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一章不止有我喲

第二十一章不止有我喲

    “二哥,你放開我啊!”小丫頭在李寬懷中掙扎著,想要掙脫。但是離開卻抱得很緊,就像是在他的懷中就是整個世界一般。這個時候,是李寬從來到這個時代第二次最最虛弱的時候。第一次是剛剛到來,那個時候面對著完全陌生的世界,他感到的除了孤獨之外,還有恐懼。對整個世界的恐懼,在得知自己命不久已之後,又加上了對死亡的恐懼。因為害怕,所以他想要抓住一個可以讓他做為依靠的存在。那個時候,天真活潑的李麗質帶來了希望,帶來了那一抹春天般的溫暖,所以李麗質走進了李寬的生活,成為了他心中佔據重要地位的一個特殊存在。現在,又一次感到迷茫與絕望的李寬,發現在他身邊還有著這兩個不離不棄的人,再一次緊緊地抓住了。不願放手,因為他怕只要一松手,這就像是那陽光下七彩的肥皂泡一樣,一下子就碎了。

    “你還沒告訴二哥,你的秘密呢!”李寬毫不松手,臉湊到了小丫頭的面前,嘴角不知覺的咧出了一抹微笑。這是他這些日子以來露出的第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之前面對小天香和豫章,他一直都是愁著臉,因為他心里沒有將兩人當作需要他去隱藏內心的人,是那種可以將內心敞開的貼心的親人。

    “二哥,薇兒悄悄告訴你,你不要聲張哈!”小丫頭小腦袋轉著打量著四周,似乎在觀察著什麼。

    “好,二哥保證不說!”李寬見她神神秘秘的,覺得一陣好笑,一個六七歲的小丫頭的小秘密誰會去刻意的偷听啊,她的表現讓李寬陰沉的心緒再次變得開朗了一些。

    “偷偷的告訴二哥,現在這里可不止有我喲!”小丫頭像是偷吃燈油的小老鼠一樣,帶著絲絲的得意的在李寬的耳邊悄悄說道。

    “嗯?”李寬警覺的向四周看了看,然後再不言語,靜靜的感受著四周的風吹草動。確認再三之後,他感到一絲的詫異,明明沒人,可是為何又感到有那麼一絲的被窺視的感覺!李寬再次轉頭,看向了心中猜測的那個方向,那里只有一扇窗戶,此時還是張開的,在窗外是漆黑的夜,那里有人麼?

    李寬放開了豫章,緩緩的向著那里走了過去,小丫頭被二哥放下之後,就急急忙忙的跑開了,手心中捧著那血紅的吊墜,美滋滋的看著︰這東西真漂亮,麗質姐姐一定會羨慕的呢!其實在小丫頭心里一直對李麗質有一種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對立感。不管是吃的穿的,還是玩耍,李二和長孫皇後一定是先想起李麗質,之後才順帶的想到她。每一次都是這樣,好幾次,小丫頭站在姐姐的前面,但是父皇和母後到達她們的藏玉齋之後,都是先叫著長樂,之後才是她。這讓她覺得自己其實就是姐姐的搭頭。

    沒娘的孩子,總是那麼敏感,小丫頭現在終于有一樣東西是在麗質姐姐之前得到的了,她非常的開心,心里覺得二哥是這世界上最好的人了,比起父皇和母後都好。

    李寬沒注意到這些,他現在正緩緩地靠近那扇洞開的窗戶,寒風從那里灌進了大殿,在靠窗的地方,地上都有著一層淺淺的積雪了。這說明這些日子,這扇窗戶是一直開著的。也就是說要是自己的感覺沒有出錯的話,這段時日一直有人在這里看著自己的情況?

    窗戶上雕著精美的花紋,朵朵窗花糊在潔白的布匹作為窗戶紙的窗戶上。作為一個皇子的寢宮,這樣的窗戶有很多,但是在這寒冬時節,這些窗戶應該都是關上的才對,這扇窗戶為何獨獨這樣敞開著?疑惑重重的李寬一步步到達窗前,向外面瞧了過去。

    呼嘯的寒風,吹過了外面的花園,一株株的臘梅樹在顯才殿前的那一片小小的花園里綻放著,一股沁人的幽香傳來。在冰寒的空氣中,讓人不禁精神一振。但是李寬卻沒有在這里發現任何端倪,窗外空無一人,以他的目力,雖然在夜間,但是看到遠處那些臘梅樹的花枝都是綽綽有余。所以他自信沒有人能在這種情況下逃脫他的視線。

    “沒人啊!”李寬納悶,明明在之前感受到有一種被盯上的感覺,在這個方位。可是這窗前除了滿地的積雪之外就在無他物,那又會是什麼情況。

    “哈哈……”小丫頭的笑聲在身後傳來,而且還伴隨著一陣得意的大呼小叫︰“薇兒的和天香姐姐的一樣耶!只是還是紅色的好看!”

    “是的,豫章殿下的好看!”小天香的聲音也接著傳來,以她柔順的性子,才不會和小魔女爭論什麼呢,因為這個好強的小丫頭,定然是要贏的,不然就會一直糾纏不休,讓人煩不勝煩。所以這些年來,天香和麗質總是讓著她,順著她的話說,這也嬌慣了這個小丫頭,現在整個皇宮之內只有三個半人能讓小丫頭乖乖听話︰李二,長孫,李寬還有半個是李承乾。其余人,全都是小丫頭拳打南山敬老院,腳踢北海幼兒園的目標。

    “行了,豫章!”李寬轉過身,看著坐在椅子上哈哈笑著的小丫頭,在看著在一邊面帶微笑順從的服侍著她的天香,李寬不禁出聲道。倒不是見不得小丫頭哈哈笑得不淑女,而是他看到了自己小侍女那一臉的倦色。

    “二哥,找到人沒有?”小丫頭跳下了椅子,蹦著小腳來到了李寬身前,笑嘻嘻的看著他,似乎對李寬找不到人毫不稀奇。

    “說吧,剛才窗外是誰?”李寬見到小丫頭這幸災樂禍的表情,就知道其實之前在窗外是有人的,這一點小丫頭十分的清楚,只是見到自己找不到人,她才覺得得意非常。至于窗外到底是誰,李寬心中有了幾分的猜想,但是又覺得那似乎不大可能。

    “嘻嘻……二哥你找不到!真笨,薇兒找得到喲!”小丫頭繼續損著李寬,然後眨巴著眼楮,小手伸了出來︰“二哥再給薇兒一塊漂亮石頭,薇兒就告訴二哥!”

    被敲詐了,李寬在心里冒出了這麼一句。但是卻又不得不繼續下去,因為之前他仔細的看了遠遠近近的地面,沒有絲毫的足跡,這說明之前沒有人在窗外,除非那人能做到踏雪無痕。但是什麼踏雪無痕之類的不過是人們臆想出來的東西,現實中的人,哪怕他再瘦,再輕,踩在蓬松的積雪上面也會留下足跡。就算是使用滑雪板,也會留下痕跡。所以他敢斷定,之前確實是沒有人在窗外。

    可是內心的感覺和小豫章的表現,卻又讓他猶豫起來。似乎在之前真的有人在窗外?為了知道真相如何,李寬只得在此掏出了一個吊墜,這一次上面刻的不再是佛像,而是一直活靈活現的猴子,這一次還是紅色的,只不過不是全然的血紅色,而是一種暖色調的火紅之色,這只猴子十分的傳神,身上的絨毛似乎都被雕刻出來了,看得見似的。可是摸上去卻又是石頭的質感,而不是血肉之軀的猴子那種毛茸茸的感覺。

    “哇……好漂亮,好可愛!”小丫頭的雙眸再一次被閃爍的小星星佔領,將手心里的彌勒佛胡亂的掛在脖子上,就伸出手要去搶李寬手上的那只小猴子。

    “小丫頭,你似乎忘了什麼?”李寬將手舉起,小猴子頓時升得老高,以李寬一米七多的身高,再舉起手來,足有一米八。以小丫頭那不足一米五的個頭,這一下完全是遙不可及的高度。所以哪怕她很努力的跳起來,小手舉得老高,還是得不到,這看得見摸不著的東西,讓小丫頭一陣亂叫。李寬不得不發出聲音提醒,讓她停下這這無謂的舉動。

    “哼!”見到怎樣都拿不到,小丫頭嘟起了小嘴,哼哼了一聲,轉過聲不去看那小猴子了,嘴里嚷嚷著︰“二哥不給小猴子,薇兒才不會告訴二哥呢!”

    “給你,給你!”李寬見到小丫頭似乎生氣了,將手放下來,小猴子被紅繩掛著,在她的眼前晃蕩了過去。頓時將她那雙骨碌碌轉著的小眼珠子給吸引住了。

    “告訴二哥,這就是你的了!”李寬循循善誘的說道。

    “窗戶外面有東西喲!二哥自己去找吧!”豫章說著這一句,就伸出手去抓那只蕩著秋千的小猴子。

    “有東西!”李寬正納悶呢,結果在窗外傳來一聲嬌喝︰“李念微,你這個小叛徒!”

    “真的是你!”李寬听到熟悉的聲音,怔住了,這個聲音這幾天都會出現在夢里,一聲聲的輕喚著他,一聲聲的似那銀鈴的笑聲,帶著甜甜的黏黏的聲音。讓李寬這幾日都不敢入睡,因為在夢里他總會傷心流淚,總會為了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悔恨。

    他以為,這個聲音再也不會在他耳邊響起了,除了在夢里。但是現在,居然再一次听到了,他不敢回頭,害怕這是他的幻覺,害怕他一轉頭,看到的還是那皚皚的白雪,和那呼嘯的寒風。

    “二哥,你不轉頭看看我嗎?”那個聲音帶著一股子化不開的幽怨,呼喚了李寬一聲。

    “真的是你!對不起,對不起……”李寬猛地轉身,看到窗外那一襲雪白衣衫的倩影,神色間一陣愧疚,喃喃的說著,然後猛地向著那個方向沖了過去。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