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章公子留香

第四章公子留香

    清河郡城,青青的房舍綿延著,低矮的房屋,小巧的院落,屋前屋後追逐打鬧的孩童,笑呵呵的看著孩子們嬉戲的老人。一切顯得都是那麼的祥和,普通人家的喜怒哀樂,全都凝聚在其間。或許沒有華麗的衣衫,沒有富足的生活,但是他們卻還是有著自己的幸福。不求高官顯赫于諸侯,不求萬貫家財,只要家人平安,那麼還有什麼可奢求的呢,百姓就是如此的容易滿足。

    長街上顯得很空曠,沒有穿梭如織的人群,整座郡城並非是繁華之地,只有靠近正中心的那一片,才有高大的房屋,朱門石獅,綠瓦紅牆。這里才是真正的清河郡最繁華的地方。在靠近這里的地方,有著很多的商戶,他們來這里不是因為這里百姓富足,而是因為這里有著五姓七望之首的清河崔氏。這個大家族盤踞于此,已經有數百年的時間了。這期間風風雨雨,飄搖戰火全都沒能讓這個龐然大物倒下,依舊矗立在這清河郡城的最中心處。大家族所需要的東西,無疑是繁多的,所以給了這些商人機會,讓他!頂!點!小說 們能夠依靠著這個高門大戶過上富裕的生活。

    但是此時這個清河郡城的主宰,卻不再像之前的那些歲月那般的淡定了,只因為在數日之前接到的一個帖子,一個挑釁的帖子。

    那一日整個清河崔氏的最高層,在家族中碩果僅存的幾位元老,在清晨睜開眼楮的時候。全都驚怒無比。因為在他們的睡榻之上,一柄小小的飛刀扎著一封書信。就在他們睡夢中被悄無聲息的扎了上去。這讓他們如何不感到驚恐與畏懼,要是不是送這樣一封信。而是想要取下他們的項上人頭呢,他們豈不是會死的不明不白?

    強自鎮定自己之後,將信展開,結果一股無名怒火卻又燃起,因為其中的內容卻是讓他們心中無比的憤怒。

    “聞君之家族,傳承千載,代代詩書傳家。令先祖偶得一寶,名曰白玉明月珠,能夜發光芒。照虛室如白晝,吾不禁心生神往。七日之後,當踏月來取,君素雅達。想所以必不使吾失望而歸矣!——楚留香敬上。”字跡娟秀雋永。顯得異常秀氣。似乎是出自女子之手,而且自稱楚留香,這個名字似乎也像是個女子,所以更是讓這幫子一直都是人上人的老家伙不能接受,一個女人居然已經敢騎到清河崔氏的頭上來了?于是這些人全都聚集到了清河崔氏的最為重要的地點,祖先祠堂,開始商議這件事搞如何應對。一個個皆是窮經皓首,全都是七老八十的年紀了。這些人經歷了隋朝的興起。也見證了隋朝的滅亡。他們之中有的人也曾是隋朝的重臣,有些甚至在北周時期就身居高位。總之現在整個崔氏家族全然找不出比他們幾個更高地位的人了。雖然已經隱退。但是在崔氏家族里,他們的話就算是族長也要禮敬三分。

    “這人到底是誰?姓楚,沒有這樣的大家族啊!”一個老頭手捋著自己的山羊胡子說道。

    “也不一定就是世家出身的,或許是哪個隱世學派的傳人也說不定!”另一個老頭花白著頭發,但是缺白完了眉毛。

    “不管是誰,敢挑釁我們清河崔氏的尊嚴,定然要他們好看!”另外還有一個胖老頭,呼呼喝喝的吼叫著。

    “要他們好看?他們是誰?還有要是真的和這神秘人交惡,他們想要殺了你的話,你躲得過嗎?”山羊胡子淡聲說道。

    “那麼,你們說怎麼辦?總不能就這樣忍氣吞聲?還有再過三天,他們還要來取走那顆白玉明月珠。這東西在我們族中傳承了千百年了,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怎麼能交出去?”胖老頭回駁反叱道。

    “當然不能交出去,我們不僅不會交出東西,還要看看這個楚留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貨色。”白眉老頭恨聲說道。

    “怎麼,你還想抓住他?”胖老頭積極的問道,既然有抓住這個楚留香的心思,那麼定然就是站在他這邊的了,所以他很積極的問出了這個問題。

    “當然,還從未有人敢如此蔑視我們家族,要是不抓住這個毛賊,讓其余的家族如何看待我們?清河崔氏的顏面何在?”白眉老頭點了點頭,重重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麼就通知阿蠻他們!”胖老頭說道。

    “放心,定然會做好萬全準備。還有將真的白玉明月珠存放到另一個地方去,換上之前我們自己之前仿制的那一個。”白眉老頭不僅僅只是布下人手,還想到了掉包計。

    “對,對!我們將東西掉包,讓他來取,然後布下天羅地網,定讓他有來無回!”山羊胡子老頭也附議道。

    “不僅僅在我們這府邸,還有整個城池都要布下眼線,任何風吹草動我們都要掌握!”胖老頭還想到了一點。

    就這樣,清河郡城,清河崔氏開始布置起來,一隊隊的以前府中下人都沒見過的陌生人,穿著皮甲,握著長刀,在府邸中埋伏而下,還有無數化裝成百姓的眼線,遍布了整個清河郡城,讓清冷的城池,居然多出幾分人氣。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已是三天,這一天是四月十五,是一個月圓之夜。一輪圓月在東山之上徐徐升起,皎潔的月華如水一般,灑落向大地。天邊月朗星稀,清風徐來,吹動院落中的稀疏的樹丫,嘩嘩作響。院子里很安靜,就連一直低沉喧鬧的蟲兒在這一個夜晚也掩下了它們的歌唱。因為在這些樹叢中,草地里,全然埋伏著一個個全副武裝的人,他們的身上全都有著淡淡的殺氣在散發出來,雖然很淡漠,很輕微。可是敏感的昆蟲還是感受到了,所以全都不做聲了。

    月亮漸漸升高,隱藏在院子里的人全都秉住了呼吸,一雙雙尖銳如狼的眼楮,盯著院子中央的那棟高大的房屋,雕梁畫棟的房舍,是崔氏的祖宗祠堂,是他們這一族最為重要的地方。平日里這里有著專人看護,現在更是圍滿了家丁護院。

    當然這些人只是明面上的,是為了迷惑即將到來的敵人的,真正的殺招是隱藏在暗處的那些人,這些人是崔氏隱藏在暗中的力量,在這幾百年的時間里不知道幫助崔氏度過了多少的難關,暗中除掉了多少崔氏的敵人。可以說這些人每一個人的手上都有著不下十條的人命,每一個都是可以為了崔氏甘心赴死的人。這才是這些大家族的真正底蘊。一次次的戰火洗禮,沒有打倒他們,都是因為這些人,他們對于崔氏的地位就像是大唐的軍隊對于大唐帝國一樣。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已過亥時,已經是午夜時分。可是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這讓守在祠堂中的幾個老者坐不住了,難道敵人不來了?他們不相信,因為在這個時代,在他們的漫長的記憶里,有著真本事的決然不會做出言而無信的事情來,因為他們自傲與自負。可是現在這個時候了,敵人居然都還沒有出現,定然有其深意。

    就在他們已經按耐不住的時候,忽然間,一陣火光沖天而起,在崔氏家族的後院,女眷居住的地方,一把大火熊熊的燃燒起來,火光沖天,濃煙滾滾,在這月光下,都能看到白色的煙霧騰起,紅光照亮了半邊天空。

    “走水了!”一聲家丁的呼喊,讓還陷入驚愕的幾個老頭反應了過來。

    “不要輕舉妄動,這或許是敵人的調虎離山之計!”山羊胡子老頭說道。

    “可是就讓他這樣燒了咱們崔氏家族的後院?”胖老頭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他在以前當官的時候就是一個兩面派,左右逢源,所以很多時候皆是拿不定主意的。而且在那個時候,崔氏家族的話事人是個雄才大略的家伙,更不需要他拿主意了。所以輪到他拿主意的時候,時常會因為一些事情更改自己先前的決定。這也決定了他只能是一個執行者,而成不了一個決策者。

    “這些不用我們管,自然有人搭理這些事兒,我們現在只要抓住他就行了,只要抓住了這個楚留香,那麼我們就贏了,哪怕他將整個崔家的祖宅都燒了,我們還是贏了。要是沒抓住這家伙,我們崔氏的名聲就一下子全被掃落塵埃了,哪怕保住了那失火的院子,又能怎樣?”白眉老頭看的清楚。

    “既然兩位哥哥都這樣說,那麼就這樣辦好了。對了,我們那真的白玉明月珠藏到哪里去了,不會被找到?”胖老頭之前沒有參與掉包事宜,所以不是很清楚具體情況,此時不無擔憂的問道。

    “放心,那東西,我們不僅掉了包,還專門派了阿蠻和狂狼兩個身手最好的看護著,決計不會出事兒。”白眉老頭回答道。

    “那就好!”胖老頭安心了,然後三人就接著坐了下去,靜靜地等待著。

    他們坐下沒多久,一道風聲呼嘯而來,聲音並不尖銳,在空中發出嘩啦啦的聲響。

    風聲傳來,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過去,之間一支箭矢向著祠堂飛了過去,然後‘篤……’的一聲,釘在了祠堂的庭柱上,箭尾上的羽毛還在微微顫動。(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