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章回長安

第四章回長安

    還未回到那個一直惦念的城市,就已經見到了最想見的人之一,李寬感到很開心。所以在洛陽的守備府里,留下了他爽朗的笑聲。這段時日一直縈繞在他心頭的那些煩心事似乎也被排解了一些,和李麗質輕言細語的交談著,甚至忽略了在一邊的侯夫人。

    而侯君集的妻子也是識趣之人,見到他們兄妹相談甚歡,也就悄然退去,沒有打擾他們。

    “麗質,你怎麼跑到洛陽來了?父皇準許你出宮?”李寬問道。

    “是奉命來的喲!麗質前來先看看未來的嫂子啦!所以太子哥哥幫麗質說話,父皇才同意的!”李麗質歪著俏麗的小腦袋,嘴角帶著絲絲的壞笑,這副模樣在外人面前是絕對不會顯露絲毫的。

    “是嗎?你到底抓住了承乾哪只小辮子,讓他這麼幫你?”李寬伸出手刮了刮她挺翹的小鼻子,食指輕彈了她滑若剝殼雞蛋的臉頰。

    “嘻嘻……太子哥哥自己不小心,還能怪麗質嗎?麗質可沒有威脅他!是他自己做~頂~點~小~說~的!”小丫頭嘴角翹起像一只貓咪,就差那幾根一翹一翹的小胡須了。

    “豫章和天香呢?沒跟來?”李寬問道,只見到李麗質他就知道其余兩人恐怕沒在這里了,不然早就一起跑出來了,但是還是問了一句。

    “是呀,豫章還哭著鼻子,想要跟來,可是被父皇呵斥了一頓,二哥你不知道。你不在的這段日子,豫章可是將宮里掀翻了,現在其他人見到她都是繞著走呢!青雀被她一頓揍。現在吃的都少了!”李麗質笑著對李寬說著這些時日宮里發生的事情,十指縴縴交叉在下巴下面,這樣枕著。袖口下滑,露出了如若凝脂的白玉般的玉臂。

    “哈哈……青雀有沒有瘦啊?該不會就這樣減肥了!”李寬也覺得不可思議,李泰那小子不管怎樣都吃得好睡得香,一身肥肉走路都累得慌,怎麼會吃不下飯了?豫章究竟做了什麼事兒。傷害了一個胖子熱愛美食的心!

    “那丫頭,現在瘋的很,你不知道。她抓著毛毛蟲放進了襄城大姐的紗帳里,差點把大姐給嚇哭了,還挖著坑在李佑經常走的小路上,結果李佑那小子掉進坑里。被里邊那條小蛇嚇得哇哇大哭。”李麗質繪聲繪色的講述著小魔女豫章的英雄事跡。讓李寬感到一陣頭痛。這個丫頭片子現在越來越膽大包天了,將來再長大點還不知道要做出些啥事兒來,看來得好好的管教一番了,別讓歷史上高陽的事情出現在這個小妹妹的身上。以她現在的膽子,說不定呢!

    “看來是該管管了,別將來嫁不出去了!”李寬皺起了眉頭,似乎在想著如何管束這個瘋丫頭。

    “好了,麗質把你這次是和我一起回去還是再在這洛陽住幾天?快要到年關了!”李寬問道。他倒是希望李麗質留在洛陽。軍中不留女眷。只是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奢望罷了,見到了自己。這丫頭定然會粘著的。

    “當然是和二哥一起走咯!本來就是因為想見見未來的太子側妃,才到洛陽來的,這幾天也見到了憐兒姐姐,現在當然要回去了!沒想到憐兒姐姐居然……哈哈……太子哥哥有的受了!”李麗質笑得幸災樂禍,卻神神秘秘的不和李寬說明。

    “行了,你這丫頭,自己也是瘋的很,還好意思說豫章!”李寬一個爆栗敲在李麗質的小腦袋上,讓她俏麗的五官扭成一團,小嘴嘟著,呼呼的看著自己二哥。

    “怎麼,還不服氣?你看看你這樣子,哪里像是淑女了?母後要是知道了,你有沒得好了!”李寬嘴里碎碎念著。

    “哼,這里就只有二哥和我,要是你母後知道了,那定然是二哥你告的密,麗質就咬死你!”李麗質小嘴張開,露出細密的貝齒,潔白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粉紅的牙床和小巧的丁蘭香舌,小舌頭在牙齒上滑著繞了一圈,頓時讓李寬有一種驚艷的感覺,這丫頭不過十二歲,就已經出落得俏麗,身量也長開了。難怪古人結婚的早,是發育的早啊!

    “好啦,知道啦!你這丫頭在外人面前裝的可像了,將來你夫君可要受苦了!在這里二哥表示同情!”李寬將李麗質柔順的秀發揉成一團亂麻,哈哈笑著站起身來,向著廳外而去。

    走出會客廳,看著四周嚴寒中仍舊保持著清脆的花草,頓時心情愉悅。沒想到這侯君集居然使用了最原始的溫室,這些花草多數在這個世界都應該枯萎了,結果這里仍舊是興興向榮。那一堵聳立在前方不遠處的牆壁定然是一堵火牆,保持這里的溫度適宜,所以才能在這寒冬見到這青翠的花草。

    這也是李寬的土炕流傳開來之後漸漸產生的新鮮物件兒,大唐百姓不缺乏生產力,只是有的時候沒有想到這些而已,只要開了一個頭,他們就能將這簡單的東西玩出花來。這就是漢家民族,他們能快速的模仿,並且衍生出自己的特色。所以後世盜版和山寨是層出不窮,屢禁不絕。

    這些李寬都不是很在乎,反正他當時也沒想過自己要靠這些來維續自己的生活,他的身份讓他可以一生衣食無憂,只要他不向那最高處的位置伸手,那麼他就不會觸及到李二的底線,李二也就不會和他來真的。整個大唐,李寬也就害怕李二,不是怕他這個人,而是怕他手底下的那些軍隊。

    李寬走了出來,李麗質緊隨其後,一蹦一跳的顯盡小女孩的本性,見到漂亮的花草就叫著二哥,讓他幫她摘下來,然後用那已經變得光禿禿的柳梢條子編成一個花環,戴在頭上。笑臉甜蜜的像是偷吃了的小狐狸,讓李寬一陣無語,真是容易滿足的小丫頭。自己給她帶的那些禮物是不是可以不給她了呢?他在心里這樣壞壞的想到。

    “二哥,你快點啦!真是的,都當將軍的人了,怎麼還是慢吞吞的,快點!”李麗質轉過身來,看著一臉笑意的李寬撒嬌道,伸出素手拉起了李寬的手掌,就往前扯著走。

    “急什麼,你這丫頭,淑女一點!待會兒要是遇到別人,你的淑女形象就毀了!”李寬感受著手掌上傳來的溫潤,不禁出聲調笑道。

    “不要你管,討厭二哥!”李麗質嘴上說著討厭,手上卻沒有放手的意思,她拉起李寬的手,就像是十年前那一次一樣,那個在晨風中倔強的揮舞著拳頭的小男孩,倒在地上也一次次爬起來的小男子漢。現在他長大了,這雙手也變得有力強健起來,甚至掌心已經有了老繭,厚厚的一層是整天握著馬槊帶來的。

    “二哥,你說你會這樣一直牽著麗質走嗎?”李麗質忽然問出這麼個問題。

    “當然,二哥會牽好麗質,直到麗質找到自己喜歡的人,放開二哥的手為止!”李寬見到突然多愁善感起來的小丫頭,不無感觸的說道。

    “真的嗎,二哥你要記得,你答應了麗質的喲!”小丫頭開心了,小手拉著李寬的手甩來甩去,似乎撿到什麼寶貝了一樣。嘴巴里發出風鈴一樣的清脆的笑聲,咯咯的灑落在這寒冬的黃昏。

    夕陽西下,倦鳥歸巢。行人們粉粉的匆匆往家趕,金色的陽光固執的在天邊,燃燒了天上的雲彩。牽著自己二哥在洛陽行宮的假山上看夕陽的小丫頭大呼小叫著︰“二哥,你看,那朵雲像不像小灰灰?”小手指著天邊那一朵像是一條大狗的火燒雲,李麗質歡呼著。

    “真的耶!有點像喲!”李寬很是放松的回答著,一只手枕在腦後,另一只手被小丫頭牽著,李寬放松的躺在假山的上頭,這天氣雖然寒冷,但是迎風處被貼心的擋住了一塊厚厚的皮毛,寒風吹不到這里,再加上身側那小小的暖爐,還真沒有多大的寒意。

    “好了,早點休息,明天就要回長安了!”李寬和李麗質這一下午,就這樣過去了,明天就要趕回長安,因為在下午時分,後續的大軍也到達了洛陽城。僅比先頭部隊慢了不到半天的時間。這要歸功于李世績這個統帥了,能夠讓大部隊如此高速的行進,整個大唐也就那麼兩三個人而已。

    第二天,天色漸亮,李寬從洛陽行宮中的一見寢宮里行了過來,翻開身上的棉被,伸了個懶腰,這一覺睡得可真舒服,好久沒這樣放松的睡上一覺了,在軍營中每天訓練雖然精神上不緊繃,但是肉體上卻是累得不行,之後戰場上睡覺都要警醒,敵人隨時都有可能出現,要是反應稍慢,就有可能被人抱著回來,當然不是殘廢,而是裝在罐子里。

    洛陽城門打開,吱吱嘎嘎的聲響迎著太陽,城門打開的時候,第一縷陽光照射進漆黑的城門洞里,帶來了這一天的光明。李寬騎著追雲,身邊跟著小灰灰,在晨曦中走出了洛陽城的大門。身後是一輛秀氣的馬車,綢緞做成的馬車窗簾微微的掀起,縴細的指頭輕輕的撩起了垂下的車簾,一個俏麗無雙的小腦袋伸出來,對著前面的騎馬的身影做了個鬼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