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二章草原狼魔上

第三十二章草原狼魔上

    上回說到李寬因為送被虜的大唐女子回大唐國內,避開了頡利派出的搜查部隊,從而順利的挺進草原,而且這一次他們還擁有了阿史那杜爾這位突厥王子提供的突厥境內部落分布圖。從而開始有目標的在草原上開始了一場席卷大半個草原的長途奔襲。

    而在另一邊,李靖大軍所在的地方,卻在進行著一項神聖的送別儀式。在中軍中的大將全都前來給一個人送行,那人就是唐儉,在收到李寬的奏報得知突厥人的戰略目的之後,李靖就開始計算起雙方大軍的一切因素,距離定襄的距離,大軍行軍的速度,地形的影響等等,結果得出結論就是大唐軍隊會比突厥人慢上三四天到達定襄一線。這三四天時間足夠突厥軍隊滲透過邊境線,進入大唐腹地進行劫掠了 ( 頂點小說手機版  ) 。這還是大唐軍隊加速行軍的前提之下。誰讓他們距離定襄比起突厥人遠處好幾百里地呢!雖然也能選出精銳,一人兩馬飛速馳援,但是能選出多少這樣的軍隊?這些人前往那里也不是那七八萬人的突厥人的對手。

    所以李靖一籌莫展,顯得很是焦慮,這樣的地理上的差距不是個人智慧能夠彌補的。就在此時,被他攔住的唐儉前來拜見,得知李靖的煩心事之後,主動請纓,表示他能帶領一堆士兵扮作大唐使節,幫助大唐軍隊爭取出這段時間來,保證將突厥人牽絆在定襄城五到七日。

    現在,正是在為唐儉送行。唐儉面容清 。花白的短須常在頷下,身穿天青色長衫,沒有穿官服。站在轅門處。對諸位前來送行的將軍們拱手行禮。

    “感謝諸位將軍厚誼,唐某若是還能回到大唐,定當擺酒答謝,若是沒那麼命,那麼也請諸位將軍在唐某墳頭上灑下一碗酒!”唐儉任由北風吹起長衫的下拜,吹動那被梳理得整整齊齊的花白頭發,感慨的說道。

    “唐侍郎說哪里話?你定然會平安歸來。鴻臚寺的大鴻臚的位置還等著你呢!”柴紹見到氣氛有些悲涼,打趣一聲道。

    “是極是極,豈可說這些喪氣話。唐大人定然能平安歸來!諸位將軍,我們恭送唐大人,望他立下大功加官進爵!”李世績也附和道。

    “別的不多說,我李靖在這里給你一個保證。此去不論成敗。定然會竭盡全力護住唐大人的性命安全!這隊人馬是李靖親衛,定然會用生命保護唐大人的安危,只要他們還有一口氣在,唐大人定然沒有分毫損傷!”李靖不敢保證什麼,只能將自己的親衛派出,護衛住唐儉這一點了。

    唐儉拜身謝過,然後登上李靖為他準備的馬車,帶著那十幾名護衛。向著定襄城飛馳而去,輕車輕騎比起大軍行軍要快得多。所以定然能在那里堵住突厥人。為李靖率領的大唐軍隊爭取時間。

    在另一邊,李寬正在草原上率著自己的部曲兩百死士來號人奔馳著,準備突襲突厥人的部落。

    “駕……”李寬一勒馬韁,胯下通人性的戰馬追雲,立即像是離弦的箭一樣飛馳起來。北風吹來,像是一柄柄的鋼刀一樣割在臉上生疼。卷起他身後的披風,吹動頭盔上的紅纓。沖上一個小小的土坡,這是這附近最高的地方了,雖然相對于下面的地面也就那麼不到五米的高度,但是卻也讓站在坡上的李寬視野變得開闊起來。

    舉目四望,周圍都差不多一個樣。這草原上就只有這一點最不方便,沒有參照物,東南西北都難以分辨。真不知道世世代代生活在這草原上的突厥人是怎樣辨別方向的,尤其是這大雪蓋地的寒冬,鉛雲阻擋了太陽和星星,簡直是一點參照的東西都沒有。

    李寬身後薛萬徹就像是他的影子一樣的跟在他身後,見到四周都差不多的雪景,薛萬徹拿出了自己按照阿史那杜爾的交代畫出的潦草地圖。當時李寬沒有避諱任何人,他和劉威都見到了李寬審問阿史那杜爾的情景,兩人都覺得詭異萬分,就只是那低沉的聲音問出問題,就讓那位突厥王子知無不言,這簡直堪比仙術。兩人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里看到了沉重與驚駭,但是兩人卻什麼都沒有說,心里明白就好,有些事情不方便宣諸于口。

    “校尉大人,你看那邊,那里在被雪覆蓋之前應該是一條小河,按照地圖上的指示,我們現在在這里!”薛萬徹策馬上前半步,拿著地圖指著上面的一個點對李寬說道。

    “哦!何以見得?”李寬沒看出薛萬徹指出的地方哪里像一條河了,那里和別的地方不多差不所,堆滿了積雪。

    “校尉大人,你看,那里的積雪是不是顯得很是平整,而且比周圍的地方要低一點?這樣表現的地方呈一條帶狀,這還不是河流是什麼?”薛萬徹為李寬講解道。

    這番話說的李寬是汗顏不止,確實,河流定然比周圍的地面要低,而且要平整,因為周圍的地面上定然會有枯草之類的,會將積雪變的高低不平。這些就是細節,就是經驗,李寬最是缺乏這些東西。

    “不錯,薛將軍言之有理!”李寬虛心受教。

    確定了自身的方位,那麼再按圖索驥的搜尋四周的部落就好辦多了,果然按照阿史那杜爾交代的方位派出斥候,沒過多久就得到了答復!

    “報……校尉大人,此處往東方,約五十里地,發現一個大型的突厥人部落,人口不知,但是氈篷上千!應該不少!”一名斥候翻身下馬,向李寬稟報道。

    “這麼近?”李寬沒想到這突厥人離著這里只有不到五十里地,而且還是個大部落,這樣的硬骨頭僅憑他們這兩百多人怎麼也拿不下來啊!

    “校尉大人,怎麼辦?我們人手實在是太少了,要是沖殺一陣倒是可以,直接從這頭殺進去,從那頭殺出來。不戀戰,不被纏住那麼也能去的戰果,甚至燒營也可以,只是定然不能全殲這些突厥人了!”薛萬徹提醒道。

    “這……”李寬也知道僅憑他們這點人想在草原上搞出點小風浪還行,像要端掉這上千戶的大部落,實在是有點困難,哪怕青壯都已經出征,剩下的都是老幼婦孺。可是突厥人全名皆兵不是說著玩的,這留守部族的老弱的戰斗力也絕多不弱。

    “校尉大人,要不你在召喚你那只大狗?”劉威出聲道,先利用狼群騷擾,讓那些突厥人膽驚受怕一陣,消耗他們的精力,之後他們再上前去檢便宜。

    “這個,恐怕也不行!狼群畢竟也就百十只狼,這些突厥人生活在草原上早就對狼群失去了畏懼,效果不大!”薛萬徹反駁道。

    “先試試唄!或許有效果也不一定,讓他們晝夜不得安寧,這樣的日子只要兩三天就能拖垮一個精壯的漢子,更別說這些婦孺了!”劉威堅持己見。

    “那麼就先準備試試效果再說!現在突厥大軍恐怕已經接近定襄城了,我們得抓緊點時間,這個部落能打就打,不能打就繞道,去突厥王帳看看,或許會有別的收獲也不一定!”李寬雙眼閃過一陣神光,若有所思的說道。

    “校尉大人,你是說那兩個人會去突厥王帳?”薛萬徹面色凝重地問。出發之時被李靖安插進來的那兩個神秘人,薛萬徹一直覺得很危險,似乎那兩個人不論是誰對他下了殺心出手的話,他絕對沒命活下來。

    “不知道,但是這突厥王帳是一定要去的,雖然那里定然還有很多的突厥軍隊在護衛,但是遠遠的放上幾箭,讓他們忙活一陣也是非常不錯的!哈哈……”李寬倒是想得很開,突厥王帳憑借他們定然是拿不下的,但是卻可以制造出一個由大唐軍隊突入草原襲擊突厥王帳的假相,這樣突然發動的襲擊,傳到戰場上也會打擊到突厥人的士氣。

    “走,先看看狼群有多少再做決定!”李寬下令讓玄甲軍的士兵們先扎寨休整,他則是帶著薛萬徹和劉威去看看小灰灰的小弟隊伍到底有多大了,是不是能對前方的那個部落造成威脅,以便作出決定。

    一聲尖銳的口哨聲遠遠的傳出,這是李寬在召喚自己的召喚獸了。

    與以往一樣,一聲聲的狼嚎聲遠遠的傳來,淒厲蒼涼。回蕩在這曠遠的草原上,有著一股子別樣的味道。

    在一聲聲蒼涼的狼嚎聲之後,一聲低沉的咆哮緊跟著響起。這是李寬養的大狗的叫聲,自從這家伙當上群狼的首領之後,就學會了這最後壓軸叫上一聲的壞毛病。

    隨著悉悉索索的聲響,一只只的草原狼的青黑色的脊背開始出現在視野之內,在那雪白的雪地為背景下顯得很是顯眼。數不清有多少,因為這些狼都在高速的行進中。只是大概的估算了一下,出現在視野之內的足足有兩三百只,看來這段時間李寬等人趕路的時候,這個由狗統率的狼群又一次的壯大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