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章幸好還有你

第二十章幸好還有你

    呼嘯而過的寒風,吹過了顯才殿的大門外,卷起地上的積雪,紛紛揚揚的灑落在半空中。呼嘯的聲音,讓人听到就覺得身上一陣寒顫,不自覺的緊了緊身上的衣服。

    貞觀四年即將過去,現在是這一年的最後一天了。除夕之夜,這一夜,整個長安城燈火通明,雖然這個時候年關不如上元佳節那般熱鬧,但是卻仍舊是無數百姓希冀的日子,因為新的一年來了,新的希望也被點燃,他們希望在這新的一年里,能夠過上夢寐以求的好生活。當今聖上賢明,吏治清平,雖然外敵仍舊環視,可是有無敵的大唐鐵騎在,他們相信所有的敢覬覦中華大地的敵人,都將倒在大唐鐵騎的刀槍之下。所以,家中老妻用這一年從牙縫里省下來的花銷,扯上幾丈的棉布,全家都做上一身新衣服,希望來年會更好。

    但是,在皇城深處,位于東宮和掖庭宮之間的顯才殿,卻顯得有些清冷了,這里的主人是當今陛下最喜歡的皇子之一,一直恩寵有加的楚王殿下李寬。但是旬日前發生的那樁震驚朝野的大事,讓這里變得門可羅雀。昔日來來往往探視的皇子公主們全都不見了,整個宮殿顯得頹敗冷清。就只有一支殘燭,微微的照亮了大殿中央的那一張桌子。四四方方的桌子,上面擺著三菜一湯。這是李寬的小侍女天香親手做的,是他們倆的年夜飯。

    “主子,起來吃飯了!”小丫頭還是穿著一身彩綢織就的華麗衣衫。頭上兩個鼓鼓的包包頭,顯得俏麗非常。只是蒼白的臉頰,還有凍得通紅的雙手,才顯露出原來她之前一直在忙活著,洗菜做飯,這些事情這些年一直是她在操持。可是卻從未像現在這樣,去御膳房領取些食材,都被管事的宮人詢問了一番,才得到。

    “天香,還好有你!”虛弱的聲音傳來,從側面的寢宮里一個蹣跚的身影走了出來。李寬上一次當庭打了長孫無忌,雖然因為立下的功勞,沒有丟掉王爵,得以繼續留在皇宮之中。但是卻也從此以後變得有些異常,時常一個人發呆,一呆就是半天。這讓他那小侍女擔心不已。幾次想去藏玉齋求救,但是都忍住了。

    在小丫頭的心里,她是怨恨李麗質的,要不是她,主子不會變成這樣,要不是因為她,自家主子的性子才不會去管你嫁給誰呢,那樣現在這里應該是風風光光的,無數的小皇子,小公主前來這里,拜見自己主子,听他講好听的故事,崇拜的看著他。想著這些,小丫頭不由得出神了。

    “想什麼呢?”李寬走到餐桌前,看著出神的小丫頭,不由用沙啞的嗓音問道。

    “主子,你來了!看,這是香兒做的喲!可好吃了!”小丫頭被這一聲打斷了胡思亂想,見到李寬就站在自己身前,連忙拉開桌前的椅子,讓李寬入座。

    “嗯,不錯!”見到桌上簡簡單單的菜,李寬還是夸贊了一聲,小丫頭這段時日的操勞以及委屈,他都看在眼里,但是他卻沒有出手干涉,因為只有經歷這些事情,單純的小丫頭才會明白人心,其實不是她一直想的那樣美好。這世界上有人喜歡你,就有人討厭你,沒有人能像黃金白銀一樣,讓所有人都喜歡。只是因為種種的原因,或是出于各種目的,他們會時常地圍繞著你,讓你感覺到他們表現出來的好意。但是那都是帶有目的的,都不是真心實意的對你好。

    患難見真情,日久見人心。不知是誰說的,李寬已經想不起來了,但是他卻覺得直到現在自己才明白這句話的實際含義。就像這段日子自己受到的冷遇一樣,以前那些圍繞自己的人,現在還剩幾個呢?那些表現得恭敬崇拜的弟弟妹妹,現在一個都不來了。這是為什麼,李寬作為一個成年人自然知道,那些小家伙身後的人也知道。

    有些事,其實一直都只隔著那麼一層薄薄的窗戶紙,只是沒人捅破而已,因為捅破了,彼此之間都會感到尷尬。但是同樣也是因為還沒有捅破的必要,捅破了之後,就再也粘不回來了。現在那些人和李寬之間就已經捅破了這一層假裝的友好,表現的全是功利。

    “主子喜歡就好!”听得李寬的夸獎,小丫頭的大眼楮眯了起來,就像是被主人撫摸的貓咪,小巧銷售的瓜子臉上,掛起了甜甜的笑。

    “呵呵……今天是除夕,過了今夜,我們的小天香又要長大一歲了,現在主子送你一件禮物,算是給你慶生了!”李寬說著就伸手入懷,從衣襟里掏出了一個小掛飾。

    “好漂亮啊!”小丫頭看的眼前一亮,只要是女人,全都無法抵擋這些漂亮的小東西的吸引力,這一點不論古今皆準。

    這是一個翠綠的佛像吊飾,是後世最為常見的款式,大肚彌勒,肥頭大耳的彌勒佛,咧開嘴笑得最是歡快,大大的肚皮,脖子上掛著一串念珠。這掛飾的樣子,是李寬後世所擁有的一個機器雕工的翡翠掛件的樣式。稜角光滑,而且翠綠的顏色像是一汪深不可測的湖泊,在群山的環抱中的那種。盛夏時節,郁郁蔥蔥的森林倒映在其間,將那無盡的湖水染成綠色。倒映著天空中的白雲,亙古長存。

    這是一件翡翠首飾,當然此時的大唐人還未發現翡翠,或許有所發現,但因為翡翠是硬玉,硬度很高,不是一般的刻刀能雕刻的,所以也就無人欣賞。李寬這個是他自己按照心中殘存的印象,從系統中兌換出來的。這世界上綠成這樣的翡崔,大抵還沒有吧。因為哪怕是玻璃種帝王綠也還是有著雜質的,而傳說中的什麼龍石種,那只是業內人士之間的笑談,那是理想狀態下生成的最好的翡翠,現實世界有沒有還是未知之數。

    “喜歡就帶上吧!”李寬將手中的系著紅繩的彌勒掛墜遞給小丫頭。

    “嗯!”小天香歡喜的接過,然後喜滋滋的帶上,翠綠的掛墜掉在她胸前微微隆起的小乳鴿上,有一種別致的美感。

    “二哥,我也要!”一個聲音突然傳來,還帶著一股子急切。

    一听這聲音,李寬眉頭一展,是小魔女來了。這家伙倒是什麼都不怕,這段時日就只有她來的最勤快,幾乎每天都要跑過來,只是蹭吃蹭喝,還外帶蹭故事听。

    “豫章公主!”小天香向她行禮。

    “天香姐姐,快起來,一起坐!二哥,薇兒也要,你也給薇兒一個好不好?”小丫頭自顧自的坐在了李寬身邊,還招呼天香坐下。然後小手就抓住了李寬胸口的衣服,像是一只小樹袋熊一樣,小腦袋在他的胸前蹭著,嘴里黏黏的叫著。

    “你呀!真是纏人!好,好,好……二哥也給豫章一個!”李寬說著就再次伸手入懷,然後掏出了一個與之前一樣的掛飾。

    “好漂亮啊!”小丫頭雙眼冒著一陣閃光,就要伸手去搶李寬手中的東西。

    “二哥可沒說這個是給你的呀!”李寬將手一翻,就將那小小的掛件藏在手心里了,然後對還抓著自己胸口衣襟的小丫頭說道。

    “不嘛,不嘛!就是給薇兒的,薇兒都看到了!”小丫頭的邏輯實在是強悍,見到了就是自己的了,這樣的邏輯也只有她才會想的出來。

    “給了你,二哥自己就沒了喲!你要怎麼補償二哥?”李寬此時心情好了不少,因為至少還有這兩個人是真心實意的對自己的。

    “二哥給薇兒,薇兒就告訴二哥一個秘密!”小丫頭松開了手,然後揚起小腦袋,看著李寬一臉認真的說道。

    “是嗎?什麼小秘密啊?”李寬將手攤開,露出了那個掛件,只是這一個不再是翠綠色的,而是鮮艷的紅色,像是凝固的血液,又像是霜染的楓葉。這就是極品的紅翡,又叫做血玉,也有人稱之為血美人,美人染血,淒涼而又美麗。

    “不是小秘密,是大秘密喲!”小丫頭還是那副正經的摸樣,只是鑒于她平時的表現,這個大秘密可不一定是真的。

    “好吧!二哥用這東西,換取豫章的大秘密!”李寬終于松口了,決定交換。這讓小丫頭一陣歡呼。

    “給你,系好了,別掉了啊!”李寬知道這丫頭馬虎的性子,這東西要是不叮囑幾句,說不定什麼時候上樹掏鳥窩的時候就給掉了去。

    “知道了!”小丫頭也不知道听沒听清楚李寬的交代,只顧著將那笑面彌勒拿在手中翻看著,似乎很是感興趣的樣子。

    “你的秘密呢?”李寬在她的小腦門上一記輕輕的爆栗,頓時敲得小丫頭一陣痛呼。

    “二哥大壞蛋,薇兒被你敲笨了啦!而且一敲就將秘密敲得忘了怎麼辦?”小丫頭抱著小腦袋,不停的斥責李寬的暴行。

    “你是一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怎麼樣?想起來了沒?”李寬俯下身,頂著她的腦門問道。

    “想不起來了,二哥你那張挎著個臉嚇著薇兒了,薇兒忘了,除非你笑給薇兒看,薇兒就想起來了!”小丫頭嬌聲說道。

    “謝謝!幸好還有你……”李寬突然這樣說了一聲,然後一把將小丫頭抱了起來,大步離開了餐桌,到了大殿中央,一步步的向著大殿的大門處走去。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