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八章似曾相識

第三十八章似曾相識

    李寬躲在綠樹環繞的山林間,看著山腳下兩個女孩,雖然離著很遠,但是李寬還是隱約的看清了兩人的面容。只是身為主子的少女臉上帶著薄紗,看得不是那麼真切。可是就光光她光潔的額頭,還有那雙澄澈的雙眸,就讓李寬感覺似曾相識,思索了半響之後,才想起原來是她!

    世間總有那麼些巧合的事情,這或許又是上蒼一個善意的玩笑。正如李寬在後世見過的一句話一樣‘來世,信則有,不信則無,歲月悠悠,世間終會出現兩朵相同花,千百年的回眸,一花凋零一花綻’這是一本小說里的話語,李寬曾經無聊的時候追看過。當時並不覺得怎的,但是現在卻讓他不得不信。不管是不是,現在還是不見她來得好。想著這些李寬繞了個圈子,從山林間穿行而過,然後找了個無人的空隙悄然下山了。

    他現在還不想和那個少女照面,雖然他很想問個清楚,但是還是忍住了。下了山,吹了一個呼哨,不一會兒,達達的馬蹄聲就傳來了,追雲從一側的山林中奔出,*頂*點*小說 乖巧的停在了他的身前。李寬翻身上馬,然後沿著小徑悄然離去。至于小灰灰那家伙,早就在前面的道路左右蹦跳著,追逐著一只山雞。

    沿著官道,李寬沒有停留,轉道奔向了玉山的另一面,準備沿著萬年縣那邊的道路回長安。因為他雖然不明了之前見到的那兩個女子的身份,但是有著很多的侍衛隨時保護的。想來也是大家出身,而且在遠處還有一股股的煙塵騰起,想來後面還有別的人。要是撞上了,就說不清了。

    雖然李寬不需要刻意的躲避,甚至亮出身份不管對方是誰,也會退避三分。可是卻因那女孩的面容,李寬生生地退讓了,或許是想讓心中那個美妙的猜測更持久一些,又或者是別的什麼考量。所以他還是選擇了獨自離去。

    玉山。靜默無言,只有聲聲地鳥雀之聲傳蕩,回蕩在青山綠水之間。帶來一股春天的生機與朝氣。滿目的青翠像是綠得出水的翡翠,又似那深深的湖泊,橫躺在青山的懷抱中,倒映著藍天的色彩。馬蹄輕快。胯下烏騅神駿。矯健虯結的肌肉邁動間顯露出其間蘊藏的力量。富有節奏的跑動著,身邊跟著的大狗,時不時的從路邊撲出,經期無數的蟲兒,還有小巧的野兔之類的東西。

    李寬心情變得輕松,看著前方曲曲折折的道路,似乎有了繼續向前的勇氣。他在山巔的那一剎那,也想通了。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命運,或許是自己的選擇。又或許是天生的宿命,但是卻始終是無法逃避的,就算一時間僥幸的逃脫,但是在將來的日子里,幸運並不會一直眷顧,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哪怕是跪著,也要咬著牙,听起自己的脊梁。不管這份宿命是自己的抉擇,又或是長輩的安排。

    “一切都隨緣,太過強求不過是將自己弄得傷痕累累而已,誰又知道他們兩人將來一定就會不幸福呢,作為兄長能做的不過也只有祝福而已!祝福你,我的妹妹!”李寬喃喃的自語道,看著天空中劃過一道弧度直接竄入天際的雲雀,大笑一聲,揚起馬鞭向著前方疾馳而去。

    沿著道路,一路奔馳,胯下駿馬嘶鳴。帶來了極速的快感。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觀變長安花。雖然寫出這句詩句的白樂天現在或許還是蛋白質都沒有形成,但是卻不妨礙李寬想起他的詩句來。吹著和煦的春風,享受這片刻的清閑,之後又要踏上新的路程了。

    就在李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時候,突然定住了,因為在他的腦海一個聲音久違的出現了,或許在不久之前還在回蕩,但是這段時日李寬心力憔悴,終覺得遙遠了。

    “發現可供吸收的能量載體,是否吸收?”冰冷機械的聲音,不帶絲毫的感情,讓李寬一下子就清醒了。

    恍惚了半響,才反應過來,原來是腦海中的那個神秘的系統在作怪,只是這玉山上居然還有它感興趣的東西?這個小小的山頭,不過百米之高,方圓亦不過數十里地,李寬這些年來了不說百次,八十次總是有的,可是之前為何一點動靜都沒有?這條道路也不是第一次走了啊!

    但是不管心中如何疑惑,李寬還是勒住了馬韁,跳下馬背,能夠被偵測到的,定然是好東西,而且這一次的提示似乎有些與眾不同,居然沒有判定等級呢。而且還沒有觸動限制條件實在是罕見呢。

    “掃描周圍的能量反應!”這個功能李寬還是第一次用,有點類似雷達掃描,只不過只對富含能量的東西起反應。

    在他的眼前頓時彈出了一片光幕,顯示出幾個大小不一的光點,還有一個綠色的三角箭頭。而且這個光幕上出現的地圖一樣的東西,居然還是立體的圖像,有著一座陡峭的山崖,還有平坦的地面,上面山崖上瓖嵌著那幾個光點,而三角形則是在下面的地上。

    雖然家庭條件不是很好,但是李寬曾經還是玩過電子游戲,所以頓時知道那個三角箭頭代表的就是他自己了。可是其余的那幾個光點又是什麼東西?他試著走動了幾步,光幕上的東西除了三角形在動之外,其余的還是一動不動。

    “難道這就是引起系統反應的東西了?”想著李寬就上前尋找起來,山形陡峭,這一邊是正對著鷹嘴崖的那一面,崖壁近乎垂直,看的李寬有些眼暈。雖然他的身手不賴,但是卻也沒有這種飛檐走避的本事。可是那光幕上的光點就在他的前方,這又讓他好奇不已。因為之前發現的東西皆是一片片的,大規模的分布,這個東西居然使分散的,而且看起來很小巧的樣子。再加上之前的那些特別之處,李寬很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轉過頭,看到了一直停在原地的追雲,還有它鞍韉上的那一卷繩索,李寬眼前一亮,有了。

    將繩索綁住一塊小石子,然後李寬甩動繩索,之後在用盡全力的將它扔出去,帶著呼嘯聲,石子向著山崖中央頑強生長的那一株松樹撲了過去,然後纏住了一條粗壯的枝椏,這樣李寬就有了借力的點,可以向上攀爬了。

    沿著繩索,李寬沒有費多大的勁就到了第一個光點顯示的地方,在那里李寬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山崖上除了石頭,還有就是苔蘚了,光滑的石壁,上面布滿了翠綠的苔蘚,將石壁遮擋得嚴嚴實實。

    “難道被遮住了?”李寬再三確認自己是和光點重合的,心中思慮道,然後他伸出手,將石壁上的苔蘚撕去,終于在厚厚的苔蘚下面,李寬發現了他尋找的東西。

    這東西不大,顏色鮮紅,像是一塊凝結的血塊,就像是李寬後世的老家天府之國殺年豬的時候接下來的豬血,也稱財喜。紅的耀眼,像是昌化出產的最頂級的大紅袍雞血石一樣,顯得艷而不妖,而且用手摸上去顯得細膩,爽滑。就像是剛煮熟的剝殼雞蛋,又像是少女那嬌俏的臉頰。

    “這東西可真重!”李寬將這紅色的石頭甸在手中,感受到它的重量,心中不禁咋舌。小小的不過拳頭大的東西,居然讓雙臂有著數百斤力氣的李寬感到手心一沉。想來不下二十來斤了,這重量,比起同體積的黃金都還要沉重。

    “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麼東西,難道是某種放射性的礦石?可是這周圍的植物也沒有枯死,或者變異,真是奇了怪了。”李寬雖然奇怪,但是還是迅速的像一只猿猴,在山崖上攀爬著,將剩下的幾塊石頭全都給摳了出來。然後扔下山崖,接著自己再沿著繩索下來。

    “這是什麼東西,要不留著一塊當紀念?”李寬想著,本來看這東西的色彩鮮艷,他還想送給自己身邊關系好的的幾個小丫頭的。可是一想到它的重量,李寬又打消了這個念頭,雖然好看,但是卻太重了點。還是自己留下一塊就好了。

    于是李寬在心中下達指令,吸收其余的幾塊,留下了握在手心中的那一塊拳頭大小的紅石頭。

    只是李寬沒有想到,這小小的石頭,似乎並不簡單,他直接為自己剛才的冒失舉動感到後悔了。

    此時,在山的那一邊,兩輛馬車在官道上分流而出,沿著小小的路徑,向著玉山而來,馬車周圍,一個個騎士腰佩橫刀,身披鎧甲,護衛著車中之人。而且還有另外的一些人,身著便服,隨侍在馬車在所有,一個個手中或是端著一個個的缽盂,或是提著精致的食盒。看來是一家子出來踏青來了。

    出門踏青居然也要披甲執銳的騎士保護?就算是皇親國戚也沒這個待遇!只是這些李寬都不知道了,因為他在山那邊!此時的他正在自顧不暇,哪怕這群人從他身邊走過,他也沒那個心思去管這個閑事呢。(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