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七章全殲

第二十七章全殲

    李寬率領著麾下士兵沖出了突厥人稀疏的包圍圈,此時他麾下的玄甲衛也已經戰死了接近五十人。這讓他很是心疼與悔恨。這些人都是因為他才會到這戰場上來的,可以說是為了他李寬而死去的。這讓他心中不禁自責不已,同時也更加的憎恨突厥人了,這也是很多人都會做的事兒,遷怒于人讓自己心里輕松一點。李寬無疑也就是一個普通人,不是什麼聖人,所以心里邊有著熊熊的怒火欲將整個草原燒成灰燼。

    見到大唐士兵突圍,突厥人頓時急了,哇哇大叫著,剩余的突厥人集結在一起,還有接近三百來號人,策馬向著李寬他們追了過來,雖然他們這些人定然不是這一只大唐軍隊的對手,但是已經有人去報信了,大部隊定然會碾壓過來,自己這些人就只要纏住他們就行了。于是一個個都調轉馬頭,踩著積雪尾隨著李寬他們一路狂奔。

    “奶奶的,這幫子突厥人居然跟上來了,校尉大人要不要調轉回去宰了他們?”童戰粗聲問道。

    “就是這幫子狗娘養的,還賴上咱們了?干脆殺回去把他們宰了算了!”劉威也憋著一股子火氣,雖然敵我損失在五比一左右,但是那戰死的是他朝夕相處了好幾年的袍澤,一想起他們當初一起訓練,一起揮灑汗水,一起悄悄的去喝花酒,一起說著自己家里有著嬌妻幼子,他的心就一陣陣的絞痛。而且殺死他們的凶手此刻居然還追著自己的屁股跑。這讓他如何不憋屈?

    “殺回去?”李寬心動了。

    “不可,校尉大人,這幫突厥人追的並不緊。看來只是在打著纏住我們的想法,我們折身回去他們定然會四散躲避,殺不了幾個人,他們定然有人去報信了,大批的突厥人就要來了!”薛萬徹卻提出了反對,他是久經沙場的宿將,一眼就看穿了突厥人的那點小心思。而且雙方的戰馬都差不多,現在隔著老遠,大唐士兵甩不開突厥人突厥人也追不上。這才是最讓薛萬徹焦急的。要是這樣被纏住,那麼等突厥人的大股部隊到來,自己這兩百多人還不夠那些家伙的唾沫淹的。

    “那怎麼辦?”李寬此時顯示出了他的經驗不足的缺點,畢竟是第一次統兵作戰。而且又不是生而知之的神童。一時半刻他怎能想出辦法來?所以只好向這里經驗最豐富的薛萬徹求助了。

    “校尉大人,這草原是突厥人的主場,我們跑不過他們的,不如向著大唐那邊跑,只要跑出這平坦得望不到邊的草原,我們就能將著身後的突厥人分而殲之!”薛萬徹也沒什麼好辦法,誰叫手里邊的人實在是少得可憐呢!

    “不行,我們才進草原兩三日的時間。難道就要這樣被突厥人趕出草原嗎?”李寬嘴上這麼說著,心里卻暗中嘀咕著︰“這樣的恥辱我李寬就算是死也不能忍。要是這樣灰溜溜的離開草原,那我還談什麼掃滅周邊一切異族?看來只能做最後一搏了!希望能行!”

    李寬打定主意,就開始行動起來,將手放在嘴邊,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尖銳的口哨聲哪怕在轟隆隆的馬蹄聲中也遠遠的傳出去了,回蕩在周遭的草原上,隨著那呼嘯的北風消散了。

    “嗷嗚……”沒過多一會兒,遠遠的一聲狼嚎傳來,李寬一听這狼嚎聲,雙眼閃過一道興奮的光芒,看來運氣還是很好的。那個大家伙沒有帶著小弟深入太遠,還在自己周圍!

    李寬的口哨是召喚小灰灰了,他心里只是僥幸的試試,哪里知道這條大狗一直都在李寬身邊不到十里的範圍內,它那單純的心思里,李寬是最重要的不管去到那里都不會離開李寬太遠。

    “嗷……”低沉的像是洪荒猛獸的嘶吼,又像是草原上不可一世的獅王的示威,一股極具穿透力的低沉吼聲從風中傳來,讓周圍除了追雲之外所有的戰馬全都一下子雙腿打了個戰栗,差點將馬背上的騎士摔下來,幸好大唐戰馬都配備了馬鐙,才沒人墜馬。而身後的突厥人卻是天生長在馬背上的民族,他們的雙腿都是羅圈腿,緊緊的夾住馬腹,所以也沒有墜下馬來,只是戰馬的表現讓他們知曉四周一定有猛獸出現了,而且還是非常危險的猛獸。

    為首的突厥人開始哇哇的叫著,他似乎在給士兵們打氣,似乎在說草原上有什麼樣的猛獸能威脅到三百余名突厥勇士?哪怕是上百匹狼的大型狼群也不敢招惹成群結隊的軍隊,所以沒必要害怕,纏住大唐這支軍隊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突厥人本來有些慌亂的陣營再次變得沉穩去來,又向李寬他們逼近了。

    “嗷嗚……”一聲聲狼嚎由遠及近,沙沙的聲響從風中傳進了李寬的耳朵,聲音不少,李寬的耳力驚人卻也分不出來到底有多少道這樣相似的聲音。只是覺得很多,至少有一兩百個相似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里,這聲音他听過,那是狼爪踩在積雪上的聲響。其中有一道顯得格外的沉重,應該是他的那只大狗了,這個大家伙的體重比起一般的狼重上三倍,所以聲音顯得沉悶許多,這也是李寬和這條大狗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才听的出來。

    李寬的心放下了,有著這麼多的狼看來這幫突厥人是命中該絕。李寬原本以為最多幾十匹狼,讓這些狼威懾住突厥人的馬匹,給自己等人創造機會突圍,沒想到居然狼群破百,那麼吃掉著一股突厥殘兵也不是沒可能了。

    “轉身,我們將這幫子雜碎砍了再走!”李寬突然出聲道。這道命令讓薛萬徹詫異不已,他不知道李寬怎麼會突然間下達這樣的命令,難道和他剛才吹的那聲口哨有關?還有那無數的狼嚎是怎麼回事?狼不是晝伏夜出的嗎?

    薛萬徹還搞不清楚,草原上狼是晝夜都能活動的,不像是山林里的土狼那樣,夜晚才會出來獵食。草原狼在白天也會出現,只要是需要進食了,它們就會狩獵。但是雖然不清楚李寬到底有何倚仗,他還是接受了這個看似荒繆的命令︰“轉身,將這幫子突厥人砍了喂狼!”薛萬徹斷喝道。

    “諾!”懸架為士兵們早就怒火中燒了,這麼多年來他們何時被人這樣追著狂奔過?又不是打不過身後的這些牛皮糖,而是不敢打,怕被纏住之後引來更多的敵人。但是現在校尉大人決定反擊了,那麼怎麼還忍受得住?一個個興奮的拉著馬韁繩,調轉馬頭,就想沖殺向身後追來的突厥人。

    “再等一會兒,我叫你們沖鋒的時候,不管眼前是什麼樣的情況,你們都給我沖上去,明白了嗎?”李寬鄭重其事的呼喊道。

    “屬下領命!”士兵們大聲回答。

    “好,再等等!”李寬也掉轉過追雲的馬頭,正面那些追來的突厥人。

    “#¥#¥¥”突厥人中間一個身穿皮甲,頭頂上頂著一根鮮艷的野雞毛的突厥人策馬走了上前,哇哇嚕嚕的說了一大堆突厥話,李寬等人听的雲里霧里,但是想來也不是啥好話,多半是勸降之類的。

    “奶奶給個球的,你們會有說人話的嗎?”童戰這個響馬出身的五蠡司馬第一個忍不住了,跳出來罵了回去。

    “行了,隨他們叫喚!我們等著看好戲就是了!”李寬自信的說道,他們現在這兩支隊伍是正對面的對峙著,雙方誰都沒有妄動,都在忌憚著。

    “小灰灰,上,將那幫人咬死!”李寬忽然一聲大喝,像是一震驚雷突然炸響在這空曠的草原上。李寬這一聲是利用了內家心意拳中的一種特別的方法,深吸一口氣,然後氣沉丹田,震動從丹田開始一路向上,最後傳到喉頭的聲帶,發出比起平時大聲疾呼要大出數倍的聲音來,雖然對嗓子的傷害比較大,但是現在正是使用的時機。

    對面的突厥人被李寬這忽然間的大聲叫嚷弄的迷糊了一下,就在這一瞬間,一聲似獅似虎的吼聲從突厥人身後傳來,一條身長近丈,身高六尺的大狗從那積雪堆後面竄了出來,一下子就撲上了一名突厥人的戰馬,將那人從馬背上撲了下來。而就在這大狗動口的時候,一匹匹的草原狼從對面積雪的草叢里竄了出來,它們雖然撲不上馬背,但是卻直接向著馬匹的馬腿咬了過去。

    鋒利的狼牙,帶著一滴滴的誕水,就這樣 的咬在了那一只只馬腿上,奇怪的是全都是咬突厥人的,大唐這邊沒有一匹狼撲出來,甚至有幾只狼從李寬他們身前不遠的地方鑽出來,但是卻看都沒看李寬他們這邊一眼,就直接撲向了那已經亂作一團的突厥陣營。

    “這……”薛萬徹一陣無語,他怎麼也沒料到李寬居然能控制住草原上的狼群,雖然他也知道李寬養了一只大得離譜的大狗,甚至將它帶進了軍營,卻沒想到這條狗居然有著這樣的能力。看來他對這位楚王殿下還是不夠了解啊,他身邊的這條大狗定然不凡,這一次深入草原也不一定是少年人一時頭腦發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