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九章跟著你

第二十九章跟著你

    “吱嘎……”簡潔的小院,那扇關閉的大門被打開了,一個身著棉襖的壯漢從門里走出,對站在門外的兩個身著斗篷的身影說道︰“我家殿下決定見你們一面,隨我來!”說著就率先走進院里,在前方引路。

    院子不大,在這長安城里這樣的院子還是不少的,一切都顯得普普通通。只有在院中種著的那幾株梅樹遠遠的傳來幽香,園中的小徑被清掃的很干淨,路邊是堆積的積雪,小徑上的青石板卻是清晰可見,就連彼此間的夾縫都很清晰。看得出來是有專人在維護,四周一片雪白,周遭靜極了,只剩下三人的腳步聲。

    “殿下,人帶來了!”壯漢帶著兩人來到了小院的正房前,一路上沒遇到一個人。

    “讓他們進來!”里邊傳來淡淡的聲音,有些怪怪的,這時正處在變聲期的少年的聲音,里邊的人已經是半大的少年了,正處在這個時段。

    “你們進去!”壯漢很放心的讓兩個斗篷人進入了房間里,沒有經過搜查,似乎對;頂;點;小說 兩人很是放心。當然這也是因為他從兩人輕盈的步伐還有身上的淡淡的香味識別出這是兩名女子的原因在內。更大的原因卻是他相信里邊的那個大人物可以應付這兩個人,哪怕她們真的有別的圖謀。

    “兩位,這樣藏頭露臉的,似乎不是為客之道!”少年坐在正對著大門的茶案旁的太師椅上,帶著一點點探視的眼光看著走進來的兩個人。雪白的斗篷將她們的身子全都裹得嚴嚴實事。甚至連面孔都不大看得清楚。

    “小心無大錯,還望楚王殿下見諒!”一個帶點沙啞卻充滿磁性的女聲從身姿較為高挑的那個斗篷人那里傳出,然後兩人都揭下了頭上的帽子。露出了兩張宜嗔宜喜的俏臉。兩張臉各有千秋,一個純潔,一個嬌媚。一個像是帶著酸甜滋味的爽口青隻果,另一個則是甜得沁人心脾的成熟蜜桃。

    “沒想到居然是兩個女子,還是這般傾國傾城的絕色!找本王有何事?”李寬似乎早就知曉兩人的身份,沒有絲毫的詫異問道。

    “小女子杏仙,見過楚王殿下。這是民女的女兒憐星!”成熟女子微微的一個萬福,然後嬌聲回答道。

    “行了,你也就別說你的藝名了。你們倆可不是什麼風塵女子!呵呵……有什麼事直說!別拐彎抹角的!”李寬直接說道,他有些討厭這樣怪來拐去的交流方式,所以只要不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都習慣直來直去的交流與做事。

    “殿下。小女子此次的來意是希望殿下能夠容許民女還有民女的女兒能夠跟隨殿下!”既然李寬不喜。自稱叫做杏仙的女子也就直接說道,她在來之前也做過調查,李寬這個皇子在當今皇上的皇子中是比較另類的一個,不喜爭權奪力,反而關心農事還有軍事。不像別的皇子喜歡在朝堂上攪動風雲,他更像是一個統兵的將領。

    “跟隨我?這個恐怕不是你的本意!本王還沒有自大到認為自己有人在家中坐就有人前來投奔的權勢!你有何目的?要是想要本王爭奪什麼大寶那就不要說了!那個位置本王沒有興趣!”李寬說道,他看向眼前的兩個女子,不得不承認這兩人卻是他見過的女子中顏值排的極為靠前的了。只有蕭皇後還有長孫皇後。以及李二的楊妃這幾個女人能夠穩勝她們兩,其余的哪怕是李麗質和天香都比她兩遜色一分。因為兩女畢竟沒有長成,身量上就吃了先天的虧。

    “殿下何必說得如此決絕,世間的事情誰能說的明白?我們只是想借助殿下的勢,有一個安生立命之所而已!”憐星見到李寬這樣直言拒絕,不由說道,只是她這話一出口,就讓站在她一邊的杏仙臉色一變。她們來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一切不是應該是她和李寬交流麼,怎麼這個小姑娘這麼插了一嘴?這下子恐怕要遭了。

    “哈哈……想你們陰陽家,從春秋戰國時期就傳承至今,就教導出這樣的弟子?看來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當初鬼谷子是何等的英雄豪氣,孫臏,龐涓也堪稱一時瑜亮,還有之後的諸葛武侯等等皆是出自你陰陽家,為何至武侯之後竟然落魄之如此之境?要靠出賣色相以求自保?”李寬炯炯的眼神盯著眼前的兩個女子問道。

    “殿下,你怎麼知道?”憐星吃了一驚,這樣隱秘的事情,這位皇子是怎麼得知的?要知道就算是她們這邊的那些別的學派的人也不清楚她們陰陽家的虛實,認為她倆不過是被陰陽家派出來打探世間消息的外圍探子,誰也不知道陰陽家只剩下她們這母女二人了。

    “這有何難?這天下它姓李!”李寬似乎成竹在胸的說道,其實到底怎麼知道的是他自己的事情,他自有自己的渠道。

    “不錯,當年武侯突然辭世,陰陽家的精髓傳承也隨之失傳,現在陰陽兩脈只有我們這陰脈這一支還有些許皮毛留下,其余的盡皆在這些年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了。而我們也只能這樣小心翼翼的躲藏在世俗中,拋頭露面,借助這一層外衣,保護自己!”杏仙承認道,她語氣低沉為自己以及身邊的女孩的命運感到悲傷。想當初他們這一家學說也是指點江山的雄偉學派,一個個在史書上留下濃濃的一筆的大人物,是她們曾經的驕傲。現在呢?只剩下這兩個柔弱女流,面對其余的學說的擠兌,淪落到了這樣的地步。想在去年的那一場戰爭中,多少的隱秘學派在其間獲利匪淺,她們只能干瞪眼,看著無盡的好處被別人分割,壯大他們自家的學說。而他們卻連一點殘羹湯水都沾不到,這樣下去遲早會被吞並,所以才會前來尋求依仗。

    “你們為何會選擇我?想我那大哥身後有著長孫家支持。長孫無忌定然會竭力相助于他,還有我那三弟,前隋的殘存勢力也是非同小可,你們為何不選擇,而是選擇了我這個只是光桿的楚王?本王自認不是什麼擁有王霸之氣的天下明主,豈會讓你們甘願前來投奔?”李寬猶自不相信,這兩個女子著實不簡單。在他的暗中調查的結果中,兩人是在二十多年前出現在長安城的,當初只有那叫做杏仙的女子孤身一人。于曲江池上開了一艘畫舫,一時間無數的長安公子哥蜂擁而至。這個長袖善舞的女子,硬是在群狼環視中片葉不沾身的游蕩著,無人能夠一親芳澤。讓這些公子哥體會到了另一種滋味。更是為之著迷。其中最出名的居然是自己那已經去了九泉之下的三叔——李元吉。當初這位齊王為了這個名叫小杏仙的女子,可謂是費盡心機,在她身上花費的錢財不下萬貫。這些錢足以讓整個長安城所有人都飽餐一頓了。

    可是哪怕是身份貴為齊王,一擲千金的想要做她的入幕之賓也是未能如願。哪怕是在玄武門喋血之前的那個夜晚,李元吉也是在她的畫舫中留宿的。現在這個女人居然主動的前來投奔自己,由不得李寬不犯嘀咕。

    “楚王殿下不必多疑,民女確實想過你那兩位兄弟,可是卻發現他們決計不能投奔。投效于他們的麾下,最終只會是羊入虎口。我們孤兒寡母的只有這兩個人了,保管會被吃得連骨頭都不會剩下!”杏仙嬌笑一聲出言說道,這話無形間奉承了李寬心胸寬廣,還打擊了李承乾和李恪兩人。

    “別說這些話,確實他們兩人或許真的如你所說,但是那不是你們投效本王的原因!”李寬並未被她們的話打動,李承乾和李恪雖然各自有自己的缺點,但是也不是那種對兩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下手的人。其間定然還有別的原因。

    “因為殿下重情!”憐星代替她媽媽給了李寬答案,因為她們看中了李寬這一點,才決定前來李寬這里的,李寬既然能為了李麗質當庭毆打長孫無忌,那麼定然也會維護他手下的人,而李承乾和李恪兩人卻不見得會如此,因為李承乾雖然是太子,但是在他身邊的人定然都會被長孫無忌這頭笑面狐狸盯住,然後被他發現自己的秘密,然後被利用,在最後落下個鳥盡弓藏的下場。而李恪則是因為他的身份,他是煬帝楊廣的外孫,這一點就不為兩個女人接受,這位帝王也稱得上是野心勃勃之輩了,當初她們的先輩也曾在其帳下效力,可是見到其殘暴,讓他們徹底的死心了。對于與楊廣有著關聯的李恪,也不被他們接受。這樣選來選去,也就只剩下李寬了。雖然沒有靠山,沒有故舊,但是卻敢打敢拼,重情重義,或許他將來不會登上那個至高無上的位置,但是她們只有兩個女流之輩,也不是那種眷戀世間權力的人,只要能夠讓她們不至于傳承滅絕,能夠將祖師傳承下來的這最後的這一點香火流傳下去就足夠了。

    古人就是這般,在乎傳承,卻又吝惜傳承。他們在意是否有人在他們死後在他們的墳前添一把土,卻又留下一手,將自己所學的精髓藏在手中,不肯輕易的傳承下去。一旦出現意外,那麼這些精髓就將失傳,這樣湮滅在歷史長河中的有著許許多多的技藝,陰陽家絕不是第一個,也定然不會是最後一個。

    “呵呵……也就是說,本王在你們眼中是個好打發的主,既能保護你們,又不會拿你們怎麼樣是不是?”李寬有些覺得好笑,這兩個女子,想法還真是單純呢!這些年自己一直暗中布置,整個長安城雖說不能完全掌控,但是也能了解個八九不離十了。她們還有其余那些隱于暗處的家伙,自以為很隱秘,豈會知道早在兩年前他們就已經步入了自己的視線之內,被他這樣掌控行蹤足足兩年多差不多三年了!(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