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五章突進草原續

第二十五章突進草原續

    綿延排開的軍營,在這大唐的邊境線上擺出了十幾里地。呼嘯而過的北風,擎起那一支支旗幟,在風中翻飛。一隊隊披甲執銳的士兵在營地里巡邏著,口中呼出的熱氣在空氣里凝結成白霧。

    此時才是九月中,這塞外的氣溫已經極低了,連續下了好幾場大雪,大唐士兵對這樣的天氣極其不適應,帳篷根本就不保暖,軍隊里御寒的東西本就不多,關中雖然冬天也很冷,可是卻和這草原上沒得比。

    李寬離開了李靖的帳篷,在得到許可之後,他要回去準備了。這一次北上草原,除了要借機尋找合適的煤礦之外,還要趁此機會去草原上給突厥空虛的後方結結實實的來上一記狠的。或許會對前線大軍有所幫助,但是在走之前,李寬還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交給大軍一個御寒的方法。這也是這幾天他被凍得不行了,才想起來的。這軍中不像長安,冬天也能過得很舒服,所以李寬才想起了後世在某個綜藝類節目上見過的一幕,在極北的北極圈里,愛斯基摩人住的是冰屋,這里雖然沒有冰,但是有雪啊,在帳篷上堆上一層雪,再澆上一些水,讓雪凝結在一起也差不多。當時想起這方法的時候,李寬恨恨的在自己腦門上拍了兩巴掌,早點想起來該多好,也不用受這十來天的凍,而且還能就那些被凍死的士兵們的性命。

    這個方法是才想起來的。李靖向李寬說草原上比起這里更加寒冷,問他御寒之法時,李寬才猛地絞盡腦汁思考對策。一時間靈光一閃回憶起來的。

    李寬並不聰明,比起軍中許多將軍都有所不如,他有的只是多了後世的記憶,一些在後來世界很常見的常識性的東西,因為缺少靈光一閃,所以這個時代並沒有。就像這一次出征那幾十輛牛車拉著的木板,那是用來做雪橇的。這東西很簡單,結構甚至可以說是簡陋了。可是就是缺少那一閃而過的靈光,人們卻一直傻傻的在冬天深一腳淺一腳的踩著積雪前進。

    所以李寬回到新兵營之後,除了準備北上草原的必要物品之外,還叫來了柴令武。李鵬程等人,將自己想到的方法告訴他們,讓他們告知自己的長輩,李寬決定不摻和這事兒。他帶來的這些人現在就跟著自己父輩們打醬油,這樣混下去能做出什麼名堂來,得讓他們表現一下,然後才能調到其余的位置,鍛煉一番。不然等老將們老了,大唐的軍隊還有誰來統領?在初唐時期。李二的一干手下悍將漸漸的老去之後,就只有一個薛仁貴撐住場面了。可是這中間也有著近十年的斷層,沒有大將坐鎮軍中。豈能發揮大軍的最強戰力?

    當柴令武和李鵬程滿面恍然大悟的神色走出新兵營之後,李寬就開始集結士兵了,三百人每人兩匹戰馬,身上鎧甲在黑壓壓的天空下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三百人全都臉色肅穆的端坐在馬上,等著出征的那一刻。

    “諸位,我們要進草原去了。只要進入草原,我相信我們一定有機會做出讓人刮目相看的戰績來!諸位有沒有信心?”李寬望著這些士兵說道。

    “有!”一個個士兵扯著嗓子喊道。

    “大聲點。怎麼像是娘們兒似的?”李寬吼了一句。

    “有!!”士兵們嘶聲力竭的吼道。

    “好!我們是大唐軍人,這一次來,是為什麼?”李寬接著問道。

    “以突厥人的鮮血,來洗刷我們的恥辱!雪恥!!”劉威回答。

    “雪恥!雪恥!!雪恥!!!”士兵們跟著大吼著。

    “好!非常好!!諸位隨我一起,殺進草原,讓那突厥狗在我們大唐鐵騎的鐵蹄下瑟瑟發抖吧!”李寬手中馬鞭一揮,一勒馬韁向著營門外疾馳而起,新兵營的士兵們也跟著狂奔而出。

    在大唐大軍駐地的最外圍,李寬遇到了李靖,此時在他的身邊還有兩個人,全身上下都籠罩在一襲黑袍里,兩人這一身裝束在四周全是白雪皚皚的草原上是如此的顯眼。李寬很是詫異,帶著這樣的兩個人恐怕隔著老遠突厥人就發現他們的蹤跡了,李靖不會不知道這一點,為何沒有提醒?

    “雲麾校尉,這兩位就是即將和你一起進入草原的人,他們是什麼人你就不用問了,他們要做什麼你也不用過問,總之他們也就是順路和你走一程而已!”李靖沒有給李寬介紹,看來這兩人定然是有著特別的使命。

    “大帥,他們這身裝扮在草原上是不是太顯眼了?”李寬問道。

    ‘不必擔心,草原上空曠得緊,只要沒有到達突厥人的聚居區,哪怕走出百里地也不一定能遇到一個會喘氣的!再說了,現在已經開戰了,還在意這些作甚?你們的白披風也取下來好了,這東西看著好看,廝殺起來反而礙手礙腳的。”李靖說道。

    “我們開戰之前會解下來的,只是這樣裹住沒那麼顯眼而已。”李寬狡辯道。

    “隨你去吧!好了上路吧!先鋒部隊昨日已經突入草原了,本帥也將整頓大軍,向著草原開拔了。頡利已經開始南下,你們最好繞一個圈子,別迎頭踫上去了!”李靖提醒了一句之後,就向著營地里走去。

    李寬目送李靖離去之後,看了一直沒吭聲的兩個黑袍人,伸出手一揮︰“走!”馬韁一扯,胯下追雲激射而出,身後士兵也急速跟上。

    李寬等人先走了,兩個黑袍人卻是沒動,等所有士兵都走到前面去了,他們才策馬跟上。

    “呵呵……這個人是當今皇帝的兒子?一身烏衣不錯嘛!”一個黑袍人呵呵一笑說道。

    “確實不錯,只是人家有自己的師承,你就別想了!能教導出這樣的弟子的,豈會沒有你我這樣的人?”另一個黑袍人出聲道。

    “也是,走吧!我們這一次是悄悄來的,不能露了行藏,所以這兩樣東西還是裹上好了!”先出聲的黑袍人從馬鞍上扯出一個白色的斗篷,將它籠罩在黑袍上。

    另一個黑袍人也照做了,然後兩人急速跟上李寬的部隊,現在該和草原深處而去。

    草原,四周全是白茫茫的一片,白雪皚皚,這個冬天來得特別早,春夏的干旱使得草原上突厥人追逐水草而分散的很開,這冬天剛到就飄起大雪,使得草原上突厥人的大部落很少,多數都是小小的聚落,幾十戶牧民多則百余戶,這些就是李寬此行的目標。早在幾天前,小灰灰已經帶著它的小弟深入草原了,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取得成果!李寬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自己的大狗,所以只能按照他自己的心意,繞了一個大圈子,免得正面遇上突厥人。

    “將黑紗拿出來,蒙住眼楮!這四周都是白雪,容易造成雪盲,注意點!”進入草原沒多久,薛萬徹就出聲道,他帶兵打仗也不是一年兩年了,碎語這種雪地作戰也曾有過經驗,所以事先讓人準備了黑紗。

    一個個士兵將眼楮遮住之後,果然覺得周圍的雪地不再刺眼了。于是加快了速度,馬蹄踩著積雪發出的沙沙聲更加急促了。

    進入草原,辨別方向也是一件難事兒,只能辨別前後,因為他們走過之後留下的足跡給他們指引那里是他們來的方向。但是東南西北就不是那麼好分辨了,幸好這個時候還有一種名叫司南的玩意兒,這東西可以拆卸,隨軍帶著也不會有太大影響,當然這也有李寬帶著的這個司南體型不大的因素在內。

    一路疾行,路上果然是幾十里地都不一定見到一個人,草原上人煙稀少,突厥人滿打滿算不過幾十萬,但是卻因為他們惡劣的生存環境讓他們凶悍無比,全民皆兵。所以突厥人雖少,但是卻有著不比此時的大唐少的可戰之兵。李寬他們雖然繞圈子了,但是顯然繞的還不夠大。深入草原三天後,他們遇上了一支突厥軍隊,人數不多只有不到五百人,看來是一個部落的突厥軍隊,他們是頡利派出的先遣軍,和大唐的先鋒是一個性質。

    兩軍正正面對面的撞到一起了,這一下不打也得打了,反正不可能當作沒看見,而且一定要想盡辦法將這些人全部留下來,不能有一個活口,不然突厥人恐怕會派出大部隊前來圍剿他們。但是要正面擊潰五百突厥人容易,要全殲似乎有點不現實了。這成了李寬今日草原之後面臨的第一個坎。

    對面的突厥人顯然也發現了李寬等人,一個個哇哇地喊著突厥語,向著這邊靠了過來,手中的彎刀揮舞著,似乎在警告他們。

    “弓箭準備,進入射程就給我射!”李寬對身後的士兵說道。

    “諾!”所有士兵將馬槊掛在馬鞍旁,然後取下背在背後的長弓,搭上箭矢。

    對面的突厥人一見這架勢,定然不能善了了,于是也將弓箭拉成滿月,對著這邊,一時間劍拔弩張,氣氛凝重起來。北風從兩邊人馬身邊呼嘯而過,卷起地上的雪沫,紛紛揚揚的,彌漫了這一片地方。

    “射!”李寬手一揮,狠狠地喊出這個字眼。

    “嗖嗖嗖……”箭矢像是蝗蟲過境一樣,呼嘯著離弦而去。(未完待續)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