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六章大夢誰先覺

第六章大夢誰先覺

    這或許是一場夢,可是為什麼卻又是這麼真實?這些人的音容相貌,這些人的一顰一笑,這些人的關心與愛護,尊敬與畏懼,為何全都是那麼的刻骨銘心?

    她不知道,或許這一切全都是幻覺,全都是她自己的臆想,她拼命的想要說服自己,但是她做不到,她不知道是自己太過固執,還是別的什麼,總之這一切都讓她有點無法接受。抱著自己的膝蓋,將身上的斯被緊了緊,這樣才能讓她感到那麼一絲絲的安全感。周圍的躲閃的目光,讓她感受到那些人的畏懼,他們在害怕,但是他們的恐懼是有形的,害怕接下來的懲處。那麼自己呢?茫然,失措,還是坦然的面對?

    想不出來,腦子里亂的像是漿糊,全是一個個破碎的片段,全是熟悉而又陌生的東西在盤旋。微微站起身來,或許該找個地方好好想想,她如是想到。

    且不說這些,再來看看李寬這邊。出了城,李寬沒有走官道,那里雖然是大道朝天,可是卻也容易暴露。雖然自己畫了妝,[頂^點^小說][]而且身手也很有自信。可是這里畢竟是崔氏的大本營,在這里遭遇盤踞了千百年的大世家,實在是不甚明智的選擇。所以他出城之後徑直潛伏了身形,到了一旁的低矮的莊稼地里,雖然現在地理的小麥不是甚高,但是俯下身子還是能夠遮擋住了。順著一條小小的溪流,李寬一路無驚無險的來到了黃河邊。這里是黃河中下游,小小的畫舫就停在黃河邊上的一個小碼頭上。

    黃河邊上,九曲十八彎的小徑連著一家小小的客棧。招牌在夜風中飄飛,晃蕩著像是一只在天空中的風箏。李寬翻院牆進入其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房里還亮著燈,小侍女天香坐在桌子前,小手撐著腦袋打著盹兒。紅袖也坐在一旁,手中拿著一方錦帕,正在做著刺繡。可是卻也有一下沒一下的。繡的歪歪扭扭,看來也沒心思。

    “怎麼不休息?”李寬看著還在等著自己的兩女,心中一陣溫暖。但是還是關切的說了一句。

    “主子,你回來了?”小天香被李寬熟悉的聲音吵醒了睡意,睜開了有些迷糊的大眼楮,雙眸中閃過驚喜的光芒。跳起身來拉著李寬的手不松開。這一夜。她可是擔心死了,不知道李寬有沒有危險,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所以一直都不敢睡,但是小小的身子卻是挺不住,在這半夜時分還是打起盹兒來。現在李寬回來,讓她一直擔憂的心放了下來,大眼楮里滿是笑意,眯著像是慵懶的貓咪。

    “你回來了?”紅袖沒有天香那麼喜形于色。但是卻也在眼底深處閃過一絲關切,然後淡淡的說了一聲。又專注的做起自己的事來,只是看著手上繡的七零八落的那一方錦帕,面上閃過一絲嬌羞,似乎怕李寬看到,趕緊的藏到身後。面色一陣羞紅,俏麗無方。

    李寬倒是沒有在意紅袖的小小舉動,他現在在想著之前見到的那個女孩子,雖然見到她的時候,她顯得驚慌失措,但是那相似的容顏還是讓李寬心中放不下。只是想到一些事情,李寬又有些猶豫不決了。但是這件事他只能自己放在心底,不會對任何人言。

    將這件事情甩出腦海,李寬從懷中掏出了那個小巧的布包,放置在房間里的桌子上,然後說道︰“這東西就是崔氏家族的傳家寶,看起來也沒那麼玄乎。真不知道有什麼奧秘?”說著他解開了布包,露出了里邊的一顆大如鴿蛋的珠子。

    在黑色的綢布底稱之下,這顆珠子顯得圓潤,照耀在燈光下,似乎有著淡淡的流光在上面流轉。只是也就只有這般而已,再無別的特殊之處。

    “這就是傳說中的‘白玉明月珠’?”紅袖放下錦帕,來到桌前看著桌上的珠子。

    “就是這東西,崔家將它藏到了另一個地方,要不是恰巧踫上,說不定還真找不到呢!”李寬淡淡一笑,說的輕描淡寫。其實其間的緣由也只有他知曉,這東西也不簡單呢,雖然看起來普通,但是實際上很多人都被它的表面所蒙蔽了。

    “主子,收起來好了,這東西拿不出來,要是拿出來被崔家的人知道了,就不好了!”天香提醒道,小丫頭心思還是很細膩的,這里離著崔家的大本營不遠,所以還是盡量不要顯露來得好。

    “嗯!”李寬將東西收起來,但是卻沒發現,在他將東西收起來的時候,紅袖眼中一閃而逝的精光,看來這東西紅袖也是知道其中的一點秘密呢!這個在百家之中陰陽家長大的小姑娘,似乎知道的還不少。

    這也是因為她是陰陽家這一代唯一的傳人,所以學派中的典籍是對她全部開放的,好多隱秘的東西都是她在那一對對的故紙堆中找到的。所以哪怕是沒落了,但是有些需要時光積累的東西,仍舊不是一般的家族能夠比擬的。更何況李寬杜撰出來的這個沒有絲毫底蘊的科學家了。所以李寬雖然有自己的方法辨明真偽,但是卻對期間的一些東西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這就是其間的差距所在了。

    這一夜,紅袖先去隔壁的房間睡下了,小天香卻不願意離去,自從上一次,在江上的船艙里,她在李寬的懷中睡了一覺之後,小丫頭就一直膩著李寬,不願意和紅袖一起睡了。她覺得在自己主子的懷中,能夠睡得安穩,不像自己睡的時候時常會被噩夢驚醒。所以小丫頭就在之後的時間里,不願意離開李寬的懷抱了。每天夜里,都要耍著小性子,要和李寬一起睡。小小的剛剛露出尖尖角的身子,靠在李寬的懷里。像是一只貓咪。

    李寬雖然不是很情願,他至從之前得知小丫頭對他有著別樣的感情之後,就很難再像以往那樣平靜的面對這個小姑娘了。雖然天香才十來歲。可是那微微鼓起的小包子,還有柔嫩的肌膚,順滑的青絲,嬌俏的帶著點嬰兒肥的臉蛋,都讓李寬有些把持不住。哪怕這個時代十一二歲的小姑娘就已經是嫁人的年紀了。就像侯君集的女兒候憐兒,這個十三歲的少女已經嫁給了李承乾,當初李寬還鄙視李承乾。還在心中嘀咕真不知道他怎麼下得了手,現在才知道原來小蘿莉其實也非常富有吸引力。

    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這是後世老羅同志在寫三國演義的時候。借豬哥的嘴說出來的一句詩句,但是此時用來形容李寬也是極為恰當的。窗外,太陽已經灑下光輝,從窗戶里照了進來。李寬還在床上。今天他沒有堅持起床打拳,因為懷中有個小丫頭在睡得像小豬似的。

    清晨是最激動的時候,李寬很是小心地將壓著自己的這座小豬山給往上挪移了一截,避過了要害部位,然後繼續閉著眼養神。

    小鳥變大雕了,可是卻沒有實踐的機會,身邊的人沒個合適的,紅袖倒是可以。只是還沒有收心的丫頭,李寬不願意就這樣強硬的做出一些舉動。

    將天香放到床上。他輕身起床,穿上衣服,走出門外。想著是不是應該離開這里了。但是有些事情似乎還沒有結束。因為李寬已經感覺到了地面的絲絲振動。遠處應該有那麼一隊人馬正向著這邊而來,只是這個小客棧位于山坳中,看不到遠處的情形。所以李寬不知道具體會有多少人,是什麼人。但是他心中卻有那麼一點不安,該不會是崔家的人來了。

    轉身敲門叫醒紅袖,然後再將天香也弄起床,三人在小客棧的大廳里開始吃早餐。哪怕這里的小客棧並沒有早餐提供,但是習慣了的三人還是吃了一頓。

    就在他們吃著的時候,馬蹄聲近了,十來騎徑直的在前面的小徑上奔行而過,見到這個小小的客棧,頓時下了馬,前來問詢。

    “這位公子請了,某家是清河崔氏的護衛,有個問題想要請教公子。”兩個侍衛走近店來,然後一個去了櫃台,另一個來到只有一桌吃早餐的李寬三人面前問道。

    “不知何事,定然知無不言!”李寬唰的一聲閃開了折扇,朗聲說道。

    侍衛瞄了一眼折扇,然後轉過頭接著問道︰“不知昨夜公子可曾見到有人從這邊經過?”侍衛詢問道。

    “沒有,昨夜本公子和侍女在樓上房間里,沒有听到外面有什麼聲響,不知是不是睡下了沒有听到。”李寬淡然的回答。

    “那麼叨擾了!”侍衛不再多言,轉身離去。

    “主子!”帶到侍衛走遠,天香才小聲的輕聲呼喚了李寬一句。

    “嗯!”李寬瞄了她一眼,只是頷首答應,並且示意她不要多說。

    天香跟了李寬多年,頓時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于是低頭吃著自己手中的饃饃,小巧的貝齒一點點的消滅掉這難吃的窩頭。

    侍衛出了客棧,來到門外的大部隊身邊。一個像是頭領一樣的侍衛,穿著和其余人有著些許的差別,他坐在馬背上問道︰“有沒有可疑的人?”

    “沒有!”侍衛回答。

    “里面都有些什麼人?”統領接著問道。

    “除了掌櫃的,就只有主僕三人。”侍衛依實說道。

    “那三個主僕,沒有可疑之處?”侍衛統領問了這個問題。

    “沒有,首先那位公子回答屬下的問話的時候,沒有絲毫的猶豫與閃爍;其次那位公子拿了一柄扇子,雖然樣式屬下沒見過,但是扇子上卻被他自己提了兩句詩句,字很丑,應該是他自己寫的,因為別人不會用這樣丑的字寫在送與他人的扇面上,而既然是他自己的字,那麼敢自曝其短的人,定然自負,不會在之前的那封挑釁的信函上用別人代筆!”侍衛分析道。

    “即是如此,那麼我們走!”說著馬蹄聲想起,漸行漸遠。(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