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四章找到了

第四十四章找到了

    長安城發生的一切李寬一無所知,他現在正在那暗無天日的地下,翻找著無數突厥人的尸體,只為了尋找那傳說的傳國玉璽。《樂》《讀》小說 .樂讀.周圍這一大片,他都尋找過了,時間也過了兩個多時辰,距離三個時辰也只有不到兩刻鐘了。突厥人隨時可能會來到這里,他們必須趕快離開了。

    可是李寬卻很煩悶,因為就這樣離去的話他定然是完成不了任務了,三天之內找到傳國玉璽或者將系統提升到深紫色,兩個選擇哪一個更靠譜李寬當然清楚,所以這傳國玉璽定然是要找到,不然自己恐怕凶多吉少!

    最有可能的央的那一大片早已經被他們犯了個底朝天,除了一具具的突厥人的尸體之外再也沒有別的收獲。沒有大唐女子,這是腫麼回事?按理說義成公主和蕭皇後作為頡利的妻子和禁臠定然應該在那一片地方的。可是怎麼也找不到。這讓李寬的心沉了下去,這麼大的突厥王帳廢墟要找到什麼時候?難道就這樣離去?

    李寬不甘心,要是去找什麼煤礦鬼知道什麼時候能找到,就算找到了能不能讓系統達到紫色還是個問題。但是時間就要到了,就算再不甘心也要離去了,不然和突厥人遭遇的話自己這一行人是十死無生的結局。走出突厥王帳的廢墟,站在外圍的地方,李寬再一次轉身看著被黑暗籠罩的廢墟,長嘆一聲。

    煩悶的一腳踢開一個坍塌的氈篷,這個氈篷在營地的東南角。很小,很破舊。不知道是哪個不受待見的突厥人的,但是李寬在踢開那倒在地上的氈篷骨架之後。發現里邊居然還有人,而且還是活的!

    這怎麼可能,李寬詫異了,在這樣的環境下居然還活了下來!這是生命的奇跡!

    “咳咳……”一陣急促的咳嗽聲響起,李寬踢開氈篷蕩起了地上堆積的塵土灰塵,讓里邊的人嗆到了。

    “你是誰!站起來!”李寬鏘的一聲抽出了橫刀,借著微微的火把光亮。李寬看到了三個即在一起的身影,縴細不像是男子,是女人!所以李寬沒有直接上前砍殺。而是出聲問道。

    上前兩步,腳下才上去才發現這片地方地上居然鋪著非常厚實的地毯,軟綿綿的,難怪居然還會有人活下來!只是這靠近邊緣的地帶怎麼會有這樣設施豪華的氈篷?這不合常理啊!

    “是漢人!不知道是大唐哪位將軍?”一個聲音傳來。柔柔地卻又有一種久居上位的威嚴。這不是模仿裝腔作勢能有的,定然是久居高位才能養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皆有風采。

    這聲音更讓李寬心篤定這氈篷住的人不一般,于是徑直上前,橫刀緊握在手,要是對方稍有異動他就會發動雷霆一擊。在這突厥王帳的漢家女子定然只有那麼幾人,所以李寬心可謂是驚喜交加,沒想到要走了居然有了這樣的發現。幸運女神還是眷顧他的。

    “可是前隋義成公主和蕭皇後?”李寬再次出聲問道。

    “正是本宮!你是何人?”對面另一個聲音響起,這不是先前的那個聲音。不再柔弱,而是顯得鏗鏘有力。

    “本王乃是大唐楚王李寬!”李寬傲然回答道。

    “原來是李家逆賊!”那鏗鏘的聲音冷哼道。

    “你是宜城公主吧!你那兄長殘暴,家祖為天下萬民揭竿而起,豈是逆賊?你這般恨我李家人,看來頡利和我大唐之間的關系你沒有少挑撥吧!”李寬冷聲道。

    “還要本宮挑撥嗎!突厥人都是這樣,本宮只是告訴他原之地的繁華,他就徑直興兵了,哈哈……”鏗鏘的女聲哈哈一笑。

    “拿下!”李寬一聲令下,十來名玄甲衛徑直向前,將對面的三名女子直接壓了過來。

    在抓住這幾名女子的時候,劉威在她們身邊找到了一個盒子,紫檀木雕成,顯得異常的古樸厚重。

    就在此時李寬腦海傳來系統提示︰“傳國玉璽找到,任務完成,開啟獎勵系統!預計時間二十四小時!”

    “居然有獎勵?”李寬有讀反應不過來,這系統功能看來他還是沒有搞懂啊!不過現在也不是搞這些的時候,還是先上去。所以在接過劉威遞過來的紫檀木盒子,用一塊絹布裹起來綁在背上之後,一行人開始要上去了。

    經過一番努力,十幾名士兵終于上來了,而那三個女子也被綁在繩索上拉了上來,雖然這樣難免擦傷什麼的但是也沒辦法,這三人只有義成公主有武藝在身,蕭皇後和他們量的那個侍女都是普通女子,怎麼攀得上這二十幾丈的懸崖,而義成公主李寬他們又不敢讓她自己爬上來,這個女子對李寬等人有著深深的恨意。搞是搞出什麼妖蛾子那才叫笑話呢!所以只能用他們的睡袋將三人打包裹起來再用繩索捆住拉上去。

    上來之後,一行人都上馬,然後開始向大唐的方向撤離。馬蹄踏碎積雪,李寬等人帶著輕快的心情享受著歸程。

    就在此時,前方的士兵突然發出一聲驚呼︰“突厥人來了!快跑!”

    于是一行人急忙掉轉馬頭,向著另一個方向急速的逃竄,沒想到他們居然和突厥人來了個面對面。這算什麼事兒啊,之前一切順順當當的,在這最後的時刻居然踫上了突厥人。

    李寬等人在策馬狂奔,馬匹噴出一團團的熱氣,在空氣凝結成霧氣。小灰灰也跟著跑著,它的小弟們早就在大地塌陷的時刻就四散而去,而且李寬覺得草原之行收獲已經足夠,所以也就沒讓小灰灰再去召集舊部。此時才有些後悔,要是有這草原狼的護送定然要輕松得多,至少後面的突厥人的戰馬不會像現在這樣跑的這麼歡快。

    李寬在狂奔回頭看了,這一波的突厥人不多,也就兩三百人左右,一個個揮舞著彎刀,手持著長弓,向著他們逼了上來。所幸的是雙方的距離有著百十來丈超出了弓箭的射程,不然迎接他們的就將是一大撥的箭羽了。

    這一次居然被這些突厥人離得這麼近了,也是因為他們疏忽大意了,斥候根本沒有派出去,而且天色黯淡,顯然要下大雪了,所以沒能發現這一伙突厥人。

    雙方在這草原上開始了一次速度的大比拼,突厥人遠道而來,一路風塵僕僕,很快就落在下風。李寬等人因為之前戰馬一直都在休憩,所以越跑越快,漸漸的距離被拉開了。李寬見到距離拉開了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一次來到草原他吃夠了人少的虧,好多次都是被突厥人追的逃竄,實在是有些丟人。所以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有一只屬于自己的軍隊,至少要千人左右。這種遇到大股敵人就逃走的窩囊氣實在是受夠了,而且這些玄甲衛雖然什麼都听他的但是決然不是他的心腹,他們效忠的對象只有一個,那就是李二,可以說這些玄甲衛之所以這樣听他的話是因為他是李二的兒子,而不是因為他是他們的統領。

    後方的突厥人眼見追不上李寬等人了,也不在追擊,只是,在他們的陣營,一個粗壯的大漢騎著一匹棗紅色的戰馬,手的長弓比起別人弓身大了一大號,這是一張五石強弓,射程比起三石強弓超出不少而且力道更大更猛。這個壯漢從身後的箭囊抽出一支長箭,搭在弓上,雙臂用力,根根青筋暴起,雙臂肌肉虯結像是鐵打鋼鑄的一半,黑幽幽的肌肉疙瘩上面,青筋暴漲像是一條條小小的蛟龍。眼寒光暴閃,瞄準了那騎著最好的戰馬的那個小子。手一松,箭矢直接消失不見,在空氣劃破一道筆直的直線,居然沒有多少的向下的趨勢,直直的對著李寬射了過來。

    李寬心忽然一陣心悸,覺得有什麼危險即將降臨。于是轉頭一看。頓時亡魂大冒,一道寒光在空氣以一種難以言喻的速度筆直的向他射了過來。

    “王爺小心!”身後的人只來得及呼喊一聲,那箭矢就已經到了李寬身後。之所以叫王爺,是在抓獲義成公主之後為了不讓這個前隋的公主有理由看輕大唐王爺才叫的,因為叫校尉大人的話,身份定然顯得寒酸。

    李寬此時哪里還顧得什麼面子,一個懶驢打滾就從馬背上滾了下去,倒在積雪,後背著地。這一下雖然躲避過了那一支奪命的箭矢,但是卻也失去了借助馬力奔跑的速度,更壞的是這一下李寬從馬背上跌落下來,後背著地的瞬間才想起自己後背上還背著那個紫檀木盒子。頓時在著地的瞬間,後背傳來一陣錐心的疼痛,脊椎居然在這一下被扭到了!

    冷汗一下子就流了下來,脊椎是人體的大龍,要是有絲毫損傷的話都有可能造成嚴重的後果,但是現在也不是顧忌這些的時刻,保命才是最關鍵的,急忙一個翻滾再加上鯉魚打挺從地上翻起,然後邁動雙腿急速的向著追雲追了上去。

    就在此時,後邊的那個粗壯突厥人看到李寬躲過了他的箭矢,但是卻從馬上跌落,嘴角扯起一絲冷笑,再一次打賞意之間,對著狂奔的李寬又射了過去。

    李寬忍著脊椎傳來的痛楚,雙腿飛速的邁步,眼看就要追上了,但是心再一次泛起那種危機感︰“不好……”一個前撲再一次躲過這支奪命箭箭矢,並且借著這一撲之力,抓住了追雲的鞍韉。然後就要閃身上馬。

    “哼!”後邊的突厥人火氣大帽,這家伙居然又躲過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