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四章交換

第十四章交換

    “父皇,果真如此決定?”李寬也跟著站起身來,他焦急地看著站在高台上的李二,眼神充斥著不敢相信。這還是自己印象中的那個父皇嗎?為何當初抱著麗質哈哈大笑的父皇會變的如此的陌生,這冷酷無情的決定,真的是出自那個一直愛護著麗質的父皇?還是說權利的巔峰站得久了,俯瞰天下久了,真的消磨了他心中的感情?

    “寬兒,這天下雖然是我們李家的,但是也是天下人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宿命,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不論你出生貴賤,只要在這天地間,就沒有不受束縛的自由!”李二看著身邊的沙漏,還有半刻鐘︰“朕是這天下之主,這天下真的是朕的麼?那些懷有異心的人真的全都消失了?天下真的全部歸心了?”李二看著緊閉的立政殿的大門,在那一邊是天下群臣,是滿朝文武,是這天下除了皇家之外最為顯赫的一群人。那里邊有多少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有多少又是心懷鬼胎的呢?

    “父皇!”李寬還是無法接受,政治這東西還真不是他能玩得轉的,他不像程咬金,尉遲恭那樣善于裝瘋賣傻,也沒有長孫無忌,房玄齡等人的老謀深算,甚至連魏征的那種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倔牛脾氣他都沒有,他只是一個普通人,會點拳腳,只想自己在乎的和在乎自己的人都能過的順心如意而已,可是他的身份卻不允許。這是一種無奈。

    “不必再多說了,有些事情不論怎樣都是無法讓步的!”李二冷聲說道。

    “父皇!”李寬不甘心,還想做最後的努力。

    “你下去吧!”李二一揮衣袖。讓李寬下去。然後轉過身,背對著他。李寬沒有看到的是,在轉過身去之後李二雙眉皺起,眉宇間閃過絲絲的痛楚的表情,其實他也舍不得將李麗質嫁給長孫沖,身為大唐帝國權利最巔峰的人,作為一國君主的他豈會不知道長孫沖的德行。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考量,長孫無忌的權柄是日益的加重,看他的身子骨。再活個幾十年是沒啥大問題的,這樣他將來定然是權傾朝野的重臣。再加上長孫無忌和皇後的關系,李二想動他都要先思量一番。而且長孫無忌做人也識趣,所以李二對他的態度是拉攏。

    如何拉攏這樣一位權臣。對于皇帝來講很是簡單。賞賜財物,美女,賞賜高官厚祿。這些手段都是行之有效的,只是這樣的小手段都只能保證他忠于一時,不敢保證他忠于一世。所以還有一個方法就是結親,結為親家,兒女親家才能真的獲得一世忠誠。

    只是讓哪一位公主嫁入長孫家,李二又是一陣猶豫。這個舍不得,那個有不合適。總之李二費了一番心思。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長孫沖今年十三歲,和李承乾一般大,已到了婚配的年紀,而李二的公主,適合嫁人的也就只有李麗質了,年芳十三的李麗質和長孫沖差不多大,兩人自小熟識,長孫沖對自己這位表妹也是非常的喜歡,而李麗質也不是非常討厭自己這位表哥。這一切似乎都是那麼的和諧,只是李二自己的感情上卻舍不得,李麗質一直都是他的心頭肉,貼心小棉襖。小時候只有她和那個混世小魔王豫章敢順著自己的大腿往上爬,只有她們倆會甜膩膩的摟著自己的脖子叫父王。有太多的回憶,太多的美好。為了江山社稷這一切都將埋葬,在自己的心里化作冢中枯骨。

    “父皇!兒臣……”李寬見到李二轉身,急忙叫道。

    “滾出去!”李二厲聲大喝一聲,在這空落落的大殿里來回的傳蕩著。

    “兒臣不走,兒臣願意用此行的軍功換取麗質的婚事!”李寬大聲地說出自己的條件。

    “你這是在交換嗎?你可知道君無戲言?你可知道一言九鼎?”李二真的感到憤怒了,一而再再而三的頂撞自己,真的以為朕沒脾氣麼?狹長的虎目一睜,轉過身,長長的大氅後擺隨著他的動作飄蕩。

    “兒臣知曉,軍功不夠,兒臣用它來補!”李寬說著解下了他這一路上一直被在背後的包裹,提在手上,很是鎮定的對李二說到。似乎他手中的東西,真的比起拉攏長孫家還要有價值。

    “哦,什麼東西?寬兒既然如此有把握朕一定會答應?”李二不知道李寬哪里來的信心,那小小的包裹里裝的又會是什麼東西真的值得他寧願出爾反爾的違背自己的承諾也會交換麼!

    “那是自然!為了這東西,兒臣和長樂在五十里外的驛站還被人伏擊了呢!”李寬信誓旦旦的說道,雖然在他心中一直都另有想法,但是現在為了增強說服力,他寧願相信之前的那些襲擊者是為了這東西而來。

    “誰人這麼大膽子?敢在京畿之外,天子腳下伏擊一名親王和公主?是誰,朕要知道是誰!”李二一听說有人伏擊了李寬和李麗質,頓時火冒三丈,這還了得?在這天子腳下,京城外五十里,完全就是在長安城的大門口,居然有人敢暗中設伏對付他的兒女,這是要造反?

    李二的咆哮在立政殿里響徹著,大門外的群臣也听的是戰戰兢兢,這樣暴怒的情緒,這幾年可是少有在陛下身上出現了,上一次還是在突厥南侵的時候,這一次又是為何?突厥不是被打敗了嗎,難道是楚王殿下?

    只有武將群中那幾個武藝高強的人,耳根子一陣顫動,臉上一陣驚駭,他們听到了殿內的具體內容,當然只是李二這一聲大聲的咆哮。但是有這一聲就足夠了,消息實在是太勁爆了,居然有人伏擊皇子公主,這是什麼情況?看來暗地里真的有人心懷不軌,真的有人還在覬覦著那個高高在上的位置。這大唐的水,恐怕又要渾濁起來了,這樣也好,有這些野心家在,自己這些武將才有存在價值嘛!

    “暗一,暗一……”李二疾聲的呼喊道,可是久久的無人答應。見到這一幕,李二才猛然驚醒,暗一被他調到草原上執行秘密任務去了,之前一陣惱怒,讓他突然間習慣性的叫出了這個代號,現在在他身邊潛伏的是暗三。

    “出來!別偷懶!”與暗一的絕對服從,絕對听命不同,暗三顯得有性格多了,時常偷懶。但是李二卻並不慍怒,因為他知道能夠加入暗衛的定然都是對皇室忠心耿耿的,而且代號越是靠前,身手越是了得。像秦瓊這樣的身手,萬軍中殺進殺出,取敵將首級如探囊取物一般的猛將,居然才排到第七,由此可見一斑。

    “聖上,有事您吩咐!”一個懶洋洋的生意傳來。李寬異常的詫異,他雖然感受得到聲音是從角落里傳來的,但是他卻如何也看不到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有人。

    “別瞧了,這些人從來不會輕易的出現在人前的!”李二見到李寬驚奇的表情,心中的憤怒也稍稍的壓制下來一些,這個小子表現得那麼神秘,也有詫異的時候!

    “父皇……”李寬趕緊躬身站好。

    “去查查,到底是誰,在這路上襲擊了楚王和長樂公主!這一次要是再查不出什麼結果的話,你們暗衛自己看著辦吧!”李二冷聲說道。

    “放心,上次是暗七那個只知道橫沖直撞的家伙,要他去查,都是明火執仗的沖到人家家里去翻箱倒櫃的找線索,那樣能找到啥啊!這一次一定不會讓聖上失望的!”那懶洋洋的聲音還是那麼慢條斯理地說道。

    “哼……說的好听,要是做得不好,你這懶貓這一身的皮朕都要給你剝下來!”李二顯然對這家伙的態度很是惱怒,但是卻還是容忍著,這暗地里的家伙還是真有那麼幾分本事的。

    “好了,寬兒就讓朕看看你究竟要拿出什麼東西交換你認為的無價的麗質的幸福!”李二在暗地里的那個家伙應命離去之後,才轉過身問李寬道。

    “父皇,請看……”李寬將手上的包袱雙手捧起,舉于頭頂,呈上前給李二。

    李二信手接過,小小的包袱很有些分量,抓在手里沉甸甸的,似乎里邊裝的是一塊石頭。李二緩緩地解開了系在一起的繩結,將包袱放在九龍椅前堆放奏折的案幾上,然後一層層的展開,包裹不大,但是卻裹得很嚴實,一層又一層的。看得出李寬對這東西很是小心,包裹得如此的嚴實定然是怕磕著踫著。李二的興趣更加濃厚了,這個小兒子。一向是對于各種東西都見怪不怪的樣子,從未對一件東西如此上心過。

    “這……這是……”李二將包裹展開,里面的東西讓他忍不住結巴起來,而且對于李寬的膽大包天,也有了一個新的認識,這家伙居然玩的這麼大,真是該好好教訓教訓。

    “如何?這東西能換吧?”李寬見到李二的樣子有點小小的興奮,這叫做現世債,還的快。剛才李二還在笑話他,找不到藏在暗處的人,現在就被李寬笑了回來,當然李寬只能憋著,比起李二敢直接說出來還有著很大的差距。

    “這東西怎麼在你手里?”李二吃驚地問道,據他所知這東西不該在李寬手中才對。

    “父皇,別管為什麼在兒臣手中,只要你說,這東西能不能換回麗質的婚事就好!”李寬才不願多說呢,有些事兒還是神秘些才保險。(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