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四章突進草原

第二十四章突進草原

    薛萬徹和李寬正在營門外交談著,雖然兩人之前曾經對決過,但是那個時候薛萬徹是奉命行事,李寬是為求自保,兩人之間還真沒什麼深仇大很,而且那一次薛萬徹卻是栽在了李寬手里。現在這位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初唐名將上門投靠,李寬還真的沒想到。

    “薛某現在不過是一升斗小民,當初年少時恰逢隋末,烽煙四起。所以也就只有這一身武藝還過得去,對于別的營生薛某可謂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所以這幾年在這太行山上,薛某可謂是吃盡了苦頭。不願落草為寇,只能在大山里用命去搏,去拼。為了那些孤兒寡母,薛某這些年過得並不安穩!”薛萬徹沒有隱瞞自己這幾年的處境,他覺得這也是一種磨練,也是一種寶貴的經歷。

    “那現在薛將軍為何又想從軍?你將那些人安排好了?”李寬問道,薛萬徹來投他自是高興,可是要是因為他收留了薛萬徹,讓那些受薛萬徹接濟才能活命的人再一次陷入生活的窘境那就不美了。

    “安排好了,寨子里的幾個小子已經能在大山深處獨自狩獵了,薛某不願這些孩子再上戰場,所以就沒帶他們來!”薛萬徹說這話的時候,眉眼間一陣驕傲,似乎他所說的這幾個小子很是讓他自得。

    “既然如此,那麼本王就不再推脫了,薛將軍暫且在本王麾下做一小小軍司馬吧!讓你去別的大將軍那里。恐怕你待著也不自在!”李寬自是知曉薛萬徹的小心思,這個面目粗獷的漢子,居然也有著這樣的小心思。可是這也更顯出他的不凡來。粗中有細,是個能帶兵打仗的人。

    “薛某敢不從命!”薛萬徹單膝跪下,大聲唱諾道。

    虛扶起薛萬徹,李寬讓那傳訊的士兵待薛萬徹去軍營中安排營帳,還有發放一套制式盔甲,他則是向著遠處而去。待離著遠了,李寬嘴角才咧起一點笑意︰這才像主角啊。小弟前來投奔,納頭便拜!

    雖然這些東西李寬覺得很不可信。哪里有那樣的人虎軀一震,王之氣一發就能收小弟收美女?但是這也不妨礙李寬心里渴望一番,雖然他知曉接下來的這幾十年,這大唐的主角兒是李二。

    走出老遠。營地都只剩下一個小小的黑影了,李寬長長的吹了一聲口哨,尖銳的口哨聲在草原上傳出老遠,甚至驚起一只躲在積雪里的兔子。這里已經靠近突厥,草原上肆虐的風雪在這里也能感受到,至少那地上的積雪和鉛黑色的雲團籠罩下的天空是最直接的表現。

    朔風凜冽,吹動李寬身上的大氅,狐裘圍脖圍在脖子上,稍稍抵擋住那直往衣服里鑽的寒風。李寬等待著。小灰灰就在這一帶,只要听到他的口哨聲一定會來的,而狗的听力和狼一樣。隔著好幾公里遠都能听得真切。

    果不其然,隨著一聲‘嗷嗚……’的狼嚎,四處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響,那是狼群踏在積雪之上傳出的聲音,而在這一聲淒厲的狼嚎之後,一聲似獅似虎的咆哮傳來。低沉而極具穿透力。這是小灰灰獨特的吼聲,這家伙越來越不像狗了。小的時候還‘汪汪’的叫喚兩聲,長大了就變了,一直就是這種聲響,就像是草原上的雄獅,森林里的老虎差不多的聲響。當初它第一次發出這樣的聲音的時候,還嚇了李寬的小侍女天香一大跳。

    在這聲聲響傳出之後,狼群安靜了,但是還是圍著李寬,一雙雙冰冷嗜血的眸子,盯著李寬,讓李寬全身毛孔一陣收縮,這是危險的感覺。作為一名武者,特有的直覺讓他知曉現在他的處境危如累卵,只要稍有異動,恐怕這些狼就會沖上來。

    出于對小灰灰的信任,李寬是一個人來的,而且還沒有帶任何武器,此時心中稍微有點後悔,托大了,沒想到這不過是二三十頭狼組成的狼群居然讓他感覺到這種危險的感覺,看來這些草原狼的戰斗力恐怕非常驚人。

    好在李寬的那只大狗還是非常的忠心的,對著群狼就是一陣低沉的咆哮,似乎在對它們說︰我是你們老大,但是這位是你們老大的老大,放尊重點。在這一陣咆哮之後,群狼大多數都轉過頭去,望向外圍,似乎在給他們放風。之後小灰灰歡快的來到李寬身前,用它的大腦袋蹭著李寬的腿,一陣撒歡。

    “行了,你這大家伙,還以為自己是一條小狗啊!這都成狼王了,就別賣萌了!你給我听好了,我這次可是有任務交給你!”李寬揉著它的大腦袋,扯著那兩只趴在腦門上的耳朵說道。

    “嗚嗚……”小灰灰人性的抬起頭,一雙眸子里閃爍著一股子似乎是興奮的目光。這家伙不僅僅是體格長大了,就連著靈智也比別的狗高出一大截來。李寬的命令絕大部分它都听得懂,並且能做出相應的行動。

    “你帶這里的小弟,上草原上去,去召集更多的狼群,然後去把突厥人的羊都給我咬死!知道嗎?”李寬真當這條大狗是一個人了,對著它下令道。

    “嗚!”大狗抬起頭,差不多和李寬肩膀同高的大腦袋上,一雙淡黃色的眸子直視了李寬一會兒,然後轉身,一身咆哮之後,就向著草原深處的方向而去。

    見到頭領走了,剩下的狼也全都跟上,一聲聲的狼嚎遠遠而去,只剩下雪地上凌亂的足跡。

    李寬轉過身,向營地而去,這一次交代小灰灰去草原上禍害牛羊,是存心要讓突厥人過得不安生,雖然李寬知曉狼群可能會咬死一些牛羊,但是絕對不會給突厥帶來多大損失,可是當突厥人知道四周有狼群虎視眈眈的時候,還能安心的休養生息嗎?恐怕睡覺都得睜著一只眼了,這樣的話,過上十天半月這些突厥人自己就將崩潰了。

    所以李寬這一次雖然只出動了一條大狗,可是卻比起三千精銳進入草原還要來的凶悍。草原狼在這無邊無際的大草原上並不少見,當狼群數量過百之後,哪怕是百人的騎兵團也不會選擇與它們硬踫,所以李寬並不擔心小灰灰會在草原上受傷。這也算是無心插柳吧,有收獲定然可喜,沒影響也不要緊,反正也沒投入什麼東西。

    時間轉眼又過了三天,大軍會師在這邊境之上也有差不多十天了,李靖他們的討論還沒有最終確立,雖然先鋒被張寶相抓到了手里,但是卻也因為種種原因暫時沒能深入草原。薛萬徹也徹底的融入新兵營了,他的到來讓劉威一陣驚訝,他可是知曉這位和自家王爺之間的恩怨的,沒想到他居然會來投奔。但是雖然驚訝卻又歡喜,因為這位可比他強多了,有了這位當初名震一方的大將的加入,李寬的安全問題算是有了更大的保障。

    “這鬼天氣,怎麼這麼冷啊?就連尿一泡尿,掉到地上都成了冰疙瘩,簡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昨天晚上那場雪下得可真大,前面那個營的士兵,有人在睡mng里就給凍死了!快點進草原吧,早點將這些突厥人殺個干淨早點回家!”一個士兵站在新兵營的門口的崗哨上,和身邊的同袍閑扯著。

    “這些事兒,我們小兵可做不了主,的那些大將軍們做決定,他們覺得現在還不夠冷,雪不夠深,似乎還要在等再下一場雪再走!真搞不懂!”另一個士兵長嘆道,他們這些大頭兵豈能左右軍中決議,而且凍死人也不是第一次了,現在大軍中所有人都是一視同仁,全都是一樣的被褥,沒誰有優待,所以士兵們能抱怨啥?將軍們和自己一樣的,全都在受凍。

    “好了,不說了,站崗吧!校尉大人來了!”士兵的目光瞄到遠處過來的李寬,低聲道了一聲然後就閉上嘴,站得筆直。

    李寬從營地里走出,他決定了,要去向李靖討要一道軍令,自己要進草原,在這里等下雪,然後再和突厥大軍在邊境線上打上一場那不是他想要的,邊境上多數時候都是突厥人攻城,而大唐防守。這不公平,這麼多年了一直是處在守勢,守久必失,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李寬想率領一小股的隊伍進入草原,哪怕不能鬧得草原不得安生,只是拖拖突厥人的後腿也不錯。

    走進中軍帳,李靖正端坐在一張矮凳上,身前是一副地圖,上面是大唐的邊境線以及突厥的部分地形圖。見到李寬進來,示意他坐下,然後問道︰“听說你想進草原?有什麼打算?”李靖的消息還是蠻靈通的,李寬的打算也就和劉威和薛萬徹商議了一次而已,他就已經知曉了。

    “是的,現在草原上突厥人已經集結在一起,向著大唐邊境而來,此時草原內部定然是空虛一片,此時進入草原說不定有著意外的收獲!”李寬看著李靖回答道。

    “那你可知,草原上可謂是人人皆兵,那些婦孺也不是沒有反抗之力,你就帶你那三百人去?這不是去偷襲,而是去送死!”李靖捋了捋胡須說道。

    “除了我麾下的士兵,我還有幫手!”李寬回答。

    “哦!什麼幫手?”李靖有點驚訝,李寬手里也就只有那麼點人馬,哪里還有幫手?

    “草原上的狼群!”李寬也沒準備隱瞞,他帶來的那只大狗成了草原上的狼王,在這軍營里也有很多人知道,因為小灰灰在收服了狼群之後就帶著小弟來向李寬顯擺過。

    “這樣?可以,但是還要帶上兩個人!”李靖沉吟了片刻,答應了。(未完待續)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