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一章傳國玉璽

第四十一章傳國玉璽

    李寬等人坐在馬背上,戰馬在瘋狂的狂奔,身後隆隆的聲響震天徹地,滾滾煙塵直沖天際。肆虐的沖擊浪潮,將那陰沉的鉛雲都沖散了,久違的太陽出現在了天穹之上。一縷金色的陽光照耀下來,將那朵徐徐升起的蘑菇雲瓖上一層金邊。絢爛多彩的蘑菇雲搖曳著上升,看得回頭張望的李寬張大了嘴怎麼都合不攏。

    “這真的是原子彈爆炸?”那壯觀的蘑菇雲讓李寬出現了錯覺,他似乎覺得自己回到了後世,那個科技發達的年代,因為眼前的景象和電視上見到的那些場景實在是太像了。可是馬背的顛簸讓他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大唐時期出現了這樣的場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李寬腦海浮現出許許多多的念頭,漸漸的一條線索被他想起來了。

    “系統……應該就是系統。”李寬想起昨夜自己忽然感到的不安,想起了那只拼命逃竄的老鼠,想起了小灰灰和追雲的異常舉動。這分明就是再出現大自然不可抵擋的災害之前,動物的自發反應。只是這和系統有何關聯呢?

    “難道是石油?對了是石油,石油被系統吸收之後不像煤炭會留下渣滓,或者說留下的非常少。李寬記起他第一次吸收李二帶給他的火油的時候,那幾大桶的火油被吸收之後,整個消失得無影無蹤。而火油是從石油熬煉出來的。石油被吸收之後定然也會消失無蹤,那麼地下就成了一個巨大的空洞。地殼支撐著整個地面。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大坑定然會出現地陷,出現天坑。

    李寬越想越覺得正確。這實在是機緣巧合了,突厥王帳的地下居然有一條石油帶。自己的系統吸收石油之後留下了空洞,本來不至于這樣猛烈的坍塌。或許會慢慢的地陷,最後才會劇烈坍塌。可是恰逢神秘人突襲突厥王帳,殺死了突厥人最強大的武力依仗。而之後更是巧,突厥人為了感恩這位偉大的突厥太上,所以為他舉行了最高規格的葬禮,一大群送葬者,全都策馬跟著,而且更為了葬禮的雄壯,控制戰馬整齊劃一地踏步前行。造成了共振。直接將原本就已經不牢靠的地殼震裂。從而直接將整個突厥王帳都送葬了。

    “這才是真正的送葬者啊!”李寬感慨的在心里這樣想道。

    其實從昨夜開始突厥營地里的動物就已經出現了那種恐慌的表現,卻沒有引起突厥人的注意。生活于草原上的突厥人什麼時候經歷過地震,經歷過山體滑坡和泥石流等自然災害了?他們根本就沒注意到自家的牲畜的異常反應,或者注意到了也沒引起重視。

    再加上昨夜神秘人襲營,和突厥太上打得不可開交,整個營地都亂了套,之後李寬等人也插了一腳,引起一陣小規模的風波。這些事兒集發生在一起,將突厥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過來了。哪里還有人在以牛羊的躁動?

    而且當時地殼還很牢固,牛羊們的反應也不夠激烈,只是隱隱有種感覺想離開這里而已。這些牛羊和,馬匹世世代代被突厥人飼養著。野性退化感知也不像它們的祖先那麼靈敏了。這一讀從那些野狼和它們的對比就知道,野狼踏入這個區域之後,頓時不再前進。因為它們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危機感。

    突厥王帳整個掉進了一個大坑里,無數的人在最後時刻發出一聲哀號。聲音在震天響的地殼塌陷聲完全被掩蓋了,這個草原上最大的突厥部落。這個插著金狼旗代表著草原東突厥最高權力心的部族,一下子全都葬送在這一場機緣巧合之下的天災之。

    李寬坐在追雲背上,此時他們已經遠離了地陷的心。但是那一股沖擊波卻仍舊追上了他們,李寬等人只感覺後背處傳來一顧沛然大力,似乎要將他們從馬背上掀飛出去。一個個連忙拉緊馬韁,重心向下雙腿緊緊的夾緊馬腹,將自己固定在馬背上。沖擊波帶著煙塵,席卷了過來,將剛剛被照耀到的大地再一次變得灰蒙蒙的。這一次不是天空的雲層,而是彌漫在空氣里的灰塵。

    “加把勁,沖出去,這東西不知道有沒有毒!”李寬不知道地殼下那個石油被吸收之後留下的空間是不是有有毒氣體,所以連忙呼喊了一聲,然後一抽馬鞭,加快了速度。

    只是這灰塵籠罩的範圍實在是太廣闊了,恐怕方圓幾十里都在籠罩之。李寬接到系統通知之後就立即扎營吸收能量,那里離著突厥王帳還有著十幾里地,而突厥王帳整個都是在這條石油帶上面的,也就是說這個空洞足足有十幾里長,甚至更長。雖然蘊含石油的地帶就那麼薄薄的一層,當然這是相對于地殼的厚度來說的,這個空間也足夠大了,里邊充斥的氣體要是有毒的話,那麼李寬等人定然在劫難逃了。

    幸運的是,李寬等人雖然沒有跑出籠罩範圍,卻也沒有毒,看來幸運之神還是眷顧他們的。

    “校尉大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劉威喃喃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之前那密密麻麻的氈篷呢?那進進出出的突厥人呢?那一群群的牛羊呢?

    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消失了,眼前只有一個巨大的裂縫,只有一個黑乎乎的像是大地的傷口一樣的縫隙。不知有多深,北風呼嘯,吹過這條縫隙,發出鬼哭一樣的聲音。听得劉威一陣發毛,似乎是無數突厥人的靈魂在這眼前的地縫哀嚎。

    這已經是突厥王帳陷落的第二天,空氣彌漫的灰塵早已被呼嘯而過的寒風帶走,鉛雲再一次籠罩了天穹,黑壓壓的,這樣的環境下,李寬帶著他的十來個玄甲護衛來到了這里,來到了原來的突厥王帳的所在地。

    他們是第一個到達的,離這里最近的一個部落恐怕都要等到幾個時辰之後才能趕到。這一讀來看他們從阿史那杜爾的口早已知曉。所以李寬也不怕現在有人來,就這樣大大咧咧的站在這黑乎乎的地縫邊上。

    腳邊的一塊石頭被李寬踢了下去,他在心里數著數,當數到五的時候,才听到石頭落地的聲音,李寬心里暗暗心驚,這個地縫還真深啊!恐怕有不下二十丈深吧!李寬數學不好,只能胡亂猜想了一個數字,這麼深的土層居然說裂就裂了,實在只能怪突厥人運氣不好,或者說他們戰斗力太強大了,講這麼厚的土層都砸斷裂開來了。、

    “校尉大人,我們這是來干啥?突厥其他人恐怕就要來了,最多也就還有三個時辰他們就能到達這里了,我們是不是該離去了?”劉威提醒道。

    “走是要走的,但是我們走之前還有一件事情要做!”李寬面色沉靜的說道。

    “還有什麼事?”劉威不解,這里除了他們現在連別的帶喘氣兒的都沒一個,還要做什麼事?

    “下去!”李寬回答。

    “下去?不行,這麼深,我們誰都不知道這下面到底有什麼,豈能下去冒險?千金之子,不坐垂堂。校尉大人你的身份豈能踏足這樣的地方?”劉威一臉正經他絕對不會讓李寬下這地縫里去的。

    “劉司馬,這世界上哪有不冒險的?之前我們十幾個人就敢闖突厥王帳,那不危險?草原上兩三百人就敢縱橫無忌?遇到突厥的主力部隊恐怕直接就被塞牙縫了!那不危險?現在下去一趟又能有什麼危險?”李寬不知道這個地縫會不會二次坍塌,但是現在他有必須下去的理由。

    就在剛才,李寬的腦海從前天夜里吸收完石油之後就沉寂下去的系統傳來一條冷冰冰的消息︰“宿主因為改變歷史,觸發歷史任務‘尋回傳國玉璽’。該任務是強制任務,必須執行,或者宿主現在吸收能量達到深紫色,得以罷免歷史修正力量的慣性懲罰,否則當李靖奇襲定襄成功之時,就將是宿主被抹除之日。”

    系統難得的一次說了這麼多,可是卻帶來的不是啥好消息,居然是強制性任務‘尋回傳國玉璽’?什麼意思?難道傳國玉璽丟了?

    李寬連忙翻看了即將發生的歷史︰李靖大破突厥,張寶相活捉頡利,深入草原俘虜突厥王族,迎回前隋蕭皇後,義成公主。蕭皇後進獻傳國玉璽給李二。

    “擦!”讀到這里,李寬不禁爆了個粗口,這傳國玉璽在蕭皇後手里?雖說當初楊廣死的時候只有她和一個小皇子在身邊,但也不一定楊廣臨死還帶著傳國玉璽?所以李寬不覺得蕭皇後會有這玩意兒,而且楊廣死後她前前後後被好幾個反王擄去,這東西要是真在她手里,那幾次豈會沒有拿出來保命?最後這位前隋的皇後被她那小姑子當年和親突厥的義成公主接到草原上,姑嫂兩人一起放羊撿牛糞。這傳國玉璽居然一直被她帶到了草原上,這讓李寬很是吃驚!

    現在系統都發布任務了,關乎他的小命,豈會和他說笑!所以這傳國玉璽還真的在蕭皇後手,現在是要下去找到這東西,不然李二沒了傳國玉璽,就不能名正言順的摘掉自己身上有神馬胡人血統的污讀,就無法直接和山東世家進行博弈的資本。有了傳國玉璽就有了大義名聲,說話聲音都能大聲一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