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八章暴怒的巨龍——死不悔改

第十八章暴怒的巨龍——死不悔改

    “還不認錯?”李二的聲音更加的冷了,從未想過李寬會拒不認錯,這小子真是膽大包天,在朝堂上公然毆打大唐國公,這可是大唐最高的勛貴了。滿朝上下,國公一級滿打滿算不過才那麼十幾二十來人,其中大半還是李淵在位的時候冊封的。李二當政之後不過那麼寥寥數人,像魏征等人都是後面的歲月里才慢慢的被冊封的。可是現在李二冊封的國公中最為尊貴的趙國公長孫無忌被自己的兒子,當庭打倒在地,這無疑是在挑釁他的權威。

    “兒臣何錯之有?長孫無忌,身為我大唐尚書左僕射,位列三公之首,居然不要面皮的以私人情誼,要皇室將公主下嫁。這已經是外戚專權的表現了。這樣的權臣,要是還順著他的意思將來定然是王莽之流!”李寬義正言辭的說道,他這也是胡扯,長孫無忌雖然後來也是大權獨斷的權臣,但是卻從未想過取代李唐江山。倒是一個小小的武祝 詈筧慈〈死釤疲   宋渲塴br />
    “哼,強詞奪理,輔機是你母後的哥哥,作為〔頂][點〕小說 大唐國舅,是你這小子的長輩,如此出言誹謗,你的忠孝廉恥是怎麼學的?朕倒要好好的問問孔穎達是如何教導你這逆子的!”李二雙手用力的在龍椅的扶手上拍了一下,站起身來沖著李寬吼道。

    “父皇你不是知道,這些年兒臣去學宮的次數屈指可數,此時如何能怪罪孔大人!”李寬不願將孔穎達等人牽扯進來。出言說道。這倒不是他好心,而是現在已經讓他焦頭爛額,要是再加上那幾個酸儒。那他還不如直接撞死在這大殿之上算了。

    “你居然還敢說出口?沒去幾次?是一次都沒去!朕將你們這些王子皇孫交付給他們幾人教導,如此重要的事情,他們居然連有你這樣的漏網之魚都不向朕稟報,這是瀆職。朕要法辦他們!”李二現在徹底的憤怒了。他被李寬頂撞得已經要失去理智了,現在提起什麼人都會讓他暴怒不止。

    “麗質,去將你母後叫來!”長孫無忌悄悄的對李麗質說道,他發覺李二已經有失控的跡象了。而在場的諸人皆不能讓他平息怒火。李寬是最主要的點火者,而李麗質和他自己則是幫凶。現在激怒了這盤踞在大唐最巔峰的巨龍,長孫無忌這只老狐狸才發現。無法平息巨龍的怒火。或許等會兒,這把火就要燒到自己頭上了,趕緊的去叫救兵。

    在這里,只有李麗質去最合適。自己要和楚王李寬對質。自己一走,李寬那個不省事兒的家伙定然會將一切的責任都推到自己身上,這是萬萬不能的。所以自己不能走,而內侍自己卻沒有指揮他們的權利,畢竟能在這立政殿當差的,都是李二的親信,他們只會听李二的命令行事。那麼只有站在一邊一臉擔憂的李麗質是最好的人選。

    “舅舅……”李麗質一臉擔心的看著咆哮的李二和跪在地上的李寬,似乎不願走。

    “放心。他們不會打起來的,舅舅向你保證。只要你去把你母後叫來,舅舅就不讓你嫁給你沖表哥了。”長孫無忌努力的讓自己臉上顯露出和善的表情,只是他鼻子周圍一圈青紫色的拳印,使得他的表情看起來很是別扭,好笑,李麗質看的一陣忍俊不禁,就連她一直擔心的李二和李寬會不會打起來都暫時忘卻了。

    “快去!不然你父皇真的失控了,那時候可是會死人的!”長孫無忌焦急無比,李二的情緒越來越激動,臉上,脖子上都顯露出青筋來。身上的大氅被他解下,隨意的扔在一邊,里邊穿著的莊重的冕服,此時也被扯得亂糟糟的。龍椅前的案幾更是一片狼藉了。剛才收繳上來的重要的奏折,此時正散落在地上。

    “你小子,是要氣死朕麼?朕這些年放縱你,就讓你學會了這樣的無法無天?你是不是真的以為身後那神秘的科學家可以保護你的周全?這樣肆無忌憚,將來還了得?說長孫無忌是權臣?照這樣下去將來你也是,而且比起長孫無忌,你更加的無法無天。現在就敢當庭毆打王公大臣,將來是不是要用你腰間的橫刀,將不合你心意的大臣們全都砍了腦袋去?”李二一把扯開冕服的衣領,露出月白色的中衣。腦袋上的平天冠也有些歪斜,想來是剛才一番打砸搞偏的。

    “兒臣不敢!”李寬此時才不想和李二爭論這些,他也看出來了,李二今天是被自己和長孫無忌逼得緊了。做皇帝累啊,做得肆無忌憚一點,就是暴君,想做一個好皇帝,就要忍著,忍著不對大臣發脾氣,要傾听他們說的那些有理或是無理的話,從中找到可以采納或者可以批駁的,然後做到以理服人。

    這樣看來做皇帝還不如一些豪族的家奴,家奴有些時候還可以狗仗人勢,仗著自家主人的威風欺負欺負別人。可是皇帝呢?貴為天下的主人,卻失去了許多普通人唾手可得的一些東西。尤其是李二這種,想要做千古明君的,無法發泄自己的憤怒,無法隨著自己心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魏征,蕭等等一幫喜歡挑刺兒的臣子,總在盯著你的一舉一動,稍有不妥,就是一頓直言進諫。不知有多少次李二想將魏黑子就地正法了,但是一次次的打消了自己的這個念頭,一次次的壓抑自己的怒火。

    就在前幾日,李二再一次被魏黑子弄得下不了台,甚至當著許多重臣的面,向魏黑子躬身認錯。這就已經讓李二別去了個夠嗆,這火氣還沒下去呢,又遇到了李寬和長孫無忌這兩人這一次恰巧闖到槍口上去了。

    “不敢,那就是想做了!你身後的老師,朕想是時間見見了,你這孩子這些年跟著他們就學到了這一身傻大膽?你知不知道,現在大唐帝國是風雨飄搖,朕需要聯合所有可以聯合的力量。你知不知道,這一次,傳國玉璽回京的路上,無數的世家大族派出了多少的兵馬?他們對這天下,對李唐還有著藏于暗處的野心!這樣的時刻,你居然和長孫愛卿鬧起來,你是要斷我大唐的一大助臂?”李二喘著粗氣,面紅耳赤的對李寬吼道。

    “父皇,沒這麼嚴重!那些世家大族是有野心,但是卻沒那個實力推翻大唐的統治!”李寬還真的不知道世家大族的力量如何,雖然他在心里也非常的重視世家大族那些門閥的力量,但是從未想過幾個以詩書經義聞名的家族,會有那麼強大的武裝力量。

    “你不知道,作為能流傳千古的世家大族,他們的底蘊豈是一眼就能看穿的?每一家雖然不如皇家,但是幾家在一起,就連我都要給他們三分顏色!世家大族,是大唐的心腹大患,外敵環視的時候,他們會安分的蟄伏,讓我們皇家在前面為他們阻擋這些狼子野心的家伙,只要外敵被消滅,他們就成了整個帝國內部的吸血鬼,比起那些異族都不差分毫!”李二雖然喘著粗氣,但是怒火似乎平靜了些。

    “也就是說,父皇將麗質嫁給長孫沖,是為了團結長孫無忌大人?”李寬不解的問,他始終覺得這個理由有點牽強,難道麗質不嫁過去,長孫無忌就會站在世家大族那邊?而且現在大唐四周也是群敵環視,那些世家定然還等著大唐和這些異族火並,那樣他們的地位也會越發穩固。

    “你怎麼還不明白?長孫無忌是不會背叛大唐的,可那是朕和他之間的交情,是你們母後和他之間的親情。不是大唐和他的聯系已經緊密到了這樣的地步!皇室不能只靠朕,要靠所有的李家人一起!所以不管是麗質還是你,還是承乾,青雀,恪兒,你們這些王爺公主都要為了李唐付出些什麼!你明白了嗎?”李二聲音再次冷冽了。李寬居然認為自己是用李麗質拉攏長孫無忌,實在是荒繆。這不僅僅是李麗質一個人,還有其余的皇家的兒女,都是這樣的,只是李麗質和李寬關系最好,這小子才接受不了。

    “要是需要公主聯姻,為何一定是麗質?兒臣希望麗質將來能嫁給她自己喜歡的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想給牛馬配種一樣,隨意的指認一個。”李寬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至少他絕對不願見到李麗質嫁給長孫沖。

    “你……信不信朕現在就將麗質許配給長孫沖,賜婚給他們?而你甚至見不到那天,因為要是你再這樣固執的堅持己見,那麼朕想這大唐也不需要你這樣的王爺!”李二威脅道。

    “父皇,就算是死,兒臣也反對這樁婚事!真的要他們倆結合在一起,將來定然是不堪設想的結局!”李寬昂著頭,絲毫不讓。

    “那麼朕就現在斬了你!”李二暴怒出聲︰“來人,將楚王拖出去,關進掖庭宮,等候發落!”

    “陛下不可啊!”長孫無忌見到事情真的越來越糟糕,李寬甚至要被打進掖庭宮了,連忙上前勸阻。

    “長孫愛卿不必再說,這逆子,不受點教訓,真的以為這天下是他的了!”李二喘著粗氣,再一次扯了扯冕服的領子。

    “陛下,這是生誰的氣呢?這天下,自然是陛下的!誰還能奪了去?”一個溫和的聲音,像是吹過松林的春風,響徹了立政殿。(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