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八章暴露

第三十八章暴露

    突厥王帳燈火通明,無數的突厥人圍著正在急斗的三人,李寬悄然的潛進了突厥人的營地,居然都沒人發現。他在營地外將自己的鎧甲換掉了,扭斷了一個突厥人的脖頸,忍著那股難聞的氣味將他身上的皮裘穿到自己身上。一股子能將人嗆死的羊騷味讓李寬直皺眉頭。但是為了近距離的觀看這難得的高手過招,他強忍住了。

    李寬看的是如此的入神,三人的交手過程就像是一部教科書,給了李寬無限的啟發。原來槍還可以這樣使用,原來肉掌直接往下拍的過程中轉換成斜著切下速度會暴漲不少。原來腳步如此跨動會產生急速轉彎的效果。李寬就像是干枯的沙漠,汲取著甘洌的清泉一般,吸取著三人在過招間不經意顯露出來的經驗。

    就在此時,四周的草原上,數不清的草原狼正在靠近,一雙雙綠色的狼眸在黑夜里閃著熒光。但是在靠近突厥王帳不遠的地方之後,這些狼就再也不願意往前走了。哪怕後邊的狼王發出低沉的咆哮,威嚇它們,也不能讓它們邁動前行的腳步,就像是前方有著無盡的危險。又像是有什麼蠻荒巨獸潛伏在那前面的茫茫雪原中似的。散發出震懾這些草原狼的氣息,讓它們不敢再往前一步。

    在這些狼群的後方,十幾只比起一般的狼大出一圈的草原狼護衛著一條奇特的像獅子一樣的犬科動物在低沉咆哮。低沉的嗓音像是遙遠的非洲草原上的獅王,又像是山林間的猛虎。雄壯威猛的身軀,光滑油亮的皮毛,一圈黃棕色的鬃毛在它的脖子部位,將它的腦袋襯托的英武不凡。

    此時它正在低沉的咆哮著,訓斥在前方停下不前的群狼,它身邊的那群原來的狼王,現在的護衛也都嗚嗚的發出聲音為它助威。但是哪怕所有的首領都在催促,前方的群狼仍舊是一步也不往前走了。

    那像是獅子一樣的狼王首領邁著步子走到前方,來到了狼群的最前面,向前跨出一步,突然間那一圈鬃毛全部豎立起來,像是受驚的箭豬豎起渾身的鋼針一樣的毛一樣。似乎有著無比可怕的事情,在這些野獸的直覺覺中感應到了。

    但是僅僅剎那,這頭狼群首領突然間向前急速的沖刺而去,速度就像是刮過草原的狂風,帶著一溜黃色的影子在皚皚白雪覆蓋的草原上狂奔而去。身後的狼群一只也不敢跟上,只敢呆在後面。在一開始還有幾只狼跟在後邊,可是剛跑出幾步就兩股戰戰不敢再向前行了。之後更是向後方縮了回去,呆在狼群里不再冒頭。

    小灰灰腳上的利爪刨在地面的積雪上,揚起點點的雪沫,呼嘯的狂風吹亂了它的皮毛,迎面吹來的風吹得它流出了滴滴的眼淚,這條大狗仍舊飛速的往前飛奔,大鼻子在空氣中嗅著,尋找著那熟悉的氣味。腳步一刻不停,向著那燈火通明處直直地狂奔而來。

    李寬正看得帶勁,已經忽略了周遭的一切,劉威待在他身邊,身上也穿著一件襲擊突厥人而得來的皮裘。在兩人身邊是十來名玄甲衛,他們這一行人全都摸了進來,突厥人還沒有發覺到,因為在營地中央的三人吸引了絕大多數的注意力。

    十幾個人形成一個小團體,沒有一個人會突厥語,但是在這個時候卻沒人發現,大家都在關注著中間三人的戰斗的最終結果,李寬他們身邊的突厥人手握彎刀,手掌上青筋暴綻,握得非常用力。還有一些人手中緊握著長弓,隨時準備拉弓引箭。他們現在不敢往戰圈里射箭因為他們突厥最強大的人,突厥太上正在和那兩人纏斗。害怕誤傷到,但是只要三人分開的話,定然會有無數的箭矢向他們射過去。

    李寬身邊的劉威很是焦急,這兩個神秘人定然是大唐這邊派過來的,為的就是對付那個突厥中年人。他在為他們擔心,同時更為李寬擔心,要是在這突厥王帳暴露身份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在他心中打定主意,要是真的暴露了的話,哪怕他死也一定要將李寬帶離這個突厥人的老巢。

    中間三人越打越起勁,好像他們的體力都無情無盡一樣,這都快半個時辰了。三人仍舊還是兩團人影圍繞著一個身影,叮叮當當的打個不停。只是那兩團高速行動的身影速度稍稍減慢了那麼一點,這是體力消耗的表現。劉威更加焦急了,自己這邊的人二打一都沒能佔上風麼?

    其實是他的眼力不行,兩個神秘人移動的速度太快了,將中間的那個突厥中年人的身影幾乎完全擋住了。李寬倒是瞧得真切,那個突厥人身上的衣衫已經破爛不堪,露出了里邊的一層軟甲,金燦燦的,似乎是金絲編織而成。雙槍神秘人的槍尖點在上面發出的完全是金鐵交鳴的聲音,而赤手神秘人只能使用小巧的功夫,針對那沒被金絲甲包裹的身體部位進行攻擊。只是那些地方是突厥中年人防守的重點部位,很難擊破。但是李寬卻看見他的雙臂很多地方都滲出點點殷紅,顯然是受傷了,還有臉上,大腿等地方都有血跡流淌。而兩名神秘人卻只是有點面色發紅,身上沒有顯著的傷痕。

    顯然兩名神秘人體力消耗比突厥中年人大,卻沒怎麼受傷。現在就是消耗戰,看是一方的體力先消耗完,還是另一邊先傷重倒下了。李寬的心也提了起來,他很希望神秘人能贏,但是現在看來多半是兩敗俱傷的結局。

    就在此時,一聲低沉的咆哮在遠處隨風傳來,李寬的耳邊听到這聲音,頓時面色一動︰是小灰灰的叫聲,這個時候它跑這里來做什麼?

    “校尉大人,這好像是你那條狗的叫聲!”劉威的聲音壓得很低,像是低聲的蚊子嗡鳴一樣,只有他和李寬兩人听得見。

    李寬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然後一行人開始向著營地外而去。他們退得很慢,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在往里擠,他們卻往後撤,退的快了的話會顯得很是突兀。所以他們很自然的側了側身,身後的突厥人就擠了進來,他們就像是被擠出去了一樣。非常自然順暢的就被‘擠’到了外圍。

    到了外圍之後,李寬等人就選了個方向,一行人勾肩搭背的走了過去。和其余的突厥人沒什麼兩樣,他們這些人來到草原之後除了李寬還保持著定時清潔身體的習慣之外,其余人都很久沒洗澡了,天寒地凍的士兵們誰還會洗澡啊!只有李寬這個見不慣身上有虱子,有異味的家伙,才會做這樣的事兒。

    這件事兒李寬曾經提出過,士兵們一定要保持干淨,但是卻沒什麼成效。這些殺才說上戰場殺敵,一個個都嗷嗷叫,一旦說下澡堂洗澡,一個個就像是大姑娘出閣一樣,全都唯唯縮縮的。李寬也不勉強他們,反正這些人也不會真的成為他的班底,不是自己人也就沒必要要求的那麼嚴格了。

    不得不說李寬這家伙的性格就是這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除了想要驅逐異族這一件事情上李寬顯得很是高大偉以外,其余的事情還都是後世的小市民思想佔據主導,只要是能將就著過的,那就將就著吧!反正這些人又不會一直跟著他,這次突厥之行結束之後他們回到自己的隊伍定然會升官發財。與他李寬不會再有過多的交集了。

    所以一行人除了不會說突厥話,其余的和突厥人沒多大差別了。一路行來很順暢的就到了營地的邊緣處,突厥人的營地沒有圍牆,所以一行人順利的就走了出來,而就在李寬剛走出來的時候。一道黑乎乎的影子直接就撲了上來,一下子就將李寬撲倒在地。

    “靠!”李寬嘴里發出這樣一聲低呼,然後就和那黑影在地上滾起來。

    劉威在一邊急了,他還以為是什麼草原上的動物襲擊了李寬,連忙上前來想營救他。可是到了近前才看清楚那道黑影其實就是李寬的那條大狗,他才松了口氣。

    小灰灰和李寬玩鬧了那麼一會兒,就不再賣乖了,而是叼起了李寬的褲腿,就想拉著他離開。

    李寬會意,揉了揉它的大腦袋,連忙跟上。雖然不知道小灰灰為什麼這樣,但是顯然是想讓他跟著它走。李寬一邊走一邊笑罵一聲︰“你這家伙,怎麼這麼急,你是條狗,不是猴子,急什麼?”就在李寬話音剛落的時候,小灰灰一個閃身就撲向了李寬身後的一個氈篷。

    在這氈篷里,一個突厥人一下子撲了出來嘴里高呼著一句突厥語,李寬等人听不懂,但是卻也知道自己等人暴露了。于是在小灰灰撲上去的那一瞬間,李寬也行動了,他一個滑步就向前滑去,雙手五指虛握,手心里留有一個空洞的空間。一下子來到了那個突厥人的身前,右拳一下子就揮起,帶著風聲就直接砸在了他的太陽穴上,直接將這個突厥人放倒在地。

    “媽的,晦氣!都要離開了居然暴露了!兄弟們走,扯呼!”李寬一聲高呼就像外面的夜色中跑了過去,其余人急忙跟上。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