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三章世家公敵

第十三章世家公敵

    五月的風,吹過長安城的街道,長長的朱雀大街上,還有這形形色色的人在游蕩著,他們或是長安城的百姓,或是外地來的行商,還有就是長安城勛貴家族的奴僕。總之一片繁鬧的景象。在這座繁華的城市中心,皇城巍峨的聳立著,正午的陽光照射進這深幽的皇宮,似乎都變得冷清了許多。

    立政殿前,鄭喬正直挺挺的跪著,在這里他已經跪了半個時辰了。因為里邊皇帝正在和長孫國舅,房玄齡,魏征,蕭,孔穎達等人商議一件大事,所以他只能跪在這里,等著里邊商議完畢才能入殿覲見。但是他卻無怨無悔的跪著,因為這一次的行為關乎著鄭氏甚至所有大世家的顏面,必定要得到李二的首肯。

    立政殿里,李二坐在最高處,看著下面靜默無言的幾個大臣︰“怎麼諸位愛卿沒有辦法麼?”現在他們商議的就是滎陽鄭氏的慘案,之所以請來蕭和孔穎達,主要就是這兩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世家的角度,而且魏征也和世家交情匪淺。但是這幾人都不是直{頂}點{小}說 接的當事人,所以能更客觀的看待這件事情。

    “聖上,這件事情著實棘手,臣等不知該如何決斷!”長孫無忌出列回答道,消息傳來,所有人都感到震驚,滎陽鄭氏忽現晴天霹靂,將鄭氏一族的族長鄭鐸還有一名族老鄭強和崔氏崔華閩劈的尸骨無存。還有鄭氏三名少爺,崔氏三少爺也在那一天同時慘遭一名名叫楚留香的采花大盜的毒手。這件事情可謂是震驚大唐。沒有人相信那幾個傳言是被雷劈死的人是真的遭了雷劈。定然是那個楚留香使了手段。可是到底事實真相如何,卻是沒人說得清了。而此時鄭氏在朝中的代言人鄭喬正在殿外跪著,這幾人卻從未提議讓他入殿一起商議。蓋因這件事情要是當著鄭喬的面商議的話,一定要顧及那些死去的人的顏面,畢竟真相並不是難以查詢,就像那死去的四個紈褲子弟,真的是被那楚留香弄死的?那個被淫辱的丫鬟,真的是受到了楚留香的侵犯?這些全是顧全世家顏面才會如此說的。這些事情瞞不過有心人,更何況李二的暗哨一直跟隨著李寬。親自經歷了這些事情,所以這個鄭家的家主的胞弟還是先不召見的好。

    “那麼就這樣拖下去?這件事情很是嚴重,這大唐世家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他們盤踞在大唐各個地方,雖說有些桀驁不馴,都以自己家族的利益當先,但是畢竟這些家族也是為大唐長治久安立下不少功勞。這個楚留香。專門和這些大家族作對,在這樣下去大唐一定會大亂的!”李二雖然知道楚留香就是李寬,但是他卻不敢直接說出來,而且在這個時候還要堅定不移的指認楚留香的所作所為是危害大唐江山社稷的事情。哪怕在他的心中早就想這樣讓這些田舍奴統統的吃癟,統統的自己打臉,然後全都臣服王化,做大唐一個安分守己的世家,為大唐的江山千秋萬代添磚加瓦。

    “陛下。楚留香這個人到底是誰?是男是女?為何專門和這些世家大族過不去?這一切難道真的沒人了解?”蕭出聲問道,這位宋國公,是蘭陵蕭氏在朝中的代表。雖然這個家族不在五姓七望之列,那也是因為在隋末的時候,他們蕭氏出了一個人,蕭梁的皇帝蕭銑,從而大力支持這位在西南地區建立政權的族人消耗了蕭氏很多的資源。而這位蕭梁皇帝在武德四年兵敗大唐,最終被押至長安斬首。斷送了蕭氏近半的資源,從而使得原本雄踞一方的蘭陵蕭氏勢弱了不少。

    所以,蕭還是代表了世家大族的利益,他這樣發問,主要是想弄清楚這楚留香的底細,從而針對性的進行應對,不然要是這個瘋狂的家伙找上了蘭陵蕭氏的時候,有該當如何?這個家伙可是連鄭氏的族長都干弄死的主。要是他一發瘋,將那弄死鄭氏家主的手段在蘭陵蕭氏重新上演一邊,那就苦逼了。

    “這個,朕也在派人調查中,這個楚留香,在之前一直是默默無聞,甚至就連瀟湘楚氏這個楚姓的大家族都不知道這楚留香到底是那一支楚姓的後裔。”李二睜著眼楮說瞎話,但是他卻不敢將自己知曉的楚留香就是李寬的消息說出來,畢竟這樣的事情要是被這些世家知道,那麼定然會和皇室不死不休。這也是李二頭疼的地方,這小子真是會來事兒,但是能不能不要這麼勁爆?

    鄭喬還在跪著,此時日已偏西,夕陽的余暉灑落在天地間,照射到他的身上,汗水濕透了他身上的衣衫,在地上濕了一片。但是他還是這樣直直的跪著,挺著自己的脊梁。他知道在里邊商議的是什麼,但是他還是要見到皇上,要在他面前喊一聲冤枉。鄭氏的家仇不能不報,鄭氏的臉面不能就這樣丟了。這是這些世家存活在世上的最大的依仗,沒有了這站在道德至高點的立場與臉面,他們這些千百年傳承的世家和那些暴發戶一樣的勛貴又有何區別?所以一定要李二親口答應他,準許他們調動大唐軍隊幫助他們抓捕楚留香,那樣才能真正的得到世人的支持,站在道德的至高點上。

    在這個時代,有著皇家首肯的行動,才是真正的得民心的行動,而且李二還是一個聖明的君主,一個很得百姓愛戴的君主,要是李二立場鮮明的站在他們這邊,那麼楚留香就真的不能翻身了。畢竟事實的真相他自己很清楚,他不敢排除楚留香這個家伙會不會在之後做出更加瘋狂的事情來。所以依靠五姓七望還有別的世家的力量暗中排查,豈能比得上大唐軍隊的搜查。他們耗不起這個世間,因為每耗費一天的時間,說不定就會讓這個楚留香對別的世家下手。先是清河崔氏,接著是自己這滎陽鄭氏,那麼之後呢,會不會是太原王氏,範陽盧氏和博陵崔氏?

    時間不因誰而停留片刻,漸漸的到了日暮西山的時候,長孫無忌等人走出了立政殿,這一天他們幾個腦袋都想大了,最終做出了讓大唐軍隊參與追剿楚留香的決定,只是幾人都覺得有些荒繆,這個楚留香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何攪動的這些大家族惶惶不安,不就是從崔氏偷了一件寶物,還有在鄭氏大鬧了一場麼,怎麼會上升到大唐的江山社稷的高度。但是他們也明白,這楚留香在這樣鬧下去,這些世家大族惶惶不安,那麼真的會造成社稷動蕩。所以還是下定決心,要將這個楚留香抓住。

    只是在這些人的心里還是有一些擔憂,因為這個楚留香實在是讓他們放心不下,且不說他神出鬼沒的行蹤,在崔氏和鄭氏做下了這樣的大事,居然沒人看到他的真面目,只知道應該是個男的,而且力大無窮,那幾個紈褲雖然和這個楚留香照過面,但是卻因為他的殘酷手段,折磨的暈了過去,而鄭氏為了掩人耳目,卻直接將這幾個不成氣的敗家子給 嚓了。就是不知道鄭氏傳來的消息有幾分真幾分假,他們只是傳來這楚留香是一個人,是個男人,但是具體長什麼樣就不得而知了。

    在幾人走後,李二召見了鄭喬,並且將自己等人的決定告訴了這位跪了大半天的禮部尚書,讓他激動的流著熱淚離去了。

    在所有人都走了以後,李二才喚出暗一,讓他通過百騎司的渠道,通知李寬,讓他回京。這個小子在外面就是一個惹禍精,怎麼就想著折騰這些世家來,不知道大唐現在還要靠這些家族治理天下麼?這些家族盤根錯節,相互之間結成了一張關系網,網羅了整個天下。要是在這樣鬧下去,那些家族定然會不顧一切,這大唐才安定下來的局面恐怕又要被打破。這天下百姓又要受苦了。

    暗一退下之後,李二嘴角帶笑,看著立政殿的穹頂,不再言語。在他的眼中閃過欣慰的笑意,這小子還真能折騰,這下子這些大家族恐怕會安靜許多了。

    後宮,藏玉齋,兩個小丫頭正在寫著大字,小手握著毛筆,在潔白的宣紙上留下娟秀的字跡。

    自從上次受到打擊之後,有著豫章也變得沉穩了許多,小小的包子臉鼓鼓的,和不听話的毛筆做著斗爭。這些時日宮中少了一個鬧騰的小魔女,讓所有的宮女太監都感到輕松了不少,特別是太子東宮的那幾個小太監,沒有了豫章公主的戲弄,他們可謂是喜極而泣,同時對拉著豫章公主一起修習書法的長樂公主表示了極高的敬意,就差直接給立長生牌位了。而孔穎達也感到很欣慰,因為這位小公主變得好學起來,這讓他感慨像李寬那樣不務正業的學生還是特例。當然在孔穎達發出這樣的感慨的時候,遠在千里之外的某人大大的打了幾個噴嚏。

    豫章緊繃著小臉,小手握著毛筆的桿子,就像是握著殺人的刀子一樣,非常的用力,似乎這小小的毛筆有著千斤的重量。顫抖的手腕在宣紙上方慢慢的挪動,在紙上留下扭扭曲曲的墨跡。這讓在一邊看著的幾個宮娥有些發笑,但是卻也只能捂著自己的嘴,不敢笑出聲來。(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