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四章暫且消停

第十四章暫且消停

    李寬在收到李二的密旨的時候,已經是時過端午,現在的他正站在汨羅江畔。這里是屈原這位被華夏子孫銘記了數千年的偉大愛國詩人投江的地方,在這里看著滾滾東逝的江水,李寬不禁有幾分感慨。蓋因想起了在記憶中的那個年代,因為某些不可說的原因,這位屈原老先生改頭換面成了一個棒子。這讓他感到很是悲哀。

    “那個民族創造了宇宙,現在還在威脅著大唐的東部邊境,真想現在就滅了他們!”李寬喃喃自語道。但是他也知道這也只是自己說說就行了的事情,因為大唐現在還不足以支撐一場遠征高麗的戰爭。大軍的糧草,士兵的防寒保暖,等等問題都還能克服解決,因為現在大唐已經有了棉花,而他李寬也能提供足夠的糧食。但是除了這兩個問題之外,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東西,那就是人。

    大唐現在兵力不足,這一點不可否認,在西面要駐扎大軍,謹防突厥,鐵勒等游牧民族的進犯,西南有著吐蕃,吐谷渾,還有南越蠻人的威脅,這些都牽制《頂》《點》小說 了大唐泰半的兵力,實在是抽不出士兵進行東征高麗了。要是從別處抽調士兵到這高麗戰場上,那麼定然會造成別的地方防備空虛,要是那還在虎視眈眈的異族趁機入侵,大唐引以為龍興之地的關中,就很可能會直接淪陷。

    “罷了……先消停一段時間,讓這些世家緩緩好了。但是這段時間也別閑著,或許有著別的事情可以做了!”李寬想著事情,登上了停靠在江邊的畫舫。之後畫舫中就傳來悠揚的絲竹之聲,然後悄然,在這滔滔江水中順流而下了。

    順著黃河一路而下,李寬摘下了偽裝,換上了代表他身份的龍行玉佩。帶著兩個侍女一路吃吃喝喝,游山玩水。

    在這一路上,不時的會遇到大唐的士兵。這些士兵就是李二派出來抓捕楚留香的,他們一個個都身披鎧甲,手執長槍。這些軍隊雖然不是真正的百戰老兵。但是卻也都是上過戰場見過血的,不是剛入伍的新兵蛋子。他們邁著整齊的步伐,這一點不管是從古至今,在華夏這片大地上都是如此。士兵的方正隊列永遠是最整齊劃一的。不像那些白皮或者黑皮的家伙那樣懶散。自行其道。

    雖然知道這些人是在抓捕自己,但是離開卻一點避讓的心思都沒有,因為他做事兒做得很干淨,沒有絲毫的尾巴留下。從崔氏到鄭氏,沒有一個人見到過楚留香的真面目,就連那幾個紈褲和那個被欺負了的侍女都沒有見到他的臉。而且就算見到了也沒什麼,那一張楚留香的臉孔是經過化妝了的,不是特別熟悉的人是不會認出楚留香和李寬之間的那些細微的相似之處的。所以李寬大搖大擺的帶著天香和紅袖與這幫士兵擦肩而過。絲毫沒有被通緝的覺悟。

    這番動作倒是讓一直沒有參與其間的兩個侍女心中小鹿亂撞,因為她們也知道了這些士兵的目的是抓住李寬裝扮的楚留香。所以深怕會被認出來。可是她們兩個也不想想,由始至終她們倆都沒有路過一次面,全是李寬一人單獨行動的,怎麼會被認出來?

    一路走過繁華的市場,走在青石板鋪成的大街上,這里是揚州城,他們再一次回到了這里,上次在這里沒有玩盡興,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逛逛。這座城市因為大運河還有隋煬帝的幾次南巡,現在的繁華程度已經是非常不錯了。

    天香在前方蹦蹦跳跳的跑著,小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手中拿著的是一個小小的風車,咯咯的笑聲灑落一路。這是小天香難得一見的童真流露,平時這個小丫頭一直都是表現的乖巧听話。李寬帶著始終落後他身側半步的紅袖漫步跟上,兩人皆是身材修長挺拔,紅袖身穿翠綠色的長裙,低胸的前襟露出半截淡紅色的胸圍,還有胸前的那一抹白皙的軟肉,雖然蒙著面紗但是卻仍舊顯露出無盡的誘人風情,她蓮步娉婷,婀娜多姿的跟在李寬身側,讓周圍無數的男人的嫉妒目光都落到了李寬身上。

    這個時代雖然男女大妨仍舊存在,但是因為南北朝時期的少數民族融入,使得風氣還是比較開放的。就像某些後世的影視劇中表露出來的差不多,在皇宮中雖不說全是大胸妹子,但是那些有了一定品序的女官還有後宮嬪妃卻也是身著清涼性感。

    雖然街道上無數的男人嫉妒,但是再看到李寬的身形與長相之後,他們也不得不說這個小子還真是配得上他身邊的那位佳人。雖然面上還是帶有點點稚色,可是因為他眉間的那抹威嚴從而讓人忽視了他的年紀。只見他鼻梁高挺,眉眼狹長,劍眉斜飛,臉頰如若石雕。冷峻而不苟言笑。身材修長勻稱,猿臂蜂腰,看似消瘦的肩膀撐起天藍色的錦袍,再加上腰間那一塊讓人一看見就直接瞳孔一縮的玉佩,頓時無人在多看一眼。

    階級這個東西,不管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都會有,哪怕是產說中的共產主義時代也會有著上下之別,畢竟人的能力不一樣,能做出的事情和社會貢獻是絕對不一樣的。所以有能力的勢必不會和平庸之人相等,這絕對的公平是只存在于傳說之中的。

    一路游玩,李寬買下了不少的東西,有些事給兩位小侍女買的,有的是買給宮里的那兩只小蘿莉的,還有的則是他自己想要的,至于李二和長孫,這兩條霸王龍,這天下啥東西不是他倆公婆的,還用得著李寬給他們買?至于其余的兄弟姐妹,那就隨便意思一下就好了,所以除了他們現在在這里的三個,還有李麗質和豫章之外,其余的全都是一樣的了,什麼高陽啊,清河啊,什麼李泰,李恪,李佑等等,搜是一視同仁。

    買了不少東西,光了大半天,三人都感到腹中饑餓。于是就在路邊找了一家酒樓,準備填飽肚子再繼續。李寬倒是沒有覺得陪女人逛街是一件恐怖的事情,他反而興致勃勃的看著周圍街邊的各種各樣的攤位上的東西,很多東西他都覺得新奇。這也難怪,只從來到這個世界,一直都沒有認認真真的看過這個時代的人的生活到底是怎麼樣的。雖然在長安也曾逛過市集,但是長安城畢竟只是長安城,而這揚州城卻又是另一番滋味與景象。這里因為靠近海邊,所以海里出產的東西多了,而李寬作為一個內陸出生,內地成長的人,對于海鮮實在是有很大的新鮮感。

    看著擺在街面上的那一條條海魚,還有張合著自己的大鉗子龍蝦和海蟹,李寬都感到一種別樣的風情。

    走進酒樓,來到櫃台上︰“掌櫃的,給本公子開一間雅間!”自從酒仙居推出了雅間這一服務項目之後,整個大唐的酒樓多數都設立了雅間。倒不是說之前沒有,之前也有類似的,但是卻不是那麼全面,都只是用小小的屏風隔開,算是一個稍稍私密的場所。但是整體來說還是在整個大廳之中。而不像現在的雅間,是獨立的一個小房間,還有著專門的侍女服侍在旁。

    “好 !公子爺,樓上去!”掌櫃的接過李寬遞過來的銀兩,然後高聲叫唱了一句,借著就有小伙計上前為他們三人引路。

    踩著木制的樓梯,李寬主僕三人隨著小廝上樓。咚咚的聲響非常的大聲,這也是大唐的一大特色,在這個沒有鋼筋水泥的時代,這樣的木質樓梯才是主流,稍稍踩上去就會發出沉悶的聲音來。

    樓梯並非是直接上去的,在中間的時候就像是現代樓梯一樣是一個拐角。李寬三人隨著小伙計,轉過了這個拐角。

    就在此時,上面忽然有一個身影直接滾了下來,在樓梯上狼狽萬分的滾著,身體撞著樓梯發出沉悶的聲響,就像是在敲擊著一張破鼓。這個滾下來的人身量不高,甚至就和才十來歲的天香小蘿莉差不多,但是從他一直用手護著的腦袋上的發髻來看,卻是一個成年人。

    這個人直接滾下倆,讓正在上樓的李寬等人不得不向一旁躲避,雖然李寬能直接將他攔下來,但是卻沒有出手,因為上面傳來的聲音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你這個家伙,老是來我們酒樓吃白食,真當這里是善堂啊?下次再來,當心打斷你的腿!”上面的樓上一個聲音高叫著。讓李寬眉頭微微一皺,有手有腳卻到酒樓吃白食,而且還到的事這種消費水平比較高的酒樓,這種人不值得他去救。

    “這位公子,這個人是我們這里出了名的無賴漢,這條街上大家都知道,天生殘缺,身高不足五尺,平日里是給那些城外的地主老爺放牛為生,但是卻是喜歡到酒樓吃飯,所以每每到了月底,都是沒錢前來吃霸王餐。以前都是這樣,每個月到了月底,地主家的工錢沒有下發的時候,他都會被這幾條街上的酒樓趕出去。”引路的伙計向李寬解釋道。

    “原來如此!”李寬心中想到,然後卻是突然出手,一把拉住了那個還在網下滾的短小身子。(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