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九章暴怒的巨龍——無法再抱著你了

第十九章暴怒的巨龍——無法再抱著你了

    溫和的聲音,讓寒冬都似乎沒那麼寒冷了。殿外雖然還吹著呼嘯的寒風,可是這一刻的立政殿,卻也從李二那帶著深深寒意的暴怒氣場,森冷的大殿,被李二無盡的威嚴布滿,隨著他的喜樂讓人有不同的感覺。

    但是此時,這一片巨龍的領地,突然撒落了一抹和煦的春風,將寒冬的嚴寒減去了幾分。這會是誰來了,當然是長孫皇後了,只有她才能這樣輕描淡寫的將自身的氣場融入李二的氣場之內,而且還是如此的融洽,似乎本就該是如此這般才對。

    隨著這聲音,風華絕代的長孫皇後從一邊的珠簾之後走了出來,明黃色的宮裝襦裙,長長的發髻上插著一只飛鳳簪子,雲鬢高髯,胸前的衣襟上用金線參雜著白色的絲線描繡著一團花團錦簇的牡丹,顯得尊貴而不俗媚,高雅似那謫落凡塵的仙子。此時她在李麗質的引領下,寬寬的走進了立政殿,這是她第一次來到這里,這個大唐權利最高的集中地,是所有男兒心中向往的廟堂。但是在此之前她對此地是避之不及,因為她是後宮之主,要是出入這里的話定然哪有牝雞司晨之嫌。魏征那幫子閑的蛋疼的言官們還不得用口水噴死她才怪了。所以她一直就呆在自己與李二的寢宮——兩儀殿。在那里周圍是自己兒女的住宅宮殿,來往探視也很方便,而且還能避免朝堂上的那些是非風雨,她又何樂不為呢!

    只是這一次她不得不來了。因為這一次的事情鬧將起來,她是無論如何也躲不了的了。甚至歸根結底,這一切之所以會成現在這樣。也有她的很大因素。要不是她和長孫無忌之間的關系,那麼隨便一個宗室之女嫁入長孫家也足以拉攏團結長孫無忌這樣的權臣了。可是長孫無忌是她的哥哥,那麼就定然無法逃離這場漩渦。所以現在她來了,主動的進入這場紛爭,不是被動的等著這事情鬧大之後將自己卷入。

    這樣一個主動,一個是主動,一個是被動。期間的差別了是說是判若雲泥。

    “觀音婢,你怎麼來了?”李二也見到了走進立政殿的長孫皇後,語氣平和了一些。向她問道。

    “听聞,陛下龍顏大怒,臣妾前來看看是誰觸動了陛下的逆鱗!”長孫皇後腳步輕緩,來到了李二的身邊。自然的伸出雙手。按在李二的肩膀上,然後將他按回了龍椅之上,素手縴縴,在他的印堂上輕輕地揉著。寬大的襦裙袖袍輕輕滑過肘間,露出一截如若凝脂的藕臂。

    李二閉上了眼楮,享受著來自她的溫柔,胸中潮起的波瀾漸漸的平復。

    半響之後,睜開雙眸。眸間一抹溫情一閃而逝︰“觀音婢,其實你不該來的!有些事兒。我們男人來承擔就好,就如當初一樣,我負責征戰天下,你負責美貌如花。這些事情你夾在中間,滋味可不好受!你難過,朕會心疼。”李二真情流露,這些年,他招妃納妾,後宮佳麗可謂無數。但是在他心底佔據最重要位置的,還是這個跟了他十五年的人。

    歲月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痕跡,更是增添了幾許的成熟動人。就像是熟透的蜜桃,又像是掛在枝頭鮮嫩的荔枝。總之這個女人這些年,一直沒有變,還是那麼美麗,還是那麼善解人意。

    “陛下,這件事,臣妾如何置身事外?一方是臣妾的兄長,當初含辛茹苦將臣妾拉扯大,一方是臣妾看著長大的孩子,從小乖巧懂事,一直沒讓臣妾操心。這手心手背的事,臣妾實在是沒有理由不來!”長孫皇後松開手,如若秋水的眸子帶著絲絲縷縷的傷感。

    “不必傷懷,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李二捧起她的俏臉,兩公母居然秀起恩愛來。真的是旁若無人啊!

    李二伸出手,輕輕地攬住了她因懷有身孕而變得有些臃腫的腰肢,感受著其間生命的律動,這一刻,李二徹底的平靜下來了,他的腦海一片空寧,似乎什麼都沒有,只剩下一片空白,但是卻又什麼都看得那麼透徹,朝堂,世家,這一切在他的腦海里如若驚鴻一瞥,剎那間,豁然開朗。

    “好了,觀音婢,你且在一旁看著。”李二伸手將長孫皇後引到一邊,轉過身看向還跪在地上的李寬,還有站在一邊,用手捂著自己鼻子的長孫無忌,一時間有了決定。

    “李寬,此次,出手毆打長孫國舅,趙國公,實為膽大包天,所以朕決定,此次你出征草原所獲之軍功,全部罰沒,並且剝奪楚王爵位,貶為楚國郡公。但是你給朕帶回了那東西,所以嘉獎官爵升上一級,楚王王爵不變。你可認罰?”李二直接作出了抉擇,將此次李寬在草原的功勞全都一筆勾銷,還剝奪楚王的爵位,但是因為李寬還帶回了一件對李二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所以王爵是保住了,仍舊是楚王的爵位。

    “兒臣認罰!”李寬此時還能怎樣?手中的資本隨著他揮出的那一拳,盡皆付諸流水。只能低頭,雙拳緊握,不敢看向李麗質的方向。

    在另一邊,長孫無忌被手捂住的那張嘴,咧開,笑了,笑得是那麼的得意。雖然李寬打他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之後的一切可以說都是他主導著進行下來的。這由不得他不得意,將李二的反應都能猜得**不離十,可見他對李二的了解有多深。

    “長孫無忌,你此次是受害者,但是卻是數次觸怒楚王,方才有此一出,所以你也要受罰,此次罰沒你三年俸祿,你可願受罰?”和李寬一樣,長孫無忌也是從輕發落了,不痛不癢的三年俸祿,對于長孫家來說也是像毛毛雨一樣的東西,這一點,長孫無忌豈會不答應。

    “老臣領旨謝恩!”長孫無忌跪下來,向著李二拜了一拜。這樣隆重的禮節,可謂是心悅臣服的表現了,要知道這只是李二的口諭,而非是正式的聖旨,而且此時是大唐,不是奴化嚴重的滿清。在這個時代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君王都還不值得他們彎曲他們的雙膝。所以若非是蓋有玉璽的正式的聖旨,別的口諭,令牌皆可不跪,而改為躬身。

    “既然雙方都願意接受懲罰,就這麼定下了!現在朕宣布,在此為長樂公主與長孫沖賜婚,年關上元節之後,擇日完婚!”李二當場宣布了李麗質的婚事。

    “不要!”李寬身上的力量在這句話說出李二的嘴的時候,就完全被抽干了,就那樣軟倒在立政殿的中央,倒在了長孫無忌的血泊里。心中無言的吶喊著,希冀著,希望這是自己听錯了。

    但是他轉過頭,看到了李麗質顫抖的身子,看呆了那順著她的手指緩緩墜落的那一支金步搖,還有那雙帶著點希冀火光熄滅的眼神。他知道沒有听錯,這是真的。李二真的給她和長孫沖賜婚了,這讓他眼前一黑,差點暈厥過去。

    “對不起,麗質,二哥沒用,沒有幫助到你!對不起……”李寬在心中這樣無聲地呼喊著,用雙手按在地上,不讓自己倒下去。

    “對不起,麗質,以後再也不能抱你了!二哥沒用啊!”李寬覺得自己再也無顏見那個給他記憶里留下美麗倩影的妹妹了,他想要找個地方藏起來,再也不用見到她的地方,哪怕是在蠻荒的叢林,在北疆的沙漠中,在茫茫海波的阻隔之下的東瀛,只要能逃離那雙無神的幽怨的眼楮。

    “二哥!”如同以往一樣,小丫頭受到了委屈之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的二哥,她習慣的開口,呼喚那個能給她避風擋雨的身影。在之前,她就一直是這麼做的,在得知李二和長孫無忌兩人希望她嫁給長孫沖的時候,她就義無反顧的跑出了長安,到洛陽等著那個身影的歸來。現在,事實已經注定,她還是希望那個無所不能的二哥能創造奇跡,但是這一次,她失望了。

    那個人現在正癱倒在地,不敢看她,一身威武的鎧甲此時卻顯得是那麼的沉重與頹廢,那上面曾經看著是榮耀勛章的刀痕,此時卻是那麼刺眼。那猩紅的披風,就像是即將穿上的嫁衣,又像是被那鮮血沾染的旗幟。

    “對不起,對不起……”李寬癱軟在地,仰著頭,看著那黑暗的穹頂,嘴里喃喃的說著,雙目無神。他說到底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希望自己在乎的人過得開心的普通人而已,此時的既定事實,徹底的打擊了他,徹底的讓他身為穿越者的驕傲破碎了,哪怕有什麼超級金手指,但是卻也無法挽回此刻的局面了。

    李寬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回到自己的小窩的,他像是失去了這一部分的記憶一樣,或許是被人抬回來的吧!李寬看著熟悉的‘咸菜店’的穹頂,那里有他掛上去的千紙鶴,那是他和三個小丫頭一起疊的,他眼神微微失神了一剎那,又看向了別的地方,因為看到那些紙鶴他又想起了那個人了。(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