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章憤怒的火焰

第十章憤怒的火焰

    也不知道從何處听說過,憤怒的火焰是來自地獄的火焰,它會使人失去理智,失去判斷,是非常大的禍患。可是現在的李寬卻情願被這憤怒燒盡,化成焚盡世間一切的地獄冥火。將眼前這個骯髒的家族燒成白地,將這幫已經不能稱之為人的家伙,送到地獄的最底層,讓他們也嘗嘗那種痛苦的滋味。

    李寬沖出了藏身的草叢,雙手握拳,徑直沖向了那個地方。

    今天,滎陽鄭氏迎來了一個特別的客人,清河崔氏的一個族老帶著一名崔氏的少爺前來做客,這兩人其實是來給滎陽鄭氏出主意的,因為自從幾天前崔氏發出的那個通緝楚留香的消息就是這兩人傳來的,像這樣的人,在五姓七望的地盤上還有著許多,都是一名族中的老人帶著年輕一輩的少爺小姐,不僅僅是抓捕楚留香,更是鍛煉小一輩的崔氏族人。

    因為鄭氏也接到了楚留香的那封前來索取傳家寶物的信,這個消息鄭氏定然是第一時間通知崔氏家族來人。所以離著滎陽最近的崔華閩帶著*頂*點*小*說 家族三少爺崔慶徑直趕來了,雖然崔氏一族在面對楚留香的時候,連楚留香的面都沒見到就丟了傳家寶,但是他們絕對不會對外說出來的,他們只會說他們與楚留香遭遇了,然後將對方逼入了死角,結果這個賊子卻點燃了崔氏家族後院中七小姐的繡樓,然後挾持了七小姐為人質,從而逃脫。

    所以相信了崔氏的話的鄭氏。在崔華閩和崔慶到來之後,對兩人是熱切歡迎,家族中的大佬們陪著崔華閩在會客大廳中商量著。而小輩的幾個鄭家少爺,像鄭元暢,鄭凱,鄭繼等人就陪著崔家三少崔慶,一起在鄭氏的院落中游玩。

    巧兒是鄭氏府上的一名丫鬟,服侍著家族四小姐,年僅十六的她身材高挑。單薄的衣衫掩蓋不住散發著青春活力的嬌軀。勞作行走間都對在她身邊的雄性有著別樣的吸引力。比如鄭氏這三個不成氣的少爺,要不是畏懼自己姐姐鄭家四小姐的雌威,這個可口的青隻果恐怕早就落入了他們的魔掌。因為鄭家四小姐鄭麗婉的維護。才使得這個俏丫鬟一直保持著自己的純潔。

    但是這一次,卻是出了意外,因為不僅僅是鄭家的三個敗家子在這里,還有一個崔家的少爺。這位才不會在乎鄭家小姐的威風。在清河崔氏除了七小姐崔雨霏之外。就數他最為得寵了,所以當三個鄭家少爺提出去巧兒時常出沒的小花園賞花的時候,這位崔家少爺也興致怏然的跟了上去。

    小小的花園中,無數的芍藥正在爭相綻放著,一旁的綠樹成蔭,樹上瓊花也在吐露花蕊,散發出沁人的幽香。芍藥大紅大紫的花瓣,引來嬌艷的蝴蝶翩翩飛舞。也許有人听聞過蝴蝶其實是色盲,這其實並不全面。有一些蝴蝶是分辨不出紅色與綠色,但是多數蝴蝶能看到的色彩比起人還要豐富。

    一個身著淡綠色襦裙的俏麗女子正流連在花叢間,笑晷如花,縴縴素手摘下一朵鮮艷的芍藥,引至鼻前,不施粉黛的雪嫩臉頰上閃現出驚心動魄的美麗笑容。她就是鄭家四小姐的貼身婢女——巧兒。這位侍女在府中的地位有些特殊,因為和四小姐情同姐妹,而且其父在多年前也是為官一方的前隋干臣。所以從小學習琴棋書畫,可謂是難得的才貌雙全的女子。只是前隋滅亡,其父因為忠誠于前朝,所以被李唐剿滅,只剩下這個孤女,被滎陽鄭氏收容。成為了鄭氏最受寵愛的四小姐的貼身女婢,而這位四小姐卻是在幼時就一許配另一個世家陸家的少爺陸爽,雖然不在五姓七望之列,但是也是傳承久遠的大家族。而且這位四小姐的手腕高明,能力出眾,小小年紀在鄭氏的小一輩中就展露出非凡的頭腳。鄭家的小一輩皆是對她懼怕不已。這一次要不是有著清河崔氏的三少爺在背後撐著,這三個鄭家的紈褲又豈會再次前來捋虎須。

    “果真是人間絕色,這樣的女子居然是一個丫鬟?”崔慶有些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像是花間仙子的少女會是鄭家一個小姐的貼身侍婢。而不是某位鄭家少爺或者老爺的填房妾侍,這樣的行為完全就是暴殄天物啊!

    所以他心中不禁生出了某些邪惡的念頭︰“三位鄭兄,這個女子讓本少不禁心向往之,不知可否引薦一二?”

    “這是自然,崔兄能看上她,是她幾世修來的福分,小弟自當成人之美!”鄭氏五少爺鄭元暢爽快的答應了,雖然他早就想要將這個美麗的丫鬟收入房中,可是一想起自己四姐的那些手段,有感到不寒而栗,到時候哪怕將這個丫鬟收了,恐怕是引狼入室了。自己那四姐一定會讓自己立這個丫鬟為正妻,這豈不成了笑話。所以崔慶顯露出色相的時候,他就決定順水推舟,免得看著眼饞,而且自己那兩個不成氣的兄弟是怎樣的打算,他又豈會不知,都想著怎麼樣將這口鮮美的肥肉吃到嘴里並且不燙嘴。

    “只是,崔兄,有件事情先說清楚,我們兄弟也想嘗嘗滋味,這個俏麗的小美人讓我們垂涎許久了!只是這個丫頭是我那四姐的侍女,而且情同姐妹,到時候恐怕不好收拾。”鄭元暢接著搓了搓手,有些猥瑣的說道。

    “怎麼,你們……”崔慶有些意外,但是看到三個人那一臉的垂涎的樣子,頓時知曉了他們的意願,而且他這個人也是荒唐的主,在崔家本家清河的時候沒少做出混賬事兒,但是這幾男一女的事情還真的沒做過,只是在腦海中想象,就覺得刺激非常,頓時臉上也露出了神往的神色。

    于是早有預謀的鄭家三兄弟。再加上一拍即合臭氣相投的崔慶,組成了采花四人組,要在這小花園里完成一項神聖的使命。當然這個神聖是相對于他們這些敗家子來說的。他們悄然的從四面合圍,將那俏麗的丫鬟巧兒圍在了花圃中心。

    周圍的美麗的芍藥,邊上樹上綻放的瓊花,一切顯得是那麼的美好。可是在這美麗的花園里,卻上演著罪惡的畫面,四個惡少在自家的花園里強暴俏麗侍女的戲碼。

    李寬藏身在一旁的草叢中,將這一切看在眼里。這個家族的腐化墮落出乎了他的想象,這就是傳承數百年的名門世家,這就是被無數讀書人敬仰的五姓七望。這就是為大唐朝廷輸送無數英才的大家氏族?李寬很是憤怒,熊熊的憤怒之火讓他的理智都變得不再清醒,他只想痛痛快快的放肆一回,哪怕這只是這四個不成氣的敗家子的個人行為。可是管中窺豹。這樣的敗壞人品都能被這些家族一直當成少爺培養。那麼這些家族又能好到哪里去?

    花園中,四個身著稠衫,面帶淫笑的少年,已經抓住了那在花間嬉戲的少女,一人捂著她的嘴不讓她叫喊出聲,其余的人就開始了一場慘無人道的事情。

    就在此時,一旁的草叢中一個少年跳了出來,速度快得像是撲食的獵豹。一閃之間就已經到了近前,然後正在撕扯著侍女身上衣裙的鄭家五少爺鄭元暢就感覺一陣騰雲駕霧一般的趕腳。頓時飛出老遠,然後重重的砸在花園邊上的青石板上,卡的一聲,率先落地的左腿扭曲成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慘白的骨頭茬子刺出,鮮血橫流。

    “啊!”嘴里發出殺豬似的嚎叫,鄭元暢雙手抱著摔折了的左腿,在地上打滾。可是他並不是最慘的,在他之後,其余的三個家伙也飛了起來,向著這個方向飛了過來,他們也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在空中飛舞著,臉上還保持著興奮的笑容。

    “噗,噗!”兩聲聲響在鄭元暢的身邊傳來,這是兩個家伙砸在了他的旁邊,然後也發出了聲聲慘叫。可是還有一個呢?

    還有一個卻是飛出了更遠,此時正在一旁的瓊花樹上當著秋千。

    驚慌失措的巧兒正在收拾著自己凌亂的衣衫,雪白的肌膚在午後的陽光下閃爍著像是凝脂一般的光芒,讓李寬都有些心神動搖。難怪這些不成氣的世家子弟會做出這樣的荒唐事,這真是一個可人兒,但是這並不能讓李寬真的動容,他的侍婢紅袖就比這眼前的巧兒容貌更甚一籌。

    李寬沒有等巧兒站起身來,轉身徑直走到了被他扔出來的四個登徒子身邊,抬起腳就直直的踏了過去。

    “嗷……”鄭元暢嘴里發出更甚之前的哀嚎,這一次李寬做出的動作是所有的男同胞都會感到蛋疼的,因為那是蛋碎的感覺。此時的鄭元暢可謂是欲仙欲死,死去活來。

    “求求你,不要……”在一旁的鄭凱,鄭繼見到這一幕,顧不得摔得半死,還有身上因為摔斷了的胳膊和腿的傷痛,哀求了起來。

    “淫辱婦孺,其行該殺!”李寬最見不得就是淫辱婦孺這樣的事情,當年突厥南侵那一路的慘狀,深入草原見到的氈篷里的地獄一樣的景象讓他對于這等行為深惡痛絕,所以沒有理會兩人的苦苦哀求,走到他們身邊又是一腳踏了下去。一路蛋碎的聲音,讓還在樹上的崔慶更是心驚膽顫,淡黃色的液體順著他的大腿就流了下來。

    “沒出息,居然嚇尿了!”李寬一個騰身,扯住了他的衣衫,然後用力一拽。

    “撕拉……”的一聲,掛在樹上的崔慶就被摘了下來,一身華麗的衣衫被扯成了乞丐裝,然後被直接扔在地上。

    這一下是李寬含怒出手,幾乎用盡全力,他現在的力氣是何其的巨大,這一下直接將這家伙摔得半死不活,在與地面接觸的瞬間,就听到啪啪的聲響傳出,這是他身上的骨節被摔斷的聲音。

    “你們這些人,枉為人子,欺凌弱小,魚肉婦孺,實則是大唐的蛀蟲!當殺,死不足惜!”說著李寬再一次重重的踏下,已經暈過去的崔慶無意識的發出一聲慘嚎。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也就那麼短短的不到兩分鐘,當然唐時沒有這樣精確的計量,只能說是不過十幾個呼吸之間,李寬將四個紈褲子弟送進宮了在那邊整理衣衫的巧兒還在蹲坐在地上嚶嚶哭泣。

    遠處傳來了下人們的呼喝聲,這是在听到自家少爺的慘嚎之後趕來的家丁下人,他們從遠處趕來,因為這里是鄭氏的後宅,平時除了自家少爺,其余的男丁是不準許進入的,現在這個情況是屬于特殊情況,所以這些家丁急切沖入之前還是糾集了十幾個人相互作證,以免受到懲罰。可是就是因為這麼一小會兒的功夫,四個少爺成了四個公公,而作為凶手的李寬已經悄然離去了。(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