫且不提,李靖卻是非常滿意,這完全符合李寬告訴他的標準,接下來就是實驗這效果到底怎麼樣了。于是一聲令下,一百名參與械斗的龍驤營和玄甲衛的士兵各五十名,全都禁閉三天。

    這三天。取于人訓練照舊,只有龍驤營和新兵營,這兩營人馬訓練量加三倍,哪怕這兩支隊伍堪稱是整個大唐帝國最精銳的部隊了,卻也是每天累得跟狗似的。

    玄甲衛這些人說是新兵,是因為他們這些玄甲衛是隱瞞了軍籍之後。以個人名義參軍調入右武衛的,在這里他們就是新兵蛋子。所以沒有自己的營號,只被冠以新兵營的稱謂。這讓他們很是不爽,他們這些人當兵不下十年了,現在居然混成了新兵蛋子,實在是丟人,但是沒有軍功,更改軍營稱謂只是鏡花水月,就算是改了,也是全軍的笑柄而已。所以他們都憋著一口氣,等上了戰場之後一定要多殺幾只突厥狗,積累軍功讓自己甩掉新兵這個該死的稱號。

    所以現在訓練時,這些玄甲衛的人都拼命了,這個時候多練練,將來戰場上說不定就能保得一條小命。李寬和他們一起,也每天累得舌頭都吐出來的地步,但是卻一直撐著,沒有拖後腿。

    三天時間轉瞬即逝,這一天,到了那第一批關禁閉的家伙出來的時候了。可是結果卻是,雄赳赳氣昂昂走進去的一百條漢子,出來的時候,絕大多數是被拖出來的,少數幾個顫抖著雙腿走出來,卻明顯精神受到很大的打擊,一個個又哭又笑的,就像是瘋了一般。這個結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不就是在一個小房間里呆上三天而已嘛,怎麼像是被人爆了菊花一樣?

    難道這小屋子里真的有這麼恐怖?這讓接下來將要進去的人心里惴惴,這些人看著當初一個個比起自己不差分毫的同伴,就這樣變成了軟腳蝦,實在是對他們的心里是一種重大的壓力。這樣的情況下,第二批人懷著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大無畏精神,走進了這些小屋子。

    而第一批呢,出來之後,身體上卻沒有多大的障礙,只是後面兩天因為受不了了,吃不下東西,所以有些虛弱,除此之外,一個個還是壯實得很。只是卻精神萎靡,足足休養了兩天才能進行恢復訓練。

    就這樣一批批的鐵打的漢子進去,然後被拖出來的重復了幾次之後,整個右武衛開始流傳禁閉室里便有著妖狐,進去的人都被吸走了元陽的傳言,而且越穿越神。這讓听到這些傳言的李寬有些哭笑不得,這個時代的人就是這樣,對于不了解的就歸結于鬼神,所謂不問蒼生問鬼神大概就是這樣。

    其實李寬才是這個世界上對鬼神這東西的存在最迷茫的。他是靈魂穿越過來的,這麼說來確實是有靈魂存在,可是他的意識卻在否認這個結論,他在後世收到的教育讓他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鬼神。他更願意相信是他腦子里的那個勞什子兌換系統帶著他的意識來到這個時代的。畢竟相對于靈魂,那個系統還可以用高科技來解釋一下︰儲物空間是空間折疊技術,能量換東西是能量轉換技術,通過能量驅動吸收世界上的細小微粒分子,在合成需要的東西,雖然這種科技水平能讓李寬驚訝得蛋都掉到地上,但是卻也讓他有一根救命稻草否認這個世界上有神。

    要是真的有神佛的存在,那麼這個世界恐怕也不會是現在這樣了,那些道士,和尚恐怕也不會拿著幾個障眼法來裝神弄鬼了。所以李寬覺得他來到這個時代,更大的原因應該是那神秘的系統,或許他的意識也不是後世的那一個,而是李寬這具肉身的意識,只是來自後世的記憶比起本體的記憶大的多了,將原本的記憶沖散了,從而後世種種佔據了主導地位。或許系統帶來的只是李寬記憶的復制體,也就是無數的影像資料一樣,他原本的意識恐怕已經在那一場車禍里消散了吧!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斗毆的人差不多全都關過禁閉了,只剩下幾個人,就是這兩個營的軍官,也就是龍驤營的統領張寶相,還有新兵營的統領李寬,新兵營行軍校尉劉威,新兵營五蠡司馬童戰這四人。

    這四人都是軍官,所以放在最後,同時也是因為他們一個個身份都不一般,張寶相是大同道行軍副總管,劉威是玄甲衛振威校尉,從四品的官職,相當于六部侍郎的官職了。童戰是百騎司的人,雖說還是一個新丁,但是百騎司進軍就是從五品,官也不小。最後就是李寬,這個雲麾校尉這芝麻大的小官,卻是最大號的,當今聖上的兒子,大唐的王爺,楚王殿下。這才是李靖最頭疼的,打架很好辦,打過之後受罰就行,軍法不容情。可是這件事關乎到皇子,而且還是主犯。雖然事情的起因不是因為李寬,但是最後械斗卻是因為李寬見到童戰還有其余的幾名士兵打得熱鬧,忍不住沖了上去,造成玄甲衛一窩蜂的涌上來,規模才擴大到千人。不然的話最多也就是十幾個人打一場而已,這樣也就一頓板子了結。

    所以李靖是一定要懲罰李寬的,可是這個度的把握卻讓他拿不準了,于是急忙上表李二說明一切,希望這位聖天子能拿個主意出來。結果李靖等來的卻是李二的一紙批文︰“身在軍中,軍法從事!”

    于是現在李寬就要和張寶相,童戰,劉威三人一起關禁閉了,這一次還是三天。離出征也就五六天時間了,他們關了禁閉出來再恢復一下,就到了出征的時間了。李靖卡的很準,現在已經是月,草原上已經下了兩場大雪了,因為這兩場大雪來得非常的突然,突厥凍死的牛羊無數,恐怕草原上頡利已經開始發出召集令了。這樣的念頭,草原上無法活人了,那麼就南下中原擄掠一番,這樣大多數的突厥戰士都能度過這酷寒的隆冬,到了來年,草原又將進行新一年的放牧,到那個時候,突厥也足夠緩和過來了。

    這是突厥應對大雪災的不二法門,這幾十上百年來都是這樣做的,南方的中原,有著無數的糧食,無數的美麗的女人。而那里的男人很少有能和突厥勇士相比的,全都是些不懂的反抗的軟弱的懦夫。這樣的民族居然佔據著這藍天下最富饒的土地數千年,在突厥人看來這真是一個天大的奇跡。

    草原上,蒼涼的號角聲開始傳揚,想著無數的部落,無數的散居的突厥人傳達著可汗的命令,塞外苦寒,偉大的狼神的子孫備受大雪災的折磨,需要向中原進發,需要無數的勇士,去佔領那片美麗的土地,去搶奪那些糧食與女人,讓那軟弱的民族在偉大的狼神子孫面前瑟瑟發抖!一個個突厥人帶著長弓和箭矢,騎著自己的戰馬,向著突厥王帳集結。(未完待續)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