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六章真相只有一個

第二十六章真相只有一個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foncolor=rd>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容老臣看看!”長孫無忌結果奏折,展開看了起來,只看了第一行,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只見上面寫著︰去年臘月,清河崔氏有百人死士秘密進京,住于長安城東南面的敦化坊內,行蹤詭秘。除此之外太原王氏也有人進京,暗中潛伏,江東裴氏,滎陽鄭氏也有不明身份的人物進京,人數也在百人左右。

    字跡異常潦草,看來寫這封奏折的時候房玄齡心中也有著千回百轉,這些世家大族悄然的派出這些人,不知目的為何,但是想來做得如此隱秘定然不會是什麼光明正大的事情。但是他們卻又沒有做過多的隱藏,這又讓人覺得奇怪。總之這一切都是那麼的撲朔迷離。或許只有幾大家族的真正的高層才知道他們的具體目的了。

    這些人沒有逃出李二暗中遍布整個帝國的百騎司的眼線,但是百騎司也不可能全然追中他們這些人的行蹤,所以這些人來京城到底是為了什麼李二他們只有自己猜測,因為只有那麼寥寥幾百人,所以想來也翻不起什麼大的波瀾,所以李二等人一開始也沒有太過在意,可是現在居然出現這樣的個事情,這些人就成了首要的懷疑目標。

    雖然懷疑他們,但是李二等人也不能這樣直接的前往抓人,因為這些人雖然抓起來很容易,但他們身後的家族也不是朝廷一下子就能擺平的,所以房玄齡才會猶豫不決。他推斷襲擊長孫沖的定然是這些人中的一撥。可是卻又分不清是哪一撥人。因為當時長孫沖等人被襲擊的時候,這幾撥人全都不在他們暫住的地方,而是分散在長安城里的各個方向。交錯雜織在一起,很難確定是誰做的,哪怕他們的行蹤大致都在百騎司的掌控之中。

    “這些人?”長孫無忌沉吟。

    “對,應該就是這些人中的一些了。當時整個長安城因為宵禁不禁,所以暗哨也多出了很多,整個長安城大致都在監控之中。當時在那一片區域的這幾家都有人,也就無法辨別了。”房玄齡長嘆了一聲。

    “不管是誰。只要有嫌疑,老夫都會去一一拜訪!”長孫無忌面色掙扎了半響。然後咬牙切齒的說道,他想起了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的長孫沖,想起了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與籌劃。除了這些,他還想到了很多。比如他也知道其實這封奏折是李二故意給他的,因為李二不好直接站出來和這些世家大族打對台,所以他長孫無忌就被推了出來,這樣李二還有回環的余地。這也是一種策略,用自己這個國舅,說得上是位高權重的人前去試探這些世家大族的真正打算。

    “這些人來京城到底是為了什麼?”長孫無忌不禁疑惑。

    “像是在尋找什麼人,或者東西!這些天我們的人一直遠遠的跟著他們,整個長安城就快要被他們犯了個遍。”李二給自己大舅子解了惑,其實這也是李二自己想知道的。那些人李二恨不得將他們全都抓起來,但是卻又有心無力,因為世家在這片土地上根深蒂固。牽一發而動全身,整個大唐和他們之間有著千絲萬屢的聯系,為了剛剛安定下來的天下,李二不得不和他們妥協,就像現在這些世家將人已經潛入京師了,李二還是得容忍。就像李二也在各大世家的地盤上插下了無數的官員。還有暗線一樣。

    這就是游戲規則,容不得人跳出。哪怕他是這天下最有權力的人,因為對方手里的權力雖然不如他一人,但是他們的影響力在整個天下卻又不比皇室遜色。所以李二只能借著長孫無忌這件事情,試探一番。要是他們的動作會帶來不利于大唐的事,那麼也就別怪他破壞規則了,因為這是對方先破壞彼此的默契的。

    “老臣明白了!”長孫無忌將奏折雙手呈上,然後行禮轉身離去。

    …………………………

    “只見那漢子面如重棗,頷下三縷長須,丹鳳眼,臥蠶眉!胯下一匹赤紅如血的寶馬良駒,手中提著一把泛著寒光的青龍偃月刀。身高力大,馬快刀沉。快如一道閃電,迅若一道驚雷。直接充滿天的雨幕中沖出,手中長刀劃過重重的瓢潑大雨,一刀力劈華山直直的砍向了還在發愣的顏良……”顯才殿里,李寬正在給自己的兩個妹子還有小侍女講故事。自從昨夜那一頓年夜飯之後,幾人似乎又回到了之前那段歲月,四個人圍坐在火爐邊上,三個小丫頭帶著閃閃發光的大眼楮,看著侃侃而談的李寬。

    “二哥,關公真的能使用八十多斤重的大刀打仗嗎?那要多大的力氣啊!薇兒使用木刀都好沉的!”小豫章揚起小腦袋,問道。

    “這個,關二哥可是很猛的,身高九尺,臂長近丈,天神神力的!”李寬想了想回答道。

    “二哥將來也會是這樣的!”李麗質柔柔的插嘴道,她的心里李寬這個二哥比起關二哥還要強大,在整個大唐帝國李麗質才是最了解李寬的人,雖然有點盲目的信任李寬的能力,但是卻不得不說這個心細如發的小丫頭真的像是李寬肚中的蛔蟲一樣。從昨天再次相見之後,李麗質就感覺到李寬似乎在猶豫著什麼,飯桌上那飄忽掙扎的眼神,讓李麗質心中有了猜測。

    果不其然,就在今天早上,就有人傳來消息,昨夜長孫尚書家的公子長孫沖在崇仁坊外受到襲擊,現在傷勢嚴重,據說起碼要在床上躺上半年才有恢復的可能。這個消息一傳來,李麗質就在心中想起了昨夜李寬的那些小動作,但是她尚且不敢確定。可是在之後她給長孫皇後見過禮之後。前來探視,李寬拉著她們興高采烈的講起了故事,李麗質就知道了。這一切背後正是站著她的這位二哥,這一切定然和他脫不了干系。只是到底是怎麼回事小丫頭還不知道,但是她也不需要知道,她只要知曉自己的二哥還是那樣地保護著她,那樣的舍不得她受一點點委屈就行了。這讓小丫頭心里全是滿滿的感動,全是說不出的感覺,這種被人捧在手心里呵護的感覺。讓她再一次對李寬燃起了信心,相信他一定會有辦法解開眼前的這個結。讓她能夠避免那個不想要的命運。

    “可是九尺有多高啊?”小豫章還是不是很明白。

    “九尺,嗯……”李寬還真的不好說九尺有多高,唐時的定制一尺大概也就是二十三到二十四厘米,九尺也就是兩米一左右。可是這正的對嗎?來了這麼久他還真沒好好的了解過。想了想他才說道︰“九尺,大概就和小灰灰的身體長度差不多吧!”小灰灰的體長大約也就是兩米出頭,李寬這樣說也差不多。

    “哦!九尺也就只有小灰灰那麼高!那麼薇兒也有九尺高了!薇兒怎麼不能用八十二斤的青龍偃月刀?”小丫頭理解錯誤,她現在的身高還真的和那條躺在殿外的大狗差不多,也就一米二出頭,一個八歲的小丫頭有這樣的身高也屬正常。

    “豫章,是長,不是高!”李麗質糾正小丫頭的錯誤。

    “不是一樣的嗎?”小豫章迷糊的問道。

    “嘻嘻……”小侍女眯著大眼楮在後邊偷笑,她才不會說豫章是個笨丫頭呢!

    其實事情的真相就只有一個。在李寬的腦海里呢!長孫沖遇襲是他一手策劃的,是從他在洛陽見到李麗質就開始策劃的。而且這件事情因為見不得光,所以他只能悄悄的散布出去。才這樣拖了大半個月。

    在洛陽見到李麗質,李寬很是高興,但是卻也非常的疑惑,因為公主是不能隨意出宮的,這一點李二管的很嚴,不像他們這些皇子可以有很大的自由出宮的權利。李麗質居然只帶著兩個隨身宮娥就跑到洛陽。這讓李寬如何能不起疑心,而且再見到李麗質之後。他就發現自己這位妹妹有心事,就像李麗質了解他一樣,他也非常的了解李麗質,這丫頭心里有事總會不自覺的皺起那漂亮的柳葉眉,而且這個習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所以離開見到她在夢中都還皺著的眉頭,就知道定然是長安出了一些小丫頭不喜歡的事情,而且還由不得她拒絕,這樣的事情定然只會來自李二或者長孫皇後。那麼他李寬也不一定能頂得住,所以他就開始悄悄的布置起來。

    于是在洛陽停留的那一夜,李寬悄然的消失在自己的房間里,然後洛陽城里一些隸屬于各大世家的小官吏們的家中就出現了一些神秘的東西,這些東西像是一副殘缺的地圖,但是卻是使用的上等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地圖。這樣的發現定然會引起各大世家的關注。

    李寬在布置的白玉地圖上刻畫了一些莫名的線條,這些東西一定會引起那些大家族的注意,而這些線條經過組合會顯露出一些東西,這東西充滿了誘惑,完全可以讓這些大家族鋌而走險。還有的一些則是指向一些人,其中就有他自己,還有就是其余的一些人。所以順藤摸瓜的大家族定然就會找上門來,這也是為何李寬會在離長安不遠的驛站受到襲擊的原因了。

    之所以刻上他自己的線索,是因為他想試探一下這些大家族是否能解開他的謎題,做的一個實驗。而且當時他身邊還有著一隊護衛,自信能夠自保,才這樣做的。幸好這些大家族也不是吃白飯的,還真的就很快的破解了他的謎題。並且還肆無忌憚的前來襲擊他。

    而回到長安之後,李寬果不其然的收到了他內心已經做好準備承受的消息,但是還是沒想到會是李麗質要嫁給長孫沖。所以他沖進了立政殿,和李二鬧了起來。同時她在心里慶幸,自己留下的線索里邊有那個人,有長孫沖這家伙。並且還特意的加入了一些特定的條件,所以之後李寬就裝作因為急火攻心等著消息。直到這一天,貞觀五年的第一天,等到了他想要的消息,也不枉他將那東西的真實消息刻進了那一片有關長孫沖的玉片里。

    所以,得到消息的李寬非常淡定,心中的急迫感也沒那麼緊張了,才拉著三個小丫頭講起了三國的故事,當然是演義版的,長孫沖被打成重傷,那麼他就有機會了,他定然要在這半年的時間里找到解決的辦法,務必要在抗爭一番,直到最後一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