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章露似珍珠月似弓

第二章露似珍珠月似弓

    夜色靜謐如水,江水潺潺的在船下流淌,船兒輕輕的搖晃,就像是兒時母親搖動的搖籃。李寬坐在船中,岸上的篝火已經熄滅,只留下星星點點的火星,像是夏夜藏身于草叢間的螢火蟲。兩岸青山深處,聲聲的猿啼傳來,讓這夜晚顯得更加的幽深。天邊一彎新月,像是一張長弓,斜斜的掛在天際,此時是下弦月,那彎月亮像是一張長弓,一把鐮刀,一葉柳眉。灑下微微的月華,照射著大地,地面上,草木的葉面上,一顆顆珍珠般的露珠晶瑩的滾動著。

    大江邊上。一艘小小的畫舫,長約三丈,寬不過一丈,在畫舫的船艙里紅袖已經睡下,船艙不大,兩個小小的軟榻布置在船艙之中。潮濕的江面上,夜色深濃之中,讓她睡得很不安穩,俏麗的臉龐顯露出一絲憔悴。柳葉般的眉毛微微蹙起,帶著一種病態的美感。小天香也在一邊打著瞌睡,小小的手兒撐著還帶著點嬰兒肥的小下巴,有一下沒一下的點著腦袋,原本大大的眸子,此時卻是眯成了一條縫。但是這雙眸子的主人卻努{頂}{點}小說 力的讓它睜著,應為主子還沒有睡,自己怎麼可以先睡下去。

    李寬見到認真的小丫頭,不禁有點心疼。這個偶爾頑皮但是卻大多數時候都懂事的讓人心塞小姑娘,李寬實在是不知道該怎樣說。

    “小天香,先去睡!主子我還有很多事情要思考!”李寬輕聲吩咐道。

    “主子,你不要天香服侍了嗎?”小丫頭伸出小手。揉了揉迷糊的眼楮,看著李寬問道,她很困了。很想睡覺,可是卻不敢睡,一是因為李寬還沒睡下,她覺得自己不能先睡,二就是因為她有些害怕,不怎麼敢睡了。那一聲聲的像是惡魔的嘶吼一樣的猿啼之聲,讓她有種莫名的恐懼。

    “你去睡好了!”李寬伸出手揉著她的小腦袋。

    “哦!”小丫頭站起身來。可是卻因為跪坐太久,雙腿都已經發麻,這一下子站起來。本就站不穩,再加上小船還在微微的晃蕩著,小丫頭身體重心沒有把握好,一下子就摔倒下去。

    “呀……”小天香一聲驚呼。臉上一陣慌亂。

    李寬眼疾手快。一下子身子往前一撲,長長的手臂一下子就將小丫頭拉住了,救下了差點摔倒的小天香。只是兩人之前是對坐的,李寬這一撲,就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將桌子中間的油燈給撲倒在桌上,燈盞之中的燈油一下子就潑了出來,流得滿桌子都是。李寬身上的錦袍也被沾染,星星點點的燈油在天藍色的長衫之上印出點點污跡。而還在頑強的燃燒著的燈芯一下子就點燃了桌上的燈油。一下子就熊熊燃燒起來。

    “主子,對不起!”小天香一下子慌亂起來,小手就要伸出去擦桌上的燈油,結果卻被李寬一把拉住︰“你這丫頭,不要命啦?”還在燃燒的燈油,要是就這樣去摸,定然會沾到手上,那樣還不知道會搞成怎樣的後果呢。

    “水,水……”小天香慌亂的不知所措,下意識的想到了水。但是這油著火了,其能用水潑。

    “行了,別添亂了,你就站著!”李寬有些無語,這個丫頭怎麼就這麼的迷糊,脫下身上的長衫,上面的燈油也被點著了,然後快速的在桌子上一蓋,再一抹將桌子上燃燒的燈油擦去不少,並且把桌上的火苗撲滅。手中提著燃燒的衣衫,徑直走出了船艙,將這件價值不菲的衣衫直接丟下了船,掉入滔滔的江水之中。

    燈熄了,船艙中陷入黑暗,小天香一下子覺得一種恐怖蔓延,籠罩了她。乖乖的站在原地,絲毫都不敢動。就像是暗處有一條嗜血的毒蛇,已經盯上了她,只要稍動就會引起毒蛇的攻擊。再加上因為夜色而變得更加恐怖的猿嘯,小丫頭一時間居然怔住了。

    李寬轉回船艙,借著微微的天光,見到站在船艙中央的小天香,不由得上前,輕輕地攬住了小丫頭的小小的肩膀︰“乖乖的去睡覺,明天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主子,奴今夜想和主子睡!”小天香小聲的說道。

    “什麼?”李寬有些驚訝,這丫頭這是什麼意識?難道……李寬不敢想象,雖然他知道了這個小丫頭心中對自己的感情並不是純粹的忠誠,還有小小的芳心暗許,但是她現在才多大,就算是早熟也不可能想到這些事。李寬這個後世穿越而來的心理年齡超大的家伙明顯不單純了。

    “主子,奴怕!”天香很是不好意思的說道。紅袖不舒服,所以原本計劃她們兩個丫鬟一起睡的,但是現在看來是不能從紅袖那里得到溫暖了,所以心中害怕的小天香不得不羞澀的向主子李寬求援。

    “怕?”李寬有點疑惑,雖然在之前他去砍柴的時候,這個小丫頭似乎就表現得很奇怪,但是卻沒有到這個地步?

    “嗯,那外面的怪叫,好可怕,是什麼怪物發出的可怕聲音?是不是妖怪,會不會吃人?”小天香將自己的小小身子揉進李寬的懷里,小腦袋靠著他的胸膛,喃喃的問道。小臉雖然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但是李寬也想象得到現在那張俏臉上掛著的驚懼表情。

    “這個……”李寬心中暗暗後悔,真不該講太多的西游封神的故事,這不將小天香禍禍了,這猿猴的叫喚聲音被她當成吃人的妖怪了。

    “那是猴子在叫喚,不是妖怪!”李寬解釋道。

    “是孫悟空嗎?他會不會用金箍棒來打奴?”小天香小臉蹭了蹭主子的胸膛,像只躺在主人懷中的小貓咪。

    “哈哈……”李寬有些開懷的笑了,這個小丫頭真的有點可愛。“那些都是普通的猴子,沒有孫悟空!孫悟空是故事,不是真的。”

    “但是奴還是怕怕!”天香不管在懂事還是一個十來歲的小丫頭,跟著李寬這一次跑出來,坐船南下,是頭一次在這陌生的環境,還有初次听到這淒厲的聲音,確實難免會有這種情緒。

    “不怕,這只是猴子在召喚同伴,它們就像是主子叫天香來做事兒一樣,沒有別的意思,也不會來吃天香。”李寬繼續安慰,這個柔弱的小姑娘,李寬心中有的是深深的憐惜。他從未想過天香會是如此的敏感,一直都覺得這是一個堅強的小丫頭。

    “嗯,可是紅袖姐姐不舒服,天香不像去和她擠,讓紅袖姐姐單獨睡,那樣她會舒服點。”小丫頭還是沒放棄和李寬一起睡的想法。而且這一次說出的理由很是充分,讓李寬一時間都陷入了兩難的選擇。

    “行,今夜天香你就和主子睡!”李寬想了想,點頭答應了。

    “謝謝主子!”小丫頭高興了。

    “不過,在睡覺之前,主子還有件事情要做。”听著船外的聲響,李寬眉頭微微皺起,然後說道。

    “什麼事?主子!”天香從李寬的懷中掙脫,抬起腦袋問道。

    “你隨我來!”李寬拉著自己的小侍女,走出了船艙,跳下了船,向岸邊而去。

    “主子,你這是要將船解開嗎?那樣這一夜我們要飄到很遠的下游去了。”天香手里拿著火折子,照亮了身邊很小的一片區域。看著李寬在做的事情不由問道。

    “不是,只是將船放遠一點,不要靠著岸邊,不然夜里恐怕會有一些動物猛獸跑到船上去。”李寬解釋著,將系在灌木上的韁繩放出一截。在河水的流動作用下,小船慢慢地滑向江心。

    李寬系好繩子,再轉身看向小船的時候,卻發現小船已經滑出去好遠了。

    “不好!”李寬驚呼一聲,然後驟然啟動,一把抄過站在一邊看著他的天香,橫抱著她就向著船的方向跑了過去。

    小丫頭驚呼一聲,手中的火折子都差點掉落了,還好她抓得比較牢,雖然晃蕩著,卻沒有最終掉下去。小手一只手抓著火折子,另一只手環過李寬的脖頸,腦袋枕在他的肩膀上,听著耳邊呼呼的風聲,小臉上居然在慌亂一閃之後閃過一絲甜蜜的笑容。

    “抱穩了!”李寬在小丫頭的耳邊說道,然後就感覺脖頸上的力道大了不少。

    奔到江邊,畫舫已經飄出不下一丈之遠,離岸邊足足有一丈二左右的寬度,在其間滔滔江水奔涌不休。

    徑直的李寬沒有絲毫的停頓,徑直的沖了過來,然後一躍而起,這一下就像是天馬騰空,又似斑羚飛度在森林之間。但是更多的就像是一只矯健的猿猱,抱著一個人,就這樣騰空而起,雙腳在空中前後交替著,就像是才在看不見的階梯之上一樣。

    身子節節拔高,迅速的追向了那已經離岸的小船。這一躍足足有接近一丈二的長度,高度也接近六尺。像小船追了過去,然後咚的一聲,直直的落在了小船的甲板上,而此時小天香卻還沒有反應過來,還望著身後的夜色發呆,嘴角帶著甜甜的笑容。(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