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章非見不可

第二章非見不可

    東都洛陽,這是大唐第二大城市,常住人口超過六十萬。京杭大運河中央部分最大的一個周轉點,南北的貨物在這里集散,雖然此時只是貞觀初年還沒有到幾十年之後的武周時期,那時候才是這東都洛陽最繁華的時候。千帆竟立,百舸爭流,一度時間洛陽的常住人口超過長安。

    此時的洛陽城,雖然在碼頭上也有著很多的船只來往,不過這些船都不大,一看就不是那種適合遠行的船只,所以皆是周遭不遠的州縣的莊戶和匠戶,將自家產出的東西拿到這大城市里販賣,補貼家用。

    此時洛陽城的城門已經戒嚴,因為就在不久之後,得勝歸來的大唐雄師將要來了。為了這事兒,洛陽城的守備侯君集已經籌劃已久。不能落了面子,一路上大軍受到的禮遇侯君集早就差人打听了個清楚,到了自己的地盤,除了長安城之外大唐最繁華的城市,這歡迎的儀式,一定要比之前那些人都高才行。

    套用李寬後世的話來說,就是逼格一定要高,上檔次。不能被。頂.點。小說 那些下面小州縣的泥腿子們比下去了。所以不僅城門處戒嚴了,就連之後大軍要穿過洛陽城中央的天街,甚至城外天津橋這些地方都隱隱的有人在守衛,那些想要肆意在上面游走的百姓都被攔了下來。這讓無數的洛陽人抱怨不已,可是在得知是因為大勝歸來的大唐軍隊要回來才封鎖這些地段,洛陽百姓卻紛紛的涌到了這些地段的旁邊等著。只為了看看無敵的大唐軍隊。瞻仰那將士們的風采。

    寒風吹過,在空曠的街道上卷起地上的灰塵,揚起一片黃沙。街道上空蕩蕩的。沒有行人,原本熱鬧非凡的街道,此時冷清得有點可怕,就似那一座空城。可是只要你往旁邊的房屋里瞄上一眼,你就會知道洛陽人實在是太多了。那一個個窗口生出來的腦袋,就像是養殖場為雞鴨的時候,那伸出來的雞頭和鴨子腦袋一樣。密密麻麻的。就在街道兩邊的窗口處,一層疊一層,似乎上面那些人都是屬長頸鹿的。脖子那麼長!

    無數的百姓將街道兩旁圍得水瀉不通,全都在翹首以盼。天津橋兩邊更是摩肩擦踵,這一刻侯君集站在城頭不住感慨,原來大唐的人還是蠻多的。

    馬蹄聲漸漸的听得見了。雖然因為前兩天下了些小雪。沒有飛揚的塵土。但是那如若天邊悶雷的馬蹄仍舊顯得氣勢磅礡,像是踏在所有人的心坎上似的。旌旗在寒風中招展著,一個斗大的唐字隨風飄揚不定。一隊隊身著鐵甲,頭頂鐵盔,胯下騎著駿馬的騎士,遠遠的都看得見了。百姓們這一刻出奇的沒有發出歡呼,反而顯得肅穆。一個個用充滿熱切的眸子看著出征歸來的歸人,心有千言。卻難以說出口。

    “擂鼓!為我們的英雄們助威!”侯君集右手高高揚起,清朗的聲音在城頭傳開。

    咚、咚、咚……洛陽城頭兩排大鼓一字排開。軍中鼓手揮著膀子。開始演奏起慶祝的鼓點。

    一曲《秦王破陣樂》是大唐得勝時必不可少的樂曲,這不是拍李二的馬屁,而是形成了一種習慣,氣勢雄渾的樂曲其實很多,但是只有這一曲《秦王破陣樂》最能讓身處李二統治下的士兵感同身受。與此同時,城門口的空地上甚至有一群伶優,穿著 鐵皮打造的鎧甲,隨著鼓點舞動起來,雖然動作緩慢輕柔,在戰場上這樣的姿勢完全就是去送人頭。但是只論觀賞性的話確實讓人賞心悅目。

    李寬騎著馬跑在最前面,誰叫他們這一營的士兵是開路先鋒呢!而他心中牽掛著那件事情,所以一路上都是身先士卒,比誰都要拼命。只為了早些回到長安,然後得到一個結果。

    城門處的表演沒能讓他駐足,他徑直進了城門洞。在他的身後,士兵們見到首領都進城了,不敢怠慢,連忙跟進。于是侯君集精心策劃的這一場迎接好戲,就直接白瞎了。這讓站在城門後的侯君集臉色一陣雪白。他原本已經下課了城樓準備前去迎接李寬了,沒想到就在他將要走出城門洞的時候,李寬已經率著士兵徑直的就從他身邊急速的奔行而過了。這讓他情何以堪?這件事定然會成為笑柄,流傳于各個勛貴的酒席之間。

    看著迅疾地消失的那一隊士兵,侯君集雙拳在身後緊握,雙目陰沉似乎在盤算著什麼。突然他輕輕的一拍腦袋,嘴角露出了他標志性的表情,那陰惻惻的笑臉。皮里陽秋的,就只有臉皮在笑,一雙眸子就像是毒蛇的眼眸,盯得人渾身發冷︰“楚王殿下!末將迎接來遲,萬望恕罪!”侯君集大聲的喊了一句,叫住了李寬。

    “哦!”李寬忽地听得身後傳來的聲音,這才勒住胯下追雲,轉過頭,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那里一個身著華麗鎧甲的將臨,頷下留著一縷長須,長俞三寸。此時正笑眯眯的看著他這一支隊伍。

    “原來是侯君集大將軍,小王還想要去城中守備府找將軍呢!沒想到將軍就在此處,那還省了小王這一番尋找呢!”李寬雖然不喜歡侯君集,覺得這家伙就是個陰人,但是表面上還是要做到位的,因為侯君集畢竟是李二的心腹,現在他還沒生出叛變之心。李寬還是要給他留三分面子的,之前因為急速的沖進了城門洞,一時間從白亮的城外進入了相對漆黑的城門洞,沒有注意到侯君集和他帶著的兩個副將。

    “楚王殿下,急急忙忙的就是為了找末將?”侯君集一陣詫異,還以為這楚王李寬是急著回長安呢,沒想到卻是要去守備府找自己,這是為何?

    “正是!”李寬翻身下馬,然後大步走到了侯君集身前,看著這位至從朔方回來之後就一直被安置在這里‘養老’的大唐大將軍,風霜染白了他的頭發,雖然他才四十出頭。這些年李二對他不聞不問,使得他心力憔悴。對于素有野心的侯君集來說,這樣的清閑日子,實在是讓他無奈。可是身為人臣,君上的意願誰人敢違?

    所以侯君集費盡心思,不斷的鑽營,終于從長孫無忌那里看到了希望,這位國舅爺現在可謂是位極人臣,位列三公,是當朝一品大員。從長孫無忌這里,他又搭上了太子李承乾,這樣他心中就更加的火熱了。雖然他現在還是窩在這東都做一個閑散武官,可是在半個多月前,李二突然下旨,為他的女兒和太子賜婚,這給了侯君集一個信號,他快熬出頭了。于是侯君集現在是死心塌地的站在了李承乾那邊,對于李寬侯君集實在是不想多招惹,所以這一次見到開路先鋒是李寬,他才猶豫了一下,沒有立即上前。這才讓李寬直沖入城。

    “不知楚王殿下有何吩咐?”侯君集問道。

    “侯將軍,小王有要事,欲先回長安城,所以,後方大軍的安置小王恐怕來不及和將軍細說了,希望侯將軍擔待一二!”李寬說道,他想自己回長安,去和李二提要求,並且也已打了腹稿,有著十足的把握說動李二。只是按照大軍的速度恐怕還要差不多五天的時間才能會回到長安,而自己帶著玄甲衛的話,兩天足矣。

    迫不及待的李寬才會想著自己單獨行動,可是這被侯君集叫住了,還是和他打個招呼。哪怕心中不喜,但是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楚王殿下不知所為何事?這樣匆忙,連讓侯某一盡地主之誼的機會都不給,難道侯某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對?”侯君集還是微笑著看著李寬,他現在是投靠太子了,所以其余的皇子他內心深處都有那麼一絲的抵觸。

    “絕無此意,將軍莫怪!小王確實是有些要緊的事情!”李寬雖然也不爽侯君集這帶刺兒的話,可是對方畢竟是這洛陽守備,而且是大唐三品大員,位列潞國公。要是真的和他鬧翻,李二那邊不好交代。李寬雖然不怕,卻也不想無謂的為一些莫名的原因交惡侯君集。

    “那末將也就不留楚王殿下了,只是這洛陽城中還有一個人,楚王殿下一定要見一見!”侯君集見李寬不和他爭辯,也不再胡攪蠻纏,轉而說起了別的事兒。

    “什麼人?”李寬有點詫異,在這洛陽他不認識別的什麼人啊!怎麼還非見不了!

    “殿下見了便知!”侯君集神秘一笑,然後拱了拱手︰“楚王殿下自己去,那人就在守備府!只是這些將士還是就留下來,等著後邊大軍一起進城!”侯君集說著,伸出手指著那幫跟著李寬沖進城中的玄甲衛士兵說道。

    “這……”李寬不禁無言,按理說大軍沒有得到當地軍伍長官的首肯,是不可以隨便進城的,李寬這是被抓了個現形,所以一時間不知說什麼好。

    “哈哈……去……”侯君集見到李寬的窘迫,不禁一笑然後讓他去自家府上,找那個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