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一章輕舟已過萬重山

第一章輕舟已過萬重山

    巍峨的青山,像是匍匐的巨獸,夾雜在兩山之間的河道,像是彎彎的玉帶一般,繞過九曲十八彎,蜿蜒的流向遠方。江水清清,遠遠望去碧綠的像是沁人心脾的琥珀,但是在江上漂流著順流而下的小船之上看下去,卻是澄澈清漵,看得到水下淡然游動的魚兒。

    山峰翠綠,倒映在輕輕的江水之中,千峰翠色連綿,更像是這一襲碧水的侍衛。船兒輕快,在順流而下,沒人操舟就這樣自由地飄蕩著。在船頭一個小小的馬扎立在船沿邊上,一襲天藍色長衫的公子正坐在其上,手中持著一根斑竹制作的釣竿。悠閑的垂釣著,江水悠悠,不急不緩的流動,這段河段江面寬闊,水流不急。所以這位公子才能這樣悠閑,要是在別的水流湍急的河段,他恐怕就沒這個心思了。

    船艙之中,一大一下兩個丫鬟裝扮的兩個小姑娘,一個正躺在船艙中的軟榻上,另一個正在忙碌著,收拾著里邊的那一片狼藉。誰也沒料到這兩個小丫頭之中居然有一個暈船。而且暈船的並不是沒有坐!頂!點!小說 過船的小天香,而是在船上長大的紅袖。一直習慣了曲江池中那和緩的環境,慢悠悠的輕盈飄蕩,突然將轉換到大江之上劇烈顛簸,讓原本自信滿滿的紅袖一下子花容失色。江上風高浪急,讓這個十六歲的小丫頭在第一天就出了狀況,在船艙中吐的是昏天黑地,小天香將李寬趕了出來。自己在里邊收拾。

    小丫頭穿著一身繡著淡紅色蜻蜓花紋的月白襦裙,小腦袋上梳著兩個山羊辮子,在羊角尖尖上扎著兩只粉色的蝴蝶結。小手抓著抹布。在清理著地上殘留的污漬,雖然那股子味道讓她走起了可愛的小鼻子,但是她卻只是皺著眉,忍耐著。沒有絲毫的抱怨,甚至偶爾飄過軟榻的眼神中帶著絲絲的同情︰‘紅袖姐姐好可憐!’

    清聲淒厲的聲響在江岸兩邊的山林中傳出,像是杜鵑啼血,讓正在忙綠的小丫頭臉色閃過一絲驚恐。這種聲音她從未听過。但是卻讓她心中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這是什麼聲音,好恐怖!忍著恐懼的感覺。小丫頭抓緊了手中的抹布。手中動作更加用力了,似乎想用這種方法排解心中的恐懼感。但是船外傳來的聲響一聲接著一聲,居然綿延不絕,似乎像是跗骨之蛆一般跟隨著小小的船兒。

    李寬也皺起了眉頭。這些該是的猿猴。叫得這麼難听,他轉頭看向船艙,見到還在忙綠的小丫頭,還有在榻上躺著的那個凹凸有致的身影,凝目一看,雖然紅袖眉宇間還是緊皺,但也沒有更加的惡化。心中放心了一些,沒有被嚇到就好。只是他沒有注意到。那個看似正常的小小身影,小巧的手兒抓著抹布的指節已經因為緊握而顯得蒼白失去了血色。轉過頭。繼續盯著江面,看著水中悠閑的游魚,繼續自己的釣魚大業。

    天色漸漸的暗淡,小船順流而下,也不知將要飄蕩向何方,李寬他此次出來是沒有預定下目的地的,走到哪里算哪里,反正他的計劃是不管在哪里都可以實施,所以也就沒有刻意地向那個方向前進。夕陽西下,在江面上鋪下瑟瑟的殘紅,在波紋下泛著金光。天際出現熙熙攘攘的星,在那里閃著它們的眼,用那亙古未變的眸子看著大地上的芸芸眾生,不帶絲毫的惡意與憐憫。李寬站起身,提起身邊的木桶,里邊是他今天的收獲,幾條貪吃被釣上來的游魚。操起身邊擺著的船槳,架在船沿上的卡槽中,向著岸邊劃了過去。這里江岸兩邊都有著低矮的叢林,還是可以停靠他們這艘小小的畫舫的。

    穿過蘆葦蕩,驚起幾只已經歸巢的水鳥,船槳拍打著水面,嘩嘩的聲響倒是讓船艙中的人心神安定不少。

    跳下船,李寬將韁繩拴在了岸邊的一棵小樹上,然後走上船,對船艙中的小丫頭吩咐道︰“天香,主子要去尋些干柴回來,你在船上呆著,照顧好紅袖,知道了嗎?”

    對于李寬的吩咐,小天香始終是堅定支持的,所以雖然心中還有絲絲害怕,但是卻也乖巧的點頭︰“主子,天香知道了,早些回來!”小丫頭聲音有些微微打顫,但是卻還是堅強的說道,她雖然害怕,因為岸上群山黑乎乎的像是隱藏著喜歡吃小孩子的妖魔,讓她很想很想和自己主子一起。可是看著躺在榻上面露難受之色的紅袖,她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只是小小的提出了一個要求,希望李寬早點回來。

    “知道了!要乖乖的呆在船上知道不?”李寬揉了揉她腦袋上的羊角辮子,然後提起船艙中的一柄橫刀,大步流星的離去了。

    “嗚…………”李寬離去了,船艙中只剩下兩個小姑娘,還有那如同蠶豆一般的青燈燭影,岸上傳來的聲聲猿啼哀怨,像是厲鬼的叫聲。在這一刻顯得更加的恐怖了。嚇得小天香小臉煞白,不自覺的來到軟榻邊上,抓住了還在昏睡的紅袖的素手,希冀能夠得到那麼一絲絲的溫暖。

    一聲接一聲,時間在這一刻卻是過得無比的緩慢,那猿啼聲中的每一個顫音都清晰明了,周圍蟲兒也沒有了歡快的鳴叫,呼呼的風聲穿過森林, 這一切都顯得那樣的令人害怕,殘燈如豆,在微微的江風中搖曳,似乎隨時都會被吹滅。江水嘩嘩,更是增加了不少的恐怖感覺。

    “嗚嗚……”小丫頭小臉煞白,雙手緊緊的拿著手中那只小手,感受著紅袖的體溫才能稍稍驅趕心間的恐懼,只是還是發出嗚嗚的啜泣。她原本覺得自己很堅強,可以挺得住,直到主子回來,可是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就是一個膽小的小丫頭。她現在好想主子,希望李寬現在能回來,幫她消除這種莫名的恐懼。

    但是她等著等著。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個熟悉的腳步聲還是沒有傳來,倒是聲聲猿啼越傳越近,就好像是在船的窗戶外面對著里邊淒聲嚎叫一般。讓她背心的汗毛豎起,大眼楮里霧氣彌漫,小小的身影像是受到驚嚇的小貓咪,委屈的蜷縮在角落。一只手的食指含在嘴里,用小巧的貝齒咬著,這是因為她害怕。害怕自己會哭出聲來,所以咬著自己的手指。同時在心里默默地祈禱者︰‘主子,你快回來!’

    李寬此時卻是在江邊的樹林中,用橫刀劈砍著一株株低矮的灌木。現在正是草木勃發的時候。想要拾到干柴實在是不容易。所以離開找尋了許久,才找到這幾株枯死的灌木。同時他嘴角帶笑,看著腳邊躺著的兩只野兔,肥美的兔子。雖然現在還是春夏之交,不是秋天野兔最肥的時候,但是卻也不小了,夠他們主僕三人吃上好幾頓了。

    將地上的枯枝捆起,李寬提起兩只野兔。轉身走向來時的路,在他的身後。是黑乎乎的大山,那里一聲聲猿猴的哀嚎傳出,讓這個夜色深沉的時間多出幾分難言的感覺。

    “她們倆應該還好,紅袖倒是還好這一天都是在昏睡,只是小天香不知道會不會害怕?”李寬心中想著,腳下加快了步伐。

    江邊的船上,紅袖被手心的一陣刺痛驚醒,睜開眼看到的是船艙的頂棚,低矮但是卻不顯得有壓迫感。轉過頭看向自己感到痛楚的那一只手,之間自己的手背另一只手抓著,被抓得很緊,那只手指甲都已經陷入自己的手心,那種疼痛的感覺就是這樣來的。

    “咳咳……”紅袖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可是喉嚨干澀卻是說不出來,只發出低聲的咳嗽。就在她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船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而此時,紅袖又感覺手中一輕,然後一個小小的身影就這樣直直的向著船外撲了出去︰“主子,你回來了!”

    聲音帶著驚喜,帶著絲絲的顫音還有哭腔,然後接著就哭了出來︰“嗚嗚……天香好怕,主子!呵呵……”又是哭,又是笑。必須哦啊打出了小丫頭心中此時的矛盾心情,在之前的害怕與惶恐,見到李寬之後的喜悅,還有放松,讓這個才十歲的小蘿莉情緒失控了。大眼楮里的淚水肆意的揮灑,在這一刻,有了依靠,才放任自己的軟弱。

    女人不管大小,都是如此的奇怪,在沒人可以依靠的時候,她們可以比誰都堅強,獨自面對任何困苦的環境,只要一有了依靠,那麼她們的堅強就會在瞬間被摧毀,變成那傾瀉而下的眼淚。

    李寬看著在自己懷中哭泣的小丫頭,臉色有點變幻不定,要知道雖然小天香是個愛哭鼻子的家伙,但是卻也是個害羞的小姑娘,從未像現在這樣,徑直撲進自己懷里的時候,最多就是拉著自己的衣袖,眼淚汪汪而已。現在居然如此失態,那麼定然是在心中害怕極了。只是在離去之前這個小丫頭怎麼不說出來?

    李寬回憶著,卻想起小天香那一句︰‘你早點回來’頓時了然,這丫頭怎麼說才好呢,真是讓人心疼的懂事,為了不讓自己為難,她就為難自己。想著這些李寬伸手在小丫頭的背上輕輕的拍著︰“乖了,不哭了!我們的小天香是那麼勇敢,怎麼能哭鼻子?”

    “嗯!”小丫頭鼻音濃重的答應著,只是嘴里的啜泣聲還是說不見減緩。

    之後,李寬沒有再離開,而是在岸邊點上篝火,讓小天香將躺了一天的紅袖扶了下來,然後就開始洗剝起他在林中捕獲的那兩只野兔,洗剝干淨的兔子被架在了篝火上,小天香負責翻轉著免得烤焦了。李寬自己則是再一次收拾起那些釣上來的魚了,這一夜他們要吃的就是烤兔子和烤魚。

    沒有別的調料,就只是一層青鹽,主僕三人卻吃得津津有味。有李寬在,小天香也不再害怕那猿猴的叫聲了,小臉蛋被篝火烤得紅撲撲的,笑得很是開心。(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