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章絕無僅有的機會

第四十章絕無僅有的機會

    呆呆的站在原地,李寬直直的盯著身前的那個轉盤。雖然此時他什麼都看不清,但是就是不願意轉開視線,他想要第一時間得知自己到底抽到了什麼。雖然里邊的東西都是非常的有誘惑力的,但是在李寬心中已經有了一些自己的渴望目標。

    慢慢的,轉盤開始減速,上面的一個個區域都在漸漸的變得可以看得清楚了,一個個從那在頂上的那一根指針的下面緩緩地滑過,看的李寬是心驚肉跳的,因為轉盤圓轉越慢,一個個或是他想要的或是他不願意抽到的東西都在他的眼前晃了過去。比如他想要的火藥配方,玻璃燒制配方等等,都已經轉了過去了。

    眼看著要到了他心中最心儀的那一台華麗的鎧甲了,李寬在心里焦急的叫著停下來,甚至伸出手去想要強行的阻止轉盤繼續。可是他的手就像是伸進水中撈月一樣,只是徒然無功而已。轉盤還在緩緩的動著,絲毫不為李寬的心中感想而停滯片刻。武裝鎧甲過去了,一條巨型的亞馬遜森蚺也過去了。

    & 最後轉盤停下來了,而此時在只指針指向的區域,停留下來的又會是什麼東西呢?李寬盯著那個像是一群人的圖標,表示不解。

    “叮……抽獎完畢,恭喜宿主,抽取到獎勵,具體功用則由宿主自行摸索!”系統的提示音傳來,但是在說了一句話之後就徹底的沉寂了下去。只是這一句話卻又讓人直想撞牆,這也太不負責了!什麼叫做自行摸索?就這麼一個圖標。上面一群人影,這叫什麼?難道是分身術?

    李寬不無惡意的想著,同時在心里詛咒。系統生兒子木有小弟弟。但是轉念一想,這個系統能不能生兒子都還是個問題。

    想著這些無厘頭的念頭,李寬搖了搖頭,將他們甩出腦海,然後走向了在路邊吃草的追雲。在之前他不能動彈的時候,這匹馬兒還有那只大狗就在一邊靜靜的守著他,幸好這里只是一條偏僻的小徑。沒有人來,不然李寬當時的情況說不得就會被人當作突然發病了。

    雖然沒有抽到自己最想要的那台高達,但是李寬並不沮喪。因為在他的系統界面里,那一個長長的能量點數字已經讓他覺得能值得之前受到的那一番苦楚了。

    一路疾行,李寬沒有在此停留,因為他對還剩下的那一塊血紅色的石頭很感興趣。難道這是傳說中的能量晶石?為毛之前吸收了一整條的石油帶。還有兩座大大的露天煤礦才將那朵小火苗從淡紅蛻變到天藍,現在幾塊小小的石頭居然就填滿了那後邊的無底坑洞,讓自己第一次能量滿格,還獲得了這寶貴的抽獎機會。心思全鋪在了這些事情的思索之上,李寬沒注意到胯下駿馬已經踱步到了長安城外。

    “你是何人,速速下馬,前方是長安城天子京畿要地。”一聲呼喝,讓李寬掙脫了那繁雜的思緒。看著前方的明德門,一陣無言。這去的時候是睡了過去。回來又是想了一路,這一次說是出去散心,可是路上的風景全都錯過了。

    翻身下馬,李寬牽著追雲進了城。城中的街道更加的繁華了,無數的大唐行商涌進這座城市,還夾雜著高鼻碧眼的胡商。這里還不是商業區,當然在這個時代叫做市。長安城有著東西兩市,專門用來給商人賣東西。李寬此行回來有一個目的地就是那里,因為在他出來的時候,三只半大蘿莉向他提出了無數的想要的東西,等著他回去交差呢。至于為何是三個半大蘿莉,那是因為他新收的侍女紅袖沒有提出任何的要求,這個高傲的小姑娘,一直對李寬不是很感冒。

    來到長安城的東市,在這里人群更加的密集了,李寬四處打量,商家們一個個的在街道的兩旁擺下無數等待售賣的貨物,然後就蹲身在地上等著買家上門。他們熱情的向著來來往往的人們兜售著他們的商品,一個個高聲吆喝著。李寬牽著馬,走在街道中間,不時地打量這些大唐時代的商人售賣的東西。發現其中賣的最多的就是吃食。各色的小吃,糕點。還有就是布匹了。賣衣服的很少,因為這個時代,大多數人都還習慣扯上幾匹布,自己做衣服的習慣。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勛貴們,也少有買衣服的。

    李寬買了不少的東西,賣家用一張張的荷葉包裹起來,再系上繩索,方便這位衣著不凡的小公子攜帶回家,這些人都精明的很,看著李寬身上的衣裝,再加上他牽著的那一匹俊逸非凡的駿馬,全都知道這個小公子定然是出身不凡,所以一個個都侍候的很周到,讓李寬感到無比的舒心。當然這也和現在這個時代的階級劃分有關,在這個時代,士農工商的階層劃分還是很有銷路的,所以作為最低級的商人,被一個勛貴打死了也就打死了,最多賠點銀錢而已。所以他們都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來接待這個小公子,希望他滿意了不會做別的事情。

    李寬沒有為難這些人,他比這個時代所有人都知道商人的艱辛,所有人都認為商人低買高賣賺取差價,是投機取巧,不務農桑,是萬人唾棄的存在。可是誰又曾了解商人為此付出的努力,他們首先調查各地的物價,然後在挑選他們認為能賺到錢的,還要買商品,再運送,再賣出去。這一個過程中,商人付出的辛勤勞動不比任何人低,可是他們卻從未受過正常的待遇,全都是過著低人一頭的日子。這讓李寬為他們感到悲哀,當然這也是一時感慨而已,李寬的性子其實就是一個普通人,見到的時候就報聲不平,之後卻又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哪怕他現在的身份要是站出來為這些商人說話。能夠改變他們受到的待遇。

    一路上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李寬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從宮里搬出來了。李寬沒有選擇那些高房大宅,而是一間素雅的小院,帶著十幾個丫鬟小廝就住了進來,然後在門楣上掛上了一個小小的牌匾,就算是開府建衙了。至于這樣做合不合這個時代禮儀的規章制度,李寬也管不得那麼多了。自要他自己住得舒心自在,這小小的院子就是他心中的王府。

    為了這事兒。李二還專門找他交流過,只是兩父子再次各自堅持己見,差點鬧得不歡而散。這是李寬第二次站在了李二的對立面,最後李二同意了李寬的決定,只是在小院的門前立了一塊大大的牌坊,顯示出主人家的尊貴地位。

    將追雲的韁繩遞給前來迎接的小廝。李寬身後跟著大狗。走進了院門,手中提著的多是些小吃食,這是一個丫頭,兩個妹妹點名想要的。

    轉過小小的院子,來到後院,將手里的東西給了小丫頭們,李寬笑著看了一會兒這幾個丫頭在院子里玩的小游戲,都是些姑娘家玩的。一會兒就沒了興致,他轉身離去。到書房去研究一直好奇不已的石頭去了。

    血色石頭被他放在書房的書桌上,然後李寬開始查找起想要的資料來,獲得了一大筆的巨額能量,李寬肆無忌憚的查詢關于玉山的傳說故事,哪怕是在他現在所處的時代之後的,都一一的排查。終于讓他找到了一絲絲的蛛絲馬跡。

    原來在李二高坐龍椅的貞觀年間的百年之後,這座離著長安城三十里路的小小玉山,出了一位傳奇的人物,被世人傳頌,甚至神化。那就是人教三代弟子,上洞八仙之一的韓湘子。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韓愈的佷孫,這位被世人尊崇的神仙就是在小小的玉山得道成仙的。當然這只是神話傳說,甚至只是野史杜撰。只是空穴不來風,再加上李寬吸收了幾塊的血色石頭之後,身體上表現出來的異常,讓李寬心中有了猜測,那韓湘子定然是在玉山之上找到了這些血色石頭,然後機緣巧合之下吸收了部分的能量,才會異于常人。然後做出了一些超乎常人想象的事情,最後為世人所尊崇。

    雖然李寬對于神仙之說不是很相信甚至排斥所謂的神佛之流,在他看來這不過是世人愚昧,對于不了解的人與物,就推托于神仙,或者妖孽。這世界上或許有在某些個方面超出常人甚多的奇人異事,但是那些決計不會是傳說中的長生不老的神仙,只是極其特殊的個體,其本質與芸芸眾生別無二致。這韓湘子想必也就只是其中之一罷了。

    就像現在,李寬從血色石頭里獲得的好處就是異常的巨大,不僅僅是系統的無底洞被填滿了一次,還有自身的提升,之前明勁的修為,在不知不覺間就上升了一個等級,到達了他前世想都未曾想過的暗勁階段了。現在的李寬或許身體的力量未曾提升多少,但是他自己卻知道,現在的自己能夠在兩三個照面之內就將原來的自己放倒在地,要是生死相搏的話,之前的自己定然不是現在的一合之敵。這樣的戰力提升,對于李寬來說算得上是脫胎換骨了。現在的他身體素質完全可以說是一只披著人皮的魔獸。速度近乎可以達到音速的十分之一,也就是三十四米每秒左右,哪怕是陸地上跑得最快的獵豹,現在也只能在李寬的身後吃灰。當然這只是理論上的數據,至于到底李寬能跑得多快,有多大的力氣,這些都只有他自己試驗過後才知道。

    弄清楚了血色石頭的來歷,李寬心中不禁生出了別的想法,在韓湘子的得道的地方有這種血色的石頭富含大量的能量,那麼別的傳說中的仙人呢,他們的機緣又是什麼,自己似乎有了一個絕無僅有的機會,迅速的提升能量值,然後抽得獎勵。李寬一想起錯過的那一間武裝鎧甲,他就心疼不已,因為那鎧甲不僅僅只是防御力強,還有別的功能,像是可以飛翔,可以發射激光,可以任意的變換樣式形狀還有顏色等等,總之很牛x就是了,不然李寬不會一直念念不忘。至于他這一次抽到的那一群人,李寬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兩個妹妹要回宮了,這是李二給出的條件,想出宮可以,但是絕技不能在外留宿。所以李寬送別了還想玩的豫章和安靜乖巧的李麗質,看著她們乘著馬車駛進了皇城東邊的延喜門之後,他才轉身回去。(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