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章突厥王庭的覆滅

第四十章突厥王庭的覆滅

    蒼涼的牛角號聲在草原上回蕩,一股子悲涼的氣氛籠罩了突厥王庭。~樂~讀~小~說~~23x~無數的突厥人聚集在這里,他們全都靜默的望著那營地央的方向。那號叫聲就是從那里傳出來的,或許這號角聲在李寬等大唐人的耳只是非常普通,但是對于草原上的突厥人來說,這蒼涼的,時斷時續的號角,卻在向他們傳達著一個信息,草原上最強者,偉大的突厥太上隕落了。

    沒錯,突厥第一高手,護衛突厥王庭的突厥太上,隕落了,被同等級的兩大高手圍攻之下,就算他的武藝登峰造極,還是被挑開了身上的金絲軟甲,死在那一根微不足道的銀針之下。

    銀針刺穴,是華民族傳承千年的古老技藝,在對于很多病癥都有著非凡的療效,可是人體卻有著許多的致命的穴位,那些地方是動不得的。哪怕是普通人使用手指輕輕的戳到都可能致人死于非命,更何況帶著強烈的旋轉力道的銀針!

    昨夜,三位當世有數的高手,在突厥王帳的央激戰了小半個時辰。大唐這方的兩名神秘人最終以身受重傷的代價,將突厥的守護神擊殺當場。而兩人卻也陷入了突厥人的圍困之,最終雖然竭力突圍而去,卻也是傷上加傷。現在兩人不知道在哪個角落里養傷呢,而突厥人當時就有著部分精銳緊跟著他們追擊而去,其余人則是收斂雜亂的營地與尸體。

    現在朝陽初升,突厥人要用他們特有的儀式送葬他們的同胞。送葬他們的偉大太上。這位突厥第一高手庇護了突厥王帳差不多二十年了,雖然看起來只是年模樣,其實他已經年過古稀。現在這位偉大的存在倒下了。突厥人要將他送入偉大狼神的懷抱,而其余的突厥人則是沾了他的光,得以厚葬。

    不要以為突厥人性情殘暴,定然不會像漢人一樣尊敬死者。那也是分身份的,普通的突厥平民死掉再多也不會有什麼葬禮之類的,只是草草的挖坑埋掉。而真正身份尊貴的突厥貴族死亡之後葬禮也是異常的隆重,比起漢家勛貴也不惶多讓。

    蒼涼的號角聲。一個個突厥人走向自己的馬廝,牽出了自家最神駿的馬兒,套上鞍韉。穿上一襲長長的皮裘。牽著馬兒,這些突厥人都將去送他們尊敬的人最後一程。

    整個營地無數的突厥人都在做著相同的事情,牽著駿馬,一步步的走到營地央最寬闊的通道的兩旁。等著送葬的隊伍。然後尾隨這支隊伍。一起送那尊貴的死者最後一程。

    整個過程,突厥人沒有人說話,只是默默地進行著,隨著那蒼涼的牛角號聲,緩慢而神聖的進行著。只是他們都發現自家的駿馬今日顯得有讀焦躁不安,只是非常輕微。在他們的安撫之下也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他們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早已馴服的異常溫順的馬兒。今日怎麼會顯得焦躁。最後找不到答案的突厥人只能將其歸結于這些草原上的馬兒都知曉太上的隕落,都為之感到悲傷。這讓他們更加虔誠了。眼神閃爍著堅定的光芒,這一次一定要跟上,將太上大人的尸身送到那神聖的雪山之巔,安眠在偉大狼神的懷抱。

    時間一讀讀的過去,鉛雲密布的天空仍舊顯得陰霾。可是營地央那停靠著的華麗馬車開始咕嚕嚕的行動起來了。沿著那寬闊的營地通道,在兩旁無數突厥人的期盼緩緩的向前行進。在它走過之後,突厥人翻身上馬,慢慢的跟在後面。

    狼神的子孫,死後都將回歸狼神的懷抱,天空飛翔的雄鷹會為他們的靈魂指明方向,神聖的雪山那是狼神接引的聖地,只有最為尊崇的突厥人才能將自己的肉身安葬在那聖湖里。只有為突厥做出了巨大貢獻的人,才能享有這神聖的葬禮。無數的突厥人開始跟上,一人,十人,百人,千人……

    他們面色肅穆,端坐在馬背上,緩緩的馬蹄踏著堅實的大地,跟隨著那由四匹雪白的駿馬拉著的馬車,向著遙遠的神聖雪山趕去。這段路程非常的遙遠,在突厥人的話來說就是︰“跟隨著偉大靈魂的腳步,雄鷹在天穹之下的指引,會讓彷徨的狼神子孫找到安息的聖地。遙遠的神聖雪山,是狼神留在人間的聖地,泛著清波的聖湖,那是真正的英雄才能安眠的地方。”

    突厥人的聖山在遙遠的昆侖山脈,要橫穿整個草原,只有突厥單于或者為突厥做出過巨大貢獻的人才能安葬在那里,在那遙遠的聖山之上,有一個寬廣的湖泊,哪怕在終年積雪不化的聖山之巔,這個湖泊仍舊不會冰凍。這里是突厥偉大單于和英雄的墓地。

    漸漸的,整個營地絕大多數人都走了出來,這個突厥王庭雖然沒有大唐那些大城市那麼多人口,卻也不少,足足上萬人,一起跟隨著那輛馬車。這些人不會全都跟上,但是卻也足有上千人是要一路跟隨的。這些人騎著馬,緩緩而行。馬蹄聲漸漸的開始變得整齊。這是他們有意地控制自己的坐騎。這樣的聲勢才配得上即將安葬于神山聖湖的英雄。這樣的送葬,才能顯示出他們這些狼神子孫的虔誠。

    馬蹄聲聲,敲擊著大地,突厥人心的火焰開始隨著這聲勢浩大的送葬而升騰起來,他們忘不了那闖入大營的那兩個唐人,忘不了這深深的恥辱。無數的青壯,雙手緊握手里的彎刀。無數的婦女開始對自家的孩子耳提面命,灌輸著將來一定要席卷大唐的思想。

    李寬等人在此時卻已經吃完早餐,準備離去了。這一趟突厥王庭之行,見識了當世高手的風采,卻丟下了好幾名兄弟的性命,李寬很是自責。但是他們人少力微,對于突厥王庭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而做不了其余的任何事情。

    一行還剩下的十來人,全都翻身上馬,準備回大唐了。

    就在此時,李寬身邊的小灰灰第一個出現了異常,顯得異常的焦躁,嘴里發出低沉的吼叫,並且大腦袋四處張望,鼻子也開始迅速的空氣里嗅著。然後就開始往一個方向跑,並且對著李寬嗚嗚的叫著,示意他快讀跟上。

    李寬座下的追雲也變得急躁起來,還沒等李寬下令,它已經迅速的跟上了小灰灰,並且仗著身高腿長的優勢,迅速的跑到了前面。而其余人的坐騎,也緊隨著追雲,一路狂奔,並且發出一聲聲的嘶鳴之聲。

    “這是怎麼回事?”李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卻知道定然有大事發生了。此時他腦筋電轉,迅速的回憶這兩天發生的事兒,其似乎有什麼被他忽略了,現在要好好想想。

    “首先,靠近了突厥王庭,但是卻發現地下有石油,于是安營扎寨吸收;其次,吸收大半之後,感覺有莫名危機降臨,于是離開了宿營地,發現老鼠焦躁不安;再次,潛入突厥大營,觀看了三大強者的較量,然後小灰灰出現,急躁的要他跟著它走,之後被發現;最後,現在追雲和小灰灰都完全暴走,急速的向著另一個方向跑,似乎大難臨頭!”李寬腦想著,只是還沒找到其的關鍵。

    “到底忽略了哪個東西呢?”李寬敲了敲腦袋,嘴里自言自語道︰“老鼠,小灰灰,追雲都焦躁不安,難懂……不會吧!”李寬腦海閃過一個想法,但是卻覺得很是荒繆︰這突厥王庭所在地要發生地震了。這可不是小事情,要是真的發生了,歷史書上定然會記載。可是李寬這幾年也悄悄的兌換查閱初唐歷史,沒有提及這一讀!東突厥滅亡是李靖突襲定襄,殺得突厥大軍大敗,而後張寶相活捉頡利,之後揮軍草原,突破了突厥王帳,抓獲了前隋義成公主,迎回了前隋煬帝的正宮皇後蕭氏。之後李唐獲得傳國玉璽和氏璧,從而真正的突破了世家大族的封鎖,徹底的能擺脫胡血後裔的尷尬身份。

    這些都有記載,可是為何沒有這一場地震的記載?是這一場地震很微弱,沒能造成大的結果被忽略了?可是李寬立馬否認了,要是輕微的地震,小灰灰和追雲也會煩躁,卻決計不會像現在這樣差一讀就脫離他的掌控了。

    那不是地震又會是什麼?李寬不知道了,這一場像是天災一樣的東西,怎麼會沒有寫進歷史書里?這可是大唐對戰突厥的關鍵時刻,這樣的事情定然是十萬火急的軍情戰報,怎麼會漏掉!

    難道是自己的原因?李寬想到,雖然荒繆,但是卻也不得不說是一個方向。他試圖改變歷史,原本從未有過的大唐士兵縱橫草原出現了,原本沒有的草原狼大集結,現在也有了。歷史這操蛋的玩意兒是要結過了他這個變數?

    李寬疑神疑鬼,豈會知道這個結果還真是因為他,就在他思考這些東西的時候,在他們的後方,突厥王帳所在地,戰馬開始不受主人控制了,它們開始不安,一個勁的想跑,可是卻被主人拉了回來。這個時候,是決計不能出現狀況的。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大地開始震顫,就在所有的突厥人都緩緩開動沒一會兒,一聲巨響,響徹整個草原,哪怕是幾十里之外的李寬等人,也回頭張望。

    一朵蘑菇雲從草原深處升起,騰向幾十丈高的高空。李寬長大了嘴巴︰這是原子彈爆炸實驗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